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疯狂农民工

第1003章 小年

    夜幕降临,偶尔从远处传来一声炮竹的声音。这可能是有些小孩已等不及了,提前开始试放自己的鞭炮了。

    徐丽红一脸幸福的坐在副驾驶位,开着车的王有财不停的给他讲解着做人媳妇该注意的事项,尤其是在他们老王家,就应该更懂规矩。

    “行了,我又不是外星人,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在你们家的几天里,我绝对会做的非常动位,让你家里人高高兴兴的过完这个年“徐丽红打断了王有财的啰嗦,笑着说道。

    王有财不禁看了这个女人一眼,经过打扮,这徐丽红也看不出来是个风尘女子。他不由得好笑,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连一个老婆也混不到,全是些歪瓜烂枣,弄得搞个风尘女子充媳妇,这要是被人家知道了,寻岂不是笑掉大牙了。

    陈月琴做好了晚饭,迟迟不见王有财回来,难免心情有点不爽。坐在椅子上的王有发可能是饿了,他冷声说道:“他是不会回来了,我们还是别等他了“

    “谁说我不会回来了“随着一阵脚步声,王有财带着徐丽红走进了堂屋。

    王有财的这一忽然举动,弄得陈小菊有点措手不及,就连斜躺在炕上的王德贵也猛的坐直了身子。王有发更是一脸的茫然,看来他这个弟弟是比他强一点,一会儿的功夫,就能弄回来个女人,他可不行。

    “这是丽红,我女朋友。这位是我爸,我妈。还有这位便是大哥“王有财终于狗戴礼帽,学了回人的见识。他微笑着把屋内的所有人相互介绍了一遍。

    徐丽红忙微微一笑说:“叔步阿姨好!大哥好“

    “好好好!大家都好,赶快坐,正等着你们回来吃饭呢?“陈月琴大笑着,连忙跳下了炕。但她还不忘多看了徐丽红两眼,她发现这女人对他们家里人一点陌生感都没有,她不由得摇了一下头。这老人的眼光还是特别的厉害,反正她觉得,这个徐丽红和以前来过的陈小菊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来者便是客,更何况是儿子带回来的女朋友,所以即使她心里不喜欢,但面子上还得装着非常高兴的样子。

    “丽红!去帮妈妈干活,别傻站着“王有财说着,给徐丽红使了个眼色。回过神来的徐丽红应了一声,便跑着去了厨房。

    可能是屋内来了个女人的原故,在吃饭时,王有发没有和王有财再吵架, 这让王德贵特别的高兴。他笑着说:“明天就是小年了,咱们家的卫生已搞的差不多了,明天早上起来,咱们就贴对联,一个人给老先人写纸“

    “哎呀!这写纸的事就只有你自己了,你还指望他们两?有财贴对联,有发再把院子打扫一遍,看看哪里还没有清理干净,我和丽红煮肉,做大年初一吃的东西“陈月琴便笑着安排了起来。

    忽然,王有发一抬头问徐丽红道:“你在平都市做什么工作?我怎么觉得在哪儿见过你,感觉脸特熟”

    “噢!我在美华超市做收银,每天见得人特多,有可能我们见过”徐丽红微微一笑就道。

    幸亏王有财提前给徐丽红做了安排,否则王有发的这一问,徐丽红弄不好还真会露出马脚。不过她刚才的回答非常的淡定,让人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陈月琴你别看她上了年纪,有时候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其实她的心里特别的清楚,这个徐丽红绝非良家妇女,于是她便笑着说道:“你们就不能说点别的,人家姑娘第一次到咱家来,问这问那,多没有礼貌”

    “没事阿姨”徐丽红笑着说道,她哪里知道,陈月琴这是替她在解围,不过这一点,就连当儿子的王有财也没有明白老娘的心思。

    说完晚饭,一时兴起的王有财抱了个大礼花,放在了院子中间,点着了引线。坐在炕上的王德贵无奈的摇着头说:“明天晚上才放,你怎么就忍不住了?”

    他的话音刚落,礼已发出了嗖嗖的声音,紧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爆破声。随着这些声音,天空中炸出了好多好看的礼花。

    夏建和赵红,还有父母一起坐在大炕上聊着天,这孙月娟过年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所以大家便没有什么事,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聊着天。

    忽然间,几声礼炮的声音把夏泽成给惊动了,他穿上拖鞋,跑到门外看了一会儿回来说:“这是王德贵家放的礼花,还没有过年就开始显摆了。你买了那么的多的礼花,也下去回应一个”夏泽成一脸正经的说道。

