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萌狐悍妻

第二十八章 要走就一起走

    一开始千瞳只是跟她父亲斗气,才说锦瑟是自己的意中人,但是看到锦瑟为了保护梨河园,为了保护大家,奋不顾身地向汪为仁挑战,最后还被重伤时,千瞳就被锦瑟深深打动了。

    锦瑟受伤期间,千瞳一直默默照顾着锦瑟,虽然嘴巴老是对他说着尖酸刻薄的话,但心里还是对他好的。

    锦瑟自然也感受得到。

    本来锦瑟想等到丹神宗的事情过去后,找个机会认真地表白,岂料主人突然被梵祭司捉走了,生死未卜,整个九重神殿的人都在无比沉重地为拯救主人备战,他又哪里还有心思谈情说爱?

    这份爱情,他便一直藏到现在。

    没想到,活泼开朗的千瞳竟然先开口了,还如此直截了当。

    锦瑟瞬间脸红!

    “千瞳,谢谢你!如果有来世,我会用一生去守护你,爱你!”

    锦瑟情意绵绵地说着。

    这小两口说着肉麻的话,完全进了浪漫的小世界,完全就不在乎,现在已经是性命攸关的时刻。

    其实赵英彦开口这样问的时候,大家都瞬间明白赵英彦的意思了。

    如果不想沦为弈文一样的灵魂傀儡,那就只能在梵祭司动手之前自爆。

    在场所有人的境界都达到归空境,六个归空境高手的自爆,产生的力量是毁天灭地的,更何况还发生在结界之内,也就是说,力量不会散逸出去,而是浓缩在这个小小的结界里,那么在爆点的中心,这个毁灭性的力量是会桑加的,不要说赵英彦他们的身躯,恐怕连云河也会化为飞灰。

    而这个,也正是赵英彦想要的结果。总比遗体落入梵祭司手中遭到侮辱的好。

    “主人,对不起,是小彦能力不够,只能以这种方式来保护你最后的尊严,如果再有来世,小彦仍然想跟随你。”

    赵英彦在心里默默地跟云河作最后的告别,就开始催动气海……

    颜少秦、弈武和锦瑟他们也面无惧色,毫不犹豫地纷纷如此做。

    也许是赵英彦给云河渡入的那一道灵气令他恢复了些许力气,也许是梵祭司的结界波动,又也许是灵魂契约的联系,他感应到赵英彦那种同归于尽的情绪,云河从昏迷中费力地睁开眼睛。

    “你们……停手……”他的视野仍迷迷糊糊看不清,声音是嘶哑的,可他仍是用仅有的力气喊出声。

    “哥!”颜少秦激动地呼唤。

    “主人,你忍耐一会就好,很快就不会有痛苦了。”赵英彦悲伤地说:“对不起,小彦不能救你出去,只能出此下策。”

    “你们快逃,不用管我!梵祭司对我有所求,不会伤我性命的。”云河挣扎着说:“我帮你找机会,逃出去了,永远不要回来……”

    虽然镇狐丹和锁妖项圈把云河的气海封住了,吊坠又放在定海神珠的空间里拿不出来,但不等于云河就使不出力量。

    他还有紫莲!

    紫莲跟他的灵魂结合在一起。

    紫莲,求求你,哪怕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也好,帮我挡住梵祭司的结界!

    云河用仅存的意识呼唤。

    他的灵魂已经很虚弱,好在紫莲仍能感应到他的心念,“唰”的一声,他的额头绽放出一朵灵动的紫莲。

    紫莲的七彩光芒笼罩了这一片空间,这瞬间赵英彦他们觉得全身一轻,梵祭司的威慑居然暂时消失了。

    “就趁现在,快走!这是命令!”云河虚弱地吼。

    尽管紫莲的力量能挡得住梵祭司的威慑,但并不能长久,而且由始至终,云河连动半根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连眼皮都是无力地半垂着。

    他整个人就如枯叶败絮般虚弱不堪地躺在颜少秦怀中。催动紫莲把他仅有的力气都耗尽了,全身的伤口血渗不止,鲜血在每一个瞬间都在浇落。

    颜少秦脚下很快就浇出一片血的梅花。

    他知道云河的特殊体质,要是普通的伤口,几乎在一瞬间就能复原的。

    但这样连血都止不住的情况,只能说明他伤得很重,灵气都耗尽了,已经到了极限,连修复伤囗的能力都失去了。

    这就是被捉到牢室折磨这么久,从来没有逃的原因。因为光挡住威慑和结界的力量是没有用的,他没有力气走。

    “哥,你不要再用灵气了!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颜少秦看得眼泪直飙。

    “没事,这点伤不碍事的……”云河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他仿佛真的一点都不痛,也伤得不重,虚弱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温柔。

    然而,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血都快放尽了,还说没事?

