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寻找胭脂

第三十八章 神秘炊烟

    我轻轻地关上木屋那残旧的门,揉了揉眼睛,看着那微微发亮的天边,太阳将升未升,天边的云层围绕着一层金色的光辉,这半山腰的小木屋外,杂草横生、满地坑洼,荒凉无比,五婆竟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了那么多年……

    可惜,这个小木屋,以后不会再冒出炊烟了……

    五婆临死前走,要我把她葬在后山最高的地方,和她的孩子和丈夫在一起,永远不再分开,这句话,我一直牢牢地记在心里。绝不敢忘记。

    我顺着上山的石梯往镇上走去,亏得山顶有座飞来寺,否则全是泥土山路,这年老体弱的老人如何上得了山,走了好一会儿,我看见了石梯下面有一个熟悉的东西,我放慢了脚步走过去,轻轻地拎起了它。

    它很轻,很光滑,也很结实,看起来就像手工制作的,涂了一层亮漆在外面,顶上还精心地雕了一朵花。这个……这是五婆的拐杖。

    看到这个,我不禁悲从中来,暗自揪心了很久。

    我把它带在了身上,小心地拿着它下了山。待我走到五丰桥的时候,天才刚刚亮起来,远远地可以看见临山的几座房屋冒出了炊烟,镇上街道两旁的商铺都还没有开门,偶尔可见蹲在门口刷牙的男人和披头散发唤着孩子的女人,这个小镇子,一直都那么安静,好多年来的生活都如同一日,悠闲、舒适、无欲无求,就像曾经住过那户民居的老奶奶一样,清早隔着窗户看到老两口在屋里吃早饭的样子,都觉得格外温馨。

    我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衣服踏在干干净净的青石板路上,径直走到巷子尽头,以前经常路过那里,尽头的拐角有一家花圈寿衣店,当我赶到那里的时候,门还是紧紧关闭的,房檐上挂了一根白色的布条,侧面竖着一个黑漆漆的招牌:贤坊白事店。

    我上门一步,啪啪啪地拍起了门上的吊环,拍门声音在寂静的小巷里格外地响。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头发蓬乱的戴老花镜的老头揉着眼睛开了门:“姑娘,你这是?”

    “老人家,我要买寿衣。”我绕过老头,一脚踏进了黑黑的屋里。

    老头把房门全部推开了来,外面的光线透了进来,我这才看清屋里琳琅满目全是丧葬用品,什么花圈、纸马、纸钱、香烛、寿衣杂列其中,我的胸口闷得发慌,压抑着四处看了一圈,无从下手。

    “姑娘,寿衣有好几种,有专门订制的,有做好的成衣,好多老人都是提前订制好了的,包括衣服鞋子袜子,全都有。”老头扶了扶老花镜,指着里侧那面墙上的衣服对我说道。

    我往那边仔细看去,挂了好些件衣服,全是系带的,大多是铜钱、双鱼、五蝠捧寿,颜色为蓝色、褐色、杏黄、古铜为主,我低声说:“走之前我看过她的衣柜,就几身破旧的衣服……”

    说到这里,我心酸难耐,说不下去了。店主看我迟迟不语,开口说道:“那就买成衣吧,价格100到800一套不等。看你需要哪种?”

    我捏了捏包里的几张钞票:“就中等的吧,女式的,身材比较瘦小,鞋子也要配一双,裹了小脚的可以穿的。”

    老头在一堆衣服里面,翻了翻,找出一件青黄色双鱼图案的衣服,放在柜台上,又找了一双褐色的绣着元宝图案的布鞋放在衣服旁边。

    “一共311元,我们收单数。”老头在算盘上噼里啪啦地算了一阵:“另外还要香烛纸钱作法事吗?白马汽车也都是有的。”

    我掏出包里仅有的400块递给他:“其它的东西你算这个钱搭配吧,能买多少就买多少。”

    老头接过钱数了数:“姑娘,除了寿衣以后,也只够买些香烛纸钱了……”

    我点点头,望着屋里的东西发起呆来,总觉得那纸人纸马活灵活现的,似乎马上就要活过来,里屋那黑洞洞的门看着,也总像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似的,心慌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等到老头把东西打包好,递给我时,我忽然问:“老人家,你认识林师傅的儿子林祁然吗?”

    老头从老花镜上方瞄了我一眼:“文化馆的林师傅的儿子啊?认识,然娃子嘛,他不在这边,在省城工作。”

    “他一会儿要过来,他家会经过你这儿,请你看到他后,告诉他,我在五婆那儿。”我低声嘱咐他。

    说完,我转身走出屋子,老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姑娘,镇上的老人我都认识,你这是买给哪家的?”

