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疯狂农民工

第1511章 一家欢喜一家愁

    无规矩不成方圆。

    夏建这种迎客不待礼的做法,在西坪村一下子传开了。有人说他两袖清风,是个廉洁的好官,而王家兄弟认为,夏建这是在做秀,是表演给别人看。

    不到中午的时间,平阳镇几乎所有村子的干部都来了,这让夏建既是高兴,又是觉得这样影响不好。其实每个人进他大家的大门时,都是空着手进去的。

    还好有陈二牛和夏三虎跑来帮忙,他们从村里借来的桌椅板凳,在夏建家的院子里开了两桌席。这可忙坏了孙月娟,她钻在厨房里连喘口气的机会也没有。赵红跑前跑后地给孙月娟帮着忙。

    陈小兰和李冬梅聊了两句,发现她们并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干脆也进厨房去帮孙月娟干活了。有了赵红和陈小兰的帮忙,孙月娟一子轻松了不少。

    来给夏建拜年的这些村干部,几乎全是男的。这个时候李冬梅就显示出了自己的真本事,她一边递烟,一边给这些人倒茶,把自己搞的成了夏建家里的女主人。

    何水成坐在墙角处,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电视,显得极为悠闲。夏建和这些村干部东一句西一句地拉着家长,大家没有一个人谈工作上的事。

    因为有李冬梅替夏建招呼着大家,所以夏建便成了甩手掌柜。小晨晨也是个喜欢凑热闹的小子,他一看屋内人多,干脆懒到夏建身边不出门。夏泽成多次想带他出去玩,可他偏不去。

    当然了,好多人一看夏建忽然之间冒出了个儿子,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便是怀疑。

    两桌子的菜,终于全部上了桌。大过年的不喝点酒,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夏建提着酒瓶,挨桌挨个的敬。

    当然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二十多个人回敬。在夏建自己家里,他又不好推辞,所以几圈下来,夏建有这二十多个人的轮流回敬下,已感到晕晕乎乎。

    陈小兰滴酒没沾,但夏建知道她是喝酒的。可能是她看清楚了今天的这形势,一旦举起了酒杯,想放下可就难了。再说了,她是骑着摩托车来的,喝醉了可就回不去了。

    酒瓶一个接一个的放在了地上。孙月娟站在厨房里看到这样的阵势,有点着急了。他小声的对赵红说道:“红啊!这样喝下去可不行。这二十多个人都要警夏建,那他岂不是喝醉了”

    “阿姨!这事我们不管。反正在自己家里,喝多了就让他睡觉呗!”赵红呵呵笑着说道。今天的赵红额外高兴,因为这些人都以为小晨晨是她生的。

    就在夏建家里喝得热火朝天时,王德贵家里却是一片的冷清。大炕上,王德贵横睡在炕角处,而陈月琴则是裹着被子睡在了另一端。

    王有发被抓走的事,让这个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大过年的,两位老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前后都倒了下去。

    当然了,出了这样的事,陈月琴有很大的责任,要不是她一时逞强,鼓动着儿子们去山神庙,或许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她倒下去年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为儿子的事伤心,二是自责。就因为这事,王德贵从王有发被抓走后,就没有和陈月琴说过一句话。两个老家伙之间便起了内斗。

    王有道这次回家带着准媳妇牛会玲,原本就是想和父母见个面,然后回到省城扯证想把婚事给办了。没想到的是,他的好事还没有来得及说,家里便出了这样的事情。

    生活在城市里的牛会玲,原本就对这样的农村生活就不大习惯,再加上老王家乱成了这样,她就更加的呆不下去了。

    在她多次的催促下,王有道只能硬着头皮对老爸说:“爸!大哥的事也就这样了,你和妈就不要多操这份心了,因为与事无补。我今天晚上就准备回省城,你们多保重”

    “哥!今天才初三,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你们就不能陪爸妈多呆两天吗?”王有财有点不悦的说道。

    王有道看了一眼媳妇看牛会玲说:“你嫂子她身体有点不舒服,我们是该回去了”

    “走吧!有财开车把你二哥和嫂子送到了火车站,记着路上开慢一点,你要把他们送上车再回来”王德贵紧闭着眼睛,挥了挥手说道。

    王德贵心里清楚,王有道所说她媳妇身体不舒服指的是什么。他可不想再承担这样的责任了,反正王有道留下来,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因为他的这个儿子太爱他身上的这身羽毛病了。做为父亲,他最明白儿子的心思。

    陈月琴一听二儿子在这个时候要走,他生气的把脸朝墙边转了过去。手心手背全是肉啊!王有发出了这样的事,她做母亲的心里特别难受。本想着这事二儿子王有道会不会帮点忙,可是看来他并不会这样做。

