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七十六章 爱之深痛之深

    一个三重化神,又怎么可能破得了城主府的守护大阵,又怎么可能破得了箭台?又怎么可能在自己全力一击之下安然无恙?

    所有皇甫齐能想到的原因,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云河隐藏境界。

    云河气定神闲地负手而立。

    其实硬生生地接下皇甫齐这一掌,云河不但想吐血,不但整条手臂都麻掉了,连手掌的皮都磨破了!

    云河不动声色地把右手藏到背后。皇甫齐的掌风过后,他手掌上的伤口才滞后地渗血出来,倾刻间就鲜血淋漓。

    他故意装作淡定,只不过是不想被皇甫齐和孟飞娜发现。

    站在云河身边的赵英彦最先发现了他的不妥。当赵英彦看到云河那只鲜血淋漓的手时,赵英痛的眼神瞬间心痛极了……

    我的傻主人,你又为了救人,连命都不要了。

    云河拼命咽了一下,把快要涌过咽喉的血吞下,稍稍稳住翻腾的内息,然后叹了一口气,对皇甫齐道:

    “想必你就是皇甫队长吧?刚才得罪了,万望多多包涵。我并不是故意闯入城主府的,我的妻子唐紫希误入贵地,我只是想把她接回去,对城主府并没有任何觑觎,走进城主府以来,我也没有伤及任何人。如果皇甫队长看到我的妻子,能否告知之她身在何方?我保证找到她之后就立即离开此地,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云河很委婉地说出自己的理由,态度也算友善了,目的是想让皇甫齐知难而退,孰料皇甫齐却冷笑:

    “云河,你死心吧!唐紫希已经决定嫁给我们城主,婚礼明天如期举行。你识趣的就离开这里,否则我保证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一提到唐紫希的名字,云河的心就悬起来,无法冷静。他流着冷汗道:“皇甫齐,我相信我的妻子,她不会背叛我的。这是我跟孟飞熊之间的事,跟你无关,我不想伤及无辜,你让开!”

    孟飞娜本来是心花怒放地欣赏着云河的姿容的,现在听到云河亲口承认唐紫希是他的妻子后,她的脸瞬间黑了,眼神中写满了羡慕妒忌恨!

    什么!唐紫希?

    刚才云河说,唐紫希是他的妻子?

    从见到云河起,他就不断说着要找自己的妻子,还要自己让开,自己真是迟顿啊!被他闪闪发光的颜值晃得脑袋都不会思考了!怎么没想到他的妻子就是唐紫希呢?

    唐紫希到底上辈子积了多少福,她除了那张脸长得好看些,还有什么优点?论到境界和背景,自己都在她之上,她凭什么得到云河的倾心?

    反观自己,自己虽然贵为城主妹妹,却千万年以来,连一个合眼缘的人都没有遇到,就只有一个皇甫齐整天像苍蝇一样烦着自己。

    皇甫齐虽然长得很威风硬朗,但是长相太粗旷了,不是她的理想类型。别的不说,光是站在云河身边的那个蓝衫男仆都比皇甫齐帅了一千倍不止!

    蓝衫男仆就是指小彦哥。

    皇甫齐也是倒大霉,被刁蛮的孟飞娜拿去跟云河和赵英彦这两主仆比颜值,岂不是不用比就一败涂地吗?

    这主仆二人,一个拥有比女人更惊世骇俗的盛世美颜,是不折不扣从古画里走出来的祸水妖孽,美到让人忘记性别;另一个则是人见人爱,花见花爱,帅晕一堆的小彦哥。

    小彦哥有多厉害?他是那种站在美貌的主人身边仍能帅得毫不逊色,互映生辉的绝世美男子呀!

    孟飞娜恨唐紫希,因为唐紫希得到了她最想拿下的男人。

    孟飞娜也恨云河,因为云河居然不懂得欣赏如此优秀的自己,却为了唐紫希这种无知的女人跟自己作对。

    “云河,你别浪费时间了!那个女人不知多渴望当城主夫人,那副在我大男膝下承欢的模样真是不堪,你忘了她吧!此刻她正在跟我大哥快活着呢,你又何必打扰他们。”怀着报仇唐紫希的心态,孟飞娜狂笑着讽刺云河:

    “不要说你永远都找不到她,就算找到她也没有用,我大哥跟女人快乐的时候,会打造一个固若金汤的爱巢,就算没有古兰清藤的影响,你也感应不到她的气息!你死心吧!唐紫希现在已经是我大哥的女人了!”

    绝对不会的!希希女神不可能会变心,做出那种事……

    一定是孟飞熊逼她!