    我回头看看他,他正好奇地打量着我,我轻声说了一句:“你说呢?”

    然后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家店子,不知道为什么,在那样的地方待着,我的心脏一直隐隐作痛,心慌莫名,走出来才觉得好多了。我看过一个故事,故事里的白事店需要阳气极重的人才压制得了,而我生于阴月阴时,我的心慌,莫不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我后怕地看了一眼晨光下的寿衣店,那白布条随风晃荡着,一前一后……

    我提着一大袋东西,手里还紧紧地拿着五婆的拐杖,飞快地往五丰桥走去,远远地看见桥头了,我忽然纳闷起昨晚五婆在这里做什么?

    大晚上的,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年人,腿脚不好,又病成了那样,从大老远的山上走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站在五丰桥上,看着昨天五婆跪拜过的地方发起了呆,脑子里一团乱麻,不知所以。

    等我气喘吁吁地爬上石梯,即将走到五婆门口时,太阳已升起了老高。远远地我望着山那边的云彩,就像是烟雾一样,从屋顶而来飘着飘着就走远了,我的眼神盯着五婆的木屋,忽然瞪大了眼睛!

    那根本不是什么云朵和雾气,那屋顶的烟囱上,竟然升起了阵阵烟雾!我放下满手的东西,揉了揉双眼,是不是昨晚一夜没睡,所以看错了?

    可当我放下手的时候,才发现,那真的升起了炊烟!那里面有人在做饭!可是荒山野地的,这地方,哪里会有人来啊!

    里面那人会是谁?我的脑子里迅速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会不会是……五婆?

    我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看着那炊烟越发恐惧了起来!这时候的我,有一种转身逃跑的冲动,事实上,我也这样干了,我东西都没拿,就冲下了几十级台阶!

    我跑着跑着,五婆临终前的样子又浮现在了我的眼前,她叫我去煮粥的时候,看起来好多了,会不会是睡着以后,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出现了假死状态?

    有这个可能吗?会有吗?我在心里一直追问着自己,脚步却是慢了下来,直到自己停了下来。我转身看看那间木屋,想着五婆对我说过的那些话,心酸的感觉又浮了上来,最终,我调转回头,还是向那间木屋走了去。

    我走得很慢,短短一百多米我至少走了十分钟,我小心翼翼地踏过那些杂草和碎石,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当我走到木屋门口的时候,那炊烟看起来更加明显起来,这时我才发现,木屋的门微微地虚掩着,而我走的时候,是关好了的,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一股米饭的香味来……

    这味道,就像是我们四川农村爱做的一种箜饭,也可以叫做焖饭。具体做法就是先将大米用大锅煮成六成熟,滤去米汤,然后锅里放入少许油,放切成小段的四季豆和腊肉,放盐、花椒面,炒一会儿加入米饭,盖上锅盖小火焖着,等有香味飘出来的时候就好了!

    好了以后有微微的锅巴,拌匀了米饭和食材,那米饭和蜡肉四季豆的味道合二为一,香得很!而且食材可以任意变化,这个一直都是我的最爱之一……

    可这味道,为什么出现在了这里?我悄悄地透过糊了纸的厨房小门往里面看去,一个身影赫然出现,影影绰绰看不真切!里面真的有人!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把东西轻轻地放在门口,单单留下了那根拐杖,我紧拽着它,轻轻推开了屋门,虽然我动作很轻,但仍然传来了吱呀一声响!

    这让我紧张起来!我站在那儿,半天没动,生怕里面出来个什么东西!好一会儿,看着没啥动静,我才稳定心神,从那条可容一人通过的门缝挤了进去!

    厨房的门掩了一半,那香味却越来越浓,整个屋子里,全是四季豆腊肉箜饭的味道!可这时候,我连闻一口的勇气都没有!我站在厨房门口,心跳得很快,似乎要钻出胸膛,跑了出来!

    透过厨房门缝,阵阵烟雾中,隐隐约约地浮现出来一个人影来,那人在灶间忙前忙后,一刻不停!我偷窥了好一阵子,那人却丝毫没有发现我……

    忽然,就一瞬间的功夫,烟雾中的那个影子忽然不见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仔细看了一个来回,真的不见了!香味依然,烟雾依然,可那是身影却凭平消失了!

    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厉害!我拽着厨房门的把手,猛地一下拉开了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