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六十四章 绿蝗箭

    云衡一直是一个仙风道骨,德高望重的长老形象,在天狐族中人人敬畏,这十几万载以来,他第一次在世人面前展现原形,要是被现在的人知道,当初那位叱咤风云的长老变成了一只小白狐,那就威严尽扫了。

    让云河叫他“阿衡”一来是为了掩饰身份,二来是借机跟云河亲近些。毕竟“衡长老”这样称呼身份上就有隔阂了。

    云河可没想那么多。

    他觉得这样称呼云衡也挺好的,便欣然答应。

    见目的再次得逞,小白狐十分得瑟,觉得自己距离殿下的心又更进一步了。

    云河把九重神殿和紫莲加持在身上,赵英彦手持天星剑,小白狐双目炯炯有神地趴在云河的肩膀上。

    大家都准备好后,就向着前面的堡垒出发。

    “阿衡,你是天狐族的长老,这里以前是狐仙堡,你对这里应该很熟悉吧?”云河询问蹲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小白狐。

    云河以为,有云衡在一旁指点,就算再遇到像天狐守护大阵那样的阵法也能轻易过关了。

    “殿下,天狐守护大阵是狐仙堡的第一道防线,而前面那座堡垒是第二道防线。以前城墙上筑有一座箭台式法宝,那箭叫做绿蝗箭,挺厉害的。但只有我们天狐族人将灵魂之力渡入去之后才能启动那件法宝,而且要消耗相当大的灵魂之力,中天现在除了我和你,绝对没有人第三个人能使用。没有了箭台,堡垒就形同虚设,不足为惧。请殿下放心前进!”

    “好吧!”云河还真是第一次听闻只有天狐族才能使用的箭。

    但是为什么要叫做绿蝗箭呢?名字真奇怪。

    “嗖嗖嗖……”

    可是,云河他们还没走出几步,突然无数道利箭从城墙的一排垛口向着云河他们飞射而出。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这些箭的箭头是绿色的,在阳光下闪烁着森森的绿光,密密麻麻,如漫天飞蝗。

    如果站在原地不动,绝对会被射成一个马蜂窝。

    赵英彦冲到前面,把云河护在身后,挥舞着天星剑,将这些飞箭挡落。

    他挥剑时得心应手,远看并不知那追毛断发的剑刃到底有多危险,只觉得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优美得如舞蹈,令人赏心悦目。

    人帅,剑帅,动作更帅。

    估计现场要有女人,必定会帅晕一大片。

    蹲在云河肩上的小白狐心里在嘀咕:哼!这人族小子又在撒帅了!也太爱在主人面前出风头了吧?

    正想打击赵英彦几句,但迟了,赵英彦不愧是毒舌,先发制人。

    但闻赵英彦一边挡箭一边冲着小白狐吐槽:

    “老古董,这些就是所谓的绿蝗箭?刚才到底是谁说绝对没有箭的?差点害我们把命赔进去了!”

    “不可能啊……”小白狐定眼一看,

    箭是绿色的,飞射而来时像成群成群的蝗虫,这些特征,只能让人想到一种箭。

    不正是天狐族人才能使用的绿蝗箭吗?身为天狐族的长老,小白狐不可能会认错,一时之间,他也是看愣了。

    云河道:“阿衡,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天狐族人当中除了你之外,还有第二个人从一万多年之前的那一场灾劫中存活下来?

    “我也希望有多一个族人活下来,但如果那个人活下来是为了与殿下为敌,我会毫不留情地抹杀他!”小白狐又气又悲地说。

    “老古董,你快告诉我有没有办法破了这箭台?”赵英彦问。

    “办法就是绝对的力量!人族小子,好好地发挥你手中的天星剑吧!好歹你那把剑就算不是圣器也至少是界王神器!”小白狐道。

    “你说了跟没说一样。”赵英彦又要吐槽了。

    赵英彦舞剑的速度很快,剑影重重,形成一道剑盾,没有一支箭能越过他的防线伤到后面的云河。

    很快,赵英彦前面就散落了一堆断折的箭。

    有些箭被赵英彦的剑砍成两段,有些箭的箭头撞到剑刃之后被反弹到一边。

    “主人,这些箭有些古怪。”赵英彦一边挡剑一边对云河说:“天星剑是吹毛断发的绝世宝剑,但是却砍不断这些箭的箭头。”

    “无知的人族小子,这不是天星剑的错,是你的境界太低!绿煌箭是用界王神级别的晶石打造的,你这小子虽然得到天星剑,但你只有化神境三重,天星剑在你手中发挥不出百分之一的威力。”小白狐得意洋洋地说。

    终于给小白狐逮到一个机会数落护主狂魔了,他总算给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赵英彦黑着脸骂:“老古董,拜托你想幸灾乐祸的时候先看看时机,你这样说,万一我分神了挡不住怎么办?别做损人不利己的事!你会变成刺猬狐的。”

