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寻找胭脂

第五十三章 蕴芳上门

    这次和来的时候不一样,身边都是熟悉的朋友,经过了这短短的几天,燕子和我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可以收获到一个朋友,也算是很高兴了。

    这时的我俩正在窃窃私语地说着关于网站的事情,我给我家里打过电话了,准备迅速把这网站和微信营销做起来。

    燕子说:“一尤,反正你在家也没事干呢!明天来我工作室吧,就在我店铺的楼上,里面美工、模特、摄影什么都是齐备的,电脑也有,有些东西,我当面跟你讲,保证你要不了几天就明白了!”

    “燕子,你真好。认识你是我最幸运的事,真的!”我高兴地抱了她一下。

    戴着墨镜开车的祁然不满地望了我们一眼:“认识我就不幸运了?”

    “去去去,没你事!”我瞪他一眼。

    一边靠着车窗呼呼大睡的肖豆豆忽然醒了,他猛地挠挠自己的小腿:“我这脚不知道怎么回事,痒得不行!都肿起来了!这是咋回事?”

    除了开车的祁然,我们都往他脚上看去,那刮痕并不深,看起却红肿得很,被抓了以后红红的,边缘甚至有几条黑色的线,看起来很是古怪!

    “豆豆,你这脚是被什么刮的?”余燕纳闷地问。

    他抓着头想了半天:“就那乱坟岗,可能是棺材板上的破木板啥的吧。”

    祁然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们一眼:“是不是伤口感染了?不对呀,昨天消毒处理了一下,我看那伤口应该没有大碍啊,这样吧,等回春城再看看。”

    “可是真的很痒啊,越来越痒,就像有一万条虫在里面爬一样,真想拿把刀把这块肉切了!”肖豆豆又狠狠地挠了几下。

    余燕小心地摸了一下那伤口:“看起来也不太正常,这些黑线是怎么回事啊?”

    我小声地建议道:“要不回去以后直接去医院,先检查阿森和豆豆的伤口,然后再回家。”

    祁然应了一声,汽车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行驶着,速度快不了多少,再过二十公里,就上高速了,离春城也就很快了。

    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庄稼,我又想起了湘琴,她有极大的可能在地图上的那个地方,现在的她一定在等着我去找她,可是我连哪个地方都不知道,唉……

    两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在市第一人民医院了,祁然带着他们去做检查,伤口处理去了。

    我和余燕等在大厅,她小声地跟我说着注册淘宝网站需要的东西,身份证正反面复印件、本人电子照片,一些资料……林林总总,繁不胜举。

    我的目光却游移到了楼梯,顺着这楼梯上去就会到了外科住院部,那里的阳台上,那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会不会还在?

    没过好一会儿,他们三人已经下来了。祁然手上提了几个药袋,分给他们:“没什么大碍了,阿森没什么事,只是外伤,过几天就好了,豆豆打了一针破伤风,开了一些药。应当过两天就好了。”

    余燕小心地问道:“阿森头上的伤怎么回事啊?摔了的?”

    我们同时缄默不语……

    她翻了个白眼:“我发现你们这两天,经常背着我说什么,你们到底瞒着我发生了什么事!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啊?”

    “燕子,我们是怕你害怕……并不是存心骗你什么。其实那些棺材……”我犹豫地想说出口。

    “得了!我还是不听了,免得晚上做恶梦!行了,我们走了吧,我想去店铺看看。”敏感的她看出了我的犹豫,赶紧开口阻止了我。

    余燕……真是一个很通透的人。

    阿森急急地说:“我这也没什么事了,我急着去查点资料,我就先走了!有事打电话。”

    说完他就匆匆离开了,祁然解释说:“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一有什么事情不吃不喝也要先解释了才会安心。我们走吧。”

    于是,我们先送了豆豆和余燕,最后才开往祁然家。

    这时候,车里总算安静了下来,祁然伸出右手,牵过我的左手,紧紧地握着。

    我冲他甜甜一笑:“好好开车,一只手怎么开?”

    他朝我勾勾下巴:“我的技术你还不知道吗?”

    “我邪恶了……你这语气……”我忽然脸了脸,甩开自己的手。扭头看着窗外。

    他哈哈笑了两声:“一尤,你明天要去燕子那儿啊?我估计你去她那边有得忙了!你不知道,她最近缺模特呢,估计你逃脱不了她的魔爪了……”

    “她能看上我啊?我这身高也不行嘛。”我傻笑两声。

    “哪有,你合适了,我看过她们拍过,网拍和t台模特不一样,用不着很高的,只是身材匀称,模样不错的女孩子都可以。我们一尤这身材和模样,她有什么不满意的!”他微微一笑。

    我无语地冲他说:“你就糊弄我,让我自信心爆棚吧!”

