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得永生时

第二十五卷 东帝龙女

    正自进退两难之际,她眼角瞥了谢无忧一眼,见他正一脸坏笑的盯着自己,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真是可恶,若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这么丢人。云灵心里恼怒欲狂,喝道:“小贼,我杀了你。”

    她本就是火暴性子,此刻被谢无忧气得几乎失去理智,便再也不管手中仙剑是不是一团牛粪,将火云剑舞的呼呼作响,如同在空中燃烧的一团烈焰,直欲将谢无忧斩成几段,以解心头之恨。

    谢无忧身形飘忽,尽展学自易不云的诡异身法,看似被裹在一团火海之中,实则行有余力,似危实安。易不云曽言,天殇一族体内经脉构造异于常人,除非天殇脉觉醒,否则世间一切修炼方法都不适合,不过一些修炼最基本的体术却学之无碍。

    谢无忧不足五岁便被易不云收为弟子,自那之后的日子真是苦不堪言,用谢无忧自己的话说便是易不云这个死老头子绝对是古往今来第一大变态,而且还是空前绝后的那种,不过修炼的日子虽苦,但他一身体术却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他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否则易不云也不会放任他每日游手好闲。与同辈相比,谢无忧虽然不是顶尖人物,但要对付云灵却是绰绰有余。

    云灵见用尽了全身力气都伤不到谢无忧分毫,更是急怒攻心,火云剑出手愈加急躁,一双眼睛气的都快冒出火来。

    谢无忧暗道机会来了,一侧身避过云灵斜斩下来的一剑,不待云灵收剑,整个人蹂身而上,张开双手一把将云灵温软馨香的身子抱住,将她扑倒在地,电光火石般的在云灵红艳艳的唇上一吻,随即单手撑地,一个跟头翻得远远的,砸了砸嘴,啧啧有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云灵被谢无忧扑倒在地时尚未来得及惊呼出声,就觉得刚刚张开的嘴被人亲了一下,到口的一声惊呼也跟着憋了回去。

    谢无忧这一番轻薄举动立时惹得一旁观战的众人炸开了锅,郝瑟是大为艳羡,跟随云灵而来的一帮人却是妒恨交加,这些人中每一个在内心里都将云灵意淫了无数遍,但即使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做出谢无忧方才这等举动来,云灵自身的修为自是不足为虑。

    但她身为东帝独孤傲胞妹之女的这一层背景却是谁都要去好好掂量一番的,东帝独孤傲不仅是东海神龙族的首领,更是名列天榜的绝代高手,他若是追究起来,除了天榜上排名靠前的另外几人,任谁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这些事谢无忧自然不知,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照样敢做,他可是八岁就敢当面指着落剑宗中宗七大长老之一的卓有成鼻子痛骂他老顽固的厉害人物,现在小小的亲云灵那么一个小嘴儿有何不可?

    云灵简直被气疯了,谢无忧在他心里的印象也由初始时可恶又可恨的小贼直接升格为该被千刀万剐的淫贼,眼睛通红的瞪着谢无忧,尖叫道:“淫贼,我和你拼了。”说着就挥着火云剑疯虎一般扑了上来。

    “切”,谢无忧撇撇嘴,不屑一顾,还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把戏,他在信阳城内的天香楼里见得多了。正想给这丫头一个教训,不料却骤然间感到一阵心悸,一股莫大威压席卷全身!

    谢无忧的感观六识自拜易不云为师之日起就被着重锻炼过,因此远超常人,但以他感觉之敏锐,却也不曾察觉在场除了视线内这些人外竟然还有旁人,直到那人放出气息,他才忽然惊觉。眼睛扫了一下周围众人,见诸人神情虽然各异,但均不似作伪。

    此时云灵已挥剑杀到,无暇细想,连忙闪身避开。那人方才既然只对他放出气息,显然是意图警告他不要做得太过分,偏偏谢无忧却是个好奇心重的人,行事更是胆大妄为,那人越是不想露面,他就越要把他逼出来。

