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七十七章 乞丐与脑病少年

    不要说这点小零食,就算把整个市集买下来对烈帝来说也卓卓有余。再说,他本来就是赤炎国的王,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的,理论来说,根本就不需要买嘛!

    “卖冰糖葫芦啦!好吃的冰糖葫芦!”一个大叔挑着一支长竹竿在街边叫喊。竹竿顶端用桔秆草裹了一层,上面插满了用签子串起来的冰糖葫芦。

    每颗冰糖葫芦都又大又红,每六颗用竹签串成一串,看起来就像一棵硕果累累的冰糖葫芦树。云河的口水已经不争气地流下来。

    “澈大哥,我要冰糖葫芦!”云河激动地叫着。

    “好的,这就买……”烈帝心里又在吐槽了:皇弟不愧是吃货啊!就算失忆了这吃货本色仍是不变的呢!

    烈帝从空间戒指里淘出一块金币,递给那位大叔道:“你的冰糖葫芦我全买下,一块金币够吗?”

    这金币已经是烈帝的空间戒指里面额最小的货币了……

    须知道,那秘道石室可是武帝留给后人的后备金库,又怎会有碎银子?想找一个普通的赤炎币都难啊!

    “够,足够了!”这位大叔在街道站了大半天才卖出几串,现在有人一下子就把他的冰糖葫芦全买下,他当然是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不过呢,亲爱的客人,问题是我没有那么多钱找给你啊!一个金币等于五千赤炎币,我这冰糖葫芦才五个赤炎币一串,这里连五十串也不到,顶多就是二百五十赤炎币而已!”大叔十分为难地说:“你们能不能等我一会,我马上回家拿钱。”

    “原来冰糖葫芦是这么便宜的吗?那不用找了,剩余的打赏给你,我们赶时间。”烈帝不以为然地道。

    若果他现在不是一副衣衫破烂的乞丐造型,这口气还真像一位财大气粗的主了。

    大叔汗了汗,心里吐槽:这个人是真有钱还是不会算钱?用一个金币换五十串冰糖葫芦,怎么说都是亏大了啊!

    不过,有人主动给自己送钱,大叔又怎会拒绝呢?这辈子他都没见过这么大的一个金币,就更不说拥有一个金币了!

    大叔连串着冰糖葫芦的竹竿也不要了,整竿递给云河,说了声“谢谢”就大笑着头也不回地跑了。

    市集上的人看到有人用一个金币换一竹竿的冰糖葫芦,不由得用看怪物似的眼神盯着烈帝和云河。

    但见云河左手拎着竹杆,右手摘下一串冰糖葫芦送到嘴边津津有味地嚼起来。

    他这个样子跟一身乞丐装打扮的烈帝站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怪异的风景。

    一般来说,冰糖葫芦是逗小孩子的零食,而云河就算外表看起来是十几岁的少年颜,那也到了束发之年了好不好?怎么说都是大人了。

    一个大人,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像小孩似的,跟一个乞丐站站一起,很容易就会让人产生误会,这个少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至于那个乞丐,就是一个蠢货了,连钱都不会算,笨到用金币换冰糖葫芦的。

    所谓物以类聚,难怪这两人会走在一起。

    人们不由得对云河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个孩子真可怜啊!明明长得眉清目秀的,却有脑病,真是太可惜了。”

    “看他的相貌和气质,皮肤白白净净,水灵水灵的,哪里像个粗人?家里的条件应该不差。多半是不小心走失了吧!”

    “这不定是被这个乞丐拐走的呢!”

    云河这身打扮,如果站在大家族的子弟面前,的确是不够看的,很容易就会把他当成山野农夫。只不过青桐郡是一个偏远贫穷的小地方,这里的人都没怎见过世面,见云河颜值高,气质好,就把他当成有钱人家的孩子了。

    听了这些路人犀利的言词,烈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的皇兄不是有病脑,只是暂时失忆了好不好?

    若不是赶着去找青桐太守,不想折外生枝,以烈帝以往的性格,早就把这些多舌之人全部锁进牢里了。

    云河全然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他的世界里,仿佛只有那一串串美味的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是用新鲜山楂制的,外面浇一层用蜂蜜和红糖的糖酱。糖酱遇风就会干化,所以吃起来外面一层爽脆,而里面的山楂则酸甜可口,风味独特。

    “冰糖葫芦真好吃!澈大哥,你要不要也来一串?”云河一边吃,一边笑着天真地问。

    “不必了。”烈帝果然地拒绝了,他的样子长得比云河年长,要是他也一起吃冰糖葫芦,估计周围的人就会把他当成脑病。

    现在他的形象已经是一个乞丐,如果再次降级沦为一个脑病乞丐,那就杯具了。

    见烈帝用金币换冰糖葫芦,其他小贩们都眼红了,笑眯眯地迎过来,七嘴八舌地问:

    “两位小哥,要买棉花糖吗?”

