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二十八章 登陆

    望川岛和穹庐神岛之间相隔千里,像这样负责在暗中观察的黑衣人可不止一个,可是就算他们是一个一个地接力,仍然无法跟上粉色鱼形船。

    要是有那个黑衣人敢接近粉色鱼形船,他的船就会突然被一群可怕的龙鱼攻击,不到倾刻好好的一只小船就会化为一堆在海面漂浮的残骸,而船上的黑衣人却不知所踪。

    而在海域的彼岸,一座森严的大型建筑物里,一个白袍老者凝望着浩瀚的大海,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气愤地自言自语:

    “没想到史铭失败了,现在连那个海盗首领鲁库也失败了!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这回我们真是损失惨重了……”

    这个白袍老者身形短小精悍,虽然头发和须眉都花白了,但是却没有那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反而瘦得有些尖酸刻薄。他的眼神就像夜里的猫头鹰那么锐利。

    这个人正是天宝阁的林天佑长老。现在他独揽了整个天宝阁的实权。

    林天佑旁边站着一个灰袍老者。

    灰袍老者的头发还没有白,只是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他的身形也比林天佑高大健壮得多。

    看到林天佑如此生气,灰袍老者便道:“林长老,斩草要除根。待那个姓云的船一靠岸,我就亲自带人把他解决了,绝对不会让他影响到本次的拍卖会。”

    林天佑叹息一声道:“伍力夫,你亲自出马,那姓云的自然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刚才在海域上由海盗出手还好,就算那些人发生什么事,都跟我们无关,毕竟那片海域跟这里相隔千里。要是等到他们到岸了再下手,就会落下把柄,为世人所耻笑,说我们天宝阁跟海盗没两样,放着正经生意不做去这些不见得光的事,到时候天宝阁的声誉将毁于一旦,就没有人敢跟我们做生意,我们的财政问题将会雪上加霜。”

    名叫伍力夫的灰袍老者阴险地笑道:“林长老,你放心。我自然不会那么傻砸自己的招牌。我会做得很隐蔽,让他们看起来就像自相残杀。”

    林天佑又变出一道玉简,把里面记录的影像放出来。

    虚空之中,出现了一段在粉色鱼形船里面情况的投影。这个片断刚好是丹神宗少主李无渊想赠送云河玉简,而云河拿出自己的供奉令牌宛然拒绝时的情景。

    原来是被云河救上船的其中一个人偷偷录下,传给林天佑的。

    天宝阁耳目众多,船上人多口杂,天宝阁想派一个人混进去也并非难事。

    只是这个卧底其实早就被云河看穿了,他不动声色,故意让他把信息发回去,也只不过为了引蛇出洞而已!

    林天佑接着道:“云河的背后是丹神宗,就算他陨落在穹庐神岛是因此私自跟他人打斗,我们作为拍卖会的举办方也会难辞其咎,恐怕会不好交代。”

    灰炮老者阴险地笑了笑,指着影像之中,那个洋洋得意,年少气盛的丹神宗少主李无渊道:

    “如果云河是因为跟丹神宗少主不和打起来,丹神宗少主一不小心误杀云河呢?这样丹神宗能怪谁?杀了他们的少主为一个供奉报仇不成?到时候,丹神宗只会哑口吃黄连,有苦自己知。再说,要是丹神宗不听话,我们就断了给他们的供货和售货渠道,然后再把丹神宗端了!”

    林天佑听了,这才宽心一笑:“不愧是我们天宝阁的总店长,克敌制胜的手段特别多。行,就依你的去办!”

    原来这个叫做伍力夫的老者是总店长。

    总店长,其地位就仅次于长老之下,负责统管全世界各地所有分店。

    林天佑顿了一下又继续问:“对了,听说最近你又在研制新的灵丹,不知道进展如何?”

    “没错,我在炼制真心丹。不是我吹嘘,这灵丹一旦炼成,只需要服下一粒,就算是归空境九重的高手都难敌它的威力!到时候还怕竹雅畅和钱乐那两个家伙不开口吗?”伍力夫一脸婉惜地说:

    “只可惜我还差一味重要的药引,需要用一只修为不下于归空境一重的黄金圆蛛。本来我差点就弄到手了,没想到被它溜走了!有修为的黄金圆蜘,可是千载难逢……”

    林天佑捋了捋白须,笑着道:“伍力夫,要是此次你能为我办妥此事,我保证帮你想办法把那黄金圆蜘寻来。”

    伍力夫听了,高兴地说:“林长老放心,力夫一定不负所托,把任务完成。”

    两个各怀鬼胎的老者面朝大海,笑得很阴险。

    在大海的另一端,粉色鱼形船上的乘客犹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惊魂未定的疲倦之中,全然不知道那座穹庐神岛是龙潭虎窟,又有新一轮的危险在等着他们。

    一天之后,粉色鱼形船到岸了。

    这足足比正常客船的航海速度快了整整九天。

    这还是云河故意放慢速度的缘故,否则他一个意念之间带着这一百人瞬移到千里之外还不是雕虫小技?

