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得永生时

第四十九卷 无忧胜场

    李明烨发出的剑气如虹,迅疾划过二人间的几丈许空间,似闪电般当头斩下。

    此时此刻,谢无忧的举动大出众人意料,既不向后也不向左右闪避,偏偏迎头而上,对那几道剑气视而不见,快速向李明烨逼去。

    眼见那几道剑气就要斩在他身上,谢无忧的身形忽然诡异的左右闪动几下,仿佛一条灵活之极的游鱼,简单几下便躲过看似密集的剑气,伸手一拳毫不停顿的向面露讶异神色的李明烨打去。

    李明烨此时才知这个一向被自己看成废物的谢无忧绝非寻常之辈,如此迅捷诡异的身手,绝非常人可及。

    拳风扑面,感觉到谢无忧这一拳的猛恶,他身形一退,一掐法决,无数在与卓茵比试时散落在台上的沙石泥土瞬间聚集在他身前,形成一道土墙,正好挡住谢无忧的攻击。

    “轰”,谢无忧一拳打在土墙之上,顿时沙石纷飞,寻常剑气难破的土墙被谢无忧一击轰散。

    李明烨要得便是暂挡谢无忧锋锐,趁他击碎土墙那一刻攻势暂缓,他双手连掐法决,数点火芒自他掌心处亮起,“疾”,李明烨双手一挥,凝聚成形的六七个火球呼呼作响,向紧追不舍的谢无忧打来。

    李明烨与谢无忧距离本来就近,谢无忧视线刚刚又被土墙遮挡,几乎他刚刚冲破土墙去势不停之时,那几团火球就已迎面而至。

    每个火球均有拳头大小,被李明烨真气激发,温度远高于寻常火焰,谢无忧伸出去的拳头已可感到一丝烧炙的疼痛,若是被火球击中,绝对难以再战。

    眼见前进之路被封死,谢无忧在前去之势未停之时,一个好似羚羊挂角的后翻,一直在他意念控制下紧贴其背的龙牙在他翻转之间贴着他的身子悄无声息的飞出,与李明烨打出的几点火球交错而过,直刺李明烨面门。

    李明烨与卓茵剧斗一场,真力已消耗殆尽,他本想先将谢无忧逼退,之后再拉开距离,利用残余真力全力施展一次法术,干净利落的将谢无忧解决,浑没料到他竟然另有奇招。

    龙牙直刺面门,此时想躲已是不及,情急下他一横化龙剑,与龙牙撞在一处,“锵”,一声脆响,李明烨只觉仿佛被一块巨大石头砸中,握着化龙剑的手一阵酸麻,整个人都被随之而来的巨大冲力撞飞。

    龙牙也被李明烨化龙剑所阻,被撞的向后倒飞而回,此时谢无忧已经成功避开李明烨发出的火球,伸手召回龙牙,站在那里,看着几丈远处一脸阴晴不定的李明烨,讥笑道:“某些人平日里狂的可以,不过此刻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你……”,李明烨向来眼高于顶,怎能容忍谢无忧这等嘲讽话语,只恨不得将谢无忧斩成几段以解心头之恨。

    他双手连掐法决,一时间各种法术铺天盖地的向谢无忧打去,火球、冰刺、石块、应有尽有。

    台下观战众人一阵骚动,纷纷惊讶于李明烨的这一次攻击,要一次性用出这么多法术绝非他们这种年轻弟子可以做到,谢无忧这番恐怕有难了。

    数道冰刺先至,谢无忧向后一滑,叮叮叮,几声响过,那几道冰刺都斜刺在高台上,撞得粉碎,容不得谢无忧喘息,一阵破空声响过,石子如雨点般打来,其中还掺杂着十数点火球。

    对于这种攻击谢无忧早已习以为常,平日里他跟随易不云修炼时,那老头子掀起的石子雨要比这个密集的多,谢无忧不慌不忙,将龙牙放出,护在身前三尺距离,上下飞转,立时磕飞无数石子,偶有漏网之鱼,却已对谢无忧没什么威胁。

    那十几点火球速度稍慢,待到大半石子都已被谢无忧避过之时才姗姗来迟,只是这种速度对于以迅捷诡异见长的谢无忧来说简直和蜗牛爬没什么分别,刚想揶揄李明烨两句,眼光一瞥间却见他嘴角边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谢无忧心中骤然一凛,心道莫非其中有诈?

    就在这片刻间,飞至谢无忧身前的原本分散的十几点火球忽然轰的一声全部炸开,连成一片,爆出漫天火焰,向近在咫尺的谢无忧席卷而去。

    落剑宗坐席处,落剑宗南宗掌门周行天微微动容,讶道:“这李明烨不愧是五行之体,天生对于五行法术悟性就高人一等,他对法术拿捏已经远在一般弟子之上。”

    落剑山南宗乃是大炎剑所在,火系法术可谓一绝,需知火性暴烈,威力虽强却难以驾驭,能似李明烨这等将其控制的如此精准之人在年轻一辈中绝对属于凤毛麟角之数。

    火焰漫天,向谢无忧席卷而去,速度快的惊人。

    烈焰熊熊,高温之下,近在咫尺的谢无忧发梢已被烤的卷曲枯干,此刻已容不得他多想,身体本能的向后急退。

    没能一击而中,李明烨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但眼看谢无忧被面前火墙逼得无处可逃,李明烨脸上又露出得意笑容,鼓动全身剩余真力,连连掐动法决,催动的那一片烈焰的前进速度越发迅疾,直向谢无忧裹去。

