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得永生时

第三十七卷 退敌交友

    被将近百头战力强悍的异种巨狼包围,空中又有无数妖异血蝠阻拦,青衫男子眉头都不皱一下,随手召回飞剑,看也不看左臂上的伤口,昂然注视着巨象上的黑衣老者,飞剑之上青芒暴涨,磅礴战意有如实质般自他伟岸身躯上暴发,山雨欲来般的压迫感浓重的令人窒息。

    山巅之上,谢无邪的眼中闪过一丝激赏,明知不敌但仍要逞匹夫之勇固然不智,但身临险境却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这才是大好男儿。

    荡魔剑似是感受到主人胸中激起的战意,悄然铮鸣,跃跃欲出。

    黑衣老者一时间有些犹豫,以此时形势,他有七成把握能够将眼前男子最终击杀,只是若是真要如此他也势必付出极大代价,别的不说,光是他苦心豢养的这近百头异种巨狼恐怕就要损失不少,到那时自己势力大损,在一切都以实力为准的圣教中地位恐怕就要不保了,念及于此,他的神色变幻不定,迟迟没有催动巨狼进攻。

    时间每过一刻,青衫男子的气势就要强上一分,见黑衣老者迟迟不做反应,他遏制不住心中滔天战意,猛然踏上一步,脚下劲风激荡,激起层层烟尘,喝道:“妖兽老儿,速与萧某一战。”

    黑衣老者本就是狠辣之人,事已至此,他也不再犹豫,狠声道:“你既然存心找死,我便成全你。”,抬手将黑笛放在唇边,凄厉诡异如同百鬼夜哭般的笛音再次响起。

    在这阵恐怖笛音的催动下,空中血蝠乱舞,如浪涛般一波接一波向青衫男子扑下,白色巨狼嗜血阴寒的双眼骤然变得殷红如血,凶性暴涨,纵横如飞,扑向青衫男子。

    一时间,青衫男子四面八方处处受敌,杀机四起。

    那把青色飞剑光芒增至无以复加,随着青衫男子一声厉啸,暴出漫天罡气,如同烈风般舞动,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战况在刹那间变得惨烈无比。

    魔音、兽吼、厉啸、鲜血,充斥在这片原本荒芜的荒原上,打破了它亘古以来的沉寂。

    一片腥风血雨中,一只接一只猛兽被青衫男子斩杀,即使强悍如异种巨狼,也有将近十头惨死在青色飞剑之下,不过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青衫男子身上也添了数道伤痕,左肩处一片血肉模糊。

    黑衣老者双目尽赤,眼见自己珍若性命的异种巨狼接连被青衫男子斩杀数头,他心里心痛如绞,恨不得亲手将青衫男子撕成碎片。

    他难以遏制胸中怒火,真力催逼之下,那凄厉黑笛之声骤然增大,刺激的包围着青衫男子的那些凶兽一个个凶性涨至极限,悍不畏死的扑向青衫男子。

    远方群兽奔腾带起的烟尘早已落尽,周围百多里之内的所有猛兽都已被黑衣老者召唤至此,且大半都已被青衫男子诛杀,他踏过重重叠叠的野兽尸骸,一步一步,步伐艰难却坚定的走向黑衣老者。

    一头巨狼看准时机自青衫男子身后骤然发难,在狼爪触及青衫男子后背之时,那把青色巨剑迎头斩下,将巨狼砍得身首异处,而青衫男子后背之上也留下数道爪痕。

    青衫男子此时身边已是险象环生,激斗良久,他体内真气已经消耗大半,不过若是他此时打定主意逃走,以他本领自然不是没有希望,只是他向来狂傲自负,逃这个字眼带给他的只会是比死更加让他难以接受耻辱,所以他宁可战死,绝不偷生。

    又有数头异种巨狼被青衫男子杀死,而他自己此时也已是遍体鳞伤。黑衣老者面目阴狠,此时他二人已是不死不休之局,依他估计只要再付出几头异种巨狼的代价就能将这青衫男子一举击杀。

    青衫男子忽然身躯一震,身体被一只巨狼前扑的势头狠狠撞了一下,那巨狼浑身怪力无伦,虽然在张口欲咬他脖颈之际被他杀死,却也撞得他的身形不稳,险些被乘机扑上的另外几头巨狼所乘。

    千钧一发之际,山巅之上忽然传来一声清啸,一道金色剑虹,令人惊艳的仿佛天边一缕飘渺孤鸿,如若无阻般刺穿无数只猛禽血蝠形成的密云,携雷霆万钧之威刺向端坐在长毛巨象之上的黑衣老者。

    变生肘腋,黑衣老者面色剧变,顾不得吹响黑笛御兽,仓促之间在剑气及体的那一刻飞离长毛巨象,失声惊呼道:“荡魔剑!”

