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无尽时间

    无限的漆黑空间,只剩下植物巨人孤伶伶地飘荡在虚空,以及那只用来束缚它的蓝色长方形笼子。

    虽然云河并没有明说,但这就是一种无声的惩罚。

    让它在这片漆黑而死寂的空间冷静下来为前尘往事反思。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灵敏了,植物巨人觉主人对待自己有别于其他奴仆的疏远。但它并没有生气,反而很心虚很内疚。

    自从灵魂契约建立之后,植物巨人心中对云河的恨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崇敬和膜拜。对于云河的一切决定它都会心甘情愿地顺从,并认为理所当然。

    它依稀还记得,在一万年之前,曾经水剑、火妖与一个神秘面具人联手对付自己,当时水剑手中就是拿着一朵一模一样的紫莲。

    自己重创了面具人,又将水剑和火妖的灵魂击碎,他们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这段战史已经被他在中天抹去,从来没有人提起。知情的就只有那个面具人了。

    没想到主人是水剑的传人。

    难道主人已经遇到当年那个面具人,知道了一切?

    不过,就算主人不认识那个面具人,刚才自己敞开灵魂任由主人读取记忆,恐怕主人已经看到了当年自己用黑龙吞噬水剑的画面。

    自己杀了主人的师父,主人恐怕不会原谅自己的。

    难怪自己刚才那么努力卖萌,主人却完全不来电!原来两人之间早就结下了不可化解的仇怨。

    想到这里,植物巨人懊悔不已。

    它化为一座巨山,静静地屹立不动,一双红色的眼睛却盯着云河离去的方向,虔诚地为从前所犯地过错忏悔,也焦虑地盼望着主人有朝一日能原谅它,回来接它离开这个鬼地方。

    在时空扭曲的四重天,时间就如沙漠的流沙一样,枯燥而没有尽头。

    植物巨人等待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眨眼之间,十年过去了,一百年过去了,一千年过去了,一万年又过去了,它依然没有等到它的主人。

    不过它并没放弃,它依稀还记得主人在离开之前跟它说过的话,要它学会掌控古兰清藤的力量。

    只有这样,它才有资格出去跟主人并肩作战。

    于是,它继续默默地努力,时光依旧在飞逝……

    其实云河留了一缕神念在四重天观察植物巨人。

    对付植物巨人这种不死不灭的怪物,只能用无尽的时间来惩罚它。

    在四重天,哪怕时间过去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回到现实世界也只不过是一刻的功夫。

    因为四重天的时空是扭曲的。

    他感应到植物巨人内心深深的自责和内疚,感应到植物巨人有弃暗投明、悔过自新之心,感应到植物巨人静思了一万年,修心养性,已经一改以往的凶唳之气,心境变得平静如镜。

    在无尽漆黑的空间惩罚了植物巨人一万年,什么深仇大恨都报了,换成任何人,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待上几年就已经疯掉了吧?更何况,植物巨人已经彻底被渡化了呢!

    在心底,云河也放下了过去的仇怨,原谅了植物巨人。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放植物巨人出去的时候。

    正如植物巨人自己所认为的那样,它还没能掌控那股力量。

    话说,云河收服了植物巨人之后一刻也没敢歇息,马不停蹄地从九重神殿里回到现实世界。

    中天,城主府。

    当云河的身影重新出现在格斗场的一瞬间,唐紫希、赵英彦还有云衡都不约而同地围上来。

    “云河,你没事吧?你刚才去哪里儿?我们用通行玉简回去九重神殿找遍了都没看到你,我好担心!”唐紫希紧张地问。

    “主人,你伤得重不重?早知这样,我就不会让你去冒险……”赵英彦内疚地说。

    “殿下,那孟飞熊哪里去了?他竟然伤了你,我要扒了他的皮!”云衡则怒气冲冲。

    除了他们三个,紫雷神舰还下来了近两千的人,密密麻麻的把整个格斗场都站满了,而云河则被他们重重地包围在中间。

    除此,紫雷神舰上还有一千将士待命。

    看到云河回来的一瞬间,这几千都兴高采烈地欢呼:“太好了,主人回来啦!”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担忧和紧张。

    不难想象,如果自己再迟出来个片刻,大家就要开始哭了。

    这场面,真的够夸张了。

    云河心里还是很感动,觉得既温暖幸福,他知道大家关心自己才会这样。

    他心里有些内疚,刚才他为了降服植物巨人,在四重天里待了整整十年,幸好里面的时间是扭曲的,现实世界才过了一刻,否则真的让大家苦等十年,那就太杯具了。

    他笑了笑道:“大家不用担心,我没事。用通行玉简找不到我,是因为通行玉简只通往八仙岛,而我刚才是在四重天跟孟飞熊决斗。孟飞熊已经被我降服了,现在被我困在四重天。”

    唐紫希走到他面前,仔细地上下打量着他,着急地说:“还说没事?你看看自己什么样子?”

