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仙能传说

第一百一十六章 岳少疾的决心

    就这样岳少疾拿出全力帮助赵教头,做着琥珀镇西面的恢复工作,一直到中午才基本上结束。

    期间赵教头也借着机会,对其力量的现状提出看法,并对他加以理论指点。

    日当正午,再加上腹中已经很久没有进食,岳少疾的肚子终于开始“咕咕”的抗议。

    这时赵教头才放他回去,岳少疾多有收获,礼貌的告辞,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他一边返回,一面回想起自己刚才和赵教头之间的对话。

    赵教头在空闲之际,对他说道:“力量虽有强弱之分,但是如果不能正确的理解,并用合适自己的方式,那么也难以发挥效果。要是心术不正、急于求成,甚至会走火入魔,成为力量的傀儡。”

    “那么我应该怎么办?”岳少疾当时反问道,“虽然拥有了暂时的强大修为,可是我却难以将它发挥出真正的水平。”

    赵教头继续着自己传道、受教、解惑的责任:“首先是迷惘,你在怀疑这股力量是不是真的属于你,并没有将它完全融入自己。

    其次是心态,你内心中在为力量会拯救伙伴,还是会伤害自己之间徘徊不前,苦苦挣扎。

    最后是认知,你自小体弱多病却不乏傲骨的坚强,长此以往你连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子、什么性格,都有些混乱,难以认清。”

    教头的话一句比一句更深的刺着岳少疾的心,让他感觉自己真的没有好好的了解过自己:“那么,我现在该怎么办?”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赵教头说道,“我所说的点到为止,最后要怎么破解,是要靠你们自己来悟,才更有价值。”

    “是,弟子明白。”岳少疾一副看小气鬼的表情回应道,马上就被赵教头数把枪指住要害。

    赵教头的兵器中火器众多,其中几把的口径,估计已经不是枪可以形容的了:“少在这撒娇了,小兔崽子,当初老子也是一步步悟出来的道理。”

    “......”岳少疾冷汗直冒,完全看不出对方是怎么出的枪,“我,果然还是资质不够吗?”

    “资质?开玩笑,在你们三个人中,你的综合天赋是最高的,但也是发挥最不稳定的。”赵教头将数把长枪收回袖子中,“景云海天赋最低,但是有特殊的血统和极高的悟性、加上实战经验和战斗策略辅助;

    田义虎基本功最扎实,善于借助工具,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缺乏持久的耐力;

    而你,只是没有做到知己知彼,缺乏实战经验和与之相符的应变能力。”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岳少疾顿时豁然开朗,“我要做到先了解自己,说起来为什么我总是会忽略自己呢?”

    “对了,云海说你练习了新的招式,给我稍微施展一下。”赵教头话锋一转,用严肃的口吻说道。

    “是的,从田叔那里学来的。”岳少疾摩拳擦掌运动自己的内息,使出‘难知如阴’,顿时风卷云动,落叶飞舞,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围着这里绕了一大圈,只留下道道残影。

    “很熟练,但是却不完善。”赵教头点点头,满意的说道,“忠乐兄当初学的时候,它只是单纯用来提升身法和速度的招式。而后来被他自己进行适当的改良,变成了加速、扰敌结合的战术性技能。”

    “什么?自我改良!”岳少疾稍有吃惊,“这个太夸张了吧,又不是宗师级别的人物。”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传承不就是学习前人的东西,再结合自己的实际需要加以改良,最后传给下一代,让后人在自己的基础上继续发展,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

    赵教头敲了敲他的头,将他从惊讶的神情中拍醒,继续补充道:

    “所以你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才行,‘难知如阴’在你的身上绝不止现在的效果。如果能够完美的和疾风飘影步相结合,说不定你可以凭借此招,百步之内取其敌上将首级。”

    “感觉好假呀,那还是我吗?”岳少疾感觉不可思议,忍不住吐槽。

    赵教头又敲了下他的头,说:“打个比方而已,你还是对自己有些信心为妙。”

    “我,会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一定会!哎呀...抱歉...”岳少疾正下着决心时,忽然感觉不小心撞到人了,同时也将自己回忆的思绪拉回到现实。