    岸上早就站了两排迎宾的仆人,有男有女。女的都穿着一模一样的杏花红衣,身姿婀娜,脸貌姣好;男的则穿水蓝色衫,身材精壮,相貌清秀。

    虽然这些仆人不是绝色之容,但是这样成排结群地站在一起,倒是十分养眼。

    当然,这些只是迎宾的礼仪队而已,除此之外,还有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士卫。这些士卫都穿着银色铠甲,威风凛凛。

    为首的一个灰袍老者在一群绿色长衫的人簇拥之下站在泊位不远的地方等待着。

    这个灰袍老者身形高大,神态道貌岸然,眼神甚至有些高傲。

    由这群人对待灰袍老者的态度看来,灰袍老者的地位似乎并不低。

    云河扫了这个灰袍老者一眼,已经心中有数。

    那群海盗的记忆他全部读取了,自然知道这个灰袍老者是谁。

    不就是天宝阁总店长伍力夫吗?

    云河装作不认识伍力夫,带领着众人下了船后,手袖轻轻一挥,就干净利落地把一艘三十丈的巨型粉色鱼形船收进九重神殿。

    他右手食指所戴的蓝宝石空间戒指在阳光下夺目地闪闪发光。

    旁边看到,还以为云河是将粉色鱼形船收进空间戒指里呢!

    伍力夫眼睛一亮,一眼就看出这枚空间戒指是个好东西。

    空间戒指,一般是用来储物用的,空间极有限,小的空间戒指也就只有几立方米,大的空间戒指也就几十方米。

    像能一口气装下一艘三十丈的巨船的空间戒指是少之又少的。

    看来云河并不是泛泛之辈啊!望川岛分店和总阁派出去的杀手,基本上有去无回,而鲁库那群海盗居然还被全灭。

    不对!云河看起来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半点修为都没有,何以有如此神通?

    难道他身上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伍力夫不由得警惕的目光瞟了云河一眼,顿时激动不已!

    你猜他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以他的修为,自然是看不出云河是神仙,只是云河肩膀上蹲着的那只黄金小蜘蛛吸引了他的目光。

    黄金圆蛛正是炼制真心丹所必需的药引!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只可惜这只黄金圆蛛还只是一只幼体,而且还没有进化为虫妖,身上没有灵气波动,否则那真心丹的效果一定会翻了百倍不止。

    之前被他打伤逃掉的那只黄金圆蛛不但是成虫,还达到归空境一重,是最佳的药引。

    黄金圆蛛,实乃可遇不可求,虽然这只太小了一点,聊胜于无吧!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待成功捕捉后,可暂养起来,用灵丹饲喂,待它突破至归空境再入药……

    伍力夫在心里思忖着。

    他又一次猜错了!那只小蜘蛛可不是普通的虫子,已经是一只渡过神劫的神蛛了。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才伪装成没修为。

    说得难听一点,就算整个天宝阁的人一起动手,都打不过这只小小的蜘蛛。

    伍力夫贪婪的目光只是转瞬即逝,他很快就把这种目光收敛起来,佯作成貌貌岸然的样子。

    伍力夫的这点动静哪里能逃得过云河的耳目,他只是不动声色,静观其变。

    蜘蛛妖苍连却不淡定了,它气愤地在云河耳边道:

    “主人,就是这个家伙打伤了我的母亲!这个人一向嗜好用妖兽炼制灵丹,还残酷地将妖兽活生生炼制而死,是我们妖族的公敌!”

    “有这种事?”云河惊讶不已。

    人族和妖族不是在五十年之前就彻底化解了隔阂,两族平等了吗?以烈帝、火狼王和同天王为首,人族和妖族的国度之间也开始了贸易往来,为什么一向中立的天宝阁却还要悄悄地猎杀妖兽?

    “主人,千真万确。我是不会认错人的。”苍连恨恨地说:“主人,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为我母亲报仇!”

    “这个人既然滥杀无辜,那就一定要阻止他,惩罚他。不过你忍耐一下,我还有两个朋友在他们手中,而且我这次来拍卖会是想得到一样重要的东西。我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云河道。

    云河所说的重要东西,就是拍卖清单当中的那颗不起眼的种子。

    那种子,至少是界王神级别的东西。

    “好,我听主人的。”苍连抑住怒火答应下来。

    伍力夫亮了亮桑子,开始慷慨激昂地致辞:“各位重要的贵宾,你们好!我是天宝阁的总店长伍力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