    “我这里的包子很新鲜,要不要试一试?”

    “切糕呀!好吃的切糕呀!”

    云河恨不得把这些食物全部买下了,激动地问烈帝:“澈大哥,能买给我吗?”

    眼睛是闪闪发光的,充满了期待,好像不买给他,他就会很可怜。

    烈帝是彻底无语了!

    他在皇宫里长大,后宫佳丽三千,有哪一个妃嫔不是千方百计地撒娇讨好自己,想得到自己的临幸?

    可他突然发现,自家的皇兄比起自己曾经遇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更会撒娇,关键是这容貌,比起他所遇到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丽得多!

    用闭花羞月,沉鱼落雁,倾国倾城这些语言来形容云河还嫌俗气。

    本来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买小食这种事儿的烈帝,完全败给了云河。

    想到自己过去对他的种种过分事情,想到自己欠他一条命,想到自己的自私,害他流落他乡十多载,想到他三番四次不计前嫌地救了自己,内疚的烈帝怎么也无法拒绝云河的恳求。

    这些冰糖葫芦,棉花糖还有包子什么的,跟云河对自己的情义比起来,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于是烈帝把云河喜欢的小食全都买下了。

    一种小食一个金币。

    不过,他已经没时间等云河慢慢地品尝这些小食了,他用空间戒指把这些东西装起来,包括之前买的那一杆子的冰糖葫芦,然后把空间戒指交给云河,云河想吃什么,随时可以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来。

    这下子,市集的人又看傻了眼!

    一个乞丐和脑病少年居然还拥有空间戒指?这绝对是金主呀!

    人人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他们。

    烈帝可不知道,他这个护兄心切的行为却让贪婪的人起了坏心思。

    一个右眼有刀疤的男人和一个麞头鼠目的瘦个子站在市集的角落,用不怀好意地目光打量着烈帝和云河。

    “大哥,今天我们遇到肥羊了。”瘦个子猥琐地用手指着烈帝和云河,对身边的刀疤男道:“这两人身怀这么多宝物,看起来却一点修为都没有,真是天送给咱的一份大礼呢!”

    烈帝是气海被毁,修为打回零,但只要有足够的灵丹和资源,修为恢复至归空境九重是没问题的。

    至于云河,他可不是没有修为,刚好相反,他的修为太高了,只差一线就踏入化神境,这两个小混混也只不过是初元境而已,自然看不出云河真正的境界。

    明明是两只大老虎,却被这两个混混看成是病猫,也不知道是云河他们倒霉,还是这两个小混混倒霉。

    “没错!咱的运气真好!得要快点下手,看中这两头肥羊的人肯定不止咱们两个。”刀疤男咧开嘴笑道。

    两人再次隐没在转拐的角落。

    待烈帝和云河经过时,两人同时出手,把烈帝和云河拉住。

    烈帝修为被废,手无缚鸡之力,而云河则是失忆,不知道一身的力量怎么使用,居然糊里糊涂就被这两人架入无人的巷子里。

    刀疤男和瘦个子手中都拿着小刀。此刻,两把寒光闪闪的小刀正架在烈帝和云河的脖子上。

    刀疤男架着烈帝,而瘦个子则架着云河。

    只要刀刃再往前半寸,就会割到两人的皮肉。

    “你们是什么意思?”烈帝沉着冷静地问。连梵祭司他都不怕,还会怕这两个小混混吗?

    “我们的意思还不明白吗?打劫!”刀疤男坏坏地笑道。

    “乖乖的把你们身上所有值钱东西交出来,说不定咱心情好,会饶你们一命!”瘦个子呼喝。

    这个瘦个人似乎有些虚损,中气不足,说话阴声细气的,就像被人捏着脖子说话似的,听他的声音就觉得难受。

    “两位大哥,我明白了,你们一定是肚子饿了吧?不用怕,澈大哥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东西,我可以分一些给你们。不过你们得先放下刀子呀!刀剑不长眼睛,要是不小心被划到,是会痛的。”云河天真的道。

    看到云河如此天真,烈帝心里又忍不住吐槽:皇兄,你失忆了连智商也为零啊!

    “蠢货!你脑子有问题吗?我是说宝贝的东西,并不是指那些街头小食!”瘦个子恶狠狠地骂。

    “我最宝贝的东西,就是口袋里的冰糖葫芦、棉花糖和包子啊!”云河委屈地说。

    瘦个子还以为云河是在逗他,不由得十分生气,气急败坏地大叫:“臭小子!你敢耍我?信不信我一刀宰了你?”他的手一紧,就要把刀刃往云河的脖子割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