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血色的青春

第一百七十三章:误伤

    晚上熄灯后,李秋妍如约而至,当吴天看到她时,哭的心都有了。只见李秋妍穿着一身透明的不能再透的睡衣,内在的真空看得人浮想连篇。

    “大姐,你想干什么?”吴天转过头,轻声问道。

    “你不说要睡我吗?我当然要穿得性感一点,怎么样性感不?”李秋妍来到吴天的面前,故意转了一圈。

    吴天转过头,气道:“性感你个头,回去换衣服。”

    李秋妍露出一丝坏笑:“好,既然你不满意,我回去换一身。”

    三分钟之后,李秋妍再次回来。吴天看了一眼,直接跪了。

    这次李秋妍直接围了一条浴巾就进来了。

    “大姐,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说完,低下头道:“回去给我换点正常的衣服!”

    “好呀!”李秋妍又跑开了,这次去了五分钟才回来,吴天抬起头看了一眼,直接撞墙去了。

    李秋妍此时正扶着门框,一条穿着黑丝祙的大腿抬起,贴在墙上,正用一种很妩媚的眼神看着他。

    “大姐,我本来是想教你二次旋踢的,现在看来,你可以回去睡了。”说完,吴天无力的躺在床上。

    李秋妍一惊,大叫道:“我回去换衣服。”

    时间不长,李秋妍终于换了一身特警作训服。

    看着她终于换回人穿的衣服之后,吴天这才坐了起来,一边给她讲着要点,一边扶着她比划着。

    两人一直研究到夜里十二点,李秋妍才返回房间。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练习,李秋妍的二次旋踢已经比白天有了很大的进步,在吴天的眼里,至少像那么回事了。

    卢珊珊还没睡,见李秋妍笑着走了进来,调侃道:“天哥真厉害,一炮三个小时。”

    李秋妍看了她一眼,同样笑道:“羡慕?”

    “羡慕你个头,你个小浪蹄子。”卢珊珊说完,两人打闹成一团。

    次日,上午操课时,吴天将战狼小队的人员组织在一起,借跑步为名,冲进山里。

    寻得一处无人所在,吴天停下了脚步,大家简单的休息一下,吴天这才说道:“今天把大家带到这里,是想教大家一些有关搏击的东西。”

    一听说吴天要教搏击,所有人都来了兴趣,包括乔山在内。

    吴天看了看大家,清了清嗓子说道:“为了能让你们跟世界接轨,所以我想把一套世界级的搏击之术教给你们。大家昨天也看到我跟黑豹队长格斗时使用的招式了吧,今天要教你们的就是这套。这套搏击术是以色列特种部队发明的,它的名字叫做克拉夫马咖,可以说,它是世界上最好的攻防一体的近身格斗术。”说完,唤完乔山,两人开始进行模拟对战,一边练,一边教。余下的众人都有格斗的功底,所以学起来事半功倍。吴天教的认真,乔山配合的好,大家学的自然就快,两个小时之后,众人已经开始捉对训练了。吴天不停的走着,看着,每当看到不足之处便会停下来指点。就这样,六个人越练越顺手,越练越开心,当他们感觉到累的时候才发现,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兄弟们,大家都知道,再过两个月我们就要到迪拜参加世界特种力量比武,虽然我们是被邀请去的,但是,同时我们也是代表着中国去的。我们的成绩好坏也会影响到世界其它国家对中国的看法。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应该怎么做,我想大家心里非常清楚。截止现在,我所能教给你们的都教给你们了,你们每个人都有自身的不足,所以我想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乔山,会针对你们每个人的弱点进行特殊训练,当初我说过,我要把你们陪养成thebestofthebest,但是想在世界级的特种力量中展露头角,我不说你们也会明白,能不能借此机会成为一支世界级的精锐,就看你们了,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

    所有人整齐划一的回答,让吴天很满意,再次看了一眼大家吼道:“集体奔袭,目标特警队,开始!”说完,带头冲了出去。

    晚上九点多,吴天和乔山正在屋子里聊着什么,突然一声警笛传来,所有人闻风而动,三分钟后全副武装集合完毕。

    王欢一身戎装,站在队伍的前面大声道:“同志们,刚刚接到消息,回龙观地区的一个别墅小区内出现一名绑匪,绑匪此时已经劫持三名人质,一对夫妻和一名六岁的孩子,据可靠消息,绑匪精神有些恍惚,好像是刚刚吸过毒品,持有美军制式手枪一把。行动时,大家一定要小心,本次主攻队伍仍然是战狼小队。其他事项在路上我发到你们的终端上。出发。”随着一声令下,三个小队分乘三辆运兵车,王欢本想邀请吴天一起做路虎打头,可是却被他一句与大家制定做战计划给推了。

