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八十四章 小名情结

    云河知道自己离家出走大半天,大家肯定会很担心自己。自己在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事,等见到大家再打听也不迟。

    现在首要的事情,是治好烈帝。

    云河把烈帝轻轻放在山洞的卧席上,随手一探,变出自己的吊坠和空间戒指。

    在永南坡跟梵祭司对峙之前,云河就有先见之明地将随身的宝物都藏在音鳞秘境里。这就是为什么梵祭司搜遍云河全身,除了蛇形镯就什么宝物都没有找到的原因。

    云河眼急手疾,将扎在烈帝身上的赤蝎魅影针全都拔走。

    这赤蝎魅影针原本只是一件灵器,相当于灵海境级别的力量,对归空境修士并不致命。但是烈帝中了化功散,气海溃散,尚且连普通人都不如,这赤蝎魅影针便乘虚而入,侵蚀了烈帝的脏腑。

    最可怕的还不是身上的伤,而是这毒能化为赤蝎火,侵蚀灵魂!

    云河不敢再迟疑,从空间戒指里变出几颗混元八仙丹给烈帝服下,然后同时祭出吊坠和紫莲给烈帝驱毒。

    混元八仙丹是用混元五叶参和龙纹八仙草配制的,是一种专门化解赤蝎火的解药。

    那时候唐家主唐松山以及少主唐玉书同时中了这种毒,唐紫希和云河才会冒卫去神梦山采药,迎来了一段改怪他们命运的奇遇。后来在岳依岚的帮助之后,顺利炼制出一批解毒灵丹,当时还用剩不少,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混元八仙丹是用灵物炼制,而吊坠和紫莲又是圣物,沉积在烈帝灵魂和经脉中的赤蝎火很快就被彻底清除了。

    云河继续输入灵气,帮烈帝重塑气海,巩固了他的修为之后,又顺便帮他提升了一下境界。

    烈帝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之下,由归空境九重初期直接突破至归空境九重巅峰。

    这样,以后就算烈帝跟梵祭司正面交锋,也有了一战之力了。

    不久,烈帝缓缓睁开眼睛!

    第一眼,烈帝看到云河坐在自己身边,用关怀的眼神凝视着自己。

    云河全身大汗淋漓,看起来有些疲倦。

    刚才如果云河的施救再迟个片刻,烈帝就一命呜呼了。把一个半步踏入鬼门关的人拉回来,又提升他境界是相当消耗灵力的。

    不过看到烈帝已经痊愈,云河相当的欣慰,关怀的目光中带着温柔的笑意。

    烈帝没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他以为这一次自己必死无疑的。

    所以死别重逢的第一瞬间,他已经顾不了面子仪态什么的,猛地坐起来,就直接将云河抱住,激动地哭起来:“云河,我以为这辈子再没有机会见到你了……”

    “云烈,你别担心,没事了。”云河任由他搂着,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二十多年了,这是兄弟两人第一次抱在一起。云河觉得皇弟的怀抱真的很温暖。

    哪知道烈帝的身躯突然微微颤了一下。

    “你叫我云烈?难道……你的记忆?”烈帝慌张不安地问。

    云河淡然地笑了笑:“我想起一切了。云烈,你放心,我已经明白你的心境,自然就不会怪你。”

    “我对你、你的妻子以及你的手下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你真的不恨我,不怪我?”烈帝心虚地放开云河,迷茫地问。

    “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大家都没事了,你也想通了,我必何再记恨过去的前尘往事。现在能跟你兄弟相认,我不知道有多高兴。云烈,以后就让我们俩并肩作战,一起对付梵祭司。只要我们兄弟同心,我相信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能把我们难倒。”云河道。

    清澈的眼眸,温柔的声音,豁达的襟怀,如天仙下凡般的倾城容颜,眼神是那么坚定,没有丝毫的杂质,这一切告诉烈帝,云河是真的原谅他了。

    “云河,谢谢你……对过去所犯的错,我一定会弥补给你的。相信我,我一定能做到!”烈帝的心结终于打开了,他信誓旦旦地向云河保证。

    云河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大人教小孩的语气道:“都说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你身为一国之君,在我面前怎么哭哭啼啼的像个女人似的,还说这一大堆肉麻的话?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俩有猫腻呢!再说,我好歹比你年长吧!你是不是应该喊我一声哥。”

    “呃……”烈帝汗了汗,觉得十分不适应恢复记忆的云河。

    还是失忆的云河比较好玩,小鸟依人的跟着自己,还亲切地唤自己为“澈大哥”,这可是烈帝这辈子最快乐的回忆之一。

    可是,云河这样说也并没有错呀!

    论年纪,云河的确比烈帝年长好几岁,而且他们又是亲兄弟,在情在理,烈帝称呼云河为“哥”都是天经地义的。

    是烈帝在钻空子而已!