    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发现被自己不小心撞到的人,比自己高出一个头,束着笔直的黑色长发,披着一件蓝色披风,腰上挂着用红绳系着铃铛的笛子,一身行走江湖打扮的年轻男子。

    岳少疾并没有见过他,想到此人可能旅行团的成员,礼貌的道歉:“不好意思,我刚才想想事情,没有注意阁下。”

    “没关系,小兄弟。”男子绕开他准备离开,向镇长府邸的方向。

    岳少疾忽然意识到旅行团的人,现在应该还在休息,所以稍加戒备的追问道:“阁下不是本地人,不知道这个时候要去哪里,是否需要身为导游的在下陪同?”

    “好意心领了,作为一个追寻着自我价值的旅行者......或者说独行侠。”男子转过身,儒雅地带动着披风,“给本地人添麻烦,也是件过意不去的事情。”

    岳少疾看出他并没有恶意,于是问道:“阁下是要回去旅行团吗?”

    “......”男子稍有考虑,回答,“不错,还有需要我去完成的事情,恕在下告辞。”

    岳少疾没有继续阻拦,看着对方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就是有着自己目标和方式的人吗?坚定的样子真是让我自愧不如。不过那份莫名的孤傲,却又给我孤掌难鸣,难成大事的感觉。”

    ......

    岳少疾终于回到了家门口,忽然开始考虑该吃些什么?又觉得脑子好乱,找不到答案。

    这时一颗果子正好不偏不倚的砸在他的脑袋上,被他下意识接在手中:“好疼呀,你就不能吱一声在扔,精力过盛的家伙......不过谢谢你,我还正好想不到该吃点什么。”

    “切,你这么关键的时候,不知道一个人野哪玩去了,我们都以为你被变异兽叼走吃掉了呢。”紫瞳打开自己处在二楼房间的窗户,居高临下笑盈盈的看着他,“你还是别客气,弄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反正也是我吃剩下的,才不是特意给你准备的说。”

    “别误会,我也不是特意要吃你的果子,只是盛情难却。”岳少疾故意摆出一副自作多情的样子,微笑着回应她。

    紫瞳对他做了个鬼脸,露出萌态可依的样子:“脸皮厚,不害臊,小心人家不理你了。”

    此刻看到她那略带傲娇,实为关心的笑容,岳少疾心中产生了“能够平安的回来,真好”的念头。

    他犹豫了片刻后,坦率的说道:“对不起,我...让你们担心了呢,抱歉...”

    “你没吃错药吧,还是人家的耳朵出了问题......”紫瞳惊讶的捂住嘴,看着他诚然的表情,继续口是心非的说道,“我们的确担心你...别自作多情...是担心你一个人毛手毛脚的,做出什么有损集体荣誉的事情...对对,就是这样。”

    “我就这么不可靠吗?真是伤心呐,呜呜呜。”岳少疾低下头,故意做出失落的样子。

    紫瞳连忙摇头,一双粉色的马尾辫左右摇摆,改口说道:“不不,不是那个样子,不肯轻易放弃,为大家着想都是你难能可贵的优点。”

    看到紫瞳略有慌乱的可爱的样子,岳少疾不知不觉看的有些入迷:

    窗前微风拂面尘,国色天姿娇动人。

    青梅竹马淡妆笑,口是心非静芳唇。

    发现他一直笑着看着自己,紫瞳“咳咳”两声,撅着嘴表示抗议。

    岳少疾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说道:“你还是挺善解人意的嘛,有作为在下知己的潜质。”

    “切!美的你!本小姐才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紫瞳脸色一红,顾左右而言他,撅着嘴说道,“虽然不知道你哪根神经不对,去干什么?不过,欢迎你平安无事的回家。呆瓜!”

    “谢谢你,紫瞳。”岳少疾从她那带有温度的话语中得到治愈,对她柔和的一笑,“容我失陪,先回去休息一下,真的有些疲惫了呢。”

    “对了,少疾......”紫瞳忽然叫住了他,“稍微等一下。”

    岳少疾停下脚步,转过身抬起头:“还有什么吩咐,我的紫瞳大小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