    “哎呀爸!这放个炮有啥好回应的,又不是打仗”夏建说着,坐在炕上没有动。

    赵红轻轻的推了一把夏建说:“夏叔让你放你就放,怎么这么多的事情”赵红说着,悄悄的把脚从被子下面伸了过来,蹬了一下夏建。

    “好!那我就回应一个呗”夏建虽说有点无奈,但不能惹老爷子生气,他便跳下了炕,穿上鞋子抱了个礼花走出了房门。

    一看儿子要放礼花了,孙月娟便拉着赵红也走了出来。夏泽成更是高兴的像个小孩子。当礼花冲上天空,打出一朵朵花朵时,夏泽成的脸上除了笑容以外,还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豪感。这么多年了,他们老夏家终于敢和老王家抗衡了。

    放完礼花刚回到炕上,夏建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一看是陈二牛打过来的,他便接通了,只听陈二牛在电话里笑道:“怎么着,这还没有开始过年,你们两家就干上了?”

    “嗨!干什么干。我根本就没有放的意思,可老爸非让放一个,我就只好从命了,不过据我的推测,这王有财会马上再放一个”夏建的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中已传来了礼花炸开的声音。

    陈二牛在电话里笑道:“还真叫你给猜准了,不过我认为你还是别再放了,再放下去,你们两家人可能要斗到天亮,西坪村人也就别想睡觉了”

    “也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真要是放的话,买得这一点礼炮,不到一小时就可以全部放完。那过年的三天就别想着再放了”夏建说这话时,眼睛偷偷的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夏泽成,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夏泽成果然再没有让夏建再去放礼花。大家又聊了一会天便开始准备睡觉。赵红说她的炕早就放热了,所以要回去,夏建只好把她送了过去。

    由于赵红的公婆不在家,所以两人便大摇大摆的从前院走了进去。一进院门,夏建便自己动手好了院门,并且从里面反插了起来。

    “怎么?你还真不打算回去了”赵红这是明知故问。

    夏建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来说明,就见他一弯腰,便把赵红横着抱了起来。她们一边摸黑走着,还一边亲吻着。直到了现在,夏建才觉得赵红选择跑回来睡觉是正确的,无论她们有怎么样大的动静,也不会惊动父母。

    第二天是小年了,所以夏建也不敢贪睡,早早的和赵红起了床。她们便一起回了夏建家,孙月娟已厨房里忙开了,她要给大家蒸包子吃。

    赵红没有说话,而是主动加入了进去。夏建回到自己屋内,把房子整理了一下,便和老爸一起杀了两只鸡。完了他便开始贴对联,给老先人包冥票。这是他小时候过年经常干的事,现在干起来有着别样的情趣。

    冬天的天,早是亮的晚,但晚上又黑的早,所以等天亮了再起床时,就已经八点多钟了,如是再吃点早餐什么的,不觉得就到了中午。

    午饭吃的是孙月娟和赵红亲手包的水饺,这味道还真是绝了。什么是家的味道,也许就是这个味道,反正夏建是这么理解的。

    下午四点多钟,村子里已经开始响起了断断续续的炮仗声,这是有小孩子的人家,小孩早都等不及了,她们对过年比大人更加的期待。

    夏泽成把香蜡还有黄纸分成了几叠,然后对夏建说:“到财神庙去烧烧香,也和村里的人聊聊天,一年到到头了,大家说几句话总是应该的,记着口袋里装几包香烟。

    孙月娟看了一眼赵红说:“你也和建儿一起去吧!烧香图个平安,再说了你是咱们西坪村的领导,出去看看也是好的“

    赵红感激的看了一眼孙月娟,慌忙擦干了手,跟着夏建一起出了大门。此时的西坪村,已笼罩在浓浓的年味之中。家家户户的大门上,已贴上了对联。而且各家各户,把大门外的巷子也打扫的干干净净,让西坪村有了不一样的精神面貌。

    在经过村委会时,赵红让夏建等一下她,然后她便打开了大门,直接上了楼。不一会儿,广播里已传出了欢乐的音乐声。

    这让整个西坪村显得更为喜庆。西坪村的山神庙在村子外面的半山腰,下面便是财神庙以及西坪村的家庙。

    夏建和赵红上去时,哪里已经围了好多的人。两面大鼓上面分别写着大大的夏字和王字,这两面鼓分开放着,分别围着王夏两大家族的小孩。她们已经开始了叫板,鼓声和铜锣声已响成了一片。

    夏建和赵红一出现,陈二牛和夏三虎便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他们二人笑道:“你们可来晚了,应该是村里最后一拨人来烧香了“

    “是吗?“夏建大笑着,便跪了下去,按照村里人的习俗,点着了黄纸和香蜡。他把一年的祝福,深深的默念了几遍。

    夏建刚起身时,便看到王有财带着徐丽红还有王有发走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