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疯狂农民工

第1346章 唯利是图

    世上有些事情的发展,总是让人有点意外。

    王有财和姚春妮如此这般的厮混在一起,对于两个人来说,感觉这是生活中的一种乐趣。其实他们两个都很期待,期待着每一次的发生。这就像是喝一杯陈年老酒一样,越品而越有味。

    整个一个下午,王有财和姚春妮两个人说说笑笑,打情骂俏。感觉这世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似的。尤其是姚春妮,多年的苦闷生活,让她瞬间找到了人生的乐趣,她就像是吸了毒的人一样,对这样的生活上了瘾。

    晚饭时分,去娘家的李兰香忽然回家了,她一看到姚春妮和王有财坐在院子里有说有笑,她心里的怒气不由得升了起来。可是当她正想怒斥姚春妮时,她发现坐在边上的王有财双眼露出了凶光。

    她顿时想起了村里的瘸子哪天晚上被王有财打翻在院子里的情景。她毕竟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激怒了王有财肯定没有她的好果子吃。

    人是个感性的动物,尤其是女人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是为敏感。做为过来人,她有时候也会想姚春妮能坚守在她这样一个家庭的不容易。可是一想起她是自己的和媳时,她又不允许她背叛自己的儿子。

    王有财看出了李兰香眼中的不满,他站了起来,呵呵一笑说:“这次我去了市里,又上了趟工地,特意给哪里的老板叮嘱了两句,让他好好的照顾一下你儿子”

    “是吗?那你也太有心了”李兰香说着,狠狠的白了一眼坐在小凳子上的姚春妮。姚春妮故意把脖子一偏,根本就不想去理会她这个婆婆。

    李兰香的火气就冒了出来,她压低声音冷冷的说道:“我今天走的时候让你把东山的那片地翻上一遍,我去干了没有?”

    “没有,有什么好翻的,一年到头来把人累了个半死,难道就为了收那么几袋的玉米棒子?我是不想干了”姚春妮口气生硬的说道。这么多年来,她还是第一次敢对婆婆这样说。

    李兰香一听,气得立马站了起来,她喘着粗气吼道:“你不种地你想干什么?农民人都是这样生活的,难道躺在家里就会有粮食收?”

    “我不想在家里干这种无用功了,我要到城里去打工”姚春妮针锋相对,对婆婆一点儿的也不相让。她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完全得益于王有财今天下午的说教。

    李兰香一听,气得浑身颤抖,她扯着嗓子喊道:“我还没有死,你就这样,是不是有人教你这样做的?”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李兰香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王有财没有来她家之前,这个姚春妮是不会这样的,今天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应该全是王有财给教的。自从这个男人一进她家的门,她就无形中感到了一种可怕的威肋。

    可是她一直为了钱,为了这个家,她把王有财往好的一面去想。她认为王有财这么的有钱,他是根本看不上她这个土里土气的儿媳妇的。可是哪天晚上她无意中听到姚春妮房里的*声时。她意识到了狼已经入室了,但她自己欺骗自己,她认为这事不可能。

    就在这婆媳两吵的不可开交时,王婶忽然从大门外走了进来,她哈哈大笑道:“哟!你们家这是怎么了?”

    李兰香别看她年纪大了,可她是个好强之人。她一看村长的老婆来了,她便呵呵一笑说:“没什么事,我和春妮正在争论河边上的哪块地种什么好”

    “是吗!春妮可真能干,家里的什么事都这么的上心,不像我们家的哪货色,一天吃饭从不问米价。吃饱了还要找些事情出来跟我闹别扭”王婶说着,便屁股一扭坐在了上房的台阶上。

    王有财是聪明之人,他忙站了起来,把屁股下面的凳子拿了出来,他笑着对王婶说:“来王婶!坐凳子上,怎么能让你坐地上”

    “你坐吧!我们农村人没有那么多的讲究,这石头上坐着凉快”王婶说着,冲王有财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兰香强压住了火气,冲姚春妮冷冷的说道:“快给你王婶倒杯水过来”

    “哎!不用了不用了,咱们就别客气了,我来你们家是有要事商量,你们婆媳俩都坐下来,听我给你们说上一说”王婶说着,还故意看了王有财一眼。

    李兰香本来就是想客气两句,一听王婶这么说,她便坐在了王婶的身旁,然后笑着说道:“村长夫人驾到,是不是要传达什么会议精神?”

