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得永生时

第四十四卷 卓茵心事

    谢无忧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张冷艳 绝世的脸庞,心道再美难道还能美过她么?他心中忽然一动,问道:“那你知不知道这个落剑冰莲经常穿什么样的衣服,长的什么样子?”

    郝瑟翻了翻白眼,道:“我又没见过她,怎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不过听说她似乎爱穿紫衣,咦?”,郝瑟忽然惊呼一声,问道:“你说会不会是那日咱们在映月潭见到的那个女子?以那女子相貌绝对称得上艳冠群芳了。

    谢无忧点点头,心道这落剑冰莲多半就是那个紫衣女子了。

    这时高台之上传来一声惊呼,却是那名北宗的女弟子险些被她的对手一招土刺术击中,幸亏她及时夺过,才算逃过一劫,不过仍吓得她花容失色,尽显楚楚可怜之色。

    台下之人,不管分属哪一宗,顿时都大为气愤,纷纷出言怪责那名男弟子不懂怜香惜玉。

    有人喊道:“喂,南宗的小子,你要是敢伤了这位师妹,我非跟你拼命不可,这位师妹,你不要怕,我是西宗雷青,修为高深,长相英俊,等你比完之后咱们不妨认识一下。”

    又有一人喊道:“兄弟,再多比一会儿,我们还没看够呢。”

    台下一时间众说纷纭,反正都是将矛头直指那名南宗弟子,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那南宗弟子刚刚一击不中,心里正有些失望,再加上台下众人对他一阵起哄,就连他本宗之人都是如此,一时间他心情简直是抑郁,极其抑郁。

    他心态受到影响,略显心浮气躁,这便给了那名女弟子机会,娇叱一声,大举反击。

    她纤手一挥,凝结出几十道冰刺,呼啸着向那名南宗弟子刺去。

    那南宗弟子一着不甚,登时悔之晚矣,接连被几道冰刺刺中,虽然那几道冰刺被护体真气震碎,他没受到多大伤害,但却打得他连连倒退,等到退到高台边缘之时,登时被打下台去,落了个和严立奇一样的下场。

    五宗会武的规矩,若是御剑飞行之时被打下飞剑,或是被对手从高台上击落,都被判为输,这一下,那名南宗弟子已是输了。

    这名南宗弟子修为显然比严立奇高了一筹,落下之后,并不惊慌,掐动法决召回飞剑,一个翻身稳稳落到剑上,飞落台下。

    见那名女弟子获胜,台下众人一阵欢呼,显然是众望所归。

    那名南宗弟子站在地上,简直是欲哭无泪,这场比试他明明略占上风,最后却莫名其妙的败了,他心里不由一阵憋气。

    郝瑟与谢无忧相视一笑,又将目光转向其他场次。

    这五宗会武的第一天共进行了八场比斗,上下午各四场,谢无忧足足看了一天,此时他已对利用仙剑法宝及其他一些法术攻击的方式颇有心得,所欠缺的就只剩下亲身体会了。

    离开演武场时,天已经黑了,谢无忧与郝瑟分开,正想回到自己在后山的居所,忽然想起早上卓茵似乎说过要他晚上去小龙溪处找她,于是又转头向小龙溪方向走去。

    走到他与卓茵常去的那处草坡,远远的就见一个纤美苗条的背影坐在那里,正是卓茵。

    谢无忧刚想说话,却见卓茵手中拿着一株长了十几片叶子的青草,一边一片片的撕掉上面的草叶,小嘴中一边念念有词。

    “说”

    “不说”

    “说”

    “不说”

    “说”……

    谢无忧的心里一阵奇怪,心道这小丫头在搞什么鬼?

    “小茵,你在干什么?什么说不说的?”,谢无忧好奇道。

    “啊”,卓茵刚刚正在想心事想的入神,没料到谢无忧已经到了身后,顿时被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下意识的将那株青草藏在背后,有些惊慌道:“没……没什么。”

    “没什么?”,谢无忧显然不信,走到卓茵身前,探头向她背后看了看。

    卓茵侧了侧身,随手将那株青草扔掉,有些娇嗔道:“真没什么啦。”

    见卓茵不愿说,谢无忧只得作罢,捏了捏她鼻子,笑道:“小丫头神神秘秘的,肯定是有事瞒着我,不过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好,我不问就是了。”

    “无忧哥哥,我……”,卓茵咬了咬嘴唇,刚刚鼓足勇气想将她心中所想告诉谢无忧知晓时,却忽然被谢无忧打断。

    谢无忧忽然伸手指着她光洁秀美的额头,惊讶道:“咦,小茵你这里怎么回事?”

    “怎么了?”,卓茵摸了摸自己额头,以为刚才沾上了什么脏东西,将额头向谢无忧手边凑去,问道:“我这里怎么了?”

    见卓茵额头凑到手边,谢无忧眼中闪过一丝坏笑,快速曲指在卓茵脑门上一弹,“啵”的一声,弹了卓茵脑门一下,哈哈笑道:“你这里本来什么都没有,只不过现在有些红了而已。”

    从小到大卓茵也不知被谢无忧变着花样的骗过多少回,偏偏她每次都上当,这一次也不例外。

    被谢无忧这一打断,卓茵刚刚鼓起的勇气登时被打消,小手捂着脑门一阵娇嗔,伸出另一只手不依的拍打着谢无忧,大发娇嗔。

    “好了好了”,谢无忧笑着任由卓茵出气,见天色已晚,拉住卓茵手道:“小茵,别闹了,你早上不是说有事和我说么,现在就告诉我吧。”

    “我……”,卓茵的脸红了红,想要说出口却已没了勇气,见谢无忧眼睛盯住自己,她更是心中一阵慌乱,感觉难以启齿。

    就在卓茵为难之时,暗蓝天幕中一道璀璨光芒划过,在这夜空之中显得格外明亮。

    流星!卓茵急忙将双手捧在胸前,合上双眼,低声祷告。

    些微星光照在她纯美俏丽的脸上,看上去一片圣洁。

    谢无忧努力去听,却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奇怪道:“小茵,你在做什么?”

    似是解决了一个难题,卓茵脸上焕发出浓浓的喜悦神采,笑道:“我娘说过遇到流星的时候在它消逝之前许个愿望就会实现的,我刚刚就在许愿啊。”

    “许愿?”,谢无忧看了看刚刚流星消失的地方,道:“管不管用?”

    “我娘不会骗我的,一定管用。”,卓茵飞快瞥了谢无忧一眼,迅速将目光转向他处,轻轻说道。

    “那……你刚刚许了个什么愿望?”,谢无忧好奇道。

    卓茵俏脸红了红,巧俏的琼鼻皱了皱,道:“不能说的,我娘说过说出来就不灵了。”

    “哪有那么多忌讳,快说来听听。”,谢无忧催促道。

    “不”,卓茵没商量的拒绝。

    “哦——”,谢无忧拉长了声音,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道:“我知道了,难怪你不肯说,是不是你这小丫头想嫁人了,所以盼望上天赐给你个如意郎君?”

    “啊”,卓茵心思一下子被谢无忧猜到,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跺了跺脚,轻嗔道:“无忧哥哥最坏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跑了。

    谢无忧本来只是和卓茵开个玩笑,没想到招来她这么大反应,他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我猜对了?”,摇头笑了笑,忽然想到似乎卓茵在明天的五宗会武中有一场比试,不由有些为她担心,虽然按照今日参加比试之人的修为来看似乎都还比不上她,但这小丫头太过心善,可千万别被人伤到才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