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五十八章 火中的救赎

    “云河……”唐紫希热泪凝眶地望着紫火中完美无缺的云河,知道奇迹出现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离开我的!

    求你快睁开眼睛吧!不要再睡了……

    她在心里默默地呼喊着。

    随着吸收的紫火越来越多,紫莲的光芒越来越耀眼了,让人睁不开眼睛。

    神圣的光芒让在场所有人都沐浴在一种祥和而温暖的灵气之中,净化着世间的一切污垢。

    突然,站在梵祭司身边的两个傀儡发出“呜呜”的悲吼声,两股黑气从他们的眼洞被驱散出来在灵风之中被净化了。

    两个傀儡的双眸瞬间恢复了清澈。

    原来,是紫莲的散逸出来的力量净化了梵祭司的傀儡术。

    弈文在这一瞬间恢复了生前的记忆和意识。

    他想起了在二十多年之前,有人行刺年幼的云河,自己挺身为云河挡剑,利刃贯穿了自己的心脏,自己已经死去。

    他想起了自己被梵祭司从陵墓里挖出来,炼制成一具对梵祭司唯命是从的傀儡。

    他又想起了自己奉命去接近长大后的云河,云河被自己设计擒下,幽禁于皇宫的地底牢室。

    他还想起了自己亲手拿着刀,削下云河的指甲,并且把他折磨得遍体鳞伤,最后云河眼白白看着自己的妻子被烈帝占有而饮恨离开人世。

    而现在,卑鄙的梵祭司不但让傀儡假冒烈帝,篡权夺位,还要用紫火焚化云河的遗体,要将云河挫骨扬灰……

    这一切,自己都是帮凶!

    明明,先皇武帝交给自己的任务是守护云河啊!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看着紫火之中沉睡的云河,弈文悲绝不已,内心陷入深深的自责。

    “殿下,对不起!这一次都是太傅的错!太傅现在就来给您赔罪……”

    弈文的眼眶流下两行黑泪。

    他是一个已死之人,既没有热血,也没有眼泪。黑色的眼泪,只不过是傀儡术被破之后,随着时光的流逝,他的身躯开始融化枯萎而已。

    看到弈文太傅终于醒过来,唐紫希觉得很欣慰,如果云河能复活,跟弈文太傅重聚,一定会很开心吧?毕竟,弈文太傅为救他而死,这是云河一直以来放不下的心结。

    然而,弈文太傅却突然悲伤地嚎哭着,冲向紫火。

    “弈文太傅,你快回来!那紫火会把你烧成灰的!”唐紫希着急地吼叫着。

    弈文太傅并没有回应唐紫希,也无惧紫火,他温柔地抱着云河。紫焰很快就跳蹿到他身上。

    他只不过是一个即将崩解的傀儡,是凡间的戾气之物,又怎经得过紫火的煅烧?

    不到片刻,他的躯壳就被紫火融化,慢慢在空气之中淡化。

    “殿下,不要害怕,太傅会永远守护在您身边。”

    最后一眼,唐紫希看到弈文太傅的表情是那么慈祥,嘴角还带着一丝救赎的微笑。而他怀中的云河,就像一个熟睡的乖孩子。

    这个画面,在唐紫希脑海中永远挥之不去。

    那就是真正的弈文太傅,让云河眷念了一辈子的弈文太傅!

    也许,这是对弈文太傅来说是最好的结局,毕竟在最后一刻,他的灵魂终于安息了。

    待紫莲把弈文的能量全部吸收,弈文的笑容终于彻底消失于天与地。

    紫焰依然熊熊燃着,紫莲的光芒璀璨,而完好无缺的云河依然在火焰之中睡得安好。

    看到自己的傀儡在紫火中抵不过几个瞬间,而云河不但毫发无损,躯壳还被奇迹般修复了,梵祭司吓得不轻,现在云河只差没有心跳了,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在某个时刻,云河就会真的复活过来啊!那么自己的全盘计划就要落空了!

    是那朵奇怪的紫莲吸收炼化了紫火才使云河的伤痊愈,紫火相当间接地给云河灌输了力量!

    如果把紫火撤走,是不是就能阻止云河复活呢?

    想到这里,梵祭司不再犹豫,他举起手中的炉鼎,急急地念了一个“收”字,想把泼出去的紫火收回来。

    然而,那紫火却不听炉鼎的召唤,无比依恋地呵护着云河,每一分每一秒都心甘情愿地给紫莲尽情吸收。

    眼看那些紫焰已经变得越来越弱,梵祭司着急不已!

    除了弈文太傅,另一个傀儡顾恒也瞬间恢复了生前的意识。

    “梵祭司,你违背先皇遗命,欺君犯上,还企图篡权夺位,不但谋害了叶王殿下,如今连烈帝陛下也不放过,所作所为,实在天理容难!纳命来!”

