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十五章 奇怪的旅店

    钱小珊心里又要吐槽了:自己跟老弟还不算是个正式仆人,最多只是临时工罢了。这个狐狸男果然是个败家啊!随随便便给临时工装备九重道器……

    既然这狐狸男富得漏油,那就不必跟他客气。再说,狐狸男的家底这么雄厚,说不定还是一些不义之财。

    不管了,白要白不要的。

    想到这里,钱小珊便堂而皇之地把短剑系在腰间,咯咯地笑道:“这可是你借我用的,你可不能反悔!”

    至于原先的配剑,她早就收进空间戒指里了。

    她心里在想:等到哪天合约期一满,就把这剑也带走。

    其实云河的九重神殿库存里,这样的道器有几亿件那么多,从中逃一件钱小珊合适用的有何难呢?

    他还有更厉害的化神器,神器没拿出来呢!

    怕的只是打草惊蛇。

    在凡间,除了赤炎国、火狼国和九狸国的这几个君王之外,就没有其他化神境修士。

    这姐弟俩拿着这两把剑足可以自保,在凡间横着走了。

    云河就是看在钱乐跟自己的友谊份上,才关照他们。

    把他们留在自己身边,不只是为了方便保护,还是为了引蛇出洞。

    既然天宝阁想抹杀钱乐的存在,那么云河偏偏要把钱乐的一对儿女带在身边。

    这样想铲草除根的自然会出现。

    再说,自己这些天以来,每到一个分店都打探钱乐的消息,想必已经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云河有预感,该来的人,很快就会来了。

    大战在即了……

    送宝物,自然是为了到了那个时候给他们防身之用。又不能明着直接送,只能费煞苦心地找这个借口了。

    云河要是真的需要拿仆人来充当门面,九重神殿随便找一个人出来都比他们厉害啦!

    至于拿走钱小珊的玉佩,就是让她断了偷偷逃走的念头。

    话说,小狐狸终于收了钱乐的一对儿女做临时仆人。

    “公子,请问你怎么称呼?”钱小信礼貌地问。

    “我叫做云河,我的妻子姓唐。”云河随和地说。

    “原来是云公子和唐姑娘,我会努力把工作做好的,以后请多多关照。”钱小信诚恳地道。

    与钱小信的憨厚直率不同,钱小珊却在心里却在吐槽:这“云河”,用的肯定是一个假名。

    因为以她对赤炎国的了解,这个国度可没有姓云的大家族。倒是奇怪!“云河”这名字为何听起来如此熟悉?

    钱小珊仿佛抓到了什么,却又想不出来。

    她悄悄瞟了云河一眼,看到云河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心里哼唧唧:哼!狐狸男,我一定会把你的秘密刨出来!

    云河和唐紫希在森林里转了一圈,除了那把蒙尘的宝剑就再没有任何发现。

    云河和唐紫希便决定先回望川岛镇上找个落脚点,明天再出海。

    钱小珊得到一把短剑,心情大好,得意洋洋地走在云河前面,美其名曰,身先士卒。

    而钱小信则有些自卑,老老实实的像只小狗似的跟在后面,像个小跟班。

    很快,云河就看中了一家旅店。

    这家旅店的名字很奇怪,叫做“暮日旅店”。

    招牌很简单,里面的装潢也很简单,却收拾得干净简雅,令人十分舒服。

    云河虽然生为皇族,却不喜欢穷侈极奢。这间暮日旅店正好合他的心意。

    钱小珊却失望极了!她还以为这个狐狸男会带她去望川岛最豪华的旅店呢!听说上档次的旅店还自带温泉这些高级享受,山珍海味就不在话下。

    眼前这店破旅店是什么鬼?

    “伙计,我们想住宿一晚,给我三间最好的房间。”云河道。

    伙计热情地迎上来,笑容满脸地道:“好的,这位公子,我们暮日旅店除了提供住宿还包三餐。公子如果不嫌弃本店简便可以点几个小菜试试。”

    “甚好,现在也是晚饭的时间了。”云河微微一笑。

    打量了这个伙计一眼,云河暗暗惊讶。

    这个伙计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一个青年,生得清秀白净,眼宇之间透着一股活泼开朗的精明。

    虽然看起来就像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一样,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须知道,云河已经拥有九重天神级别的实力了,能让云河看不透的,除非他拥有界王神级的实力!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望川岛是个龙鱼混杂之地,有世外高人卧虎藏龙于此并不奇怪!

    云河和唐紫希互视一眼。

    唐紫希的眼神之中同样充满了惊讶和疑问。

    看来希希女神也察觉到小望这个伙计的与众不同。

    “小哥,请问怎么称呼?”云河礼貌地问。

    伙计道:“我叫做小望,客人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找我。”

    小望?不过,自己浪迹天涯这么多年,为啥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

    可能是一个化名吧!

