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独步星穹

第十章 极尽升华

    玄服染血,战车轰鸣,玄武侯独悬半空,如神魔般,直视身下众妖。

    “要战便战!何须废话。”

    猿村之外,玄武侯手已染血,望着身下众妖魔,没有半分惧意。

    “人类,你太猖狂了,要知道这里终究是蛮林,我妖族的地盘!”一个化形为人,却依旧留存有独角的犀魔开口。

    “一起上,取他性命,替我冥牛族后辈复仇!”头生双角的大妖喝道,他与陨落的牛魔为同族,虽然并无关系,但玄武侯在他面前将之击杀,无疑很落他脸面。

    “一个一个上前,否则我会出手。”李墟突然站了出来,他如同一个凡人般,无半点威势显露,轻飘飘说出这样一句话,却没有任何人敢忽视。

    之前便是他拦住了冥牛族化形的大妖,虽然还看不出深浅,但这份实力已足使众妖侧目。

    “玄墟仙国果然好底气,难道就不怕与妖族彻底翻脸么?”大妖中走出一个最强者,这是一只妖鸾,虽然化成人形,但背部依然生有双翼,头发是青紫色,浑身绽着五彩光。

    他认出李墟等人的身份,因为战旗依旧在飘扬,其上‘玄墟’两个大字说明了一切。

    李墟没有多言语,只是再次强调了一遍规则,让大妖一个一个上,不容许联合,否则自己将出手。

    他强势制定规则,主导着一切。

    大妖们惊疑不定,但无一人敢真正付诸行动去质问,因为所有人早就暗地试探过,却皆泥牛入海,未掀起半点波澜。

    “那便由我出手镇杀他!”一名大妖坐不住了,携卷妖云走出,杀气冲霄汉,祭起一颗妖丹袭向悬御虚空的玄武侯。

    这是一名强大的妖王,已经祭炼出妖丹,相当于修士虚天境!

    “来得好!”玄武侯不惧,横推战车抵挡,战旗猎猎响,打出铁血与玄华,每一击皆与妖丹真正碰撞。

    这是最铁血的战法,以硬碰硬,以强击强!这不仅是修为与力量的比拼,更是在对决修士的一颗无畏心!

    两人杀出了真火,彻底放弃了防御,战车与妖丹剧烈碰撞,湮灭了成片虚空,使那方战场变得极度危险。

    但二者怡然不惧,凭借肉身在虚空破碎处行走。

    这是虚天境强者的标志!

    这等人物早已超出常人的认知,他们单凭肉身便可以横渡虚空,甚至于更强者能够从虚空中掠夺元力,毫无补给的存活上千年!

    这场战斗注定不会持久,因为两者皆毫无保留,很快便会因一方力竭而分出胜负。

    且胜负双方,必然也决出生死!

    胜者生,败者亡!这很惨烈,但修行的意义与魅力亦在于此。

    千百年苦苦修行只为最终一战!极尽升华,亦或者就此销声匿迹。

    战死,是众多修士最终的归宿,亦是所有逆天路上,行者的觉悟!

    李墟横眉,眼里在观望之余亦有一些炙热。

    这种战斗很难得,胜了将是玄武侯的机缘,败了也只怪他自己技不如人。

    他不会因玄武侯不敌而出手,也不会因其败敌而自得。

    因为他早晚亦有一战,且只会比这更疯狂与惨烈!

    最终的一刻来临!

    玄武侯驾驭荒古战车而行,在须臾间横渡虚空上百次,自天边于顷刻降临,以一式归墟术掀飞妖丹,然后横推战车碾轧而过。

    电光火石,连血液还未及喷涌,大妖的首与身便已分离。

    最后一击近乎超越了玄武侯的极限,肉眼根本不可视,只有少数强者,如李墟、妖鸾等才能以天眼察觉。

    玄武侯滞空,染血的玄服格外艳,整个人如血海里走出。他此时紧闭双目,云鬓处亦染血,束簪早已不见,黑发披散着,更显气质冷俊与不凡。

    玄武侯在体悟与回味之前的极尽升华!

    这是修士真正的机缘,非外物可以比拟!

