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一百二十二章 惩罚

    “什么?”

    钟离漠突然觉得脖子有一圈寒意,紧接着,他的脑袋就跟脖子分离了。

    一股奔腾的腥柱从断脖处冲天而出,在钟离漠的身躯四周浇成鲜红的泉。

    钟离漠的脑袋就像皮球似的滚落到一边,他睁大了眨白的眼睛,不明白赵英彦为什么能杀得了他。

    他的身躯滞后一下才往后倒下,浸泡在还带着余暖的腥泉中。

    赵英彦脸不改容,随手甩了甩剑刃上沥着的残余的腥珠,用淡漠的声音道:

    “主人宽宏大量,才给你改过一个自身的机会,既然你不珍惜,就把性命留下吧!”

    “皇甫队长,这人是什么来头?怎这么厉害?”看到赵英彦一剑就干净利落地砍了钟离漠的脑袋,黄泽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觉得自己脖子的地方都阵阵阴凉的。

    岂料站在他旁边的皇甫齐早就不见了!

    原来皇甫齐看到赵英彦出现的第一瞬间就拔脚就跑。

    黄泽见皇甫齐都逃了,他哪里还敢留在那个凶地恋战,追着皇甫齐的背影而去。

    “想逃?没那么容易!”赵英彦提气急追。

    黄泽跟在皇甫齐身后,眼看着赵英彦就快要追上去了,急得对前面的皇甫齐大吼:“皇甫队长,救救我啊!那小子只是一个化神,皇甫队长你一出手就能将他灭了,为何要躲着他?”

    皇甫齐黑着脸道:“蠢货,你没看到那家伙手中的法宝是九重天神器?我的右腕就是被他砍断的。”

    “不会吧!皇甫队长你为何不早说……”黄泽吓得脸都青了。

    黄泽心里又气又恨啊!

    早知道云河身边有这么可怕的人物,他就不蓦然跟着皇甫齐从工地那里逃出来了。

    为此,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但失去了裘海,现在恐怕连自己的性命也不保了。

    他总觉得自己被皇甫齐坑了,本来老老实实地呆在工地里搬砖,最多是流点汗而已!而且只要自己愿意向云河归顺,就会像宫奈那样得到大量的法宝和灵丹作为赏赐。自己为何那么傻还要与云河为敌?现在恐怕要掉脑袋了。

    黄泽边逃边声颤颤地吼:“皇甫队长,你是故意拖我下水的?”

    皇甫齐冷冷道:“你是在埋怨我?要是我赢了,难道你没有好处?”

    “这……”黄泽被皇甫齐怼得哑口无言。

    “你们死到临头居然还有空吵架呢!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赵英彦冰冷的声音已经传来。

    黄泽和皇甫齐回头一看,天啊!赵英彦居然已经追上来了,他只不过是一个三重化神,怎么可能有这种速度?

    速度一向以来都是赵英彦的优势,再加上有天星剑这神器在手,可以提升他的速度,他的速度完完全全可以追得上天神。

    “黄泽,既然我俩意见不合,那我也不必再对你客气了。”皇甫齐狰狞地说着,居然一掌向着黄泽拂过去。

    “砰!”的一声,黄泽被击中,但是皇甫齐这一掌最多只有一成的力量,他的目的并不是击毙黄泽,而是把黄泽的步伐阻滞下来,把黄泽当成障碍物阻挡赵英彦的追杀。

    皇甫齐并不怕赵英彦,他只不过是怕赵英彦手中那把天星剑。

    黄泽一时失去平衡站不稳摔了一下,刚好挡在赵英彦的面前。

    赵英彦又是冷冷地笑了笑,举起寒光闪闪的天星剑。

    黄泽以为赵英彦要砍自己的脑袋,吓得全身都在抖,嘴里绝望地嘶吼着:“该死的……”

    他是气愤啊!皇甫齐居然又阴了自己一把,拿自己做挡箭牌。

    岂料赵英彦的天星剑并没有砍向自己,而是向前掷飞出去!

    但见天星剑化为一道流星,“咔嚓”一声刺进皇甫齐的后心。

    皇甫齐还保持着向前奔跑的动作跑了几步,身躯才滞后地像软泥般瘫倒。

    “我不甘心……”皇甫齐趴在冰冷的草地上,临死前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怒吼着,沙哑的声音嘎然而止,他全身一松,没了动静,终于咽了气。

    堂堂护城队长皇甫齐就如此窝囊地死在赵英彦手上。

    赵英彦并没有走过来,伸手在虚空一探,那天星剑又化作寒芒,一瞬间就自动飞回他手中。

    赵英彦当空一划,甩去剑刃的腥珠,轻轻把剑向前一送,横在黄泽的脖子上。

    天星剑是九重天神器,它的威慑一下子就将黄泽定住不能动了。

    “看来皇甫齐占不到你的便宜了,你说对不?黄组长?”赵英彦用冰冷的声音道。

    隔着皮肤黄泽能感应到那把剑传递过来的寒意,还有赵英彦的眼神,无情,冷酷,充满杀意!

