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五十七章 沉睡的他

    原来,炼制灵魂傀儡不但非常损耗灵力,而且炼制周期也非常长,现在已经是燃眉之急,梵祭司是不会轻易把精力放在这方面。

    因此,当初把赵英彦、颜少秦和弈文他们擒获后,梵祭司也没有急着把他们逐一炼制成傀儡。

    包括现在被他幽禁起来的冷雪和慕雪逸。

    梵祭司只是读取了冷雪和慕雪逸的记忆,他很后悔当初没有及时读取赵英彦他们记忆。

    那时候,梵祭司认为,只要能读到云河的记忆,就能得到最完善的资料,像赵英彦他们这样的奴仆,就算知道一些事情,也肯定不会知道云河的全部秘密,于是他便懒得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

    须知道,读取的记忆越多,自己脑海中积累的信息也会越多,特别是读取境界相对较高的人的记忆,稍有不慎,还会被对方的力量反馈。

    没想到,直到最后梵祭司才明白,云河的灵魂是他永远都不能企及的,于是着急的他便连冷雪和慕雪逸的记忆也不放过。

    让梵祭司惊喜的是,从冷雪和慕雪逸的记忆中,他得知了唐紫希和云河的部分秘密。

    当时梵祭司相当震撼,没想到云河和唐紫希有如此奇遇,还双双拥有如此诸多神奇的宝物。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云河那两个秘境他是没办法得到了。

    那两个秘境,其实就是定海神珠的音鳞秘境,以及九重神殿的内部空间。

    九重神殿、定海神珠和神书的传承条件是必须得到古神的认可,而那两位古神已经收了云河和唐紫希为徒,而现在自己又害死了他们其中一个徒儿,他们又怎会认可自己呢?所以这两件宝物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得到了。

    就算云河和唐紫希死了,两位古神也陨落了,这几件宝物成为无主之物,它们只会继续以自己的原则寻找下一任主人,想将云河和唐紫希炼制成傀儡,从而掌控这几件宝物的方法是不通的。

    而根据冷雪和慕雪逸的记忆,神书和九重神殿千万年以来,才寻得一任合适的主人,也就是说,合适的人选千万载都难以出现一次。只要自己将这两人都杀了,这两件宝物就没有任何威胁,形同废物。

    现在云河已经魂归西天,只剩下唐紫希了。

    唐紫希再算持有远古至宝又如何,她境界低微,在梵祭司眼中根本不足为惧。

    想到这里,梵祭司笑了笑道:“唐贵妃,你不守宫规,还企图对叶王殿下的遗体不敬,论罪当诛啊!不过,现在正为叶王殿下举办葬礼,实在不宜溅血,就暂时留你一命,待叶王殿下的后事一了,再处决你也不迟。”

    其实这个并不是梵祭司没有立即取唐紫希性命的真正原因。

    梵祭司连烈帝也敢动了,哪里还有这么多顾虑呢?

    他只不过是想让唐紫希亲眼看着云河化为飞灰而已!跟烈帝一样,残酷地折磨自己的敌人,是梵祭司的爱好。

    唐紫希流着眼泪,恨恨地瞪着梵祭司:“梵祭司,你所作之事,天知地知,虽然我对付不了你,但是自有天会收你。”

    “呵呵,我现在就要火化叶王殿下的遗体,看看天怎么收我。”梵祭司得意地笑着。

    弈文和顾恒一左一右站在梵祭司两侧,就像两个忠心的奴仆。

    现在的梵祭司,的确已经成为赤炎国第一人,因为他已经用傀儡掌控了整个赤炎国。

    只要处理了云河的遗体,再杀掉唐紫希,那么从此以后,他就可以高枕无忧。

    梵祭司变出一只小小的炉鼎托在掌中,然后念了一道口诀,一道紫色的火焰从炉鼎里冲天而出,这道火焰跳蹿到木棺里,很快就化成一片熊熊的烈火。

    唐紫希就眼睁睁地看着木棺里的云河被紫色的火焰吞噬了。

    那沉睡的容颜在紫火之中显得格外的玫丽妖魅。

    但闻梵祭司无情的嘲笑:“此乃妖族世界紫火山之万年紫火,是世间最高级的火焰,能燃尽世间万物,就算云河的体质和灵魂再逆天,也抵不住这种紫火。很快,他就会彻底从这个世间消失!”

    紫火?

    原来梵祭司打算用紫火来火化云河的遗体?唐紫希眼角虽然犹挂着泪珠,但是心里却笑了:如果只是紫火,是不会伤害到云河的。

    自己就是紫火妖鼎的主人,紫火山的万年紫火,只不过是紫火妖鼎里一蹿小小的火苗而已!

