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奇术之王

562章 天坑之战(2)

    “其实,我不必向你解释来龙去脉,你只要做一件事,就是劝他跟我合作。劝成了,你们一起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劝不成,一起死,明年今日就是你们的祭日。”大人物告诉我。

    我手上的绳索被解开,黑衣人立刻后退,十几支*仍旧对着我。

    “这就是你们日本人的待客之道?”我苦笑着问。

    “这里没有主客之分,只有合作伙伴关系。过得了门槛,我们才能合作。”大人物说。

    他跟我一样,同为阶下囚,但言辞咄咄逼人,充分暴露了丑陋的政客嘴脸。

    我不再说什么,缓缓地踱向木桩上绑着的囚徒。

    对方裸露的胸口微微起伏,已经奄奄一息,浑身上下,布满了各种走向、各种模样、深浅不一、长短不同的伤痕。

    打手们很有分寸,出手恰到好处,既重创囚徒,又不会伤及致命要害。

    我双手托住囚徒的下巴,把他的头抬起来。

    囚徒*了一声,随即吐出一句:“我不……知道。”

    “还想不想活下去?”我问。

    “想。”囚徒回答。

    “跟他们合作吧,不合作,只会死。”我劝他。

    “他们问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要我出卖……出卖主人……的行踪,我真的不知道。先生,帮我告诉他们,我们只是仆人,主人去哪里,不会告诉我们。如果想找主人,可以等……等主人回来……”囚徒的声音渐渐恢复了正常。

    逼供者想要口供,就不敢伤了囚徒的大脑和语言系统。

    “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可现在没人愿意听实话。大家要的,只是结果。你不给出结果,他们就要结果你了。”我无奈地说。

    任何一种刑讯逼供都是犯罪,尤其是将囚徒屈打成招这件事,更是罪大恶极。

    “主人会来救我,忍术联盟在他眼里,只不过是苍蝇和老鼠。”囚徒说。

    不知想到了什么,囚徒忽然艰难地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我问。

    “主人说过,富士山将来都会是我们的,如果我死在这里,就等于是用自己的鲜血浇灌土地,用骨肉滋养土壤,后代们在这里扎根立足,就会时刻铭记我的名字……哈哈哈哈……”囚徒哈哈大笑起来。

    我无意评价囚徒的想法,他想当烈士,没人拦着,只要他觉着死得其所就好了。

    此刻,我有种强烈的预感,平台上的人全都是诱饵,真正的幕后力量已经埋伏在山口四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敞口布袋,只等目标入瓮。

    我向对面看,褐色的山崖上长满了灰黑色的低矮灌木。灌木丛中,隐隐约约有穿着紧身衣的忍者影子晃动。

    “你的主人来,正中敌人的圈套。”我说。

    “他从不畏惧圈套,这种场合,他最乐意看到。你要是想看热闹,就退到一边去,好好看着。”囚徒说。

    我只想知道真相,不想看毫无意义的江湖厮杀。

    “喂,让他交待,他的主人到底在哪里?”大人物在我身后吆喝。

    我不想充当帮凶,垂手撤退。

    “喂,你没听见吗?问他,快问他!”大人物图穷匕见,从后面冲过来,用左肩扛住我的身体。

    “你这么急着见他主人,他主人来了,你一定第一个死。”我说。

    既然对方出卖我在先,我也不必再顾及礼貌问题了。

    “只要他来,今天就要变成死尸!”小和尚坚决地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到了最后,日光西斜,天坑里黯淡下来。

    “我们回去吧,今天大概不会来了。”大人物说。

    他的态度已经转变,与小和尚的地位完全掉转,对小和尚低声下气,只看对方脸色行事。

    “你说过,抓了他的左膀右臂,他就会出现。九大家族的人也信了你的话,已经在天坑左右埋伏了三昼夜。你轻描淡写一句‘不会来了’就完事?不行,他没出现之前,这次行动就不能结束。”小和尚斩钉截铁地说。

    他的左掌已经简单包扎过,不再流血,只剩下指头缝里的斑斑血迹。

    我靠右侧站,稍稍离开黑衣人几步,极力调整呼吸,借助于第六感的力量,让自己能看得更远、听得更准。

    首先,我感觉到的并非敌人来临,而是天坑内部的凶险埋伏。

    大人物说有“忍术联盟九大家族”,此刻正有成群结队的矮小忍者藏身于石缝中、灌木后、阴影里,各自握着奇形怪状的武器,背着各种叫不出名来的工具,只等正主出现。

    忍者的命不值钱,在古代日本,忍者只能依附于大名和武士,为主子效力。他们与主子的关系并非中国古代四君子与家中门客那样,恰恰相反,他们至多不过是主子家里的看家狗,为了一日三餐而奋不顾身。

