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得永生时

第二十四卷 再戏云灵

    一道身影快速跑过,似乎后面有什么可怕东西追赶一般。

    “无忧无忧,不好了,快跑快跑,大事不妙了。”郝瑟一边在通往谢无忧居所的那条竹林小道上飞奔,口中一边大呼小叫个不停。

    谢无忧闻声而出,骂道:“好色你怎么回事,什么大事不妙,就知道你是夜猫子进宅,碰到你准没好事。”

    郝瑟跑到谢无忧近前气喘吁吁的道:“无忧,真的大事不妙了,那天你调戏的那个小美女,找你报仇来了,还好我消息灵通,否则你就等着被人教训罢。”

    “真的?”,谢无忧不惊反喜,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前几天我就听说那丫头气势汹汹的四处找你,扬言报仇,今天早课前我无意中听见吴熊他们几个向李明烨那小子邀功说什么把你的住处告诉了那叫云灵的丫头,说什么有好戏瞧了,你想想上次你让那刁蛮丫头丢了那么大的丑,她又岂能和你善罢甘休?你还是先躲一躲吧。”

    “躲什么躲。”,谢无忧嘻嘻笑道:“想必那丫头三天看不见我想我了也说不定,唔,这几天正好无聊,那丫头就送上门来了,好事好事。”

    郝瑟不由目瞪口呆,伸手想摸摸谢无忧额头,心道莫非无忧这小子发花痴烧坏了脑子?

    谢无忧拨开郝瑟伸过来的手,笑道:“我脑子正常得很,那丫头连我的住处都知道了,我这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待我好好和她言语一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到最后那丫头想要以身相许也是大有可能的。”

    郝瑟心中越发认定谢无忧必然是脑子出了毛病,不过他虽比谢无忧大了一岁却向来唯谢无忧马首是瞻,见谢无忧不听劝,只得作罢,心中暗自寻思大不了也就是一顿皮肉之苦罢了,难不成那丫头还真敢将我们杀了?

    二人正自说话间,那片茂密竹林间的小路上已然传来凌乱脚步声响,就听一个女子声音斥道:“我自己来报仇,谁要你们跟来了!”言语间似是很不满意被人跟随。

    那说话的少女,一身红衣似火,容颜娇艳,正是那日被谢无忧摸胸袭臀,最后更是用一步袋草蛇蛤蟆吓晕了的云灵。

    这少女一向刁蛮骄纵惯了,何曾吃过这般大亏,因此这几日来咬牙切齿的要找到那天那个混账小子,暗自发誓不把他打得不成人形誓不罢休,正好今日有人告知那小子的住处,因此想也不想,就寻来报仇,不过谢无忧住处偏远难觅,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对了路,是以倒落在了郝瑟后面。

    转过竹林处一处转角,一眼就看见不远处的小路中央站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目不转睛的看个不停,那神情要多可恶就有多可恶,不是那天那个混账小子是谁?

    “小贼!”,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云灵娇叱一声就想动手。不料谢无忧却连连摆手,道:“慢来慢来,这位美女,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些小小的误会,不过呢,在你找我报仇之前能不能先听我说几句话?”

    云灵尚未说话,与她同来众人中的一个就对谢无忧叫道:“谁要听你胡言乱语,小子你还是乖乖等着被云师妹教训罢。否则的话可别怪我们兄弟几个不客气。”

    谢无忧斜眼看了那人一眼,伸手在鼻子前用力扇了几下,揶揄道:“唔,好臭好臭,是谁在乱放狗屁?”

    那人闻言勃然大怒,就想上前动手,却不料被云灵狠狠瞪了一眼,立时又缩了回去。谢无忧心中暗笑,三日前的一番比斗他已知晓这叫云灵的女子不是自己对手,眼下跟随她的人虽多却大多是酒囊饭袋之辈,大可不必担心。

    审时度势,知己知彼是他自小就被易不云告诫过无数遍的话,方才尚未见着云灵众人,单从那一片杂乱的脚步声中他就已听出这群人中没有高手,是以他才好整以暇、毫不担心,此刻见云灵对另外几人丝毫不假以辞色,心中更是越发安定。他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物,这几日正感觉无聊枯燥的紧,眼下云灵送上门来,自然不会放过。

    云灵纤手一挥,召出一把通体火红中略带一股黑芒的仙剑,剑尖所指正是谢无忧,娇喝道:“小贼,今日除非你当众跪地求饶,否则别想我饶你!”