    前方左方右方,都是熊熊烈焰,除了向后退避,谢无忧已无路可走,只是在他后面不过五步远就已是高台边缘,再想后退,非掉到高台下不可。

    李明烨笑得越发得意,正想一鼓作气将谢无忧解决时,一件物事疾若闪电般穿过火墙,向他刺来。

    李明烨一惊,浑没料到在这种情况下谢无忧还有余力反击,惊骇下连忙闪身躲避,却已没时间再去掐动法决。

    失去法决催动,火墙的速度缓得一缓,已足够谢无忧脱身。他侧身一扑,闪身避开火墙,此时李明烨也已避开龙牙一刺,刚回过神来,正好攻至的谢无忧已一拳打向他面门,李明烨真力急剧消耗下,反应已有些缓慢,大骇之下急忙想运使幻影术,却还是稍稍慢了一步,“砰”的一声,被谢无忧一拳打中脸颊,整个人顿时都被谢无忧打飞,横着飞了出去。

    李明烨眼前陡然一黑,在即将落地前清醒过来,大惊之下刚想挣扎时,眼前一只拳头已由小变大,“砰”的一声打在他眼眶上,直打得他眼冒金星,耳中轰鸣,头脑中一阵晕眩。

    随后砰砰之声不绝于耳,每当李明烨即将落地之时,谢无忧总会及时赶至,抬手就是狠狠一拳,将李明烨的身子高高打向空中,而且这小子下手时专拣李明烨脸上明显处,虽然手被他身上的反震之力震得生疼,但见李明烨脸上被自己打得乌黑青紫一片,大为解气,想到卓茵受伤的样子,谢无忧下手更狠,一拳紧似一拳,早已把李明烨打蒙。

    这变化太突然,片刻之前李明烨还占据上风,片刻后却被谢无忧痛殴,台下观战之人无不张大嘴巴,惊诧莫名。

    落剑宗坐席处李清文看着自己儿子被人痛打,一阵心疼,其实李明烨这番输得着实冤枉,若不是刚才和卓茵剧斗一场,消耗过大,他绝不会如此轻易被谢无忧打败。

    李清文看了易不云一眼,见他一副无动于衷模样,又看向紫阳真人,见他向自己点了点头,心中松了一口气,连忙喊道:“谢无忧,胜负已分,住手!”

    一连喊了数声,谢无忧都置之不理,反而打得更加起劲,又惊又怒之下,李清文飞身直奔谢无忧二人所在高台之上,喝道:“谢无忧,你怎的还不停手?”

    见有人上来拦阻,谢无忧知道没法再打下去,最后举起右拳,向早已昏死过去的李明烨道:“你给我记住,这一拳算是我替小茵加倍讨回的。”

    说着,狠狠一拳砸向李明烨,将他身子打得直向高台之下落去。

    李清文顾不得与谢无忧纠缠,大惊之下连忙跃下高台,将险些摔到地上的李明烨接住。

    紫阳真人转头向易不云,皱眉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他这么做有些过了罢。”

    易不云冷冷一笑,桀骜道:“若是他落到李明烨手上,结果只会比这更糟,不过这小子似乎总是有些运道,好得很!”。

    易不云说谢无忧运气好其实倒也不假,若非李明烨在与卓茵比斗后已是强弩之末,他断然不会如此轻易的输给谢无忧,不过说到底若不是他压根就没将谢无忧放在眼里,认为自己抬抬手就能将他解决,也就不会有这一番无妄之灾。

    在众人围观之外的一角,那名叫柳惊龙的重瞳麻衣青年远远望着谢无忧,双目重瞳之中光华流转,似要将他看透。

    脚步声响起,凌霄城少主齐飞扬信步走至他身旁,问道:“你觉得他如何?”

    “很有意思的人”,柳惊龙重瞳之内光华敛去,平凡面容上闪过一丝淡然笑容,整个人在刹那间绽放出一种卓然神采。

    齐飞扬看着谢无忧离开高台,莞尔一笑,自言自语道:“第一次见到他就觉的他和我很像,现在看来果然不错。”

    “你们很像?”,柳惊龙不解道。

    齐飞扬摇摇头,不想再多说。

    人这一生,总要爱一些人,恨一些人,有爱有恨,这才过的圆满,不过这些齐飞扬懒得去和柳惊龙说,对于柳惊龙这种已经习惯于对一切都冷眼旁观的人来说,即便说了也是无用。

    柳惊龙见他目光看向在凌霄城众人中如一朵空谷幽兰般的沈仙衣,顿时心中了然,暗自一叹,有些欲言又止。

    齐飞扬洒然一笑,道:“其实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对我来说那并不重要,就好像人人都知道自己在将来某一天必然会死去,而他用尽一生心血得到的东西都将在那一天变得毫无意义,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在有生之年不断去追求,否则的话,人活这一世与这山石草木何异?”

    柳惊龙摇摇头,不再多言,他知道自己说服不了齐飞扬,不过齐飞扬的话也同样打动不了他,既然已经知道结果,又何必再去苦苦执着不放,人这一生,飞黄腾达或是穷困潦倒、志得意满或是郁郁寡欢,说到底都只是殊途同归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