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十六章 圣者的对话

    见钱小信都猜出来了,云河也不打算演下去了,他道:“没错,我跟钱乐的确是朋友。我出了一趟远门,回来时发现钱乐失踪了,便一直追查到望川岛,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

    “果然……”钱小信长叹一声,黯然地说出来自己的遭遇:

    “父亲已经失踪了二十载。那时候我们还是小孩,又跟他分隔两地,我们除了知道他是天宝阁青桐分店的一个店长,就什么都不知道。”

    钱小信难过地继续说:“直到母亲因病去逝,我们葬了母亲之后想去投靠父亲,方知道青桐郡早就化为废墟,而父亲也不知所踪。”

    其实这些事情不用钱小信说,云河已经从钱小珊的记忆中看到了。

    钱小信继续说:

    “我和姐姐四处打探父亲的消息。有人说,父亲因为窃走了天宝阁的秘术被幽禁在穹庐神岛。于是我跟姐姐便想方设法骈穹庐神岛救人……”

    “所以你们才想打劫我的黄金会员卡?”云河明知故问。

    他就想知道,钱小信会在自己面前是否坦诚。

    “是的,因为葬了母亲之后,我们身上剩下的钱已经不多了,无法成为天宝阁的会员,然而要想去穹庐神岛,必须有黄金会员卡。我们救人心切,便对云公子你动了歪主意。”钱小信老实地承认了。

    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云河面前,双眼通红地说:“云公子,我再一次为白天的事情向你道歉。我知道是强人所难,但是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请云公子救一救我们的父亲吧!”

    钱小信的身躯还在微微发着颤。

    他觉得即使姐姐成功打劫到一张黄金会员卡,即使成功潜入穹庐神岛,拯救父亲仍是机会渺茫啊!且不说天宝阁高手如云,光是他们所炼制出来的法宝以及布置的阵法,自己和姐姐就没有化解的本事。

    云河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他也在赌一把!

    万一云河并不是父亲的朋友,而是天宝阁的人,自己跟姐姐就必死无疑了……

    看到钱小信紧张成这样,云河就知道,这些年这两姐弟流落在外,无依无靠,一定会吃尽苦头。

    钱小珊这丫头刁蛮刻薄也是被生活迫出来的。

    当你失去所有依靠,身边还有一个年幼的老弟需要保护时,你只能自己坚强起来。

    云河温柔地拍了拍钱小信的肩膀,安慰他:“小信子,你放心好了。我跟你父亲说起来,算是忘年之交吧!这次我正是为你父亲的事而来。你父亲是一个好人,我相信他不会背叛天宝阁。”

    听到云河这样说,钱小信感激得热泪凝眶:“谢谢云公子!只要云公子能把我父亲救出来,小信愿意一辈子给云公子当奴仆!”

    钱小信拼命向云河磕头。

    他这算是为了救父亲,心甘情愿认云河为主人了。

    云河心里暗暗点头,这钱小信不但憨厚老实,还很有孝心。

    云河是有些喜欢这个小信子了。

    他伸手一探,用一道无形的神力将钱小信托起来,不再让他跪了。

    “小信子,白天跟你们说的话都是开玩笑的,我根本没打算拿你们当仆人,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还有,借给你们的法宝我也没打算收回来,就当是送给你们的见面礼。”云河豁淡地笑着。

    钱小信听了,居然哭得更厉害了。

    “你哭什么啊?”云河不明白了,也就一件护身的法宝,用得着感动成这样吗?

    要是换作钱小珊这丫头,估计会说,送出去的东西你还好意思收回来?小气!姐绝对不会还。

    钱小信一边哭,一边笑着道:“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云公子就是对我们姐弟俩最好的人了……”

    父亲被扣上背叛天宝阁的罪名,众叛亲离,从前跟父亲称兄道弟的人都渐渐疏远,即使是他们的母亲病危,也没有人来送上微薄的关怀。两姐弟流离失所,无依无靠……

    钱小信见惯了人情的冷暖,而云河却以德报怨,雪中送炭,这在他心灵上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云河自出生以来就因为天生异相被赫连皇族排斥欺凌,离家出走流落凡间还被人追杀,这段不幸的童年经历让他在钱小信身上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不由得对钱小信又多了几分怜爱。

    “小信子,别哭得像个孩子。放心,一切都会过去的,有我罩着,以后没人敢再欺负你们了。”云河抚了抚钱小信的脑袋,温柔地安慰他。

    “云公子,其实我也不小了,你别把我当小孩。”钱小信拼命把眼泪擦掉。

    身为一个仆人,在主人面前哭得这样成何体统。

    “呵呵,你父亲也只不过比我年长几岁,论辈份你跟那小珊丫头都得喊我一声云叔叔。”云河笑道。

    云叔叔?