    “什么?”,谢无忧大吃一惊道:“你怎么知道我谢无忧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老婆,哎呀,难不成你真想做我老婆,嘿嘿,虽然你长的姿色欠佳,有那么一点点配不上我,不过嘛,我这个人一向心软,就勉为其难马马虎虎的答应你好了。”

    “哧”,云灵被谢无忧一番话气的七窍生烟,恨不得立时将谢无忧砍了,再不和他废话,咬牙切齿的挥剑向谢无忧刺去。

    一团红云夹带着尖锐的破空声音,直向谢无忧刺来。他向郝瑟打了个眼色,示意他闪在一旁。

    眼见云灵驾驭那柄仙剑当胸刺来,右足尖一点地,电光火石般向后退去,与那柄仙剑剑尖处发出的剑气若即若离,就差上那么一点点,偏偏就是伤不到他。

    这倒不是谢无忧托大,他自少随易不云行游天下,见识比之落剑宗寻常弟子不知高了多少级数,忠奸善恶,形形**人等见了不知有多少,自是看得出这云灵没什么心机,一上来就必定全力以赴,不懂得扮猪吃老虎这等绝妙好计,否则换个人来,他才不会如此冒失的置自己于别人剑尖之下。

    云灵眼见谢无忧如同被自己剑气激起的一片落叶,任凭她使尽全身修为都伤不到他,正自气恼,偏偏这混账小子还满脸贼腻嘻嘻的笑,两手故意在她眼前做了几个抓捏的动作,眼睛看的部位,直让她羞恼欲狂。

    二人一进一退,转眼间划过三丈许距离,眼看着谢无忧身后便是一片茂密竹林,再无路可退,云灵见状暗自欣喜,越发拼命的催动剑气,满拟将谢无忧逼得无路可走,谁知谢无忧退到那片竹林看似无路可走时,左脚在身后一颗青竹上一蹬,身子拔地而起,紧接着迅捷无比的凌空一个跟头翻过云灵头顶,嘴里还轻佻的在她耳边小声赞了一句:“唔,好香。”

    “咔嚓”,一阵乱响,云灵收势不及,催发出的剑气将五六颗青竹一齐斩断。

    与云灵同来众人多是一些门派中不学无术的二世祖,见得云灵美貌便死皮赖脸的跟随,尽是一些无能之辈,见得云灵这一剑似是占了上风,连忙大声喝彩,其中一个似乎懂些炼器的门道,看出云灵手中仙剑是件上品,连忙献宝似的卖弄道:“小子,我看你还是赶紧给云师妹磕头认错罢,云师妹手中这把仙剑可是用呲铁之精所铸,锐利无比,你要是再不认错,小心云师妹一剑把你砍成两段。”

    他口中所说的呲铁非铁,而是一种罕见的怪兽,形似水牛,头生巨角,皮毛漆黑,天生以铁为食,其排泄物被称为呲铁之精,是一种极为难得的炼器材料,云灵手中那把仙剑主体为赤铜,另外在铸造时还加入了一些呲铁之精,因此才在火红中带了一丝黑芒。

    在场众人中也没有几个知道这呲铁之精为何物的,就是云灵自己也只知道师父为她铸造这把火云剑时曾提及在其中加入了一些呲铁之精,但她性子有些大大咧咧,对不感兴趣的事情向来不去多问,只要知道自己的这把剑不一般就足够了。哪知就是这一句话就给了谢无忧借题发挥的机会。

    “呲铁之精?果然厉害”,谢无忧一脸怕怕的盯着云灵手中仙剑,抬起胳膊在自己鼻子前闻了闻,半天才如释重负道:“还好离得远没沾上一身的臭气。”

    云灵气的柳眉倒竖,骂道:“你才臭呢。”

    谢无忧促狭的眨了眨眼,瞄了云灵手中仙剑一眼,嘻嘻笑道:“我又没向某些人一样手里拿着一坨大便,怎么会臭?”

    云灵更是恼怒,凡是见过她手中仙剑的识货之人无不夸赞这把剑是仙剑之中的上品,偏偏这可恶的小子不但不识货居然还敢说她这把剑是……是一坨大便,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料你也不知道,看在你一心想做我老婆的份上,我就教你个乖,这呲铁之精么,嘿嘿,可不就是一种怪牛拉出的牛粪!呲铁呲铁可不就是向外拉铁的意思么,不信你问他。”,说着,谢无忧伸手一指刚才出言说话那人。

    云岭将信将疑,将目光转向那人,气呼呼道:“他说的可是真的?”

    方才说话那人原想在云灵面前卖弄一下见识,在她心里落个好印象,没料到弄巧成拙,被谢无忧抓住话柄,将了一军,偏偏他性子有些憨直,有心说不是,但那铸剑的呲铁之精可不就是形似怪牛的呲铁吃进去再拉出来的东西,这个……,称之为牛粪似乎倒也名正言顺,不过若是这么说出来肯定会开罪云灵,他左思右想了半天,还是不知该怎么说,支支吾吾了几句,是个人就能猜到谢无忧所言不虚。

    云灵浑没料到她一向引以为荣的这把火云剑中竟然掺杂了那般肮脏的东西,虽然心知谢无忧口中说的那般恶心定是为了气自己,但身为女子,总会格外喜欢洁净,一时间手中那把火云剑竟成了烫手的山芋,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