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寻找胭脂

第十五章 客车奇遇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我家的窗户,那个影子真的已经不在了,许是自己看错了?我发动了车子,离开了南林湾。

    清晨的阳光已经很灿烂了,天空碧蓝如洗,连一丝云朵也没有,这样的天气,怎么可能暴雨?我暗笑地摇摇头,天气预报素来不准,前几天也说下雨,我包里天天背着雨伞,可是一滴雨也没下过……

    我绕了一圈,先去了湘琴宿舍,给她提了半箱猕猴桃,料想她喜欢这种维生素c丰富的水果,可是送去的时候着实有些尴尬,因为我远远地看见孟医生了,他蹲在地上,执意要背湘琴,湘琴却打死不从,脸上有生气,似乎还有害羞,正是早晨上班的时间,来来往往的医院的人还挺多的……这还真是好尴尬啊……

    我看着他们,忽然觉得不想过去了,于是我把东西放在了门岗处,开着车匆匆离开了五医院。

    南江市的长途客运站才刚刚整修好,还带着一股子石灰的味道,我一直对这味道过敏,所以我尽量屏住了呼吸,这里和火车站一样,永远的熙熙攘攘,形色匆匆,大包小包的行人,招揽生意的面包车司机,川流不息的车辆……

    南江客运站的停车场也许是整个市区最便宜的停车场了,停车五元,增加一天加五元,所以车位永远紧俏,我等了半小时才等到一个空位,赶紧停了过去。

    昨天公司下发了一个文件,下月初领的工资也是最后一月的工资了,工作一年以上的老员工,按年限可以得到一笔数目不等的散伙费,这也算好消息,因为昨晚我收拾东西时,悲催地发现,我的卡里只有一万多元了,下月的房贷车贷信用卡,唉……

    我拿了后备箱的东西,去了售票大厅,排队的人多得很,我懒得去挤,在自动售票机上买了一张十点十五的车票,算了算时间,估计三点过就到春城了。

    刚刚买好车票就看见电子显示屏里说十点十五的票全部售空了,下一班又要多等一个小时了,我这运气还真是好到爆啊!

    十分钟后,我已经上了南江到春城的客车,车上已经坐满了人,我在最后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窗边过来的第二个,窗边却还没人,我刚刚坐下就看到了祁然的消息,问我出发了吗?几点到春城。

    “刚刚上车,大概下午三点。”我回了过去。

    “陈斌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现在往市第三精神病院赶,下午我来车站

    接你。”他很快回了消息。

    我放下手机,陈斌的结果出来了吗?这精神疾病的检测实在也太慢了,心急最后的结果,也只有等待了……

    “美女,请让一让,我是里面的那个位置。”一个清亮好听的男声响了起来。

    我抬头看看他,面前站着一个很年轻的一个男孩,打扮得很潮,长得很像吴亦凡,他背着一个双肩包,酷酷的一张脸。

    我起身准备让他进去,刚刚站起来,他挥挥手:“不用,你坐进去吧,靠窗边风景好!”

    这男孩,倒挺有趣的,我笑了笑坐到了窗边,他取下包包,坐在我原来的位置上。

    汽车开动起来,缓缓驶出客运站,我拿出耳机,自顾自听起歌来,手机里全是缓慢抒情的音乐,听得我昏昏欲睡……

    忽然,一个猛烈的大拐弯把我惊醒,我的头砰地一下撞到了前面座椅上!不过我还算好的,坐中间那个大婶差一点就飞了出去,若非那小帅哥把她拽住,她早就摔在了地上!

    整个车里全都是抱怨和骂骂咧咧的声音,那司机是个憨厚的中年大汉,他急忙回过头来:“不好意思了!前面有只死猫,差点就压到了!请大家坐好。”

    我望窗外看去,我们的车和地上那只猫堪堪错过,那猫不知道被碾压过几次,红红白白的骨肉和已经变黑的血混在一起,模糊不清!怪异的是,脑袋和毛皮却好好的,那黄色的眼珠却死死盯着我们,一动不动……

    我胃里一股恶心之感涌了上来!这一瞬间,蓝衣老太出现在了我的脑海,同样的血肉模糊……

    我急忙收回了视线,打开水急急地喝了一大口!

    “遇到死猫挺不吉利的,而且还是只黑猫。”那个男孩忽然低声说。

    “是啊,还好避过了……”我盖好矿泉水瓶盖。

    那男孩耸耸肩膀:“也许吧!”

