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十九章 故人

    “云兄弟,谢谢你。”弓桐伤感得眼睛都蒙上了雾气。

    店长陈昊很有修养,不会轻易打断贵宾之间的交谈,刚才他见弓桐跟云河在交谈,他便沉默不语,直到他们说完了他才接着问:“云公子,刚才你说要我们找两个人,第一个人是你的妻子唐紫希,那么第二个人是谁呢?”

    云河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他变出第二块紫色玉简。

    陈昊接过玉简读取里面的信息。里面记录着凡间一段可怕的影像:

    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骷髅人左手托着一只黑色的水晶球,从那个水晶球里不断释放出黑色雾气。这种黑雾遮天蔽日,侵骨蚀魂,在骷髅身后,河山黯然失色,草木尽枯,人们变成了傀儡,张牙舞爪,狰狞地嘶吼着……

    陈昊看完脸色大变!

    云河沉重地说:“我要找的这个人叫做圣皇,这是一个灭世大魔头,凡间就差点被他毁了。影像中的那个骷髅只是圣皇在凡间的一个傀儡,已经被我消灭了。骷髅手中的水晶球真正的主人其实是圣皇。圣皇从来不曾在凡间出现,他只能用水晶球掌控傀儡为他在凡间做事。凡间与中天之间有屏障,化神境或以上的修士不能停留在凡间,因此我才判定他应该是一个神。他的傀儡既然能在凡间出现,就同样有可能在中天出现。我希望能在他对中天造成危害之前把他找出来,先发制人。只可惜我不知道圣皇是何模样,就连他是男是女,是什么境界,是从哪里来的都不知道。”

    听完云河这一番话,陈昊顿时对云河肃然起敬。

    他原本以为云河收集这么多法宝是为了争夺城主一职,现在才知道,云河根本就志不在此。云河的襟怀比他想象中广阔,抱负也比他想象中要高尚远大。

    人家心系世间的生灵,有一颗悲天悯人之心;心存正义,立志打败魔头,如此努力奋斗为的是凡间、中天和圣地三界的太平,那些追求名利的人在云河面前是那么渺小。

    在云河身上,陈昊仿佛看到了一万年之前,那群为三界英勇牺牲的古神们的身影。

    陈昊内心一阵激动,觉得继承那些古神遗志的人出现了。

    虽然云河现在的境界还很低,他还没有成长起来,但是陈昊在云河身上看到了希望。或许云河能为颓废的中天创造奇迹也说不定。

    不过,陈昊并没有把内心对云河的想法表现出来。

    陈昊装作镇定,郑重地说:“云公子,我从来没见过这个水晶球,也没听说过圣皇这个人。不过云公子所说的事,我一定会向天宝阁的高层反映。云公子请你放心,我们不但会帮你找出圣皇,要是你跟他战斗,我们也会全力支持的,这已经不是个人安危的事情。这个人既然会令生灵涂碳,那就不能放任不管。我们天宝阁立足于中天,那就自然有责任保护这个我们共同生存的空间。”

    云河听了欣慰地笑了笑:“陈店长,谢谢你,也谢谢天宝阁。”

    没想到天宝阁如此义丈。

    而弓桐则听得出了一身冷汗,他以为中天的情况已经够糟糕的了,没想到凡间也会有如此可怕的灾劫……云兄弟真是不容易啊!

    由这份简短的影像,陈昊觉得凡间出现的圣皇傀儡和中天出现的黑翼鸟龙都并不简单。情况比他想象中要复杂。

    天宝阁的主人和高层都必须跟云河找一个地方坐下来,好好深谈的。这关乎这个世界多个界面未来的安危。

    只可惜这一日天宝阁的主人因为有急事不能赶到,也就不能跟云河见面了。店长陈昊盛情地挽留云河在天宝阁的厢房小住几天,好让他一尽地主之宜,但云河却委婉地拒绝了。

    跟天宝阁主人失之交臂虽然可惜,但云河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因此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

    他跟陈昊说,在找到新住处之前是,他会暂时寄住在黄府,如果天宝阁的主人回来,就去黄府告诉他,他一定会去赴约。

    有了云河这个承诺,那场会谈算是定下了,只是差天宝阁定个时间。陈昊也算对天宝阁有个交代了。

    陈昊内心虽然很想挽留云河,但是也不好意思耽误云河的正事,只好同意了。他跟几个伙计热情地把云河和弓桐送出门。

    在路上,弓桐悄悄地问云河:“云兄弟,刚才你在天宝阁所说的和所做的一切都太震撼,我现在仍未反应过来啊!你为什么毫不避忌在我面前说出这么多底牌和重要的事?难道你就不怕我将来会害你吗?”

