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得永生时

第二十二卷 重瞳圣者

    待谢无邪行至身后十丈许处,易不云忽然喝道:“拔剑”。

    一股沛然无伦的气势骤然在他身周弥漫,聚散之间隐然全凭心意,随心所欲。

    忽然感到自身被一股磅礴威压锁定,就连行动都是为之一滞,谢无邪瞳孔猛地一缩,“锵”,一声清越声响犹若龙吟,瞬息之间整个山巅金光浩荡,落剑宗中宗震慑天下的荡魔剑轰然出鞘,那团金光一闪即逝,随之而起,自这柄神兵剑首处爆出一道耀眼欲盲的金色剑气,划过两人间十丈距离,疾若闪电般向仍旧背身而立的易不云呼啸而去,数千点金色光雨随之挥散而起。

    这般凌厉无伦气势,谁敢轻憾其锋!

    在犹如蛟龙一般的当先一道光雨及身刹那,易不云身后空间诡异的仿佛涟漪般波动一下,他的身形顿时消失无踪,金色光雨呼啸而过,割裂山巅咆哮的烈风,击散虚空处无边云海,直划过前方数十丈距离,方才敛去。

    云灭云生,云海中那道被剑雨冲击而成的巨大沟壑被瞬间填满,再无踪迹。

    波纹再起,易不云的身形重现在悬崖边。

    “如何”,荡魔剑归鞘,谢无邪行至易不云身旁与他并肩而立。

    “你的天资再加上荡魔剑的凌厉,有这等威力也是理所应当,你的剑意应该已到了炼神蓄势阶段。”

    “炼神蓄势?”,谢无邪微微皱眉。

    “不错,修剑到了一定阶段,剑法大成,再想提升,便需要蓄势,以浑身精、气、神凝成剑意,战意,形成一种气势,如同皇天后土一般,势不可挡,不可违逆,不战而屈人之兵。”

    说着,易不云看了谢无邪一眼,俾倪道:“就好比刚才我让你出剑,即使你知晓我对你没有恶意,也不得不全力挥出那一剑,这就是势!大势在我,莫可抗御违逆!”

    “这就是势么?”,谢无邪眼中闪过一道异芒,随即便恢复平静,问道:“我此刻修为放在神州如何?”

    “知道天榜么?”

    “知道”

    “你此时修为可与天榜末席一争高下。

    “只是末席么?”。谢无邪眉头微皱,似是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

    “哼”,易不云冷哼一声,道:“纵然你是天纵之才但以你此时年纪能到这般地步已实属惊世骇俗,若是落剑宗另外几宗那几个自以为是的废物得知你达到这般境地,想必打死他们也是不会相信的。哼哼,自己做不到便断言别人也做不到,真是荒谬。”

    偏头斜睨了谢无邪一眼,易不云续道:“你可知这百年间的天榜是谁排的?”

    “难道是……?”谢无邪忽然神情一动,双目中亮起一丝异彩。

    易不云傲然道:“不错,天下如此之大,能被他看中的人又能有几个,历代天榜皆是十人,唯独这一代却只有七人,宁缺毋滥,他瞧不上眼的想进得天榜,哼,想都别想。所以,此时的你,足以自傲了。”

    谢无邪对易不云听似赞赏的话语无动于衷,淡然道:“天榜第一是谁?”

    “魔尊,慕容烈!”

