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四十九章 美梦成真

    “好了,千瞳,你别再逗他了。这家伙脸皮薄,再这样下去,他真要哭给你看的。”还是希希女神心痛自己的小丈夫,给他解围了。

    不过,为啥要说自己哭呢?

    感觉希希女神和千瞳丫头在唱双簧调侃自己啊!

    云河只好傻笑。

    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跟女人较真,你永远都辩论不赢她们的。而且当两个女人合起来逗你的时候,如果你想尽快摆脱这种尴尬的局面,最好老老实实地接受调侃,然后沉默是金。

    她们开心就好,她们开心了,你才有好日子过。

    天下大顺,人族和妖族的矛盾已经化解,两族得以和平相处。妖族在人族世界行走也不再需要隐瞒身份,而人族去妖族世界历练也同样不会受到妖族排斥。

    云河能以狐妖的形态随意进出皇宫也不会有人被吓得惊慌失措,整个赤炎国的人都知道,神通广大,普渡众生的叶王殿下拥有赤炎皇族血脉的同时,也拥有一半远古天狐血脉。

    所以这次云河从东云所跑到长生殿,一直是银发狐妖的模样。

    他那银发青衣的纤影走到哪里都会引起宫女们一阵阵爱慕的惊叹,觉得叶王殿下越来越美啦!

    一路走来气氛十分欢乐。

    千瞳从小就在民间长大,从来没进过人族世界的皇宫,对于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以及哪些奇奇怪怪的规矩都十分好奇。比如说苛刻的礼仪啦!那些丫鬟连走路和端盘子的动作都很讲究。不过好奇归好奇,她才不会闲着无事去模仿,因为光是看着都觉得她们累。跟着云河和唐紫希最好玩,一切都很随意。

    千瞳就这样大摇大摇地走在两位主人前面,一点儿丫鬟该有的仪态也没有,不时还跟唐紫希和云河开几句玩笑,甚至大胆地怂脾气好得过分的云河,仿佛她才是主人似的。

    宫殿里的宫女们都用看怪物似的目光盯着千瞳,觉得这个丫头真的是太不像样了,怎能如此欺负貌美如花的叶王殿下?她们恨不得跟千瞳换个位置。

    于是千瞳无端端就招了很多羡慕妒忌恨的目光。

    但千瞳完全不在乎,继续我行我素,以调侃云河为乐。

    从东云所到经过一个凉亭,有两个男人在凉亭里对坐下棋。

    一个人又胖又圆,像只肥猫,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另一个人却是人间千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身穿紫袍,脚踏紫莲,仙风道骨,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整座皇宫都因为他沐浴在仙境霞光之中。

    看到这两个人,云河顿住了步伐,目瞠结舌!

    “师父!前辈!”云河惊讶得失声道。

    自己不是眼花吧?为啥会看到已经去世的水剑师父和火妖前辈也出现了?

    没错,胖子就是火妖,而紫袍美男子正是水剑。

    听到云河唤自己,火妖望向云河,一脸不爽地说:“小狐狸,你这是怎么了?见到我们怕我们唠叨着你,不高兴了?”

    火妖骂骂咧咧地说完,又在棋盘上下了一粒黑子。

    “不,火妖前辈,我是太高兴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呢!觉得好像做梦一样,你们不是已经……”云河迷茫地问。

    火妖边下棋边回答:“小狐狸,你是不是得了健忘症啊?你成神后就将我们复活了。我跟水剑小子闲来无事想找你玩,没想到你不在神梦山,我们便直奔皇宫。看到这里有一个下棋的好地方,我们便忍不住坐下来玩了一把。”

    也就只有火妖会回答云河的问题,水剑一直专注于棋盘,连眼尾也没有抬起来望云河一下。

    不过,就算说不上一句话,只要能看到师父好好地活着,那就比什么都令人安慰呀!

    “你们能回来,当然太好了……”云河再次高兴得热泪凝眶。

    他又惊又喜。

    原来水剑师父和火妖前辈跟弈文太傅一样复活了,这回自己美梦成真了啊!真是的,自己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那时候他的灵魂受损,陷入了沉睡,是水剑师父和火妖前辈把剩余的灵魂之力给了他,他才能醒过来的。但是付出的代价就是这两位古神消失了。

    现在好不容易才能见到这两位老人家,云河赶紧擦掉眼角的泪水跑到他们身边,正想好好地跟他们说些话。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水剑突然说话了。

    “你输了。”水剑淡定地在棋盘上放下一粒白子。

    “不会吧!”火妖激动得整个人都跳起来。

    “已经第九千九百九十九盘了,你还是不长进呢!技不如人你就承认了吧!”水剑笑了笑又道:“还有,下棋的时候要专心,像你这样三心两意,就算你的棋术比现在高十倍也不可能赢得了我。”

    水剑对火妖一向刻薄,能数落他必定会极尽其力。

    火妖不甘心地道:“哼!这次本来我是肯定能赢你的,都怪小狐狸突然跟我打招呼,害我分了神,不行!这一局不算,咱重新来!”

