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五十四章 云衡

    天狐族人这句话对赵英彦充满质疑,仿佛并不认可赵英彦使用这把剑。而且这人居然还说自己境界平平,是赤果果的轻视啊!

    赵英彦心里更加不悦了。

    “我怎样得到天星剑跟你无关,反正这剑现在就是我的,你又能拿我怎么样?还有,就算你知道火妖前辈和这把剑的来历也不能证明你是一个好人。别懂得一点东西就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卖弄玄虚。”赵英彦毫不忌讳地反驳。

    “小彦,别这样……”云河真的想不明白,赵英彦和这个天狐族人才第一次见面,为啥他们两个好像有仇似的,说话针锋相对啊!

    这个天狐族人说话的方式的确有些奇怪,但人家原本是生活在一万多载之前的古神,可能存在时空文化差异,但人家也没对自己做过任何过分的事啊!小彦是不是太紧张自己了,觉得所有接近自己的人都别有居心……

    想到这里,云河有些哭笑不得。小彦什么都好,就是太较真了。

    听到赵英彦冷冰冰的回答,那个天狐族人没有生气,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目光又从赵英彦身上收回,再次凝视着云河。

    云河见这个天狐族人望着自己,便主动自我介绍:“前辈你好,我叫做云河。请问前辈怎么称呼?”

    这个是最简单的拉家常了。面对怪人,你说话得要非常小心。

    “云河?天狐族小辈,你这名字不错!我天狐一族全部以云为姓,看来你的确是我族之人。”

    天狐族人心想,既然这小辈是我狐族的,想必听过自己的大名。在狐族中,有哪个人不知道自己呢?

    于是这个天狐族人一脸傲慢地说:“本神叫做云衡,乃天狐族中的大名鼎鼎的长老,本神负责辅助狐女王处理族内外所有事务,可以说我在狐族当中的地位仅是一人之下。”

    满以为抛出尊贵的狐族身份之后眼前这个与臭未干的狐小辈会吓得立即向自己跪地行礼,点头哈腰的。

    没想到云河的反应出奇的淡定,只是微笑着道:“原来是衡长老啊!很高兴认识你。”

    听这语气,云河是把自己跟他放在平等的位置上,没有半点尊卑之分。

    这下子可惹得云衡相当不满。

    这是哪里来的小辈?竟然对自己如此无礼?要是自己的力量在全盛时期,早就一掌将云河拍飞了。

    刚才云衡只是感应到云河是化神境三重,也就不怎么在意他。

    在天狐族当中,这样的修为只是垫底的存在,在族中没什么身份地位可言的。要是换作以前的他,像云河这样的狐妖,连给他斟茶递碗的资格也没有。

    一万多年了,从来未有人敢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除了那位高贵而美丽的狐女王。

    于是云衡怒得瞪大了眼睛,想把这个不懂规矩的狐族小辈瞧个清楚,他要看清楚,这狐族小辈何来的自信跟自己平起平坐。

    可惜他刚刚从沉睡中醒过来,神体的大部分机能都还没恢复正常,包括视力。刚才那个怪异的平移飞行动作也是这个缘故。

    被云河救下后,云衡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云河的模样就被赵英彦的天星剑晃得眼睛都花了。

    天星剑是界王神器,就算是它反射的光芒,也不是普通的光芒,带着震慑作用。

    这云衡本身的境界就不如天星剑,再加上被人封印了千万年,早就虚弱不堪,眼睛也不行了,哪里扛得住天星剑的光芒?直到现在视野还一片白茫茫的发亮,怎么努力聚焦都无法把眼前这个跟自己一样拥有银发蓝眸的嚣张狐妖的模样看清。

    但是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古神,他又搁不下面子,总不能说自己的视力不行,连一个人的模样都看不清吧?

    云衡心想:只要自己略施好处,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狐族小辈肯定会把自己奉若神明。

    于是云衡傲慢地对云河说:“天狐族小辈,刚才是你救了我?你救本神无非就是想得到本神的好处,本神是有恩必报之人,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本神可以送你一样东西。”

    赵英彦心里又在吐槽:厚脸皮的老古董,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家主人神通广大,拥有九重神殿和音鳞秘境这两件至高无尚的空间法宝,归顺于他的人又何止数十万?他要什么就有什么,谁稀罕你的赏赐了?主人是心地好才救你,换成是我,管你是狐族还是长老,才懒得鸟你!

