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九十四章 撒谎

    “裘海,就当我求你,如果你还当我是兄弟的话,就让我进去吧!你可以跟孟飞熊汇报,就说我企图劫走云河被你擒下。我只想跟主人待在同一个牢室,有个照应而已!可以吗?”

    宫奈的话让裘海心里一阵动容。

    没想到宫奈如此忠义,为了云河,甘愿留下来受苦。

    “我俩虽然各为其主,但是兄弟一场,将心比己,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情。”宫奈道。

    裘海缓了缓情绪,平静地说:“好吧,我成全你!你切忌轻举妄动。只要你老老实实待在那个牢室,我为尽力保你们主仆平安。云河就在这条路走到尽头转右,再走到尽头的牢室……”

    “裘海,谢谢你,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看到裘海终于肯放自己进去,宫奈的心情瞬间好起来,他裘海道谢后,就迈着轻快的步子向着那间牢室跑去。

    看宫奈那个欢呼雀跃的背影,哪里像去蹲牢的?好像是去陪最亲爱的人去风景如画的仙境渡假似的。

    从宫奈对云河的态度,裘海看到宫奈对云河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和重视。

    云河在宫奈的心里越来越重要了,裘海的心一阵空虚的失落。

    他觉得自从云河出现之后,自己就跟宫奈渐行渐远。

    为了黄泽,他失去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信义,初心,最后有可能是友情。

    一个问题反复萦绕着他的内心:如果宫奈知道,自己真的对云河做了那种事,还对他撒谎,他还会原谅自己,继续跟自己做兄弟吗?

    裘海很害怕结局,他驻立原地,远远地望着宫奈的背影,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心里空空的,眼圈红红的,心里痛痛的。

    一股腥气要涌上来,裘海忍住眼眸的雾气,硬是把那口腥气吞下去。

    牢室。

    宫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他冲入牢室时,云河倒在冰冷的血水里已经不会动了,瘦瘦的脸青白发黑,脖子上有两道割痕,腹部的伤口血肉模糊,唇齿间全是血。一身的青衣沾满了血迹和泥泞。

    他就这样静静地躺着,如同一只被人遗弃在阴暗角落的受伤小动物,奄奄一息。

    “主人!”

    宫奈吓得一个箭步冲过去,小心翼翼把云河抱起来,才发现云河的身躯变得好冰冷。

    “主人啊,你醒醒……”

    宫奈用哭腔轻轻唤了几声,但云河完全没有反应。

    云河此刻的模样令宫奈多望一眼也心痛!

    膛前凹陷,这是肋骨断折造成的。呼吸困难,嘴角涎血不止,是肺腑受损之故。

    那双瘦瘦的手腕上还有很深的勒痕,淤青都发黑了!很明显是曾经被人绑着吊起来的。

    而且在这么近的距离,宫奈才看到因为剧毒的侵蚀,云河有些地方较深的伤口已经开始溃烂了!

    只是短短的两天不见,从前那个纯真可爱、水灵得让人怜悯的的主人哪里去了?

    宫奈越想越气,越想越难过,可当务之急,要先把主人救活再说!

    他慌张地把手按在云河的气海,想把灵气渡给云河,才骇然发现,云河的气海破碎了!

    无论宫奈再怎么输送灵气都没有用,破碎的气海无法储存灵气,那灵气有如泥牛入海,一下子就消散了……

    宫奈看得胆战心惊,受了这种程度的伤,要是换作自己,早就一命呜呼了!云河能撑到现在简直不可思议!

    宫奈还以为是云河的体质特殊和求生意识很强大的缘故,他不知道,其实在他进来之前,唐紫希透过意念隔着虚空将雕像空间里的蓝色力量传递给云河,否则云河早就已经凉了。

    他不敢停止给云河渡气。

    云河的身躯虚弱得如同空壳,一但没有灵气浸养,很快就会断绝生机,到时就回天乏术了!

    宫奈调整了一下动作,让云河靠在自己膛前,一只手不停地输灵气,腾出另一只手慌忙地从空间戒指里变出各种各样的灵丹。

    云河流的血的黑色的,明显就是中了剧毒。宫奈不知道云河中的是什么毒,但凡有解毒功效的灵丹他都变出来给云河喂下去了。

    圣品补元丹、龙纹八仙丹、鱼泪雪颜丹,甚至人面丹。

    人面丹,就是用人面树的果子炼制而成的灵丹,专门是用来解狐尾蕨之毒的。

    说来也是恰巧,云河所中的超级镇狐丹就是用狐尾蕨炼制而来的,人面丹正是镇狐丹最好的解药。

    再加上有龙纹八仙丹和鱼泪雪颜丹这些灵丹作辅助,云河的毒很快就彻底化解。

    这些灵丹都是宫奈在九重神殿里准备招兵买马的物资时,飞狐谷的人送给他防身之用的。

    飞狐谷的人如此热情大方,跟云河平时的为人处世有很大的关系。

    潜移默化,大家受到云河的影响学会了善待别人。云河善良之举,又一次间接救了他一命,此所谓因果循环了。

    看到云河的脸色缓了下来,伤口发黑的地方也渐渐转红了,宫奈才稍稍舒了一口气。

    宫奈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再迟来片刻,云河会变成怎样?

