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六十八章 以魂补魂

    水剑认为,还不如趁着自己残魂还没消散之前,用剩下的力量助云河早日康服,方有机会渡过灭世之劫。

    正是因为这样,水剑和火妖才同时作出这个决定。

    当然,天机不可道破,水剑和火妖都不打算把这事告诉唐紫希。

    “好了,希儿。为师主意已决,你不必多说。”水剑说完,衣袖轻轻一拂,唐紫希和球球就同时被一阵清风卷出厢门外的院子里。

    “水剑师父!火妖师父!”唐紫希慌张地往回跑。

    “砰!砰!”的两声,厢房的门窗关紧了,一个紫色的结界把厢房笼罩起来,唐紫希根本就冲不进去。

    她抱着球球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云河是九重神殿的现任主人,而水剑是九重神殿的前一任主人。而且在九重神殿里,有很多灵物是水剑生前的神血所化,包括紫烟湖和龙纹八仙果。可以说,水剑跟九重神殿是一体的。

    而现在云河昏迷不醒,所以水剑能掌控九重神殿也不奇怪。当然他这种掌控,跟主人的掌控程度是有区别的,不过要阻止唐紫希他们进来却是绰绰有余。

    还有谁能阻止水剑和火妖?

    唐紫希突然想到一个人,如果是她,必定能轻而举易地穿越水剑的结界!她就是九重神殿的器灵!

    “红姝!你听到吗?快阻止水剑师父!”唐紫希焦急地呼唤。

    一道红影在唐紫希面前闪现。

    是一个身穿霓裳古服,光着脚丫,脚系红绳,面容娇俏,身材婀娜的美貌女子。

    “唐姑娘,这里发生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不过很抱歉,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红姝一脸凝重地回答。

    “为什么啊?”唐紫希不明白:“水剑师父不是你的前一任主人吗?你怎能忍心眼白白地看着他消失?”

    红姝无奈地笑了笑:“可云河才是我现在的主人。我是九重神殿的器灵,凡事必须优先考虑主人的安危,只要是有利于主人的事情,我都会很乐意去做。包括用水剑师父的灵魂去修复云河主人的灵魂。更何况,这是水剑主人自己的决定,我选择支持他。”

    红姝的表情有些冷漠,仿佛水剑的灵魂在她心中,只不过是救醒云河的一份补品。

    “你!”读不懂红姝眼神中的情感,唐紫希有点气,没想到这个器灵这么现实。

    红姝身影一闪,又在唐紫希面前消失,她直接穿过水剑的结界,出现在厢房里。

    看到红姝来了,水剑豁淡地笑了笑:“红姝,谢谢你成全我。”

    红姝瞬间眼睛充红,泪光闪闪,难过地说:“水剑主人,我实在舍不得你。”

    “可是中天恐怕支撑不了多久,如果云河再睡下去,不要说中天,恐怕连凡间也会遭遇灭世之劫。是没有办法了,对不?”水剑笑道。

    “没错……”红姝点了点头。

    原来在唐紫希面前的冷漠是装出来的。红姝跟随了水剑亿万年,中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很清楚。

    现在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水剑主人,我跟随了你亿万年,能不能让我一直陪到你最后?”红姝依依不舍地恳求。

    “好吧!谢谢你。其实你不必为我难过。我把灵魂之力渡给云河,从此以后,你守护云河,就等于守护我。我并没有消失,只是化为另一种力量守护在大家身边而已。”水剑轻轻地说着,仿佛这是世间最简单的道理。

    红姝一边听,一边点头。

    守护云河主人等于守护水剑主人……

    这句话,她深深地记住了。

    “水剑主人,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竭尽全力守护云河主人的!”红姝激动地说。

    “好,那以后的事情就拜托你。”水剑伸出手,抚了抚红姝的脑袋。

    红姝瞬间泪如雨下。

    火妖一向大大咧咧惯了,他有点受不了这种生死别离的场面。他挖了挖鼻孔,不烦耐地打趣:

    “水剑小子,若不是我知道你暗恋了那狐女王千万载,我还以为你跟这小妮子才是一对,哈哈哈!你们的废话真够肉麻,我受不了啦!快点开始吧!大丈夫就算要走,也要走得潇潇洒洒的才对嘛!”