    难怪两人之间的感应突然中断了,难道希希女神被孟飞熊困在结界里,孟飞熊想对她……

    想到希希女神此刻有可能正在被人欺负,云河又气愤又悲痛,他情绪失控,再也控不住气海的翻腾。

    突然苍白的脸上泛起一阵病态的霞红,他再也抑不住咽喉涨涌的腥液,颤了一下就弯下腰,“噗!”的吐了一地淤血。

    “主人!你怎么样?”赵英彦大惊失色,赶紧将云河搂住。

    云河没有说话,低着头整个人无力地瘫在赵英彦怀中。

    他额头的紫莲图纹变得十分黯淡。他轻轻地咳着,仍有淤血从嘴角渗落。刚才他火气攻心,气海的灵气紊动不矣,如果不能尽快稳住心脉,莫说要站起来,想说话都难。

    随着吐血不止,瘦瘦的脸颊的霞红迅速散退,变得苍白发青。

    见云河的伤势严重,赵英彦立即给云河服下几颗圣品补元丹。

    云河如此虚弱,也跟刚才破阵法和箭台损耗过多灵力有关,他还没缓过一口气,皇甫齐就一掌拍过来。

    小白狐已经从云河的肩膀上跳下来,四蹄落地,守在两人前面,瞪眼睚牙,朝着孟飞娜和皇甫齐气愤地嚎叫,仿佛在骂这两个人,别再靠近。

    皇甫齐看到云河突然不支吐血,开心得狰狞地狂笑:“云河,原来你是死撑的啊!我差点被你骗了呢!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接得下我第二掌吗?哈哈哈!”

    皇甫齐笑得表情都扭曲了。

    他这么开心,是因为自己没输!云河还是受伤了!

    孟飞娜皱了皱眉,对皇甫齐更加失望了。

    就算云河真的受伤了又怎样?你比人家大一个大境界,人家受了你这全力的一掌仍能活着你就已经输了!

    另一方面,看到云河为了唐紫希的事竟然悲愤到吐血,孟飞娜心里很不舒服!

    云河表现得越对唐紫希深情,孟飞娜就越恨唐紫希。因为这说明云河是真的爱着唐紫希,爱之深,痛之也深啊!

    她不愿意看到心仪的男人为别的女人付出感情,哪怕是悲伤或痛苦的感情。

    女人的心就像海底的针,你永远都猜不到。

    孟飞娜也是如此。

    “啧啧啧……我只是骗你的!你用得着为她难过成这样吗?”孟飞娜黑着脸问云河:“我问你,她到底有哪点好?让你甘愿为她这样付出?”

    云河的视野有些迷糊,他看不清孟飞娜那张充满恨意的脸。

    这个女人真是古怪!自己好像才第一次见到她,自问自己没有得罪她,她为什么要如此捉弄自己呢?

    只不过,他由这个善变的女人所说的话当中得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希希暂时没事!

    腥血仍不断涌上来,堵住咽喉让他说不出话,但是他挂着血迹的嘴角却笑了。

    “你!”孟飞娜看到云河伤得这么重,连话都不能说了,却因为唐紫希暂时平安就开心得笑了,她的心脏好像被锤子砸中般难受!

    看到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为了云河这个狐妖跟唐紫希争风吃醋,皇甫齐气得脸都绿了!他对云河的恨已经达到顶点了!

    “云河!你受死吧!”皇甫齐怒吼着举起手掌就向着云河拍过去!

    这次同样是全力一击!

    他觉得只要云河一日还活着,就会成为他跟孟飞娜之间的感情就难以进一步发展。所以他对云河怀着浩天的杀意!

    “皇甫齐!你乘人之危,胜之不武!你停手!”孟飞娜虽然恨云河,可没有恨到想杀了他,因为她还想得到这个男人,看到皇甫齐又对云河出手,她又气又急。

    可是她急又有什么用?皇甫齐这次才不听她的,他非杀云河不可。

    云河受了重伤,已经无法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召唤紫莲的力量,而且皇甫齐的掌力已经湮灭至他眼前的虚空,虚空已经扭曲了!

    虚空不稳定的情况之下,是无法遁入九重神殿的。

    眼前就要被这道可怕的掌力吞噬,赵英彦的眼神变得无比森冷怨怒,他左手稳稳地搂着云河,右手亮剑出鞘。

    “锵!”的一声,白光一闪!

    天星剑的剑刃破开了这道掌风,浩瀚而凌厉的剑气继续向前飙,“咔嚓”的一声砍中皇甫齐的右手腕!

    皇甫齐惨叫一声,他整只右手腕被整齐地切断,断面处鲜血横飞。

    “啪!”断腕砸落地面,涎了一滩血迹。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包括赵英彦本人在内,谁都想不到,只有化神境三重的赵英彦能砍断一个天神的手。

    赵英彦一只手仍稳稳地搂住云河,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天星剑。

    天星剑,一把永远能让赵英彦发挥出越级战力的神秘宝剑。

    早知道削皇甫齐之手如同削豆腐,刚才就应该早点出手,不该让主人去接皇甫齐那一掌,这样主人就不人受伤。

    赵英彦看到云河受伤吐血,又后悔又心痛。

    寒光闪闪的剑刃犹滴着鲜血。

    赵英彦杀气腾腾地瞪着皇甫齐,他的眼神仿佛在说:犯我主人者必诛!

    “你这是什么剑?”皇甫齐用左手捂住右臂断腕处惊恐不已地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