    想做就做,谢无忧猛地伸出一只手,犹如灵蛇吐信,准确无误抓住云灵握剑的手腕,随即松手,并拢食中二指在云灵手腕上一敲,云灵只觉手腕一麻一震,火云剑便脱手,被在旁蓄势待发的谢无忧一把夺去,随即就听谢无忧哈哈笑道:“好一坨牛粪,我这就帮你把它扔到茅厕去罢。”

    云灵见眨眼间她一向引以为傲的仙剑就被人夺去,一时间有些反应不及,怔在了那里,她虽年纪尚青,资质也并不算出众,远远做不到心与剑合、以气御剑的程度,更别说御剑飞空,但她身为东帝独孤傲胞妹之女,家学渊源,所习得修炼方法远比一般小门小派精妙,更兼得遇名师指点,因此一身修为在年轻一辈中也可排得中等左右,况且凡是她找上门切磋众人,多半顾忌她的家世,唯恐开罪了他,因此处处忍让,这样一来竟让她混了个从无败绩的战果,她少年之人不识人情世故,看不出别人忍让,竟真的认为自己修为不凡,大有小觑天下人的意思。

    前几日被谢无忧一番作弄,心中的愤恨简直无以复加,却偏偏不肯承认自己技不如人,还道是谢无忧卑鄙无耻,手段下流,今日又一番实实在在的受挫于谢无忧,才晓得是自己修为确实比不上他。

    忽然想起以前的那些比斗,心底隐隐约约便冒出了一个想法——难不成以前那些人都是让着我的?一个骄傲惯了的人,在知道自己以往以之为傲的依凭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居然如同小丑般被人骗了兀自自鸣得意的时候,她该作何感想?反正云灵此刻是彻彻底底的呆在了那里。

    过了好半天,云灵仍然不发一言,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谢无忧好生奇怪,寻思道莫不是这小妞被自己气傻了?正想说话,却猛听得“哇”的一声,云灵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她这一声来的极是突兀,着实吓了在场众人一大跳,谢无忧心道:“乖乖不得了,这小妞说哭便哭,全没半分征兆,厉害厉害。”,见云灵蹲在地上,两手捧头,将头埋在膝盖间不停哭泣,谢无忧心里有些歉意,感觉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他长这么大虽然坏事没少做但欺负女孩子却是头一次,这也是因为上次云灵不知天高地厚言语辱及谢无邪才将他惹恼。

    以前卓茵受了卓有成喝骂心中委屈时也悄悄在谢无忧面前哭泣过,却只是浅浅抽泣,决不是云灵这般嚎啕大哭,而且往往只需谢无忧三言两语就被逗得破涕为笑,忧伤尽去,此时他有心上前哄哄,但知道自己上去多半是火上浇油,还是不去为妙,只得站在那里干看着。

    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跟随云灵而来的那些人,见得云灵被谢无忧欺负的痛哭不止,不由大起怜香惜玉之心,纷纷大声喝骂谢无忧卑鄙无耻,龌龊下流,是天下一等一的流氓小贼,个顶个的神情激愤,义愤填膺,言语间唯恐声音不够高云灵听不见,几乎全是扯着嗓子的喊,偏偏就是没有一个人上去替天行道废了谢无忧这个该死十万八千次的小贼。大概他们也是知道自己斤两,既然云灵讨不了好去,他们上也是自取其辱。

    女人哭男人喊,谢无忧只觉有十万个苍蝇在耳边嗡嗡个不停,正想给那些人一个教训,一声清越中带着不容抗拒威压的女子声音响起。

    “住口。”,那女子声音低沉却清晰传入在场每一个人耳中,一听便知发话之人惯于发号施令,有一种不容违背的气魄,那些叫喊的正起劲的人立时噤若寒蝉,这发话女子的名声他们简直如雷贯耳,更何况他们这几日苦追云灵,远远见过这女子几面,东帝龙女,这名头可不是闹着玩的。

    谢无忧心中一凛,暗道:“那人竟然是个女子?”向现身而出的女子看去,第一感觉便是——这女子好高!