    比如他是钻石会员,比如他妻子的事,比如他夙敌的事……

    云河听了笑了笑:“弓大哥,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就要互相信任呀!”

    很简单的一句话,但弓桐听了差点就想哭。

    “云兄弟,谢谢你相信我。”弓桐只是回了一句话就没有多言,但是在心底,他是非常感动的,他对云河的感情又深厚了几分。

    跟云河相识虽然还不到两天,但弓桐有一种很奇怪的错觉,好像自己跟云河已经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黄泽的手下裘海仍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刚才两人走进天宝阁看货品的时候,裘海也假装成顾客进去了,只是站在距离他们较远的位置。

    后来云河和弓桐被店长陈昊请进了里面的厢房,裘海才没有办法,只好在外面等候。

    直到云河和弓桐双双出来,裘海又继续远远跟在他们身边。

    但是云河和弓桐再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直接打道回黄府。于是裘海只有跟着他们回去。

    回到黄府,那就不必再跟着他们了。黄府是黄泽的地方,耳目众多。

    裘海打算找黄泽覆命,禀报今天目睹的一切。

    当他经过一段长廊里,一道黑色的身影从一棵树后闪现。

    如果换作其他侍女或下人,一定会吓得惊叫,说有刺客,然而裘海却淡定得很,他用略带冰冷的声音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那道黑影出现在裘海面前。

    阳光下,那人的脸孔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的笑意,他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注视着裘海的时候变得格外的温暖。

    “裘海,你真是冷淡啊!居然用这种冷漠的态度去对待老朋友,我真的很伤心呢!”那人笑道。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就像弯弯的月儿。

    如果云河在这里,他就会发现,这个突然出现跟裘海搭讪的人正是他新收的奴仆宫奈。

    “宫奈,黄府是你不该来的地方!要是被人发现了,引起误会,对你对我都不好。没错,我们曾经的确有过交情,但现在我们各为其主,立场对立,实在不方便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希望以后你注意一些。”裘海冷冰冰地说。

    宫奈满腔的热情不但没有被裘海浇灭,反而笑得更开心,他向裘海走近了一步,激动地说:“裘海,我正为此事而来!你老是对我避而远之是因为我们被分在对立的一组和二组。如果我们侍候同一个主人呢!那么我们就能像从前一样无拘无束了!”

    裘海生气地说:“自古忠臣不侍二主。再说,柳迎风是一个卑鄙小人,做尽阴损之事,就算死我也不会出卖黄组长投靠他。你就死心吧!”

    宫奈又笑了:“裘海,你别激动。我说的人并不是柳迎风,而是另有其人。这个人足智多谋,神通广大,有鸿鹄之志,又有慈悲心肠,待人慷慨大方,那小气的柳迎风又怎能与之相比?”

    裘海听了更加生气了,破口大骂:“宫奈,难道你已经出卖了柳迎风,另觅新主?虽然柳迎风是个不仁不义的小人,但是他毕竟是你的组长,给了你一口饭吃,若当年你不是得到他的收留重用,早就饿死街头,焉有如今的地位,做人岂能如此忘本?我裘某真是看错你了!亏我以前还把你当成兄弟!”

    宫奈收起笑容,眼神中尽是恨意:“没错,姓柳的家伙的确给了我一口粮,让我有机会活下去。但这些年,他只不过把我当成一只狗罢了,何曾给过我尊严?他也不在乎我的性命。跟着这样的人,活得一点意思也没有。而我现在的主人对我就完全不一样。”

    语重心长地望了裘海一眼,宫奈又接着说:“裘海,正是因为把你当兄弟,我才冒着生命危险前来告诉你,别再跟着黄泽了!黄泽表面大公无私,刚正不阿,实则城府甚深,对你未必是真心。如若有危险,你还不是他最先牺牲的棋子?”

    宫奈又变出一把宝剑。

    宝剑一出,锋芒毕现,竟然是一把威力天神境四重的法宝!

    裘海看得眼睛都直了!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高级的法宝。

    两位组长的境界是天神境一重,护城队长是天神境三重,而失落城主是天神境四重。

    持有四重天神器意味着什么?就算是跟失落城主一战,也能处于不败之地!

    随便给手下装备一下,就能达到叫板城主的实力,这份霸气显而易见。此人的志向绝非仅限于失落之城!

    宫奈就知道这把宝剑会让裘海大吃一惊,他得意地说:“这是我的新主人赏赐给我的。你看,我没说错吧?他对手下真的很大方。如果你愿意归顺于我家主人,以你的身手,得到的赏赐肯定不会比我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