    考虑到主人难得见到一个活着的同族人,这回儿估计心情正在激动着,一定有很多话想问这个人,赵英彦也就不把丑话挑明了,免得坏了主人的雅兴。

    云河在想,人家是一万多岁的天狐族老神仙,而自己也就二十多岁,而且还刚刚成神,在人家面前的确是小辈,人家这样称呼自己也很正常。

    于是他便谦虚地说:“我跟衡长老都是天狐族人,本是同根生,助衡长老一臂之力是我应该做的,我不需要任何回报。”

    “呵呵,不老实的小辈,怕且是还没有想好要什么,又不想随便讨点小礼物浪费了这个珍贵的机会吧?无妨,本神可以给你时间,待你想好了愿望再告诉本神。无论狐族的炼丹术、炼器术、神通还是法宝,本神都可以满足你。”云衡轻蔑地说。

    这时,云河脖子上的那个吊坠突然又发光了,十分耀眼。

    发光的东西很自然而然又吸引了云衡的目光。毕竟他已经是一个老牌古神了,能让他觉得耀眼的东西并不多,一般都是稀世宝物,比如天星剑。

    可是,当他看清挂在云河脖子上的吊坠时,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惊讶无比,他心里大呼:这个吊坠他是绝对不会认错的!这个年轻的狐族小辈是怎么得来的?

    不行,一定要看个清楚!

    由于太激动,他又向着云河飘移几步,现在他与云河的距离已经近在咫迟。

    云衡瞪大了眼睛,好像在寻找什么绝世瑰宝似的,在这么近的距离,他终于看清楚云河的容颜。

    这张精致的脸美得空灵绝世。

    天狐族的人向来都是以美貌著称,族内的人全都是女的美男的帅,想找一个长得丑的都难。但是云河的容貌绝对是天狐一族空前绝后、千万年难得一见的存在。

    云衡一向都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但在云河面前连他也会自惭形秽。

    还有,这张美丽的脸是那么熟悉,熟悉得他瞬间想到一个人!那个美丽、高贵、英勇、令所有狐族男子为之仰望的女王……

    还有云河身上散发着浓浓的天狐皇族血脉的气息!他的身份和地位比自己要高贵得多,而自己竟然高高地飘悬在他头上,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实在是太失礼数了。

    “天啊!”

    云衡再也不能保持那份超然物外、空灵绝世的淡定了,他惊惶失措地从虚空中跌下来落在云河面前,眼睛越瞪越大。

    云衡这么接近云河,赵英彦又不满意了,这已经越过了安全距离。他生怕别人多望云河一眼,云河就会吃亏。

    “喂,你看够了没有?”赵英彦黑着脸吆喝,再次把云河拉后身边。

    现在,赵英彦就站在两人之间。

    云衡无视赵英彦的警告,他赶紧爬起来正经八道下跪行礼,然后抬起头,用虔诚的目光注视着云河,恭恭敬敬地说:

    “亲爱的殿下,谢谢你刚才救了我,殿下的恩情,我无以为报,从今天起,我将会效忠于殿下,鞠躬尽粹,死而后已。”

    呃,这反差也实在太大了吧!

    刚才还说主人是小辈,现在尊称殿下。

    刚才还嚣张地自称本神,现在就老老实实地自称“我”。

    刚才还说主人救他是为了想得到他的好处,现在竟然要鞠躬尽粹地报答?

    非莫是看到主人长得好看,想打主人的主意?肯定是了,这一而再,再而三地接近主人,盯着主人的脸看是几个意思?

    “现在才说谢?你这家伙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吧?”赵英彦冷冷地嘲讽,同时也不敢大意,握剑的手又紧了一下。

    虽然眼前这个天狐族人的行为有些怪异,但是云河对他依然没有戒心,他豁淡地道:“衡长老,救你只是举手之劳,你先起来再说话啊!话说,你认识我吗?为什么要这样称呼我?”

    云河对天衡称他为“殿下”很不理解。

    他是武帝的长子,烈帝称帝后,他被册为叶王,凡间的人尊称他为“殿下”很正常,但是云衡长老是一个中天的古神,又被人封印在黑色水晶里千万载了,他又怎么知道凡间的事呢?

    难道他跟自己一样,懂得读心术,隔空就能察洞到自己的身世?

    云衡没有起身,而是继续跪着说话:“殿下,你身上所戴的吊坠乃我天狐皇族的信物,历来只传给皇位继承者。我们天狐族现在的王是狐女王云雪姬,我能在你的血脉之中闻到狐女王的气息,想必你是女王的后人。”

    原来是吊坠的关系。

    云河早就从水剑师父那里得知,自己的母亲是天狐族的女王。但没想到母亲在中天的地位如此高,就连一个境界达到天神境八重的族人见到自己也会行跪拜之礼的。自己是沾了母亲的光。

    除去狐族皇子这个光环,自己在中天还没闯出什么名堂,真的什么都不算,更受不起衡长老行如此大礼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