    赵英彦在怂小白狐的时候,额头已经出现豆大的汗珠。看似他的动作依然应付自如,实则他每一刻都觉得十分费力。

    箭与剑身每相撞一次,赵英彦的手腕就要承受一次猛烈的撞击下,他在每一个瞬间都砍下无数利箭,他的手腕的骨头早就痛得如粉碎了般。

    只是抵挡了箭雨片刻,赵英彦握剑的那只手就因为承受了过大的撞击力而红得发肿,握剑那五只手指的皮肉更是破裂了,鲜血直流,只是他不想云河担心,忍着不说痛,装作若无其事而已。

    还有,利箭射来时还带着可怕的威慑和杀气,若果不是天星剑的剑气能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护罩,把这些威慑和杀气全挡住了,赵英彦早就撑不住了。

    “小彦,你受伤了?”云河嗅到空气中的腥味,一下子就注意到赵英彦的手。

    由于赵英彦不断挥剑,从手指渗出来的血便甩得四溅,很快在那堆绿色的断箭上就星星点点地溅到一滴滴血迹。

    云河看得心痛!

    “主人,别担心,这只是皮肉之伤,不碍事的。你快看看那些箭有没有古怪,找出对应之法!”赵英彦催促。

    “好,小彦,你一定要坚持住!”云河很担心赵英彦撑不下去,但他又明白赵英彦此刻是冒着生命危险挡箭给自己争取时间,他是不能耽误的,必须尽出找出玄机。

    于是云河迅速弯下腰捡起脚边的一个箭头,然后仔细地观察起来。

    这箭头是用一种绿色发光的晶石打磨而成。云河是炼器大师,他对世间的所有炼器材料都很熟悉,唯独没有见过这种晶石。

    绿色晶石散发着可怕的气息,这玩意正如云衡所说的,是界王神级别。

    要是被这种晶石做的箭头射中,那怕是天神的躯体也会崩解的。

    云河在打量晶石箭头的同时,小白狐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又气又怒地说:“天狐守护大阵就算了,为什么孟飞熊连那架箭台也能驱动?”

    “恐怕箭台也跟天狐守护大阵一样,在一万多年之前就被圣皇的黑色力量侵蚀了。”云河担忧地说。

    突然,云河觉得自己拿箭的那只手有阵刺痛,原来从箭头那里冒出一股黑色的烟雾,它迅速侵蚀云河手部的皮肤。

    云河连忙把箭头甩掉。

    他触到箭头的手指已经发黑了,皮肤被侵蚀了,形成黑斑。

    云河的暗暗将紫莲的力量集中到这两只受伤的手指,皮肤上的两片黑斑便淡淡消失了。

    这种黑色力量云河很熟悉,云河不由得眉头紧锁。

    正如他所料的那样,黑色力量已经延伸至箭台。

    连最难攻下的城主府也接二连三地出现黑色力量,这只能证明圣皇的力量恐怕已经渗透至中天的每一寸地方。

    中天现在是内忧外患,形势不容乐观。

    不过,既然这箭跟天狐守护大阵一样,被黑色力量所侵蚀了,那么用紫莲应该能将之净化吧?

    想到这里,云河便祭出紫莲。

    他的额头浮现一朵精致的紫莲的图案,紫光祥和地照亮了这一片虚空。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当雨箭飞到紫光照亮的区域时,那些箭突然失去了动力,从半空中掉到地面。一股黑色的烟雾“滋滋滋”地从箭头那里冒出来,渐渐地在空气中消散。

    这意味着,箭头中的黑色力量彻底被净化了。现在,就算云河再次拾起这些箭,皮肤也不会被侵蚀。

    不到片刻,以云河为中心,四周一圈就堆满了绿蝗箭,这比起赵英彦用舞剑形成的剑盾更加有效。

    赵英彦早就停止舞剑了,紫莲的光芒足以对付这些箭。

    他悄悄用灵力冲擦受伤的右手,刚才在天狐守护大阵中的时候,他服食了很多圣品补元丹,灵丹的药效还未消失,对止血生肌很有帮助,不到片刻他的右手就完全好了。

    此时,在城主府深处的主殿上,孟飞熊目无表情地盯着面前悬着的幻镜。

    这面幻镜能随时看到整个中天任何一个地方每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

    刚才云河破了天狐守护大阵之后,阵眼之中还残留着紫莲的力量。紫莲的力量切断了孟飞熊与这个阵法之间的联系,幻镜中的景物消失了。于是孟飞熊又把视野重新调整了一下。

    现在幻境里投影的是堡垒那边的情况。

    无数飞箭从城墙上的箭台劲道十足地发出,但一接近云河时便失去了动力从半空中掉落。

    而且紫莲光芒照耀到的地方,视野一片紫茫茫,幻镜投不出里面的影像。

    绿蝗箭仍然不断地向着那片紫茫茫的光亮地方迅猛地投飞过去,然后全在亮光四周莫名其妙地失去动力垂直掉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