    李墟悄悄上前一步,止住蠢蠢欲动几个大妖,这种机缘不容错过,否则将是一生恨。

    正在这时,数道遁光撕裂天穹而来,随后亦坐落于猿村,化为几个白衣、束冠、背剑的青年。

    这几名青年皆白衣胜雪,剑眉星目,器宇轩昂,他们望向这边,看到闭目滞空的玄武侯后,默契的没有向前。

    “想不到连蜀山剑宗的弟子,也来趟这淌浑水了。”妖鸾出言,道出这群背剑青年的身份。这很容易证实,因为蜀山剑宗的名气很大,门内一百零八名亲传弟子个个如龙,在整个莽荒十域都留下过壮阔的传奇。

    终于,玄武侯醒来,气息一扫萎靡,站在虚空处跃跃欲试,似乎还想战下去。

    李墟拦下他,因为还有要事,不能耽搁了。

    他朝蜀山剑宗的弟子点头,算是打招呼。玄墟仙国与蜀山剑宗同为人族最顶峰的势力之一,而且互有往来,关系一直还算好。

    “这次原始废墟现世,连远在西蜀域的蜀宗也开启域门横渡而来了么?”李墟问道。

    “里面有隐秘,关系到山门一名宿老的传承,恕我不能言。”蜀山剑宗一名雪衣男子走出,奉拳向李墟道。

    这令妖鸾有些羞恼,因为他之前问过类似的问题,不过却被蜀宗众人直接忽视了,而此刻两人却在以此事在交谈。

    “你们人类真当我们妖族无能,可以随意欺压了吗?”一个蛟首人身的大妖开口,他站在妖鸾的旁边,是与其同等级的高手。他无法忍受两队人族人马的忽视,此刻很愤怒,蛟首在喷火,妖气冲天,道:“我告诉你们,已经有妖皇预备出手,到时候收割一切,包括尔等的性命!”

    李墟与蜀宗男子同时皱眉,然后道:“妖族妖皇,自有人族大能阻拦,原始废墟注定是我辈修士的战场!”

    这时玄武侯亦道:“你们这群妖类,若还不肯离去,便要小心我等将你们永远留下了!”他玄服染血,黑发披散,眼蕴凶煞,开口不似在威胁,而是真实想要留下所有妖。

    一些稍弱的大妖惊颤,实力强大的妖王头皮亦发麻。

    这是一樽杀神!身染魔血,比妖更妖!

    最终,所有大妖皆退走,携卷云雾如丧家之犬。这不仅是由于玄武侯强势驱逐,也因为此刻人族两方势力隐隐联合在一起,他们实力不占优。

    “恭喜,修为再精进。”

    李墟与蜀宗男子向玄武侯举臂,真心道喜。修士得到这样的机缘,丝毫不亚于突破境界之喜,因为此战大部分修士一生也难遇。

    “多谢了。”玄武侯道谢,同时也向李墟身边的男子点头。刚才若没有李墟替他阻拦大妖,没有眼前背剑的男子走出,恐怕这一切不会如此顺利。

    李墟摇头,没有居功。他与玄武侯皆来自玄墟仙国,为其护法理所应当,况且根本没有交战,举手之劳都不算。

    “这位是蜀山剑宗,紫郢峰高徒,许衡。”李墟接着又开口,指着身边的蜀宗男子介绍道。

    许衡亦微笑:“记得上次与李兄相识,还是在太清殿,圣地之争时。却没想一别数年,我们会在此地碰面。”他剑眉星目,白衣胜雪,自有一股正气浩然。

    “紫郢峰?”玄武侯有些惊讶,蜀山共有一百零八座藏剑峰,皆以所藏神剑之名为称。紫郢、青索为蜀山剑宗最为出名的一对神剑,其对应山峰亦为最强峰之一,许衡来自那里,可见不凡。

    许衡轻微点头,没有自傲,反而态度很谦和,因为李墟与玄武侯在玄墟仙国的身份亦惊人。

    他的师弟们走向前,与玄墟众人照面,这是一群很是英武的青年,皆白衣背剑,一表非凡。

    蜀山,是剑修仙宗,山门内极少有平庸的弟子。因为炼剑亦炼人,剑修一旦持剑,便气凌霄汉、锐不可当!

    猿村里,易云山行了过来,与村里几个壮年一起将一支赤翼抬起,要与李墟交换玄丹。

    他们在此生存了近百年,如今平静被彻底打破,不得以要迁移与离去。但蛮林凶险,没有璇源境以上的强者守护寸步难行,所以他们此刻更加迫切需要此丹。

    李墟取出茯苓丹,与猿村交换,并且看出猿村难处,说愿意派遣一辆古战车与两名玄墟仙国修士护送。

    猿村已至危机时刻,朝不保夕,这种好意无法拒绝。易云山让村里人先行,自己则留在原地,因为还有人未归。

    “那个叫刘承的少年,独自去寻药王了么?”李墟有些感兴趣,随意的问道。他了解到不少关于猿村的信息,都是由易云山在不知觉间说出,但猿王的存在没有透露,易老头在这件事上很警觉,每当话题牵扯到这里,便很快的岔开。

    “是个好孩子,可是却很倔,说是要碰碰运气,不想眼看着族长死。”易云山开口,虽然是在抱怨,但语气中却没有任何不满:“他大概三天后回,现在已是第二天了,我在此等等便是。”

    “尽人事,听天命!也只有如此了。”李墟摇头感叹道:“尽其所能,便是大善。刘承小兄弟已比多数人看得更透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