    思过崖前无边云海为烈风所激,云波鼓荡,起伏不尽,二人站立崖边犹如立于万顷波涛之上,如同踏波而立,孤高绝世。

    落剑山,云梦亭

    落剑宗中宗处有四大奇景,云梦亭便是其中一处,且这云梦亭处也是落剑宗中宗门户所在。只是此时天色渐晚,暮色苍茫,凡是为落剑宗此次五宗会武而来的宾客绝不会有失礼数的于此时上山,是以飘飘渺渺的白云间空空荡荡的,只在云梦亭内的一角隐约露出一道空灵曼妙背影,一袭淡淡的鹅黄色衣衫,一头流瀑般的为一方轻纱微揽的秀发,自然写意,只是这一道背影,便胜过世间无数庸脂俗粉。

    脚步声响起,沿着云梦亭下数万阶蜿蜒石阶组成的进山道路走上一位青年,约莫二十五六年纪,一身青色麻衣,面容平平无奇,唯独一双眼睛却是世间罕见的重瞳,使他整个人于平凡中彰显一种异样的神采。

    那青年见到沈仙衣在云梦亭中,平凡面容上露出一丝清和笑意,道:“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一别五载,今日又得相见,沈师妹久违了。”

    云梦亭中的女子,正是凌霄城沈仙衣,见那青年于暮色中上山,却也不惊讶,回礼道:“柳师兄你好。”

    青年拾级而上,来到云梦亭中,抬眼仰望高耸入云的雪峰,赞叹道:“高山仰止,落剑山不愧是天下第一名山。”

    青年此语发乎内心,全无心机,不过须知凌霄城便建在西昆仑山内的昆仑墟中,数千载以来一直有与落剑宗一较短长之心,他这句话若是被凌霄城其他人听到免不了遭到恶语相向,最起码也要遭人白眼,不过沈仙衣自然不是那等人,闻言淡然一笑,轻轻颔首,以示赞同。

    青年转身坐在沈仙衣身旁不远处的玉石栏杆上,却丝毫不会让人生出唐突冒昧感觉,笑道:“一路行来贪看美景,没料到竟到了这般时候,不过能在此遇到沈师妹倒也算是错有错着了。”

    “世人行色匆匆,往往于这世间美景不屑一顾,要么便是奔波劳碌,无暇观看,能够随走随停,饱览美景,这是柳师兄的福气。”

    一丝云气为风吹散,袅袅挪挪飘到沈仙衣身前,撩绕不去,她轻轻伸出一双欺霜赛雪的柔荑,将那丝云气捧在手心,神情专注,话音轻柔,仿佛唯恐将那丝云气震得散了。

    听闻沈仙衣这番话,青年本想开怀一笑,然而随后见到飘渺如仙的沈仙衣做出这番略有些孩子气的动作,青年生有重瞳的眼中忽然一阵恍惚。

    晚间风疾,那丝云气最终被风吹得散了,了无痕迹,沈仙衣收回双手,轻轻叹了口气,神情间竟似有些难过。

    青年柔声道:“云生云灭,云灭云生,万般皆有缘法,便如你我,终有一日也是要向这丝云一样,沈师妹不必伤怀了。”

    沈仙衣望着眼前不住变幻、飘飘渺渺不绝如缕的云气,轻声道:“佛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当作如是观。”,随即她摇了摇头,叹道:”这等大智慧,又岂是我能企及的?”

    她微微侧头看向那青年,问道:“听闻灵族之中生具重瞳之人为族中大圣者,能洞穿世间诸般虚象,看透凡人一生命运,然而……看的穿就一定放得下么?”

    青年闻言一怔,眼中忽然闪现一丝痛楚,正因他看得穿,所以才比常人更加痛苦。

    从他十岁那年重瞳的神通开始显现之日起,他就再没有朋友,因为他身边几乎每一个人的命运,都能被他看穿,却无法改变。他能预见到儿时的伙伴被凶兽吞噬,于是他出言警告,然而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那个伙伴还是在阴差阳错下死在那只凶兽的利齿之下。所以自那以后,他便离开亲人,再没有回去过,既然避免不了,那就不要再见到。

    青年神色黯然,良久才喃喃道:“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我却唯独是放不下啊!”

    见到青年黯然神伤,沈仙衣脸上闪出一抹歉意,似是安慰又似是自语道:“在这世上总会有一些人的命运是柳师兄无法预见的,你来此的目的想必和我是一样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