    刚出发没多久,么么狼卢珊珊拿着数据终端惊讶的说道:“绑匪名叫王忠,是天都集团董事长王伟恩的儿子,有过吸毒前科。”

    “靠呀,这不是典型的富二代吗!”银狼贺业亮鄙视的说了一嘴。

    羞羞狼慕容原野想了想说道:“这个人我见过,记得有一次哥哥带我参加一个酒会时遇见过,他给我的印象很不错,知情达理,而且很有才华。”

    “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继续!”吴天阻止了众人的八卦,听卢珊珊继续说下去:“王忠虽然没当过兵,却是个军事迷,曾在美国念书时,参加过为期一年的半军事化训练,而且训练成绩很优秀。”

    听到这里,吴天的脸上显出一丝怒气。

    乔山好像看出了什么,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人算不如天算。”

    “去特么的人算不如天算,当初我就反对那个美国佬办什么军事强体的事,现在好,训练出一批恐怖份子。奶奶的,要不是离得远,我非把乔恩那个老不死的拉过来不可。”

    众人很少见吴天如此失态,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乔山仍然在笑:“天哥,事情已经发生了,多想无易。”

    吴天平静了一下心情说道:“王忠有过吸毒前科,此时又精神恍惚,很有可能像王队说的,是刚刚吸过毒,他跟被劫持的人质又同在一个小区,两人年纪相仿,很有可能是相识的。最主要的是王忠的情绪很不稳,而且手中还持有制式枪支,我们在行动时一定要多加小心,千万别把他当成普通劫匪对待,不要忘记,他可是受到过正规的军事化训练,由此不难猜想,他的战斗素养不会比你们任何一个人低。”说到这里,吴天看见众人的眼中流露着一种不相信的神态,笑了笑继续说道:“相信我,他是个人才,更是个军事天才。乔山你担任第一狙击手,羞羞狼担任观察员,情狼和我做为第一突击组,银狼和红太狼做为第二突击组,么么狼做为后方电子侦察,对我们进行信息支援。”

    “明白!”

    红太狼李秋妍想了又想,最终还是问道:“天哥,你好像很了解这个王忠?”

    吴天点了点头:“谈不上了解,见过几回,他爸在美国跟我们的MELO公司有合作。”说完,吴天摸了摸兜,愣住了。

    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静静的看着他。

    “给!”乔山随后从兜里掏出半盒烟递了过去。

    吴天笑了,轻声道:“还是你了解我。”

    “十几年了,能不了解吗!”乔山笑着回了一句,两人一人一句的对答,让其他几个人突然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原本他们只认为两个人是好朋友,可是他们根本没想到两个人会好到这种程度,那是一种可以将自己生死依靠给对方的一种纯真的友谊,相比之下,众人之间这种同志感情瞬间黯然失色。

    吴天点了一支烟,看了众人一脸傻兮兮的样子,奇怪的问道:“你们怎么了?”

    众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惊慌的推说着:“没什么。”

    吴天看了看车外,借着路灯还是能看清一些的,随后说道:“检查装备!”

    一阵阵枪支检查声传来,片刻后,众人依次报好。

    就在这时,车停下了,司机回过头笑道:“兄弟们到地方了,看你们的了。”

    吴天没有说话,只是朝司机竖起大拇指,打开车门,带着大家跳下运兵车。

    来到车下,吴天第一眼看到了王欢。

    王欢一脸为难的走上来说道:“绑匪仍然在屋子里,没有什么动静,即不投降也没有要求。”

    吴天想了想,点了点头,示意狙击组去准备。

    分开围观的人群,吴天带着其他人来到一间别墅前,一楼黑黑的,二楼亮着灯,由下往上看,什么也看不到。

    这时么么狼走了过来,打开一个大箱子,很快的组装成一只飞机模型,之后操纵着飞机向二楼飞去。

    吴天和王欢等人则仔细的看着地面上的显示屏,时间不长,终于能通过飞机上的摄像头看清屋子里的情况了,只见二楼虽然亮着灯,却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其他人一脸的疑惑,而吴天却笑了。转过头问王欢:“这家主人跟王忠之间的关系查清了吗?”

    “查清了,这家主人叫郑爽,是搞房地产生意的,前些时王忠在他那投了一个亿全赔了,我想是不是跟这有关?”