    “行了你这老太婆,我来你家是想告诉你们,咱们村河坝的三百亩沙子地全部流转给一个大老板。三十户人家全部同意,现在就剩下你们家了”王婶眉飞色舞的说道。

    李兰香一听,便呵呵一笑说:“你这老婆子,还学村长的样子咬文嚼字,你先给我说说,什么叫流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兰香有点不解的问道。其实王婶这么一说,不光是李兰香没有听懂,就连她儿媳姚春妮也是听的糊里糊涂。

    王婶一听,哈哈一笑,她有点得意的说道:“老土了是不是?这土地流转就是把咱们的地租给人家老板去投资开发,而咱们只管收钱。反正哪地种啥也不长“

    “呵!那你就说是租地呗!还说什么流转。怎么说?多少钱一亩,共租多少年?还有你们家河坝的地最多,是不是全部租出去?“李兰香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她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王婶呵呵一笑说:“你这死老婆贼精贼精的,干什么事情先要把我们家拉上。我老实给你说吧!我们家的哪二十多亩地,全部出租,一点也不留。你说种啥都不长的沙子地,留下来有什么用,再说了能干活的全出去了,我可干不动“

    “婶啊!你说了半天还没有说这地一亩一年多少钱?“一旁的姚春妮有点忍不住了。她小声的问了这么一句。王有财确实是个贼精,他和姚春妮都滚到一个被窝里去了,可这事他确是并口不提。这就是商人,唯利是图。

    王婶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王有财说:“一亩三百元每年,全村统一的价格,绝对不会因为谁家的地平,或者说是地肥之类的涨价“

    “三百块啊!是不是有点低了?“李兰香呵呵笑着问王婶道。其实她哪里知道,掌控这地价格的人就坐在她的身边。

    王婶呵呵一笑说:“她姨!咱们做事可要凭良心,你说这河坝的地一年四季荒芜在哪里,可以说是一毛钱的心入也没有,现在有人出三百块钱租地,你却说这价格低了?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

    “呵呵!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村里是什么价,我们家也是一样,跟着别人走就是了。不过你还真是为咱们陈庄做了一件好事,就咱们家来说,哪十多亩沙子地一年也会有三千多元的收入,还真是不错“李兰香算着账,高兴的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王婶一看李兰香答应了这事,便笑着说:“咱们陈庄这些女人中,你是最精明的一个,知道什么该舍,什么该得。不像杜九斤两口子,茅房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怎么?这事他们两口子不同意?“李兰香轻声问道。

    王婶叹了一口气说:“全村共三十一户人家,现在就剩她们一家了。死活是不开口,反正就两个字“不租”。你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真是把人给气死了“

    “真是不识好歹,他们家如果真不想租,就把他们家圈下来,留着给她们家长石头“姚春妮一听,气愤的说道。、

    李兰香白了她一眼说:“就你聪明,他们家的地在整个河坝中的最中央,如果不租他们家的地,岂不是一整块的变成了两半,这样对于人家租地的人来说也不方便啊!“

    王有财一听,忍不住多看了李兰香两眼。这女人虽说已经六十有余了,但身体硬朗,思路敏捷。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挺不错的一个人。

    “我也知道啊!可是他们夫妻的臭脾气,咱们村可没有人能说的动他们“姚春妮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意思是你有本事你去说啊!

    李兰香被儿媳妇一激,还真来了劲,她冷冷一笑说:“他王婶!你为了咱们村子的事跑来跑去,我李兰香也不是孬种。这样吧!咱们俩现在就去杜九斤家去,如果他不答应,他们家今晚就别想睡觉“

    “好呀!有你给我壮胆,我就不信他杜九斤今晚能不答应“王婶说着,立马站了起来,和李兰香一前一后的还真朝大门外走去。

    临出大门时,李兰香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她大声的说:“春妮!你和我一起去吧!等一下回来时有点晚了我一个人怕“

    李兰香这招高明,她是怕自己不在家,王有财和姚春妮孤男寡女的在一起没什么好事。当着王婶的面,姚春妮也不好拒绝,她只好默不作声的跟了出去。

    这样一来,倘大的院子里的只留下了王有财一个人,便顿时感到了寂寞难耐,这种感觉让他坐立不安。忽然他想起了王婶的儿媳妇菊兰,她现在应该是一个人在家,他可以乘着王婶不在,找她聊聊天也是好事。

    一想到这里,王有财赶紧动身。他关好了姚春妮家的大门,动作迅速的消失在了夜色中。好在陈庄对于他来说已经很熟悉了,就算是天很黑,他也能准确无误的走到王婶家的大门前。

    大门紧闭着,王有财用手轻轻一推。这门竟然开了,原来里面并没有上锁,看来王婶这是为自己留着房门。王有婶见状,心里不由得大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