    而且云河炼化了无数紫火晶的灵气,又服下了大量紫火八仙果,体质早就跟紫火同化了。在很久很久以来,自己还直接用最高级的紫火给云河疗伤和粹炼体质,可以说,紫火不但不会伤害云河,说不定还能修复他的伤。

    “啪啪啪……”

    紫火嚣张地燃着。

    最先化为飞灰的是那一口木棺。虽然木棺是用最好的金丝木材所制,但是无论是什么木头,都只不过是火焰最好的燃料罢了。

    紧接着,火苗就跳蹿到云河身上。

    在烈火薰蒸之下,云河脸颊那一层厚厚的脂粉很快就被融掉了,现出一张美丽的素颜。

    没有脂粉的掩饰,使他的容颜显得更加灵气逼人,还带着一种清纯的凄婉,只是那脸色苍白发青得可怜。

    凡尘俗物又哪堪烈火的炼烧?很快,铺垫在木棺里的金银珠宝,云河所穿的金缕玉衣,以及他头顶所束的玉冠也相继跟棺椁一样化为灰垢。

    火焰中的云河,变得寸缕无遮。

    没有玉冠的束缚,那一头如爆的银色长发就像羽带玉丝般柔顺地披散而下,萦绕着那具晶莹剔透的赤白玉躯。

    全身惨不忍睹的伤口也在烈火之中毕现。

    脖子处锯齿状的伤口,左肩被利刃戳开的如碗大的洞,手腕反复的割痕,以及爬满全身大大小小的鞭伤和刀伤……

    这些伤,任何一处都足以致命。

    衣服被烧掉了,终于又可以看到藏在长袖里,那一双纤白如玉的手。只是十只手指的指甲全都削去!

    只能用遍体鳞伤来形容他……这些无情的伤口却不能毁去那玉躯的魅力,有一种说不出的沧凉悲伤的残破之美。

    他依然瞌着美丽的眼帘,双手合着安静地睡着,仿佛这些伤痛以及世间的生离死别都跟他无关了。

    “云河……”一看到云河的伤,一看到云河的手,唐紫希心里就痛得像被千刀万剐。

    果然,他被捉走以后,每一分每一秒都受尽残酷无情的折磨。

    可他却一直苦苦地撑着,直到亲眼看着自己跟烈帝步入新房,才不甘心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想到这里,唐紫希更加难过了。

    “对不起,让你一个人受苦了。如果今生我们真的无缘跟你在一起天长地久,我一定会随你而去,从此以后灵魂长陪你左右,永不分离。”唐紫希悲伤地哭着。

    “唐贵妃,你放心,你这个要求,我一定会成全你!哈哈哈……”梵祭司幸灾乐祸地笑着,好像看到一场最精彩的戏。

    唐紫希现在根本就听不到梵祭司的冷嘲热讽,她的世间里,只剩下云河而已。

    她眼珠一动不动地深情凝望着火焰中的云河,不忍心错过他片刻。

    她已经错失了他,再也不能冷落他了。

    果然不出唐紫希所料,那紫火真的没有伤害云河,反而温柔地抱着他,呵护他,用温暖的力量慢慢地渗入他的四肢百骸。

    木棺中的所有东西都被紫火烧掉了,唯独云河的遗体毫发无损,梵祭司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

    云河是妖族,体质又易于常人,灵魂中还隐藏着一股可怕的神秘力量,能跟紫火抗衡一时也是很正常的。

    但他相信,等到云河灵魂中的那股力量耗尽了,他的遗体自然也逃不过紫火的焚化,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包括云河所持有的那两件宝物。

    于是梵祭司一脸的淡定,甚至嘴角带着一丝阴险的笑容。

    既然他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九重神殿和定海神珠,那不如借此机毁掉它们。

    在圣罗祭场,是不允许使用任何宝物的,再何况是两件无主之物,所以那两件宝物就算有灵性,想抵御紫火也没有用,最终它们的下场也会跟它们的主人一样,在紫火中化为灰烬。如此,那宝物空间中的人也会消失,一次性把云河的附属势力彻底歼灭,可谓一了百了。

    这就是梵祭司的如意算盘。

    不过,梵祭司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突然,云河的额头突然出现一朵美丽灵气的紫莲,紫莲焕发出祥和的七彩光芒,把云河的身躯笼罩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梵祭司惊恐不已!

    不是说,在圣罗祭场,不可以使用任何法宝吗?为什么那朵奇怪的紫莲并没有被震慑下来?

    梵祭司百思不得其解,心里却非常着急。紫莲发出的光芒让梵祭司感应到一股亘古而神圣无比的力量。他很清楚,这样的东西并不是来自于凡间。

    紫莲正在疯狂的吸收着紫火的力量,再把紫火的力量转化为灵气灌输给云河,云河身上的伤,在每一个瞬间,都以眼睛能见的速度在复原!

    脖子、左肩膀、手腕,以及爬满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十只手指的指甲也重新长出来了。

    那是非常漂亮的一双手,手指不但又细又长又白,指节还十分均匀,是纤纤兰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