    连续斩杀了两人,赵英彦的眉心积滞着一股可怕的戾气,此刻赵英彦变得无比嗜血,仿佛不将主人所有的敌人斩尽,他的内心无法平寂下来。

    黄泽觉得赵英彦比孟飞熊更可怕,简直就像死神!

    像云河那么天真单纯的人,身边怎么会待着这么一个可怕的冷血的杀手啊!

    就连赵英彦本身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变得如此凶唳。

    这段时间他待在主人身边,修心养性,嗜血的本性原本已经收敛了很多。

    然而,随着云河失去神力,对他的约束力减弱,虽然丝毫不会减弱他对云河的忠心,但是云河想影响赵英彦的行为那就不容易了。

    比起皇甫齐,赵英彦更恨黄泽!

    牙影说,黄泽轻薄主人,还把主人的脸打肿了。

    赵英彦可把这话记住了。

    他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碰主人,黄泽这回是踩雷了。

    赵英彦先杀了钟离漠和皇甫齐,并不是这两个人容易做掉,而是他不想这么快就弄死黄泽。

    他要慢慢折磨黄泽。

    “黄泽啊黄泽,你三番四次伤害主人,又让九重神殿死伤无数,该怎么惩罚你呢?不如先废了你的修为,再剁去你的四肢,把你扔进猪栏里三天三夜,再挖掉你的心脏,以儆效尤。”赵英彦疯狂地笑着,连表情都变得疯狂起来。

    似乎只有无情地折磨主人的敌人,赵英彦才会快乐起来。

    要是主人还醒着,一定不会同意把皇甫齐和钟离漠杀了的。现在他是先斩后奏,他突然觉得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很好。

    听到赵英彦所说的那些惩罚,黄泽都快吓尿了!这家伙是疯了吗?

    原来“护主狂魔”这个绰号并不是徒有虚名啊!

    黄泽慌张地说,他急中生智,想到了一个保命之计,于是他着急地吼:

    “慢着!你不能杀我!云河向裘海承诺过,会放了我!要是你杀了我,岂不是要你主人成为不守信义之人?”

    赵英彦的眉头皱了一下。

    主人的确这样说过……

    赵英彦黑着脸道:“黄泽啊黄泽,想不到你死到临头,仍要靠裘海去保护你。真想不明白,裘海为什么会愿意为你这种卑鄙小人而死!”

    听到赵英彦这样说,黄泽心中暗喜,还以为自己的话有效,赵英彦会饶他一命呢!

    赵英彦又瞟了黄泽一眼。

    突然,赵英彦发现黄泽右手指间闪闪发光,他定眼一眼,是一枚镶着蓝宝石的空间戒指!

    这不是主人的空间戒指吗?

    岂有此理!这黄泽不但羞辱主人,还抢了主人的东西,真是罪不可恕!

    想到这时,赵英彦右手一挥,寒光闪过,五只断指掉了下来。

    “啊!”黄泽惨叫一声,才发现自己的右手的五只手指被整齐切断!

    “我家主人的东西你也敢抢?真是胆大包天!”赵英彦冷冷地骂。

    “我的手指啊!”黄泽痛苦得惨叫连连。

    他没想到因为自己一时贪婪会遭遇断指之痛。

    最坑的是那个空间戒指里什么都没有!就抢来戴了不到一会就被人切断五根手指,这个代价实在太大了,根本不值啊!

    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要抢了,他后悔不已!

    他的手指是被九重天神器砍的,这辈子如果他没有达到界王神之境,就别想手指能重新长出来了。

    钻石戒指与断指浸泡在血水之中。

    糟糕!主人的戒指脏了!

    赵英彦赶紧用剑尖把空间戒指从血里挑出来,紧张地拿到手中,然后用自己的衣袖小心地把沾在上面的血迹擦净才揣在怀中。

    这是主人的东西,得要好好保管,等会回去见到主人,还把东西还给主人。

    十指痛归心,黄泽痛得脸都扭曲了,他面如死灰,绝望地盯着赵英彦。

    刚才赵英彦要说剁去自己的四肢,现在才削了五根手指而已,就这么痛了,不知道这个护主狂魔还要怎样折磨自己,现在他宁愿赵英彦给他痛快一剑就算了……

    黄泽害怕地说:“是我错了,我不该伤害你主人!求求你,别再折磨我了!如果你非要取我性命不可,请给我痛快一剑吧!我虽然贪生怕死,却不想生不如死地活着……”

    赵英彦黑着脸,并没有说话。

    这个人随便受一点痛楚就吓成这样,他是怎样当上护城队组长的?

    不知怎的,刚才赵英彦的确很想一剑杀了黄泽。但现在听到黄泽突然求死之后,他又改变主意了。

    他不想生不如死是吧!我就偏偏让你生不如死,受尽折磨才慢慢痛苦而死!

    想到这时,赵英彦反手拿剑,用剑柄猛地撞向黄泽的气海。

    黄泽的气海顿时一阵脆响,如玻璃般碎了!

    黄泽再次惨叫,口喷鲜血,晕了过去。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我可以不杀你,但没答应不废你。”赵英彦冷冷地说着,回剑入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