    钱小信的表情变得相当怪异,这声云叔叔怎么都喊不出口。

    按年龄,钱乐今年都八十耄耋之年了。

    大概在五十年之前,也就是钱乐三十岁左右的时候突破至归空境,增加了一甲子的寿元,他的容貌便一直保持着年轻,直到在二十载之前遇到钱小信他们的母亲。

    要是云河只比钱乐少几岁,那云河岂不是已经七十古来稀了?

    “云公子看起来跟我的年纪差不多,就算因为达以归空境青春长驻,最多也就是三十多岁吧?”钱小信好奇地说。

    他是觉得一个人生来再怎么资质逆天,十几岁就突破至归空境已经是极限了吧?然后父亲是二十载之前失踪的,云河最多就是在父亲失踪之前认识父亲,这样算起来,云河顶多就是三十多岁。

    而且,即使是归空境,也只能延迟六十年左右的青春。

    要是云河十几岁就是归空境,那么他年轻的容貌最多也就是维持到七十多岁就会开始再次遵守自然规律而老去。

    云河也懒得跟钱小信解释了。

    总不能说,自己穿越到中天五十年,然后又在扭曲的四重天渡过了二十载?又经常在希希女神的空间里享受着一百倍的时光加速?

    “小信子,别瞎想了,让你喊叔叔我还真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如果真的按活的岁数,我可以当你的爷爷的爷爷了!”

    云河又是轻轻拍了拍钱小信的肩膀道:“不早了,快回去休息吧!”

    “好的,云公子,唐姑娘,那我也不打扰了。”钱小信高兴之余又诚惶诚恐的。

    他还是觉得喊云河为“云公子”顺溜些。

    钱小信一走,云河就笑着对唐紫希道:“希希,你看这个小信子是不是人不错?”

    唐紫希就知道他的心思了:“你想收人啦?”

    “嗯!”云河笑道:“小信子的资质不错,要是钱乐同意的话,我想把他带九重神殿,只要悉心栽培,以后的成就不在颜少秦和慕雪逸之下。”

    幸好小丈夫的收人名单里没有钱小珊,不然唐紫希肯定会头痛。

    这一晚,暮日旅店并不平静。

    暮日旅店上空自成一个连神都无法察觉到的领域。而在这个领域里,悬浮着两个人。

    他们正是暮日旅店的伙计小望以及那位神秘莫测的掌柜——神秘男子。

    小望笑眯眯地对掌柜说:“圣尊大人,我看好小狐狸,他让我想起了从前的小魔星和小夜夜呢!”

    神秘男子的眼睛平静而深遂,他用淡漠的声音道:“我更看好唐紫希。云河虽然也不错,但他命中注定会有死劫,而唐紫希则让我看不透。除了问世圣祖之外,她是第二个让我看不透的人。”

    “呃,能让圣尊你看不透的人,不简单嘛!”小望笑了笑:“说不定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呐!”

    “噔噔噔……”

    突然,被称为圣尊的神秘男人里口袋传出一阵怪响。

    那是这个世界所没有的,很多种乐器交响奏鸣而成的声音。

    神秘男人竟然从口袋掏出一个长方形的超薄盒子,在上面用手指轻轻一划,凑到耳边,冷冷地道:“木星,找我什么事?”

    这个盒子竟然是一个手机!

    听到上司称呼来电的男人为“木星”之后,小望有些惊讶了,那不是小魔星吗?

    木星,绰号“小魔星”,是属于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那种人。

    此刻,从手机里传出一把冷冽的男人声音。

    这声音对小望来说无比熟悉,听上去魅力无穷,就是太冷酷了些,令人瞬间觉得到了极地阵阵刺骨的冰寒。

    “司南,你就不能换首音乐吗?吵死了!”木星在手机另一端埋怨。

    司南,也正是小望的上司,这位神秘男子的真名。

    司南道:“哼!木星,我真想不明白,你有成群多才多艺的兄弟,你的父亲也是棋琴书画,样样皆精,你怎么就没半点艺术细胞?跟你根本没法沟通。那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荡气回肠,充满了英雄气概。”

    “荡你个头!你的铃头吓到我家的宝宝了!”木星骂。

    小望汗了汗,心想:两位圣尊好不容易打个电话还要因为手机铃声吵架。

    “到底什么事?”司南问。

    “司南,我又当父亲了,小灵刚给我生了一对龙凤胎,为了照顾他们,我要请一百年假。东方星域你顺手帮我打理一下吧!”小魔星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仿佛这是理所当然似的。

    木星的声音很大,站在旁边的小望都听到了。

    “哈哈!恭喜木星圣尊!小灵姐就是厉害!”小望笑道。

    司南瞪了小望一眼,意思是说:闭嘴!

    小望立即捂住嘴巴不敢说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