    被他这样一安慰,颜少秦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这段时间,颜少秦深知道云河遇到的敌人一个比一个厉害,他也知道自己太弱,保护不了云河。

    大半年之前,他仍只是归空境三重,后来修为被废,云河冒着生命危夕帮他重筑气海,他又拼命闭关潜修,拼命用紫火晶和灵丹提升实力,好不容易才突破至归空境八重。

    然而,今天他依然是觉得那么绝望。

    因为他保护不了云河,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依然是靠云河牺牲自己来保护他。

    每一次都这样,他接受不了这种事实……

    云河每流一滴血,都比在他心里剜一块肉更痛!

    要走就一起走,要留就一走留!”颜少秦双眼通红,发疯似着抱着云河拼命往外墙的方向冲。

    弈武、锦瑟和千瞳紧跟在后面。

    唯独赵英彦和狮虎兽没有动!

    云河麾下,只有他俩跟梵祭司正面交锋过,他们深知道梵祭司实力的可怕。

    光是可以动,也是不可能逃出去的!

    因为到目前为止,梵祭司也只是用了威慑和事先布好的结界,梵祭司还没真正的动手啊!

    如果大家都往着一个方向逃,梵祭司在他们背后发出一击,大家岂不是都完蛋了?

    狮虎兽已经变成威风凛凛的妖兽原形,他裂开大嘴,向着梵祭司喷一团火球,这是它的绝技,狂焰狮吼,而且这一次它用了十成的力量。

    而赵英彦也没有落下,挥起天星剑,就向着梵祭司斩过去。

    他们的心思是一样的,牺牲自己,为颜少秦他们争取更多的逃生时间。

    这个策略,从开始到现在,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我真佩服你们的忠心,也觉得你们的勇气可嘉,不过没有用的。你们这些技俩在我面前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梵祭司的声音是从容不迫,不慌不忙的,仿佛这只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

    “嗖嗖……”梵祭司首先拍出两掌,击中迎面袭来的火球和剑影。

    狮虎兽的狂焰狮吼瞬间被拍成烟消云散,而赵英彦的天星剑更被震得脱手飞出,倒插于地面半尺。

    梵祭司又了隔空点了两下,赵英彦和狮虎兽就被点中气海,瞬间定住了。

    紧接着,梵祭司又弹了四指,飞奔中的颜少秦、弈武、锦瑟和千瞳全部被定住。

    可怜他们还没逃出二十丈就被拦截下来。

    由于力量突然被抽空,颜少秦瞬间失去所有力气,他连怀中的云河都抱不住,眼睁睁地看着云河摔到冰冷的地上。

    这么一摔,又把云河的伤口震出一身的血,身躯下很快就蔓延出一片鲜红的血之海。

    云河半瞌着眼帘,静静地躺在自己的血泊中,眼神越来越涣散。

    那张脸,即使是在濒死的是时刻,依然美得不可方物。几缕沾血的银发顺着苍白的脸颊披下,勾画着凄美的轮廓。

    血之海依然在往外渗,蔓延成蝴蝶般美丽的血翼。

    惨白的月光照撒而下,却没能为那逐渐冰冷的身躯的增添丝毫的暖意。

    膛膛间只剩下微弱的起伏,或许撑不了多久,那颗脆弱的心脏就会嘎然而止……

    他额头那朵紫莲只是绽放了几个瞬间就因为力量枯涸而黯淡消失。萦绕在他周围的七彩光芒也随之消散。

    逐渐消散的还有他的生命之光。

    “哥,支持着……不要死……”颜少秦悲伤得嗷嗷大哭,眼泪就像崩堤的洪水。此刻的他,这样的哭相,又如何像一个堂堂八尺男儿,然而看到云河这样,他什么都顾不着了!

    如果能换云河活下去,那么就算让他悲惨地死去一千回,一万回,他也义无反顾的。

    而现在,颜少秦眼睁睁地看着他的生命在凋零,却什么都不能挽回,心里是悲痛啊!

    可怜云河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他甚至听不见颜少秦的声音。

    梵祭司伸手探向天星剑所在的方向。他本以为天星剑在他的威慑之下会倒飞入他手中,可是天星剑却纹丝不动,还发出“嗡嗡”的悲鸣。

    它在为它的主人赵英彦在呜不平,也在愤慨地绝拒梵祭司。

    梵祭司“噫”了一声,没想到这把剑不但能抗得住自己的威慑,还如此有灵性!

    这说明,这把剑的等级,恐怕已经达到化神境,是一把人间罕有的神器,只是碍于赵英彦的实力有限,不能发挥出剑的全部威力。

    梵祭司心动了!心里已经决定把这剑据为己有。他只是不明白,为何赵英彦会拥有如此宝物,而云河身为赵英彦的主人,却丝毫不动心?

    奴仆而已,奴仆的一切都是主人的。云河竟然舍得用如此珍贵的宝物去装备奴仆,而不是用来自己防身?这些,就是云河笼络人心的手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