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返千年

第二百八十一章缘即是空

    雨燕没有回答,只沉浸在自己五味杂陈的思绪中,镜月族穷途末路,齐彦昌、玲珑带领族人建立镜月国,寂的悔恨,幽梦变成鬼冥、凤栖桐、彩凤…

    轮回盘在幽冥琴的牵引下,自动悬空组合,黑墨秋、黑纤云吸附在盘轴上,五颗龙珠发出耀眼的亮光,围着它俩缓慢旋转,每颗中都有个盘坐女子的模糊影像。

    问天突然幻化出一朵闭合的白色莲花飞到轮回盘上空,在龙珠的五色光芒照射下徐徐盛开,花尖上的红晕由淡粉色转变成粉红色,暖暖的粉,清雅的白,相得益彰,分外妖娆美丽。

    莲花中心处盘坐着一名青衣女子,蓦然睁开眼微微一笑,广场上顿时宝相环生,结界中充满祥和。

    “幽梦,梦已醒,可愿同本尊回归天界?”天籁般的声音飘入雨燕耳中,像有魔力般让她有点头的冲动。

    指尖骤疼,一滴鲜血钻入冰弦,那抹绚红在晶莹中格外刺眼,大脑倏地清明。“我不愿意。”坚定地回答。

    女子秒怔道:“你本是我分魂,若长久呆在浊世,终有消亡之时,何苦?”

    “你还是你,我早非你,我是我,我只做自己。”雨燕心知女子是镜月尊者,迎着她目光浅笑盈盈。

    镜月尊者低头问坐下莲花:“你当如何?”

    问天的面容在花瓣间出现:“你死我生,两无瓜葛。”

    镜月秀眉蹙舒:“我还是我,你们似我亦非我,各做自己。”

    她身体慢慢腾空,佛光千丝万缕垂落。莲花上的花瓣化作漫天花雨飘飘洒洒,阵阵清香沁人心脾,雨燕的琴声里夹杂着喜悦、释怀与解脱。

    轰隆隆寂没海剧烈颤抖,大海深处一道蓝影穿过泯没族的结界来到众人面前,匍匐在镜月尊者脚下:“吾毒心已除,愿追随左右。”

    “镜花水月,缘即是空。”她素指轻点,蓝影冉冉升起,朝雨燕含笑颔首,分明是那个助人、害人,爱人、恨人的寂。

    白莲接近透明,镜月尊者与寂融入天地后,最后一片粉色花瓣嵌入白莲里,广场中的人、精苏醒,问天复归人形。

    “娘亲,问天舅舅有颗粉红之心。”悦琋惊羡的喊叫,拂去大家心头的压抑。

    双儿抬手给他个爆粟:“头发长见识短,你火灵舅舅的心是火红的,有咋稀罕?”

    他捂头委屈问:“正常的心脏好像都是红色吧?”

    “对呀!众人皆红他独粉,说明你问天舅舅有病不正常。呵呵。”

    紫滕发飙:“你才有病不正常。”

    问天忙搂它入怀抚慰:“娘子莫动怒,身体为重。”

    “是它出言不逊。”

    问天柔拍它后背:“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它,当耳旁风就好。”

    “桐儿,我的女儿。”秦挽歌与凤秋枫起身跃到雨燕身旁。

    她收手任尾音自漾,低唤:“爹、娘。”自己的灵魂虽换,但模样是凤栖梧,不能对两人视而不见我。

    “冥儿,你怎么会成为凤君与挽歌的女儿?”雨燕的身上残存有冥儿的气息,加上轮回盘与幽冥琴,鬼帝、凰后一眼便认出她。

    “爹、娘,此事说来话长,容我细细道来。”无论哪个角度,雨燕都应该认下他们。

    阎君上前行礼:“参见岳父、母大人。”

    “阎君不必多礼。”四人声调一致,相视大笑。

    “走,借湮老儿的地盘,我们叙叙旧。”鬼帝开口,凰后、凤秋枫、秦晚歌响应。

    尧尧三人弱弱地叫:“娘亲。”

    秦挽歌喜眉笑眼拉拉这个,拽拽那个说:“尧尧、彤彤、悦琋,我的好孙子,一起走。”

    雨燕惊奇:“娘,您认识他们?”

    “我的乖孙当然认得。”秦挽歌瞅哪个都欢喜。

    “挽歌,你别卖关子,到底咋回事?”女儿换成别人,还有了女婿和外孙,凰后一头雾水唤老友,鬼帝盯得凤秋枫汗颜。

    几人就近占据大厅听秦挽歌讲来龙去脉,那边吞眼望丈夫热泪盈眶:“夫君,你还活着?”

    “夫人,你为何变成这样?”湮瞧它虚幻的身体吃惊。

    吞叹气诉因:“当年,我怀着噬儿逃离泯没族,在落霞山净影寺后的翠竹林隐居,生女儿时难产,恰逢凤栖桐经过,救我母女性命。

    噬儿身子虚弱,我动用秘法为它健体,不料身份暴露,诅咒降临肉身灰飞烟灭。我求凤栖桐带走女儿,她说自己时日无多,帮我掩饰女儿外貌,布阵法护它安全,留灵池供它修炼。

    凤栖桐走后,我的修为持续倒退,且虚身有消亡之势。偶然得知问天塔中有洗仙池,忍痛告别女儿前往稳固魂魄,期望重修肉体。

    然因为诅咒缘故,始终未达心愿,问天大人将我暂封项链沉睡,等待有缘之人血引解救。缘分注定,让我清醒的孟雨燕竟然是凤栖桐的转世,凤栖桐是冥儿的轮回。”

    湮听完因果带吞去感谢雨燕,双儿撅嘴嘟囔:“爹爹心里只有娘亲没有女儿,我生气啦!”