    这刚刚现身的女子,身高较寻常男子要高出大半个头,一身淡青衣衫包裹下的身躯极是健美丰挺,发髻高挽,远山般的眉毛斜飞着插入鬓角,一双眼神极为锐利果决的凤目于眼角处微微上挑,琼鼻于山根处耸起,嘴唇极薄,紧抿呈线,裸露出来的肌肤则泛着淡淡的古铜色,看上去整个人都焕发着一股浓浓的于女子之中相当罕见的英艳野性神采,虽非席慕雪那般美的让人炫目,却另有一股绝不逊于席幕雪的韵味。

    那女子现身之时的一声冷喝,使得跟随云灵而来的那帮人顿时鸦雀无声,唯唯诺诺的退到一旁,不敢挡在她身前,她眼角都不看上众人一眼,走到云灵身前,沉声道:“灵儿,不准哭。”

    云灵本来哭得正自伤心,但在听到那女子声音之初便身子一颤,哭声小了很多,她本是一个骄纵任性的人,大多时候连她父母都对她无可奈何,不过一物降一物,这丫头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她这个表姐。

    听到表姐发话,云岭慌不迭的起身,不停拿衣袖抹去脸上泪痕,七分委屈三分胆怯的看着那女子,虽然仍是不住抽泣,但泪水总算是止住了。

    那女子微微皱眉道:“东海神龙族的人哪怕被人以性命相胁也绝不应在对手面前痛哭流涕,似你这般,成何体统!”

    谢无忧心中一动,神龙族的名头他很早就听易不云说起过,相传这一族身负太古神龙血脉,世居东海,乃是上古百族中仅次于修罗族的强横存在,而且不同于绝大多数都已灭绝的上古异族,神龙族与神秘古老、据说隐居在南疆某处的巫族一样,是时至今日都强盛如昔的种族。

    云灵被那青衣女子一番训斥,更是觉得委屈,眼中水雾隐现,可就是不敢哭出来,强忍着抽噎道:“表姐,以前和我比试那些人都是……都是故意让我的,是不是?”

    那女子看了云灵一眼,道:“你明白就好,看来受了这番挫折于你倒不是全无益处,走罢,和我回去。”

    云灵本想问她既然知道自己赢得名不副实却为何不告诉她,但见表姐似乎颇为不耐,连忙止住话头,跟在那女子身后就要离去,连被谢无忧夺走的火云剑都忘了要回。

    谢无忧于这女子刚刚出现之时就被着实震了一把,他的修为在年轻一代中虽然只排得上中上,但在易不云**下却有着惊人准确的直觉与判断,他只见那女子一面就知道自己远非其敌,如果当真要比的话,或许前几日追杀自己的那个紫衣女子与这女子应该在伯仲之间,不过这两个女子的修为虽然同样远胜于已,但给他的感觉却截然不同,他虽只见了那紫衣女子两面,却每一见她心总会没来由的扑通扑通乱跳,是那种全然乱了方寸,莫名其妙的心慌,而这个青衣女子却带着一种宛若天生的强者压迫气息,让他心里一阵阵的不舒服,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这大概就是男人见到比自己强势女子时的通病吧。

    “你***,长得高了不起啊,我大哥比你强得多,却也没你这般目中无人,居然看都不看本少爷一眼。”谢无忧压下心中的不适,暗自腹诽着那青衣女子,见她要带着云灵离开,忙喊道:“喂,这坨,哦,不是,这把剑你们还要不要了?”说着扬了扬手中那把火云剑。

    云灵跟在那女子身后,闻言回头,狠狠瞪了谢无忧一眼,正想回来将火云剑取走,却见那青衣女子头也不回的回手一招,谢无忧只觉一股大力涌动,火云剑脱手而出,直向那女子飞去,飞到半空,那女子忽然冷冷道:“既为旁人所夺,这种东西,不要也罢!”

    一道青龙幻影,毫无征兆的自那女子手中猝然而出,昂然嘶吼着盘旋缠绕在那把火云剑之上,“砰”的一声,火云剑悲鸣着爆成一团红色晶沫,随风飘散。

    云灵的心猛地一紧,如果她心神练到与火云剑相通,她此刻必然已身受重伤,忐忑不安的偷偷看了一眼表姐的背影,紧跟着连忙低下头,一句话都不敢说的跟着她去了。

    待到远离了谢无忧那帮人,云灵忽听走在前面的表姐带着一丝疑惑与失望语气的喃喃自语:“身具天殇一族血脉的他怎会这般弱小,或者还是他隐藏了实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