    他这话好生奇怪,我转头奇怪地看看他,他的睫毛很长,微微晃动着。

    “马上要下大雨了”他继续说。

    我扭头看看窗外,才发现天阴沉了下来,狂风呼呼乱吹,漆黑的乌云翻滚过来压着天际,让人格外压抑!

    天气预报总算对了一回,早上还艳阳高照,现在却即将倾盆大雨……

    我们此时已经出了城,行进在高速的路上,一眼望去,前方一辆车都没有,荒凉得很!

    那男孩挪挪脚,换了个坐姿,我看了他一眼,终于知道他怎么不坐窗边了,一米八的个子,腿太长,放不下……

    我暗自觉得好笑,高个子的世界也是苦恼啊!不像我,160的个子那么好生存。

    我正想着,一个巨大的炸雷伴随着一道尖锐的明晃晃的闪电轰地响了起来,这响声似乎要炸破天际一般,前面的一个婴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紧接着又是接连不断地几声响雷,雨却迟迟没有落下,天黑得吓人,几乎就像夜晚,汽车行进的速度慢了很多。

    透过车窗看着树叶和和垃圾打着卷,在风中飞来飞去,盘旋不止。偶尔落到车窗上又飞快地掉了下去,狂风呼呼地从司机前面的车窗灌进来,吹落了前面搭着的一块抹布,司机砰地一声关上了门窗。

    我旁边那男孩也放下了手里的手机,似乎是想和我聊些什么。果然,他开口了:“我们应该不能准点到春城了。”

    “为什么?也许雨不会下呢?”我仰头看他。

    他神秘地笑笑:“要不要打赌了,你输了请我吃饭,我输了请你吃饭。”

    我不置可否地笑笑。

    “看你的年纪像是还在读大学吧,你应该比我小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星河,你呢?”他挑了挑眉毛。

    在有点昏暗的车厢里,坐在最后一排的我们低低了聊了起来。他比我小三岁,家在春城,去南江找几个同学玩了几天,这才回去,据说是家里开了个小百货店,平时就给父母帮忙呢。我瞥了一眼他手里的手机,可是新出的苹果7。可见他父母还真挺宠他的。

    他得知我比他大三岁还挺意外的,我调侃着让他叫姐姐,他还真撒娇地喊起来了,这酷酷的外表下这颗卖萌的心,也是搞笑死了……

    瞎扯了几句,感觉在车上的时光,快了很多。

    长途客车不紧不慢地在高速上开着,眼看都12点了,却还没到第一个服务区,窗外的雨却噼里啪啦地下了起来,才开始不紧不慢的,渐渐地却变成了狂风暴雨,雨水如同泼水一般往下灌着,窗外一下子就看不见了,无数水流涮涮地往下流动,车顶尽是被雨水敲打的声音。

    苏星河旁边的大婶频频抱怨着,说今年天气太奇怪了,就像天漏了似的,时不时来场大暴雨,都要成灾了。

    客车司机再一次擦了玻璃上的雾气,大声对大家说:“这么大的雨没法走了,马上到服务区了,先去那里休息一下,等雨小点再走!”

    前排一个黑黑胖胖的年轻人怒气匆匆地说:“这雨一直下未必就不走了?老子还要赶去春城有事情呢!”

    那司机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你不要命我们还要命呢,这么大的雨,路都看不见,你要走自己走去!”

    那黑胖子一下子蹭了起来:“你让开,我来开!”坐他旁边的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瘦瘦的女人一下子拉住了他:“就休息一会儿,耽误不了什么事了,本来也到中午了!别发火了别发火了……”

    苏星河旁边的大婶也说话了:“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听司机的才是对的。”大家都点头称是。

    那黑胖子才重重了坐了下来,看起来还是满肚子火气。

    客车很快行驶到了服务区,里面已经停了好多辆车,司机找了一个位置停了下来,我们大家纷纷打着伞下了车,雨太大了,还是被淋了一身的雨!

    下了车才发现,地上散落些好些细小的冰雹,真是危险极了!还好我们及时来到了服务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服务区的走廊里都已经被飘来的雨水淋得湿透了,我们一群人鱼贯而入,进了餐厅。

    餐厅里四处坐着稀稀拉拉的客人,饭菜的香味飘了出来,我们来得还算早的,大家都跑过去买盒饭了,我却觉得冷得要死!早上出门时大太阳,我就穿了一件雪纺上衣和黑色短裤,脚上就一双网眼的短靴,那雨水已经顺着网眼流进了脚里,风一吹冷得不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