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六十一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宫奈又怎么可能认不出紫雷石?这是九重神殿的特产呀!整个中天就只有主人才拥有这种矿石资源,自己也沾了光在空间戒指里装了几吨。

    有这两颗紫雷石,那么赤青二鬼的身份那就错不了。

    他越来越喜欢主人了!

    主人一定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开工太无聊,特意派两个跟班来陪自己的吧?

    城门府的守门神给自己当喽啰,拉风极了。

    宫奈友善地笑道:“欢迎你们加入。”

    见宫奈一下子就接受了自己,赤面鬼坦然笑道:“宫大哥,真没想到我们护城队里第一个投靠主人的是你。宫大哥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有眼光,有远见。以后我们就可以共侍一主了,我真的好高兴!”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说明我比较聪明呀!”宫奈得意洋洋地笑道。

    “不过话说,宫大哥,能不能请你在主人面前为我们兄弟俩美言几句,我们还想继续做门卫之类的工作。”青面鬼哈哈地傻笑着。

    他就喜欢这个活儿。

    “行!没问题!”宫奈心想:九重神殿里有那么多城市,将来你们想去哪一家做门卫都能行呢!

    赤青二鬼听了,高兴得眉飞色舞。

    他们并没有说假话,他们的开心是发作内心的。

    宫奈在护城队之内是出了名的有义气,这赤青二鬼之前没少受宫奈的关照。就连他们当门卫这份差事也是宫奈介绍的,他们没忘记宫奈从前的恩情。

    现在看到宫奈也跟他们一样投靠了云河,以后又可以同事一主,他们是喜出望外啊!

    赤青二鬼和那八百个天民一样都很自觉,再没有再拿宫奈的圣品补元丹,因为之前他们已经拿过了,而且由于青面鬼重伤的关系,云河给了他们不止两颗,无功不受实禄,更何况他们是来报恩的,又岂能多拿?

    赤青二鬼报到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留下来帮忙。

    他们不敢坐着,老老实实地一左一右站在宫奈两侧。他们身形高大,就像两尊威风凛凛的守门神。

    谁不知道,赤青二鬼从前是城主孟飞熊的守门神呢!而现在成了宫奈的小跟班,坐在中间的宫奈可威风了。

    护城队的宫奈、赤青二鬼亲自把关,这下子诚信更加有保证的,再加上先得到圣品补元丹的人传递消息,来报名的人络绎不绝。

    孟飞熊平时喜欢穷奢极侈,但对待护城队的人实在太苛刻了,他们得到的资源仅够维持生活,想尽情地挥霍都不可能的,所以不要说普通的下等天民,就连护城队的人都动心了,尤其是一组的人。

    柳迎风发疯失踪后一组就人心惶惶,他们害怕遭到二组长黄泽的报仇。期间黄泽失踪的事还没公开,护城队这边只有裘海和城主知道。

    但护城队的侍卫们担心云河这样大张旗鼓招人会激怒城主孟飞熊,要是孟飞熊要跟云河打起来,孰胜孰负还是未知之数。

    要是云河赢了,那固然是好,云河不但礼贤下士,出手阔卓,还有本事收服黑翼鸟龙,要是失落之城由他管,大家不但有好日子过,还不受外敌侵扰。

    要是云河输了,而他们又跟云河站队,那么他们的下场就惨了,谁不知道孟飞熊对待背叛者一向都是用最极端的手段,光是想想就令人脊背发寒。

    于是,护城队的人都沉默了,打算静观其变。

    犹陷在天狐守护大阵中的云河可不知道因为他招兵买马的事已经闹得满城沸沸扬扬。

    话说,在城主府的天狐守护大阵里。

    云河对赵英彦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主仆两人的感情好得没话说。云衡活了十几万载也没见过这样的主仆,这令他十分不解,也严重吃醋了。

    不甘心被冷落在一旁,云衡便开始刷存在感,他轻咳一声道:

    “殿下,既然你已经知道这阵法的来历以及我们天狐族的过去,是否有破阵的方法?要是继续被困在这里,恐怕那狡猾阴险的孟飞熊又要使诈了,还是尽早出去为妙啊!”

    云河这才回过神来,笑道:“衡长老,我有办法,我们现在就出去。”

    封印云衡的黑色水晶柱是天狐守护大阵的最后一个阵眼。

    这个阵眼已经被净化了,等于是说,入侵天狐守护大阵的黑色力量已经全部被净化。

    本来紫莲在净化的同时也可以用自身的力量取代黑色力量渡入阵眼之中,这样云河就能掌控整个天狐守护大阵,成为城主府的新主人。

    然而,这个阵法的等级太高深了,而云河现在的境界又太低了,紫莲能发挥出来的威力有限,他想掌控这个阵法还言之尚早,但这个阵法想困住他已经不可能了。

    但见云河的吊坠再次发光,这刹那间,这片空间剧烈震动了一下,笼罩在城主府长达千万余年的无形护罩就显形了,紧接着以护罩上方中心为龟裂点,裂纹沿着四面八方蔓延,随着“啪”的一声脆响,护罩的障墙完全破碎了!