    很多高人喜欢隐姓埋名。

    “这位小哥,你是本地人吗?”云河随便问了一句。

    小望笑着回答:“呵呵,当然不是。我是随掌柜过来这边打工的。我们只会在望川岛停留一段时间。明天本店就会搬到其他地方了,你们是本店在望川岛接待的最后一批客人。”

    “原来这样,那我们真是有缘。”云河道。

    一个伙计都如此了得,那掌柜想必也不是普通人吧?

    云河望旅店里面望过去。

    结数的柜台里面,坐着一个长发男子。

    他的头发是浅棕色的,长长的披在肩后,只用一条简单的发绳随意束起来。

    看来这个长发男子就是暮日旅店的掌柜了。

    云河望过去的时候,长发男子正好也向着云河望过来,四眼对视。

    长发男子的眼睛明明很清澈,却有一种慑魂的感觉。

    云河突然觉得一阵心神恍惚,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自己的灵魂里。

    然而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只是一瞬间。

    他心里吃了一下!

    这个长发男子比伙计小望更加深不可测。

    刚才那一瞬间,很明显自己是被这个长发男子的气息所震慑了。

    他赶紧望了身边的唐紫希一眼,看到唐紫希仿佛什么事都没有,他才稍稍放心。

    看来长发男子对自己和唐紫希并没有恶意,只是自己好奇打量他,他才不经意望过而已。

    好厉害,只是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拥有震慑天神的威力。

    既来之,则安之。

    要是现在调头走,想必会惹起那位掌柜的不满。

    于是云河便在旅店的餐厅要了一个包间,随便点了几个菜,钱小珊又要失望了。

    什么炒土豆丝、地三鲜、生炒番薯叶、鱼头豆腐汤……

    这些也是这间旅店的招牌菜了。

    难道这纨绔公子吃惯了山珍海味也想体验一下平民的生活?

    只能是这样解释了。

    晚上,各人回到房间休息。

    云河和唐紫希合用一间房,钱小珊两姐弟一人一间。

    钱小珊累了一天,洗完澡之后就爬进帷幕里呼呼大睡,她即使睡着了仍紧紧地抱着云河送她的那把短剑呢!

    “不准你们伤我爹!我跟你们拼了……”

    钱小珊呓语。

    在梦中,她拿着这把剑,痛快地把欺负她父亲的坏人统统打跑了。

    而钱小信呢?

    他躺在凉席里翻来覆去想着今天在森林里遇到云河的事情怎么都睡不着。

    云河和唐紫希的房间。

    终于有机会独处了,但这次云河却一反常态,并没有急着跟唐紫希浪漫。

    但闻云河激动地对唐紫希说:“希希,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柜掌和伙计都是至少拥有界王神实力的世外高手?如果我们能得到他们帮助,对付圣天兽和圣皇就有希望了!”

    唐紫希则没有云河那么乐观:“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而且连是敌是友都还没搞清楚,这不好说吧?”

    “我有一个预感,他们都是好人!”云河自信地说:“像他们这种境界的人,弹指间整个世界的生灵都会灰飞烟灭了,如果他们是坏人,不用等到吞天兽和圣皇他们亲自来,他们只需要站在这里打一个响指,大家都消失了。”

    “你说的不无道理。只可惜他们明天就要搬走了。”唐紫希道。

    “没事,我会找机会跟他们谈一谈的,争取得到他们的相助。”云河道。

    “看来这才是你坚持住在这间旅店的真正原因呀!”唐紫希笑了。

    云河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云公子,打扰了,你休息了吗?”一个憨厚的声音在门外道。

    云河用神念感应了一下,瞬间知道是谁来了。

    “小信,进来吧!”云河道。

    进来的果然是钱小信。

    “小信子,有什么事?”云河悠闲地坐下来。

    钱小信结结巴巴地说:“云公子,我件事我一定要问你,否则我会寝食不安。”

    “你说。”云河道。

    钱小信便鼓着勇气道:“云公子,你是不是我们的父亲钱乐的朋友?”

    云河心里有些诧异,没想到小信子人看起来憨厚,倒是心水清,察颜观色的能力比起他的那位坑爹的姐姐要高明多了。

    “你为什么会这样问?”云河笑了笑。

    钱小信便回答:“以云公子的神通,想必麾下并不缺乏能人,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以我现在的能力,估计就算帮云公子挑水煮饭都不够资格。但是云公子不但不计较我们打劫你,还借给我们如此珍贵的宝物。这分明就是找个借口保护我们。我们孤立无援,众叛亲离,捉襟见肘,得罪的又是天宝阁这个超越国度的大势力,除了是父亲的生死至交,我还真想不出云公子为什么会如此袒护我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