    顾恒亮出腰间的长剑,用尽全力就向着梵祭司劈过去。

    “武帝和烈帝又算得了什么?这个世界以力量为尊。我随时都可以将他们取而代之,只是时机未到,我不屑于这样做而已!而现在,是武帝那个愚蠢的二儿子逼我提前动手的。本来,我还想让他坐在皇位逍遥多一会……呵呵,老实说,如果他跟云河能兄弟同心,我的计划反而不会进展得如此顺利。”梵祭司大言不惭地说着,一番话承认了自己篡位的野心,让听者气愤。

    祭祀台上,没有人知道顾恒是谁,那些侍卫和宫女们,一直以为顾恒只是梵祭司的一个奴仆,但是在唐紫希的神书空间却有一个人认得顾恒,他们就是燕刚捷。

    “原来顾恒被梵祭司炼制成了一个傀儡了,真是一个可怜人……”燕刚捷感慨地说。

    “燕家主,这顾恒是什么来历?”端木晨好奇地问。

    燕刚捷皱着眉头道:“顾恒从小就严格接受影卫的训练,是皇族的影卫当中最出色的,是先皇武帝的护卫。一直以来,都是负责在暗中保护先皇安全。一般来说,要是主人去世了,这些影卫也不会苟活。想必是先皇驾崩后,顾恒也忠心地选择了结束生命,一缕英魂长伴先皇。但是他一定万万没想到,梵祭司连他的遗体也不放过吧……”

    影卫,就是隐藏中的护卫,身份本来就是极神秘的。

    只有武帝的亲属才知道顾恒的存在。

    武帝生前,曾经恳求顾恒在他百年之后守护他的长子云河,可惜顾恒死活都没答应。

    为了云河能平安地成长,武帝不得不另觅良臣,将年幼的云河托付给燕刚捷和端木崇这两位忠将之士。

    只不过燕家和端木家相继发生易位之争,燕刚捷和端木崇都先后被驱逐入神墓,从此杳无音信。

    听了燕刚捷的解释,不知为何,大家都不再因为顾恒是一个傀儡而讨厌他了,反而对他产生一种难言的肃然起敬和同情。

    眼看顾恒的利刃就要劈至梵祭司的面门,梵祭司不慌不忙地轻轻伸出两只手指,将顾恒的利刃稳稳地钳住。

    顾恒的利刃再也不能往下半分。

    只听见梵祭司冷冷地嘲笑:“顾恒,现在的你是我创造的,你以为你能赢得了我吗?简直是不自量力!”

    “顾恒,小心啊!”燕刚捷替顾恒的处境担心,不由得失声提醒他。

    但是他在神书空间之中,他的呼叫顾恒又怎么可能听得见呢?

    梵祭司的双指轻轻一甩,顾恒手中的长剑就脱手飞出,跌落圣罗祭场之外。

    犹在顾恒愣了一下之际,梵祭司一掌击出,正中顾恒的心口,顾恒整个人倒飞出来,撞到一根白色的石柱上。

    要是换作普通的房屋被这一道冲击力撞中,早就倒塌了。

    但那石柱是乃神石所铸,无比坚固,不但没有丝毫的裂纹,甚至柱身纹丝不动,稳如泰山。

    顾恒并非血肉之躯,否则早就皮肉开裂,但是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全身瞬间布满了龟裂纹,就像一个即将破碎的瓷人。

    “既然你不再听令于我,那留着你也没用了!你是我从泥土里挖出来的,如今你就变回一抔黄土吧!”

    梵祭司说完,就念了一道口决。

    顾恒身躯的龟裂处腾腾地蒸出无数黑烟,那是因为梵祭司的口诀加速了傀儡之躯的崩解。

    顾恒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甚至连一只手指头都动不了。

    两行黑色的眼泪从他的眼眶中静静地流淌而下。

    “先皇,对不起,顾恒没有守护好两位皇子,还成为谋害两位皇子的帮凶,就算死,也再没有脸去见您了……”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顾恒的身躯就完全被黑雾瓦解了。

    一阵清风吹过,吹散了黑雾,地面只剩下一抔黄土和一条变身腰间。

    形灭,魂也灭。

    “不自量力。”梵祭司伸手隔空一探,将那条变身腰带收入囊中。

    “顾恒,你并没有做错,只是身不由己,我相信先皇是不会怪你的,你又何必如此自责。”燕刚捷觉得很难过。

    神书空间中的人个个都表情沉重。

    造成这一个个悲剧的原凶,就是梵祭司啊!

    就在这时,皇宫里传来一阵轰动,听到有侍卫和宫女慌张地大喊:“不好了!海水倒灌入皇宫了!大家快逃!”

    圣罗祭拜有百步石阶之高,虽然不是整座皇宫的最高点,但是视觉足以把整座皇宫收在眼底。

    果然看到皇宫的四方不断有海水从地底里涌了出来,慢慢地在整座皇宫蔓延。

    在皇宫的一些低洼地区,水的深度已经没过人的头顶,在地势较高的地方,也浸至腰间。很多不懂水性的人都争先恐后地往高处爬。

    海水更是蔓延至圣罗祭场,已经浸过了十步石阶。可以说,整个圣罗祭场已经被海水包围了。

    还留在祭祀台的几个侍卫和宫女都吓得慌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