    护罩的碎片就像被敲碎的玻璃一样四散,很快就淡化消失在空气之中。

    孟飞熊仍坐在城主府深处主殿上。就在这时,悬在他面前的那面幻镜里的影像突然全部消失,而他与天狐守护大阵之间的感应也被切断。

    这意味着阵法已破!

    他怒吼一声,一掌把旁边的茶几拍碎了,茶壶和杯子碎了一地。

    其实每当云河净化一个阵眼,这个阵眼所覆盖的范围内的影像就消失了,随着一个又一个阵眼消失,孟飞熊能看到的视觉便续渐变小,直到完全消失。

    所以云河跟云衡的对白孟飞熊全部听不到,更不知道天狐守护大阵的来历和云河的身世。

    孟飞熊早就料到天狐守护大阵阻挡不了云河的步伐,但没想到云河这么快就能破阵。

    他原本以为这个阵法起码能消耗掉云河大部分体力,那么自己随便给予一击就能将云河打败。

    现在计划落空了。

    不过,对付云河这样的狐妖,孟飞熊多的是办法,现在只不过是热身而已,好戏在后头。

    “城主大人,那现在怎么办?”站在孟飞熊身边的裘海紧张地询问。

    孟飞熊很快就恢复了冷静,他用耐人寻味的目光盯了裘海一眼,慵懒地说:“裘海,只是破了一个小阵而已!没什么大不了。既然云河喜欢假仁假义,那么我们就将计就计,投其所好,不过这回要辛苦你了。”

    裘海立即明白了孟飞熊的意思,看来孟飞熊是要自己出马了。

    “城主大人,裘海不怕辛苦,有需要效劳的地方请城主大人尽管吩咐,裘海必定竭尽全力完成城主大人的任务。”裘海恭恭敬敬地回答。

    裘海早就十分焦急了。

    只有尽快杀了云河,才能帮黄泽报仇,才能把宫奈从灵魂契约的束缚之中解救出来。

    为此,无论孟飞熊要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很好!”孟飞熊满意地笑着,举起右手,突然他原本慵懒的眼神一扫而空,他眼眸中闪过一抹的凶光,瞳孔深处被一种黑色的力量浸染。

    “城主大人……”裘海被孟飞熊这个阴森的表情吓到了,他还以为孟飞熊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嗖!”的一声,孟飞熊一掌拍出。

    裘海被他一掌击中,惨叫着倒飞出去,猛裂地撞向主殿尽头的宫墙上,然后重重地摔下来。

    墙壁被砸出一个布满裂纹的凹陷深坑,零碎的石砾滚滚而下,落在裘海身上。

    裘海趴在冰冷的地面,吐了一口鲜血,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还没支起半边身又倒回去。

    他伤得太重了,至于有四、五条经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轰碎了,就算有最好的灵丹,没有半天也不可能痊愈。

    “城主大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还是不相信我……”裘海费力地抬起头,用疑惑不解的眼神彷徨地望着一脸冰冷的孟飞熊。

    他是担心黄泽和自己曾经想投靠云河的事情被孟飞熊发现。

    孟飞熊由始至终都舒舒服服地坐在主位上,击出那一掌时,他仍保持着坐的动作,除了手掌之外就没有动过。

    “裘海,你怎么变笨了?这都不明白我的想法。”孟飞熊阴沉地冷笑着。

    裘海更加迷茫了,他又咯了一口血,疲倦地低下头,脸贴在冰冷的地面,感觉到自己的血正在迅速地流失并向四周蔓延。鲜血淌过脸颊时,还带着余暖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腥气。

    这一次,他觉得自己距离死神是那么接近。

    宫奈……

    他的意识中断之前,脑海之中最后一个影像是宫奈渐行渐远背影。

    裘海颤颤地伸出手,想把宫奈拉住,但是抓空了,然后无力地瘫下。

    然后他的视野就渐渐暗下去,他觉得好累好累,一合眼就昏迷了。

    “来人,把裘海拖下去。”孟飞熊冷冷下令。

    “遵命!”从主殿的角落突然飙出几个身穿黑衣的隐卫,他们迅速把裘海拖走了。

    话说,城主府护罩消失那一瞬间发生的震动以城主府为中心向整个失落之城扩散了。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应到那种令人心悸的震动。

    不少人都放下手中忙着的活儿,向着城主府的方向望过去。

    终年笼罩在城主府上方的那一团黑漆漆的令人抑郁的云雾消散了。远远望过去,城主府尤如一座经尽风雨的古堡,既清晰又沧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