    “哥……”烈帝很别扭地唤了一声。

    “呵呵,这才像话嘛!”云河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的知书达礼相当满意。

    烈帝的脸羞红了,云河居然反客为主,把自己当成小孩了,他既有点不适应,又有点不甘心。真没想到云河这么快就恢复记忆,原本以为可以用“澈大哥”这个身份跟他多相处一段时间。

    看到烈帝这个窘迫的样子,云河又觉得好笑了。他知道自己这个皇弟一向都心高气傲,但是内心还是有柔情和善良的一面的。

    “好了,哥知道你有小名情结,以后我就叫你阿澈吧!这样我们就扯平了。”云河道。

    “好,只要哥喜欢就行。”烈帝红着脸笑了笑。

    云河恢复记忆了,跟烈帝预想中的一样,云河真的原谅自己了。喊他哥又算什么,这本来就是应该的嘛!

    兄弟间的感情仿佛是相处了二十多年的深厚,也再无间隙了,这一刻烈帝也知足了。

    随后,烈帝打量了周围的环境一眼,发觉自己身处一个山洞里。山洞里的布置简朴而洁雅,显然是经常有人居住的。往洞外一望,是美丽的湖光山色。

    烈帝不由得好奇地走出洞外观望。

    生活在这里的很多植物和小动物都是烈帝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只是四周似乎荒无人烟,静悄悄的,只有他和云河说话的声音。

    最让烈帝惊讶的是,这里的天地灵气居然达到归空境九重巅峰,跟神书空间一样。呼纳着这里的每一口空气,都觉得身心舒畅无比。

    烈帝可不认为小小的青桐郡有这样的宝地。

    “哥,这里是什么地方?”烈帝惊讶地问。

    云河道:“这里是我的宝物空间,叫做音鳞秘境。”

    音鳞秘境?烈帝曾经听梵祭司说过,云河拥有两个秘境,一个是音鳞秘境,另一个是九重神殿。

    从前被贪婪和妒忌蒙蔽了双眼的自己一心想将这两个秘境居为己有。现在,他终于有机会目睹其中一个秘境的庐山真面目。

    这里幅员辽阔,一望无际。

    站在这里,烈帝能感受到一股亘古和瀚海的力量在守护着这片空间。在这股力量面前,自己渺小得如同蝼蚂,根本就不能逾越,内心更是会不由自主地对那股力量产生敬畏之意。

    他明白,这是宝物空间对走进这里的所有生灵的一种震慑作用。

    他更明白,这是云河的力量。

    只有德才兼备,资质逆天,有特殊气运,又经过重重考验之人,才能得到这件宝物的垂青,成为这里的主人。

    从前自己以为擒下云河,就能将这件宝物据为己人的想法是多么天真。

    这宝物是有灵性的,就算它成了无主之物,也不会看中自己。

    一瞬间,烈帝又明白到自己和云河的差距,心中再无贪念和妒忌,心境也更得越来越明朗和平静。

    见烈帝已经完全恢复了,云河才想起在青桐郡刚遇到烈帝时,烈帝跟自己说的那番话。

    “阿澈,你说梵祭司用影傀和傀儡掌控了皇宫,侵蚀了赤炎国的国土是怎么一回事?”云河问。

    烈帝便一五一十地将皇宫发生的事,以及他一路逃亡至青桐郡所目睹的一切全部告诉云河。

    当听闻除了青桐郡,赤炎国其他地方已经沦为梵祭司的附属,而那些地方的人全都被黑雾侵蚀,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傀儡时,云河不由得脸色大变。

    “没想到梵祭司会卷土重来!都怪我这种时候失忆,差点就误了大事。”云河十分着急。

    “哥,你放心,我已经让青桐太守将这里的人疏散至神梦山。就算梵祭司现在就杀过来,伤亡人数也能减到最低。”烈帝道。

    “不,我觉得事情有蹊跷。”云河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哥,怎么了?”烈帝疑惑地问。

    云河给烈帝解释:“那青桐太守刚才还暗算我俩,他又怎会这么好心保护这里的人?而且,梵祭司早就知道,九重神殿就在神梦山,我和紫希若是带领众人退隐,必然是回到九重神殿。而你逃出帝都,也只能去神梦山找我求救。那他为何不直接派影傀和傀儡包围神梦山,而是一路追赶在你后面。以你之前的重伤状态,又怎可能从影傀和傀儡的追杀之下突围而出,逃至千里之外的青桐郡?”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怎么之前想不到。当时我气海破碎,修为尽失,梵祭司要杀我很容易。按常理来说,我的确不可能逃到这里。”烈帝恍然大悟。

    云河一番话点醒了烈帝,烈帝更加不安了,他自言自语:“那梵祭司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