    “我也回厂子里去了”宋芳有可能是也听到了王有道所说的话,她从外面走了进来,轻声的说了一句。

    王德贵长出了口气,挥了挥手说:“都走吧!”王德贵说完这句话,也把脸转到了墙里边。看着让人心酸极了。

    “夏建!你这个八王蛋。老子这辈子是不会放过你的”王有财恶狠狠的说了一句,生气的一脚踢在了门槛上。他把所有的怨气都归根到了夏建的身上,就因为夏建打电话报了警。

    宋芳看了一眼王有财,什么话也没有说,便提上自己的小包,步行着去了华凤电器厂。

    按理说,王有发被抓她应该心里难过才对。可是说句心里话,她还真的没有这样的感觉。从这件事情上,她宋芳终于看清楚了老王家一家人都是些什么人了。

    一个人走在村路上,宋芳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这两天憋在老王家,真是让她快窒息了。其实她早都想走了,可是她开不了这个口。

    陈月琴本是个勤快的人,可是她大儿子一出事,她也倒了下去。牛会玲是从城里来的,别说是做饭了,就连烧个火对于她来说都有困难。

    这样一来,一家人做饭的事就落在了宋芳一个人的身上。好在王有财有时会帮她一下,比如烧把火什么的。

    忽然,一声刹车声从身后传了过来。紧接着便听到王有财喊道:“大嫂!快上车,我把你送回车里去“

    “不用,我想走着散散心“宋芳回头挥了一下手,态度非常的坚决。

    有点无奈的王有财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带着灰尘呼啸而去。

    夏建家的这酒场,喝得时间确定有点太长。从中午吃饭时,一直喝到了日落山头。在家里无酒的情况下,这些个村长们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喝醉了的夏建大声的喊道:“慢走!不送”他刚说完这句,人便扑通一下倒了下去。紧跟在夏建身边的李冬梅本想扶住夏建。没想到倒下来的夏建如同一堵墙,把她也给压着趴在了院子里。

    这一幕逗得大家一阵狂笑。好在众人帮忙,陈二牛和夏三虎把夏建等于是抬回了他的房间。从地上爬起来的李冬梅呵呵一笑说:“忙了大半天,没想到夏镇长是这样感谢人的”

    “没事吧!”赵红说着走了过来。要说谁是这儿的女主人,只有赵红才有这个资格。

    李冬梅看了一眼赵红,摇了摇头说:“没事,辛苦你了。不过你可真有福气,你是怎么让夏镇长看上你的?”李冬梅也喝了不少的酒,所以说起话来,也是口无遮掩,心里想什么,她便说什么。

    “快走了!你说你一个女人家的,喝这么多酒干什么?”何水成走了过来,拉着李冬梅便走。李冬梅挣扎着,不让何水成拉她的手。

    赵红看着走出了大门的李冬梅,心里总觉得这女人好像哪里不对,但是她又一时想不起来。陈小兰走了过来,她轻轻的拍了一下赵红的肩膀说:“我也该走了,要不天就黑了”

    “要不你就别走了,住我家算了,辛苦了大半天,晚上我陪你喝上两杯”赵红微微一笑说道。

    陈小兰愣了一下说:“不用了,我还是回去好了。你等一下看看夏镇长,他今天喝的确实也太多少。还有哪几个喝多了的村长,你得给他们每个人打个电话,看看人家安全到家了没有”

    “你可心真细,我记下来了。如果你不住,那就早点走”赵红说着,伸手在陈小兰的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孙月娟和夏泽成站在大门口送着客人,直到他们把陈小兰最后一个客人送走,两个老人累得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都不想动了。

    夏三虎和陈二牛还真是夏建的好兄弟,他们把借来的桌椅和板凳全还给了人家,这才悄悄的回了家。

    赵红坐在夏建的床前,她的手里拿了一张纸。这张纸上全是今天来喝酒村长的电话号码。她一个一个的打了过去,让她高兴的是大家都已经安全的回了家。

    赵红伸了个懒腰,挨着夏建在他的身边躺了下来。她心里在想,这些人都是怎么了?难道就因为夏建是平阳镇的镇长?好像不全对,她当村长也有几年了,她可从来没给任何镇长去拜过年。

    忽然,赵红想了起来。这么多的村长里怎么没有看到张杨村的干部。马春桃没来也就算了,其他几个干部也是没人露面。

    按理说不会啊!他们两个村子离得最近,走路也花费不了多少时间。就在赵红正想着这个问题时,夏建忽然猛的坐了起来,双手捂在了嘴上。

    赵红一看,慌忙跳下床,把洗脸盆端在了手上,准备着夏建呕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