    “火妖前辈,你怪我咯……”云河顿时又觉得好委屈。

    水剑腹黑地说:“老妖,你都是一万多岁的神仙了,为啥还如此不讲道理,明明错的是你,却要把责任推给一个天真的小朋友,你还有脸当我希儿的师父?”

    天真的小朋友?云河又汗了汗。水剑师父啊,你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在损我?

    “你是护着自己的小徒儿吧?真是偏心,从前以为你是重色轻友,如今看来,你还重徒轻友,真是一个没心没肺、尖酸刻薄的家伙!别以为你长了一副好皮囊就在这里得瑟,就冲着你这嘴皮,天下有哪一个姑娘受得了?也就只有我才能跟你相处得来!活该你做了一万年光棍!”火妖破口大骂。

    “你就瞎扯吧!本神是中天有名的美男子,以本神的魅力,要是想娶妻,中天的仙女足以在门外排队绕三圈。只是本神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才至今单身。”水剑一点儿也不生气,淡淡地反击,脸带自信的笑容,头顶闪烁着美男子的光环,自带优雅的梦幻背景,胖成肥猫的火妖站在他身边顿时黯然失色。

    有时候,美丽是需要衬托的。

    水剑就像一朵清雅飘逸的紫莲,而火妖则像一片绿叶,还是过于肥厚的绿叶。

    看到他们因为自己吵起来,云河过意不去了,连忙劝架。

    “师父,前辈,你们别吵了,都是我不好!我最近老是做梦,变得精神恍惚,真不该打扰你们下棋的,我这就走啦!”云河赶紧拉着唐紫希走人,看来跟他们聚旧得要另找时间了。

    “别看两位前辈老是吵嘴,其实嘛!我觉得他们的感情挺好的。有时候,友谊是要吵出来的。”千瞳边走边笑道。

    千瞳说得对,两位古神不同师属同源,还是有着千万年的友谊,他们甚至不约而同地做出同一个决定,为了三界的安危,用自己剩余的时间换云河醒过来。

    云河永远都不能忘记他们的恩情。

    云河刚转身迈出几步,就听到水剑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道:“云河,别忘了你当初对我的承诺,要保护好希儿,辅助她完成大业。”

    水剑师父的提醒就像一个警钟。

    “师父,徒儿遵命。”云河立即站住,回头恭敬地回答。

    就在这一瞬间,云河脖子上的吊坠闪烁了一下,可他并没有察觉。

    云河仿佛想到了什么,可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火妖把棋盘清理了,要再来一局。水剑又专注于下棋,不再理会云河。他低头沉思的侧影依然是那么飘然若仙,丰神俊韵,又有一种生人勿近,神圣不可犯的感觉。

    近在咫尺,却有一种微妙的气息让两人隔绝,就像站在遥远的星河对岸相望,雾霞萦绕间,水剑的身影变得梦幻朦胧起来。

    云河看得痴痴的醉了。

    就在云河发愣之际,唐紫希突然在他耳边说话。

    “云河,晚膳快开始了,我们赶紧过去吧!”唐紫希拉着云河的手往长生殿的方向走。

    奇怪,为啥希希对水剑和火妖那么冷漠,见到他们,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的?他们两位都是她的师父啊!

    然而,希希的手好温暖,温暖得云河的心都融化了,他就这样被女神牵着走,脸上尽上幸福的笑容,所有不幸和烦恼都消失了。

    长生殿,是烈帝的寝宫。平时烈帝用膳一般在长生殿,要是接见外宾则会在办事场所。云河和唐紫希他们都烈帝至亲的人,他便直接传膳,让御膳房把饭菜送到长生殿。

    十几张大小桌子上摆放了近百道美味佳肴,还不包括数十道各式小食和点心。一般来说,皇帝的御膳都是千遍一律的。

    然而,这次的御膳却出现了不一样的菜式。

    除了有云河创作的核桃小狐包,还有很多民间非常流行的小食和点心,比如冰糖葫芦、棉花糖和白糖糕等等。

    烈帝记得皇兄云河有一回失忆了流落民间,特别喜欢吃这些地方小吃,还带着自己吃遍了一条街。

    皇兄难得回来一次探望自己,烈帝便特意让御膳房的厨师们从民间那里学回来,精心烹饪的,为的只为搏这位蓝颜皇兄一笑。

    果然可爱跟失不失忆无关。

    看着云河吃棉花糖的模样,烈帝真是觉得自己的心被甜得萌化了。

    细心的烈帝留意到,云河每次吃到又香又甜的食物时,一对白茸茸的狐耳朵就会萌萌地趴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