    这时已开到祁然家楼下,祁然把车缓缓地停到了楼下坝子上,停好了后,他却迟迟不下车,我吃惊地问他:“怎么了?”

    他看着车窗外,没说话,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院子门口站了一个穿紫色衣裙的女子,只见她身材高挑、苗条,烫成卷的波浪长发,脚下蹬着一双细细的高跟鞋,她背对着我们,踮起脚向高处的阳台张望着,似乎在看着什么。

    “那是……蕴芳吗?”我轻轻地问道。我只见过蕴芳一次,那次她穿着空姐制服,美艳不可方物。

    祁然皱着眉头点点头:“嗯。要不我们等她走了,再下去。”

    我怔怔地望着那个身材曼妙的美人儿,幽幽地说:“祁然,你好狠心,居然能拒绝这么一个美人。”

    他惊奇地看看我:“这真不像你该说的话,你正确的反应是生气地说甭理她才对。”

    “我……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是男人,应该会喜欢她才对。”我低下眼帘,理了一下我的包包。

    祁然忽然移身过来抱住了我:“傻瓜,你是不知道自己的好,而且跟你在一起,我有心跳加速的感觉,而面对蕴芳,我……”

    我被他抱得紧紧的,似乎要喘不过气来似的。我正欲说什么,忽然看见蕴芳转过了身来,她的脸上虽细细地化了妆,但仍然可以看出眼睛些微的红肿,可是她依然是那么地美。她看见了祁然的车,忽地笑了一下,急急向这边走了过来。

    我迅速推开祁然,示意他看窗外。

    这时蕴芳已走到车边,这时的她感觉和以往很不一样,看起来怯怯的,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上前敲了敲车窗。

    祁然伸了伸长腿,摇下了车窗。

    蕴芳看到祁然,本来就有些红肿的眼睛,一下子流了眼泪出来:“祁然,我们……我们可以谈谈吗?我……”

    她忽然看见了车里的我,我尴尬地向她笑笑,她赶紧擦掉了眼泪,继续可怜巴巴地看着祁然:“就半个小时,行吗?”

    祁然是怎样的表情我不知道,我只是敏感地察觉到了,他声音里的一丝怜悯和不舍,然后我听见他说:“走吧,上楼去说吧。”

    蕴芳高兴地连连点头,脸上满是喜悦。我迟疑了好一会儿,说:“那我……我在楼下走走。”

    祁然下了车,绕过来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向我伸出手:“没事,一尤,我们一起上去吧。”

    “不了,我觉得不太方便……我去超市逛逛去,你们先聊聊。”

    “一尤……”

    我摆摆手:“你没见我一脸认真吗?我走了,你一会儿给我打电话。”

    我转身就往小区超市走去,我步伐匆匆,走得很急,似乎那样能忽略到后面的两人。

    祁然家的房子是老式的小区,这一片都大抵如此,多是六层以下的小户型,住的以老人居多,楼下有一个小公园,此时正是五六点,到了吃饭的时候,这里格外的安静,我进去溜达了一下,却还是没办法静下心来。

    我又跑去超市,胡乱选了一大堆零食,心神不宁地提着一个很大的篮子去付账,收银台的大姐拎起一个东西吃惊地看着我:“美女,这个灭火器是我们超市里面的,不对外出售。”

    旁边的几个顾客嘻嘻笑了起来,我尴尬得满脸通红:“我拿错了!”

    大姐无奈地笑笑,结了账,对我说:“298元。”

    我急忙掏钱包,可是一摸裤兜傻眼了,我压根没带钱包。我支支吾吾地说:“对不起……我……我忘记带钱包了!”

    我抱歉地对那大姐笑笑,顾不得看她的表情,扭头就往外走。走出大门,我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这是怎么了?整个人都是六神无主的状态,我竟然这么担心和心慌,难道我心里,潜意识里,很害怕失去祁然吗?

    我感到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在意一个人,那么温柔,一直以来都暖彻心扉的祈然,会不会真的哪一天离我而去呢?随便想一想都心如刀绞,整个人像被挖去了一样,空空荡荡……

    我没有心情再在这里等一分一秒了,我想要去看看,一旦我的心里燃起这个念头,就像星星之火一样,迅速地扩大起来,我加快了步子,向小区楼下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