    吴天笑道:“这就对了。如果一个刚刚吸过毒品的人还有这么好的战斗素养,那我也是醉了。”说完,不理会一脸不解的众人,向前走了十几步,来到别墅的一间窗户前站住。

    左右看了看,随后大声道:“王忠,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听好,在确保人质安全的前提下,我们什么都可以谈。我知道,郑爽前不久骗了你一个亿,让你在你父亲及亲人面前很没面子,可是你不要忘记,钱没了可以再挣,但是命没了,你就什么都没了。据我们所掌握的消息,郑爽的行为已经构得上诈骗罪了,你完全可以用司法徒径来要回自己的钱,没有必要把自己的青春都赔在这一个亿里。你自己想想,是面子重要,还是命重要或是钱重要,还是你的未来重要,我再提醒你一句,你爸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给你五分钟考虑时间,五分钟一到,我们的狙击手会在第一时间将你击毙。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不要以为你在美国学的那点东西就可以对付我们,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应该正坐在窗台下面听我说话吧。废话我不想多说,计时开始。”

    说完,吴天大摇大摆的走回特警队员的身边。

    “天哥,我们没有狙击位置,唯一一个狙击位置就是对面的别墅的二楼,可是对方是个年轻女性不给我们开门呀!”耳机中传来乔山不爽的声音。

    吴天一愣,问道:“还有你摆不平的女人?”

    “大哥,我又不是卖肉的,当然不可能全摆平了,要不你来试试?”乔山的话语之间透着一丝坏笑。

    “激我?也好,让你看看国际执法是怎么做的。”说完,看了一下表,这才转身离开。

    不到一分钟,他就看到乔山正蹲在地上,羞羞狼靠在别墅的墙上。

    “天哥,你来!”乔山见吴天到来,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吴天来到门前看了看,冷声道:“学着点,这些东西我也是从网上学来的。”

    乔山一惊,慕容原野一愣的时候,吴天掏出手枪,一枪将门锁打坏,轻松的拉开门,见里面还有一扇木门,随后抬起腿,一脚将门踹开。

    屋子里的女人吓坏了,颤抖着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美女,对不起,从现在开始,你的房子被警方征用了。”吴天的霸气,看得乔山猛吞口水。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经过我允许就擅闯民宅……”美女话还没说完,吴天一伸手,像拎小鸡似的将她拎到沙发上,冷声道:“不想让我用包庇罪犯的罪名起诉你,你就老实呆着。”说完朝身后呆若木鸡的两人使了一个眼色,两人才猛然醒悟,直奔二楼而去。

    女子见两人上楼,刚要阻止,却被吴天拦下,急得女子团团转。

    吴天刚想离开却见上楼的两人又退了下来。正当他奇怪之时,却看见一个身着警服的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我当是谁这么大胆子,原来是你们战狼小队呀!”楼上的下来的人,语气很不友善。

    吴天冷笑一声心中暗叹:“想要收拾你一直没时间,这可是你自己撞到枪口上。”想到这里,大声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赵副部长呀!”

    “知道是我,你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赵副部长冷笑一声。

    吴天乐了,笑得很开心。

    “你笑什么?”赵副部长呵斥一句。

    “我能笑什么,还是那句话,现在开始这间屋子被我征用了,有意见找我们领导去。”吴天的话不仅狂而且很冷。

    赵副部长迟疑了一下,不服气的怒哼道:“我看党军是不想干了。”说着掏出手机。

    吴天朝乔山一使眼色说道:“此人防碍特警队执法,绑了。”

    乔山心中暗笑,眼前这个副部长要倒霉。不容分说,冲上去,三下五除二便把赵副部长用裤腰带捆个结实。

    “吴天你疯了,我是副部长,你敢这么对我?”赵副部长已经暴怒了。

    吴天蹲在他面前,冷笑一声:“副部长同志,你还是先考虑如何交待这间价值不菲的别墅和屋子里的女人吧,这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你是背定了。”

    “吴天你们在干什么?”耳机中传来王欢质疑的声音。

    “没什么!”吴天随嘴回了一句后说道:“帅狼你看住他,我去担任第一狙击手。”

    “OK!”说完,与吴天对换了主武器后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赵副部长,女子见赵副部长被捆,心中没底,见没人理她就想溜,却被乔山用枪指着,吓得退坐到沙发上。

    吴天带着羞羞狼来到二楼,一股精液的味道传来。

    “什么味?”羞羞狼一捂出口鼻。

    “仔细观察!”吴天冷呵一句,随后扒在床上将狙击步枪架到窗台上。

    经过这么一折腾,五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

    吴天轻声道:“情狼,你去问话,问他考虑得怎么样了,如果他还是不肯交出人质,我们可要开火了。”

    “收到!”情狼应了一声,片刻之后,他的声音远远传来。

    “暗狼,没反应。”情狼无耐的说了一句。

    吴天笑了笑道:“告诉他,如果再不放人,我们会给他个警告,警告之后再不放人,我可是会将他击杀的。”