    就算解了毒,但身上的伤却是致命的,更加上气海破碎,宫奈注进去的灵力有如杯水车薪,云河情况依然危在旦夕。

    这时,裘海也赶到牢室门前了,他看到云河奄奄一息,一身是血的模样后也是吓了一跳!

    还有,他感应不到云河身上有任何神力……

    没有神力,那就是凡人。

    刚才在孟飞娜离开之后,裘海还来看过云河,他明明不是这样子的啊!

    他知道皇甫齐来监狱是存心找云河晦气,云河少不免要受点皮肉之苦,挨一顿打也不碍事,可他没想到皇甫齐会废了云河的气海,把云河打得只剩下一口气……

    这样做,比杀了云河更残酷啊!

    看到裘海来了,宫奈顿时气得火上烧油,他一边给云河渡气,一边气势汹汹地骂:

    “裘海,刚才我被你骗了!你到底对我的主人做了什么?”

    “不要告诉我,这是你所说苦肉计?就算用受伤作掩饰,你也犯不着将他往死里打!”

    “他都快死了,你怎能把他扔在这种地方自生自灭?要是我没来,他现在已经断气了……”

    宫奈撕心裂肺地吼:

    “裘海,把好好的主人还给我!”

    宫奈……

    看到宫奈那种恨得咬牙切齿的表情,裘海懵了,心里有些难受。

    千万年以来,宫奈一直对他说话和颜悦色,生活无微不至地关心,自己有困难和危险,宫奈总会第一个站出来维护自己,就算自己因为立场的问题不得不冷落宫奈,宫奈也明白自己苦衷,对自己热情不减。

    这是第一次,宫奈用这么凶的语气骂自己。

    这一切的改变,是因为云河?

    这一刻,裘海觉得心里莫名的有些酸……

    裘海委屈地解释:“宫奈,你误会了。刚才我正准备给他疗伤,但是你来了,我是来不及……”裘海着急地解释,由于说得太急,不小心被倒灌上咽喉的血呛了一下。

    “咳咳……”裘海咯了一口血,脸色迅速苍白下去,他扶着墙壁才能站稳。

    看到裘海突然吐血,宫奈愣了一下,收住怒火,担忧地问:“裘海,你怎么会受伤?严不严重?”

    看到宫奈终于开始关心自己了,裘海无奈地苦笑。

    在这两天之内,他先后被孟飞熊、孟飞娜还有皇甫齐拍了一掌。

    这三个都是比他高出一个大境界的天神啊!他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

    “宫奈,我的伤不碍事。跟云河的伤相比,我这点伤又算得了什么?”裘海淡淡地说着,他并不想解释。

    宫奈一下子就从裘海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酸意,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终于平静下来,用缓和的语气道:

    “裘海,刚才真的很对不起。我太紧张主人了,说话的语气过重。我知道你不是那种狠心的人。”

    “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人。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云河的事。”裘海凄然地说:

    “皇甫齐来这里之前我还给他疗过伤,那时候他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皇甫齐硬闯进来时,我有阻止过,但没成功。等到皇甫齐离开后,我还没来得及去看他你就闯进来了,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

    宫奈恍然想起,刚才在外面遇到裘海时,裘海就脸色不太好了。

    宫奈又仔细打量了裘海一眼,发现裘海的衣衫沾着尘灰和血迹。右臂上戴着自己赠送的那件护腕,此刻护腕黯然无光。看情况,裘海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

    宫奈懊恼地说:“难道说,是皇甫齐做的?他想找主人晦气,你阻止他反被他打伤了?我真是蠢!裘海,对不起,都怪我意气用事,你明明在保护我主人,我却错怪了你,还耽误了你和主人疗伤的时间。”

    裘海默不作声,不知该承认还是该否认。

    其实他心知肚明,最初打伤云河的那个人是自己,皇甫齐只不过是让云河的伤雪上加霜而已!

    见裘海不作声,宫奈还以为裘海在生他的气。

    “接住!”宫奈不管裘海接不接受,用腾出来的一只手扔出一道飞芒。

    裘海便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去接住,这好像一个习惯性的动作。

    从前兄弟俩相依为命的时候,经常互相切磋,宫奈扔东西过来,裘海就是这样接的。

    “接得不错!功夫没有生疏嘛!”宫奈笑了笑:“我真的很怀念从前我们无拘无束的日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