    “这个……”云河这才打量了自己身上一眼。

    呃,那身青衣在历经数场战斗之后早就破破烂烂了,实在是衣不遮体啊!由于当时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口,所以衣服上沾满血迹和灰尘。

    “我虽然受伤了,但我在四重天待了十年,早就把伤养好了,希希不用担心。”云河连忙解释。

    唐紫希定眼一看,发现衣服上的血迹早就凝固了,而且衣服已经很旧了,很有年代感了,这才稍稍放心。

    她伸出手,想帮云河将身上的尘灰拍掉,岂料她的手指在碰到云河的一瞬间,他的衣服就逐寸逐寸地化为粉尘在空气之中飘散。

    他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又在四重天可是整整的渡过了十年的时光,对手还是一个界王神境的植物巨人,那身衣服又岂经得起折腾?早就风化了,所以唐紫希一碰就散。

    好吧,衣服化灰了,小狐狸从衣不遮体变成彻底的寸缕无遮,身上阵阵清凉。

    “哇哇哇!”天上和地上顿时一片轰动。

    “没衣服反而更好看……”

    “没想到狐仙大人身材这么棒!”

    “吼吼吼,今天实在太幸福了,满眼都是福利嘛……”

    “受不了,血槽已空!”

    “表白狐仙大人!”

    呃呃呃,这些评论是什么鬼,这些人真的是自己的灵魂奴仆?

    云河脑海一片空白,这可是众目睽睽,几千将士在看着,羞死了……

    他吓得愣在那里,手足无措,完全失去了以往的淡定。

    这种情景,谁还能淡定得了?

    还是赵英彦够冷静,手急眼疾地变出一件宽大的青袍披在云河身上,把他的小身板遮得严严实实。

    “主人,你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赵英彦又怜又爱地说。

    唐紫希也没想到自己轻轻一碰就差点共享老公,觉得手指痛啊!

    云河觉得好委屈,可怜巴巴地望着唐紫希,已经眼泪汪汪,快哭出来。

    现在可是被大家看光,要是小丈夫真的哭了,那就糟糕了……

    “对不起,是我的错。”唐紫希狂汗着伸出双手搂住惊魂未定的小丈夫,然后把唇附到他耳边道:“我会补偿给你的,这样……”

    云河听了,眼睛眨了眨一闪一闪的,泪光不见了,就像天上快乐的小星星,脸颊已经红得像小苹果,一对白茸茸的狐狸耳朵高高地竖着,标准小动物状。

    唐紫希承诺的,自然是不可描述的内容,是云河最喜欢的事情。小两口久旱未雨,哪怕是打一个响雷,给他来点预告,足可以让他忘乎所以,整个人变得飘飘然。

    唐紫希了解自家小丈夫,也只有那种事情能让他激动得心花怒放了。

    赵英彦不用偷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女主人啊!你怎能当众如此调侃我家主人?而主人还真是受了,这方法真是绝了。

    他只是心里吐槽,不敢说出来,万一又把主人惹哭,那就不是打情骂俏可以安抚。

    “哇!狐仙大人好可爱!”

    “这样的狐仙大人给我来一打!”

    “人家也好想抱一抱可爱的狐仙大人嘛!”

    对,没错,评论更加凶猛了,群情激荡。

    这些热评的人,不像奴,更像粉,河粉,一群疯狂的河粉。

    说好的虔诚呢?说好的尊敬呢?

    赵英彦就觉察到风向标不对劲,为了主人那仙气儿的形象,他一定要纠正,孰不知他自己才是最疯狂的骨灰级河粉。

    “你们还要看到什么时候,都给我闭嘴!都是一群成神的人了,还思想不纯!以后如果让我发现谁还对主人有不正当的幻想绝不轻饶。”赵英彦黑着脸用冰冷的声音道。

    他的声音不大,足以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对喔!主人发生这么尴尬的意外,身为追随者,怎能如此无礼地站在一旁看热闹?实在对主人太不敬了。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惭愧地低下头。

    闹剧终于结束了,赵英彦松了一口气。

    云河心里却暗暗下决心:这次脸真的丢大了,要吸取教训,以后有空一定要炼制出一件水火不侵、刀剑不入的衣服!

    在把孟飞熊收进九重神殿四重天的同时,尤森也会云河顺利捎进去了。

    整座城主府没有了孟飞熊坐镇,剩下的侍卫就是一盘散沙,云河的三千化神战将之中随便挑一个出来就能把他们全部收拾了。

    在云河遁入九重神殿不久,唐紫希和赵英彦已经夺得了城主府的掌控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