    又是一番交涉,最终以失败告终。

    吴天透过瞄准镜向屋子里看去,大脑却在飞速的运转着,计算着王忠此时会藏身在哪。

    瞄了能有五秒钟,吴天突然一抬枪口将枪指向亮着灯的二楼,一声枪响,二楼的一扇玻璃被打碎。

    同时,吴天吩咐道:“继续喊话,告诉他再不交出人质,下一枪我就击毙他。”

    情狼再次喊话,然而这一次有了反应,一个年轻的男子胁迫一个女性人质从吴天打碎的玻璃下面站了起来。

    “我知道你很厉害,我也不想跟你拼命,我只有一个要求,让郑爽亲口向我父亲承认他骗了我。”

    随后一个男人也爬了起来,从窗户探出头大声喊道:“伯父,我错了,是我骗了王忠的钱,只要他能放过我,一个亿我一分不少的还给他。”

    “王忠,郑爽已经认错了,你还想怎么样?”王欢不失时机的问道。

    “我没有别的要求了,我自己犯下的错,我自己会承担。”说完苦笑了一下,朝下面的人群大声喊道:“爸、妈,儿子不孝,不能为你们二老送终了。”话落,两行清泪流下。

    就在他放开女人质,将枪指向自己太阳穴的一瞬间,吴天再次扣动了扳机,一蓬血花飞渐,王忠的全身一震,被子弹的冲击力带动,后退三四步才稳住身体,下意识的用左手捂住右手碗。他手里的枪,枪身碎裂,各种零件掉落一地

    “冲!”随着吴天的命令,情狼带人如一阵旋风般冲了进去。

    “你怎么知道他躲在二楼的窗台下面?”慕容原野很是疑惑的问道。

    “感觉!”吴天的回答很不负责任。

    就在两人收拾枪支,所有人都认为案件顺利解决的时候,屋子里传出一声女人的惊叫。

    “暗狼不好了,郑爽的女儿被误伤了。”耳机中传来情狼焦急的声音。

    吴天一惊,问道:“怎么搞的?”

    耳机里沉静了……

    吴天的心瞬间跌进深渊,转头对羞羞狼说道:“帮我拿枪!”随后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一路飞奔,为了节约时间连门都没走,直接蹬上一楼阳台,借力向上一跳,双手抓住二楼阳台的下侧,一个漂亮的双立臂,一翻身,直接从打碎玻璃的窗户跳进二楼。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赢得下面围观人群一阵喝彩,然而此时的吴天没有心情理会这些。

    当他跳进屋子的一瞬间,他愣住了,只见情狼等人已经将受伤的王忠抓捕,此时都默默的站在那里,郑爽和他的妻子已经被解开,两人正抱着一个全身是血的小女孩不停的哭泣。

    小女孩的后背血如泉涌,吴天一个健步冲了过去,野蛮的从女人手中夺过孩子,双手用力的压住伤口,双眼紧闭,眉头紧锁。转瞬间,整个人如发疯般冲了出去。

    此时已经有医护人员冲了进来,将小女孩接了过去。

    “发生了什么?”王欢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吴天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感情,哽咽着说道:“我误伤了人质。”

    “天哥,这不是你的错!”情狼小声的劝解着他。

    吴天苦笑了一下:“不用为我开脱,我们都明白。虽然是王忠的身体挡住了小女孩,可是我应该想到巴雷特的威力太大,在50米的距离上完全可以打坏他的手枪之后,弹头从墙壁上弹射回来。”

    “吴天你也别多想,救人要紧。”王欢也安慰了一下,随后开始指挥收尾工作,当他看到被乔山拎出来的赵副部长时,也愣住了。

    回支队的路上,所有人都在赞叹战狼小队的英勇,述说着吴天上二楼时的动作有如神助。可是战狼小队却因吴天一语不发而显得沉闷,七个人,除了吴天,余下六人都是大眼瞪小眼。

    最终还是乔山说话了:“天哥,谁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可是这件事真的怪不得你,你也是为了救王忠才开的那一枪,再说,一般情况下,弹头都会镶嵌在墙壁里,谁能知道他家的墙全是大号水泥,坚硬程度比水泥路面还有过之。”

    “乔山别说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失手误伤人质。这是我的错,我会为这个错负责。”说完,吴天轻轻的拍了拍车壁,司机问道:“什么事?”

    “停车!”

    车停了,吴天将装备脱了下来,一个人下车了。

    车子再次启动,李秋妍不放心的问乔山:“天哥一个人没事吧?”

    乔山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让他一个人静静吧,这件事对他打击……有些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