    “娘子不气,相公心里只有你一个。”火灵赶紧搂孩儿它娘声明。

    湮鱼目一瞪:“你小子是谁?敢跟我抢女儿。”

    火灵火眼一翻:“小子是它相公,是它肚里孩子的爹,比你亲。”

    “你说你是我女婿?你说我要当外祖父?”湮瞟秦挽歌有仨外孙,羡慕不已,忽闻自己女儿身怀六甲喜不自禁。

    火灵怒斥:“岳父老头,你女儿我娘子挺这么大个肚子,你的眼睛放出气用吗?”

    “你小子吼啥,你瞧瞧我们族人哪个比你娘子我女儿的肚子小?你的眼睛放出气用吗?”湮绝对是个奇葩,余下的人、灵霎时间明白双儿的二劲来源于谁。

    火灵环顾广场,醒来休息的化形没化形的泯没族人果真肚子一个比一个大,双儿和它们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立马取出冲浪赢问天夫妻,软磨硬泡得来的玉板,嬉皮笑脸问:“玉树临风的岳父大人,您对冲浪可有兴趣?”

    湮虚心请教:“冲浪是啥玩意?”

    火灵大献殷勤:“冲浪不是玩意,是站、蹲在玉板上迎风破浪。如果您老感兴趣,小婿我全程陪练。”

    “好啊!我们去海面。”

    “夫君不可。”吞喊停它脚步。

    “为夫憋了千年,夫人中看不中用,我先去海面上泄泄火。”湮的一句话吞老脸羞红,太白他们嘴角笑抽。

    双儿懂事的安抚:“娘亲,让爹爹去,憋坏了等您修复好肉身享受不了咋办?”太白他们笑喷,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湮带火灵,双儿挽吞,一家人热热闹闹去海面,问天主动送上玉板,火灵直夸它够意思,要给它个大大的拥抱表示感谢,它闪身拒绝,去大厅寻雨燕几人。

    厅中雨燕讲完自己的遭遇,听凰后和秦挽歌道离后。鬼帝当年得知天帝忌惮泯没族人的强大,准备派天兵灭其真身,来寂没海劝说湮上天讨好天帝,打消他疑虑。

    湮和吞自持无错拗着不去,鬼帝传书凰后前来劝吞找天帝说和,他继续劝湮尽量解释清楚误会,凰后来到不久,天兵将寂没海包围,却无行动。

    一晃十几年,鬼帝、凰后多次沟通,甚至动手,天兵们就是不放他夫妻离开,无奈用秘法传声凤君夫妻去地府接冥儿代为照看。

    秦挽歌不放心女儿,分出丝魂念寄居玉镯中,起名云儿。两人在地府获悉噩耗,到泯没族报丧,正碰上地君率领阴兵屠杀泯没族人。义不容辞出手,同被封印海底。

    雨燕进入二十一层时,将云儿排斥在外,它在寂没海附近游离。结界崩塌,海里生物回归,它返回本体把凤栖桐的经历原原本本告知秦挽歌。

    “云儿不是失忆,记不得自己是谁?”无怨无悔陪伴自己两百年的灵女是缕魂魄,怪不得悦琋说它无真身,雨燕心塞。

    “我用法术修复它记忆,你与阎君大打出手,又用玫瑰毒针显至他于死地,后来跳下末路深渊,云儿从那时候开始沉睡。

    似乎你后面的几世皆没有唤醒它,直到孟雨燕带它进入问天塔,它才凭本能竭尽全力辅助你。”秦挽歌理解她的心情,但人生岂能事事皆如人意。“云儿让我告诉你,陪在你身边的日子非常快乐。”

    “如果可以,替我说声谢谢。”雨燕潸然泪下,找不到表达心意的语句。阎君揽住她,任她哭湿他的衣衫宣泄。

    鬼帝、凰后,凤君、秦挽歌送给三位外孙许多宝贝,仨孩子一口一声外祖父、外祖母叫的四人心花怒放。

    彤彤极致发扬哄死人不尝命传统,拥抱亲吻齐上,额外蹭得福利多多,尧尧口若悬河,忽悠的四老晕头转向,奖励与她不相上下。

    悦琋憨厚不会甜言蜜语,人老成精的四人看出他的落寞,偷偷塞给他与哥姐相差无几的宝物,嘱咐他莫打击尧尧、彤彤的积极性。

    太白六个插不上话,坐在角落泡壶茶聊天。月妍和冷昊玉想回到绿萝山两人相爱的地方过段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玉阳请太白当向导带他去异界长见识。问天和紫滕说回问天塔,生完孩子再做计较。

    湮洪亮的声音结束大家的各成一圈:“鬼帝、凰后,凤君、挽歌,你们可敢接受我的挑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