    悲伤的气氛仿佛一下子就被火妖的话冲淡了不少。

    “老妖,你说得没错。那让我们开始吧!”水剑豁然笑了笑,跟火妖会心地互视一眼,两人的身影化为两道紫火,同时没入云河的灵魂之中。

    整个厢房被神圣的紫火笼罩着,灵气充溢。

    感应到浩瀚而精纯的力量,沉寂已经久的紫莲再次在云河的额头出现。

    以魂补魂!紫莲吸收了这两道力量,再徐徐地输给云河,这个过程是那么缓慢。

    红姝静静地站着,百感交集地凝望着那两道璀璨的紫光,心里只有默默地祈祷:云河主人,快点醒过来!别辜负水剑主人和火妖前辈的期望……

    紫莲吸收了水剑和火妖所化的灵魂之力之后,又继续吸收积存在九重神殿天地间的信仰之力。

    这段时间,九重神殿里的人每天都去狐仙殿为云河虔诚地祈福,积滞的信仰之力非常浓郁,经过紫莲的炼化再反哺给云河,就变成一种非常纯粹又充满信念的力量。

    很快,云河被圣罗祭场所吞噬的灵魂之力就补充完整。他的灵魂变得无好无缺。

    在某个时刻,云河的眼皮动了动。

    红姝非常惊喜,知道主人快要苏醒了。

    此时,水剑布下的结界也随着水剑消失而慢慢崩解。

    “云河主人,加油哦!红妹先告退了,只要你召唤我,我随时都会出现。”红姝欣慰地冲着云河笑了笑,就消失了。

    红姝是一个很识趣的器灵,她知道应该把主人醒来第一眼的重逢留给唐紫希。而且估计因为水剑主人和火妖前辈的事,唐紫希会恨自己吧?自己明明能阻止的……

    在结界消失的瞬间,唐紫希就冲进来了。

    看到云河依然睡在帷幕里,而水剑、火妖和红姝都不见了,不用说,唐紫希也知道发生什么事……

    她最担心的事情已经成真!

    把剩余的灵魂之力渡给云河之后,水剑和老妖就彻底消失了。

    结果,她还是无法阻止这件事。

    虽然跟水剑师父和火妖师父相处的时间并不多,可还真的把两位师父当成亲人般看待。

    她又心痛又难过。

    “云河!”唐紫希抱着球球,跑到云河身边,眼泪汪汪地凝望着他。

    就在这时,云河突然毫无征兆地睁开眼睛!

    唐紫希与那一双清澈纯真,没有任何杂质的眼眸相处,这种熟悉而久违的感觉,让她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凝结了太多悲伤离合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撒落。

    “云河……”

    该怎么向他解释,弈文太傅、水剑师父还有火妖师父的事?

    这几位云河最敬爱的前辈,都是为了救他,已经不复存在于世了!

    要是云河知道了,以他的性格,一定会难过伤心的。

    千言万语,唐紫希到嘴边,不知从何诉说。

    然而,云河的表情有些奇怪。

    他懵然地坐起来,一语不发,警惕地望着唐紫希和球球,表情就像一只迷途小羔羊,还往后轻轻挪了一下,好像受惊的小动物的本能反应,单薄薄的小身板还在微微地颤着。

    唐紫希觉得云河的神情有些不对路,关心地询问:“云河,怎么了?你哪里觉得不舒服?”

    云河茫然地望着眼睛充红的唐紫希和外形有些不伦不类的奇怪鸟兽球球,害怕地问:“我是谁……你们又是谁……”

    球球好不容易才等到云河睁开眼睛,看到云河都不认识自己,不由得急了!

    球球从唐紫希怀中挣脱,跳到云河脚边,撒娇地往他揩了揩:“小云河,我是球球啊!你不认得我了吗?”

    球球的羽毛拂在肌肤上,有种奇怪的感觉。

    脑海一片空白的云河,可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意思。

    他觉得很害怕,躲开球球,从帷幕里跳下来,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般光着脚丫拼命往门外的地方冲出去。

    “砰!”的一声,与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相撞。

    也许是撞击力太大的缘故,云河被撞得跌倒在地。

    “哥!你醒啦!太好了!”那个人激动地把云河扶起来,拉入怀中,把他的腰圈住,就是来一个熊抱!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颜少秦。

    说起颜少秦为什么会急急忙忙地出现这里,原来他是有苦衷的。

    见慕雪逸的情况有所好转,颜少秦便来这里找唐紫希商量,看看下一步该怎样做。

    他认为慕雪逸是以为云河已死才疯掉了,既然云河已经复活了,那么云河的事没必要再瞒慕雪逸。或许在适当的时机,让慕雪逸跟云河见面,无论对于慕雪逸还是云河的病情来说,都有帮忙。

    说不定慕雪逸见到云河之后,会想起所有的事情。因为云河复活,高兴起来,连白发也会变黑呢?

    至于云河,如果能听到慕雪逸的声音,那么会不会从沉睡中提前醒过来?

    毕竟两人弈师弈友,情同兄弟,又情同父子,像亲人一样,那种特殊的感情是不能割舍的。

    让颜少秦惊喜的是,他刚走进厢房,就看到云河奇迹般醒过来。

    这是盼望了多久的愿望啊!

    你说颜少秦能不激动吗?当然是把可爱的云河熊抱一下再说,为热烈庆祝他重新回到大家身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