    “这一战,任何人来了,只怕都会被忍者们拖下深渊,不得超生。”我暗自感叹。

    忍者的职责是暗杀,其随身携带的武器都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带来的。最可怕的是,他们面对强敌,宁愿全员战死,也不会畏惧后退,犹如最令探险家们头疼的沙漠胡狼、非洲土狼、美洲豺狗一样,战斗到最后一颗牙、一根爪子、一口气。

    “不知道唐晚是否也遭受了这样的‘待遇’?”我暗自头疼。

    黄昏来临,暮色四合,天坑里已经十步内看不清五官轮廓了。

    没有人开灯,也没有人提议离去,所有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呜哇、呜哇”,有几只体型硕大的乌鸦飞近,绕着平台打转。

    乌鸦极具灵性,当它们预感到哪里将有腐尸的时候,就在哪里出现,等着啄食进餐。

    战斗一起,这平台上的所有人大概就所剩无几了。

    呼的一声,对面山崖顶上突然燃起了大火,火势来得极猛,转眼间火苗就腾起七八米高,并迅猛地向两侧蔓延出去,照亮了半边天空。

    “来了,来了。”黑衣人叫嚷起来。

    我缓步后退,远离平台边缘。

    那火越烧越旺,渐渐向天坑内蔓延。很快,一部分忍者被殃及,离开灌木丛向下退却,避开烈火。

    这种情况下,敌人居高临下,只要将天坑周遭全都点燃,坑内的所有人将无一生还。

    大人物与小和尚企图守株待兔,诱敌上钩,却不料中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圈套,被敌人从后面掩杀上来,面临葬身火海的窘境。

    “向下面去!”大人物叫着,指向平台下面。

    富士山的构造十分特殊,天坑之下,如同一个坍塌一半的大烟囱。下到最底,的确可以暂时避开烈火,但敌人既然采取火攻,自然会有后续攻击手段。

    黑衣人惊慌失措,立刻拥着小和尚由平台西面的小径向下撤退。

    火势越来越大,果然将天坑周遭全都点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圈,阻断了所有的求生之路。

    平台上的人全都离去,我大步向前,把那囚徒从木桩上解下来。

    “那些都是我们的人!”他欣喜地向上望着。

    我摇头苦笑:“他们是来救你的还是来杀你的?火海连天,咱们都逃不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不能速战速决的话,大人物的援兵马上就到。”

    既然富士山是日本政府提供的奇术师修行之地,附近百公里内定有大批特种部队,以应付各种突发事件。那些精兵强将赶到的话,谁胜谁败,仍旧是未知数。

    囚徒对我的话毫不理睬,径直到了平台边缘,向下俯瞰。

    遭遇溃败的忍者们很快就二次集结,在平台下方三十米处形成一道环形防线,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反击。

    我看不见大人物,但正西位置忍者排列极密,应该就是为了保护他而刻意安排的铁桶阵型。

    “灭了他们,九大家族的忍者就一网打尽了。”囚徒说。

    这种局面,让我想到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赤壁之战。

    那场以少胜多的旷世大战奠定了“三国鼎立”的经典局面,也是以火攻开局,待敌人溃败后中途反复劫杀,最终令枭雄曹操只带数百人狼狈遁逃。

    “火攻……敌人退入凹地,自然会连接水攻。”我看清了这一点。

    水火无情,上下交加,只怕大人物就要溺毙于此。至于所谓的“忍术联盟九大家族”,既未谋面,又非熟识,自然就跟我无关了。在中国人的价值观里,日本内讧,倾轧厮杀,吾辈只会拍手称快,乐得隔岸观火。

    “走吧,你伤得很重,再次投入战斗,很不明智。”我劝诫对方。

    在不明白其真实身份的情况下,我也只能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发表言论,而不能过度地偏袒任何一方。

    大人物与小和尚是个很微妙的组合,类似于“老臣辅佐幼主”的经典搭配。

    放眼当今天下,国与国之间、江湖势力与江湖势力之间,都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如果日本皇室内讧、人丁凋零,然后导致国力衰退、国运败落,这对大陆而言是天大的好事,等于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上之选。

    所以,我看破但不说破,任由事态持续发酵。

    大人物是个江湖公认的奇才,他掌权之后,日本的经济、外交、军事、国际形象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小泉无能时代”的另一极。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周边小国的君主再也不能高枕无忧,转而通过持有核弹、*防御系统而加强本国战力,以防二战祸事重演。

    “你是个好人,我下去,如果我们的领袖到了,你就告诉他,我将与日本当代大人物同归于尽,以求青史留名,哈哈哈哈……”囚徒仰天大笑,突然纵身跃下平台,身体屈曲,灵如猿猴,落下时脚尖在半块凸起的石梁尖端一点,卸力翻滚,隐入灌木丛中。

    “贪功者死。”我不禁摇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