    “轰”,一声巨响,被金色剑虹刺中头部的长毛巨象如同小山一般的身体轰隆隆倒在地上,震得大地都跟着颤了几颤。

    “昂——”,尚未死透的巨象临死前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悲鸣,响彻天地。

    黑衣老者惊魂甫定的落到一头身躯远比一般异种巨狼高大的巨狼背上,催动它连向后退。刚才他虽在剑气破体而入的那一刹那闪身避开,但仍被锐利剑气带起的剑风伤到额头,鲜血涔涔而下。

    一阵晚风吹过让黑衣老者更加清醒,此时他才感到自己浑身衣衫都已被冷汗湿透。

    众多飞禽猛兽在失去笛音驱策之后,凶性收敛,青衫男子压力骤减,顿时得以缓上一口气。

    谢无邪落在青衫男子身后,淡淡道:“只管向前,其他方位都交给我好了。”,他的声音虽然陌生,但听在耳中却天生带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奇异魅力,青衫男子朗声一笑,也不多言,再次挥剑斩杀正面扑来的猛兽,对来自自己身后及上方的威胁全然不顾,他对谢无邪瞬间建立的信任,胜过常人相交一生。

    谢无邪目光中赞赏之意更浓,手中荡魔剑舞出漫天璀璨剑雨,虚空中尽是点点金芒,将敢于扑上的野兽血蝠诛杀殆尽。

    二人之间的配合堪称天衣无缝,前进之势势如破竹,青衫男子心中一阵畅快,浑然没有了刚才独自奋战之时的束手束脚感觉。

    黑衣老者心中一阵惊惧,眼前二人剑光一如烈风,一如暴雨,在重重包围之中纵横无阻,尤其那后来加入的白衣青年手中握着的分明是落剑宗中宗至宝,号称无坚不摧的荡魔剑,一个青衫男子已是极难对付,此时又加入一名修为还要在他之上的白衣青年,他自忖此战已是必败。

    既然事不可为,还是及早脱身为妙,一念及此,黑衣老者撮唇发出一声口哨,召回剩余的数十头异种巨狼,紧接着吹响黑笛,空中飞舞的无数血蝠似是受到某种命令,居然扑棱着翅膀不要命的扑下,扑下之后也不飞回,而是一只叠一只的聚拢在一起,瞬间在青衫男子及谢无邪身前布下数道肉墙。

    趁此机会,黑衣老者催动那头巨狼头领带着数十头异种巨狼迅即逃离,眨眼间就在苍茫暮色中只剩一些小黑点,随即消失在荒原之上。

    黑衣老者虽然离去,但空中那些血蝠却似受了某种奇异咒术,一群群的不断落下,纠结在一起,不断在谢无邪与青衫男子身周布下重重阻碍,就连二人头顶上方也被覆盖。

    那些血蝠形成的屏障极为厚实,只是偶尔在那堵肉墙之上极为细小的缝隙中时不时交错闪出一缕青芒和金光,又过得片刻,金光猛然绽放,冲破重重阻隔,在一阵轰隆巨响中,蝠尸纷飞如雨,侥幸留的性命的也都惊慌失措的怪叫着四散逃窜。

    此时黑衣老者早已跑的没了踪影,他召唤来的那些猛兽也死伤惨重,趋利避害本是野兽本能,少了他魔音催发凶性,那些剩余的也都纷纷作鸟兽散,偌大荒原上只余遍地鸟兽尸骸,表明了刚才在这里发生了一场多么惨烈的激斗。

    青衫男子收回巨剑,直至此时他才看清方才出手助战的谢无邪,眼前之人于沉静中透着孤傲凛冽气息,其人就如同他手中那把隐于鞘中的古剑,入则锋芒尽敛,出则锋芒毕露,那种超逸绝尘的气度,即使狂傲自负如他也不由一阵心折。

    激斗过后青衫男子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不过好在都是些皮肉之伤,他也并不在意,转身走近谢无邪,朗声一笑,伸出手道:“萧劲隆。”

    “谢无邪”。

    他二人虽是初见,但似他们这种人,一旦彼此心折,便可以是生死与共的至交好友。

    萧劲隆生性豪迈坦荡,谢无邪外表沉静内敛,但无疑他们都是傲骨铮铮之人,似他们这种人对等闲之人自是看不上眼,所以他们都极少有朋友,而能做他们这等人朋友的人也必是非凡之辈。

    萧劲隆和谢无邪离开山脚下这片污秽所在,驾起飞剑来到山巅之上,迎着飒飒山峰,极目远眺,心中一阵畅快,便如相交数十年的老朋友一般相谈甚欢。

    月挂中天,遍洒清辉

    萧劲隆笑道:“这等朗月光华,纵酒狂歌那才痛快。”

    他生性洒脱,也无半分小儿女之态,想做便做,山巅之上顿时传出他豪迈长歌之声。

    天已暮,月如初,万水千山任我渡

    繁花复,草沾露,剑气纵横如霜雾

    破敌虏,美人慕,笑饮狂歌身作舞

    绿柳拂,残星疏,寒风吹动心若肃

    梦醒处,来时路,云烟过眼皆成土

    啸声住,人环顾,邀月同往青山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