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得永生时

第十三卷 坟前祭奠

    通往谢无忧二人处的一条小路上,一条纤细苗条的身影匆匆行走着,精致甜美的鹅蛋型脸庞在月光映照下发出象牙般柔和的光泽,正是卓茵。

    卓茵刚刚去谢无忧居所处找他,发现屋中空无一人,便猜到他多半去了那处草坡,于是转而向那处草坡走去,却不料一时走的急了,险些在一处转弯与一迎面走来之人撞在了一起。

    “啊”卓茵一声惊呼,退后两步,发现刚刚险些与自己撞上之人长身玉立,风度翩翩,居然是位自己从没见过的年轻男子,她脸上一红,赔礼道:“这位师兄,我刚刚走的急了,真是不好意思。”

    那人来这中宗时日未久,见这山上晚景甚佳,于是一时兴起,出来游玩,不料在这里撞上了卓茵,他停住脚步,应声道:“在下东宗楚正南,刚才是我冒失了,这位师妹对不住了。”淡淡月光下,他向卓茵看去,见对面少女清纯甜美,仿佛自己梦中之人一般,不由一呆。

    卓茵心急去找谢无忧,当下道:“楚师兄,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从楚正南身边走了过去。

    楚正南回头望去,鼻中幽香尤存,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住了。

    卓茵走近那处草坡,见坡顶竟然站了两道人影,其中一个自然是自己无忧哥哥,另一个身影自己颇为熟悉,想了想忽然醒悟,道:“无邪大哥,你出关了?”

    谢无忧兄弟二人闻言望去,见卓茵迎面走来,谢无忧笑道:“大哥,你看看还认识她吗?”

    谢无邪见越走越近的卓茵,点了点头,道:“你是卓茵?”。

    卓茵笑吟吟的道:“无邪大哥,你还认识我啊?”

    谢无邪看了看谢无忧,叹道:“我闭关五年,转眼间你和无忧都已长成大人了。”

    卓茵听谢无邪夸奖自己长大了,顿时大为高兴,却听谢无忧道:“切,大哥,我长大了才是真的,至于小茵,她明明还是一个小丫头嘛!”

    卓茵小脸儿一沉,娇俏的鼻子皱了皱,嗔道:“哼,无忧哥哥才是小丫头哪!”

    谢无忧故意瞪大双眼,满脸奇怪的道:“我明明是男的,怎么成了小丫头了,再说你见过我这么难看的小丫头么?要我说啊,只有像我们小茵这么好看的才能当小丫头哪,大哥你说是不是。”

    谢无邪微笑不语。

    卓茵娇哼一声,满脸高兴得意,一副那还用说的样子,看得谢无邪兄弟不由相视一笑,谢无忧更是笑出了声,就连卓茵自己都跟着娇声笑了起来。

    此时天色尚早,路上行人稀少且大都行色匆匆,低头赶路,与偶尔遇到的迎面之人,擦肩而过,彼此间却不留下一丝印象。

    一块巨大的黑色岩石,将一处不为人知的山谷唯一的入口严严实实的遮挡住,断绝了这山谷与外界的联系。

    山谷内地势平坦宽阔,繁花似锦,绿草如茵,一直延伸至山谷尽头,青青葱葱的草叶在细细雨滴洗涤后,越发显得青翠欲滴,晶莹剔透的雨珠,在微风吹过的轻轻晃动的草叶上,缓缓的滑落下来,落到地面上,渐渐的浸润入泥土中,不见了踪影。

    绿草间开着的各色不知名的小小花朵,似是天然装饰,给人一种生机盎然感觉。

    山谷中间地带的一处湖泊,原本平滑如镜的水面,随着不断落入其中的雨滴,泛起点点涟漪,“哗”的一声水响,一条银鱼,弓着身子,高高的跃出水面,似是在欢迎着这难得的细雨,接着又“扑通”一声,落回水中,在湖面上留下一圈圈不断扩散的水纹,湖边的一块太湖石上,刻着几个苍劲有力的古篆——落霞谷,秋水湖。这几个字似是被人用剑刻上去的,深入石中,虽然历经风雨,不知过了多少年头,却依然清晰可辨。

    这山谷中的一切都显得如此安静和谐,以至于即使是这谷中鸟儿都似是爱极了这里的氛围般很少鸣叫,仿佛生怕破坏了它。

    一间房屋,一座坟茔,都建在这秋水湖边不远处,那间屋舍显然久已无人居住,孤零零的立在雨中,看上去有些破败损坏。

    那座没有墓碑的坟茔上,此时已长满青青嫩草,五色缤纷的各种花朵点缀其间,随着轻轻的风微微摇曳着……

    一道白衣身影,静静伫立在这座坟茔前,深邃的眼睛久久凝视着它,原本沉静内敛的面庞上此时竟满是哀伤。

    在这坟茔之中的,是他至亲之人吗?让他这般黯然神伤?

    他将自这谷中采来的一束洁白花朵轻轻的放在坟前,缓缓跪倒在地,轻声道:“爹,娘,我回来了!”

    沉默片刻,他开始轻轻诉说起来,似乎此刻在自己眼前的,不再是一座无声的坟茔,而是自己慈爱的双亲,正静静的带着宽厚祥和的笑容,聆听着自己的话语。

    “十六年了”他抬眼环视一眼山谷,“这里还是和我小时候一样,一点儿都没变,爹,你是不是还会每天晚上都陪着娘看空中的晚霞?爹把这里叫做落霞谷,不就是因为娘说由这谷中看空中的晚霞很美么?我记得那时候爹和娘每天傍晚都会坐在秋水湖边,看着西方的天空,我就陪在你们身边,我记得那时娘经常说落霞虽然绚烂美好。

    可是美好的东西却总不能长久,存在片刻之后,就会被黑夜遮住,每当这时候,爹就会笑娘太过多愁善感,爹总会笑着说,就算晚霞今天落下去了,明天不是又能升起来?这样不是每天都能看到了吗?”

    他忽然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爹总会说些好听的话哄娘开心,让娘每天都快快乐乐的。 他此时虽然在笑,眼神中却满是哀伤,隐隐有泪光闪动,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忽然有些哽咽。

    “爹,娘,你们离开已经十六年了,弟弟,他也已经长大成人,他很好,娘,你的心血没有白费,弟弟他活的很好,娘,你放心,即使是我死,我也不会让他受半分伤害,我一定会让他好好活下去……”坟旁的几株繁茂花树,随着吹来的风,摇荡着发出扑簌簌的声响,似是极力想给这个白衣男子安慰,只是这白衣男子此刻已全然沉浸在深深的思忆之中,怕是再也不能自拔了。

    落剑山后山,谢无忧居所

    “啊”的一声大叫,谢无忧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大口大口喘着气,胸口急剧起伏着,似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他刚刚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在梦里,他看见自己双目血红,充满凶残暴虐气息,挥舞着龙牙,屠杀着一个又一个无辜的人,老人,孩子,每一个人都满目绝望惊恐的哀号着,四散奔逃着,躲避着他的杀戮,无数人翻滚着倒在血泊之中,伤口中迸射出来的血光喷到他身上,让他看上去更加恐怖,仿佛从九幽地狱中逃出的嗜血魔怪般,狂嚎着收割着无数条生命,他看着倒在地上**的人们,满足的狂笑着,伸舌添尝着嘴角边的鲜血,不断追杀着四散奔逃的满面恐惧绝望的人们……

    过了好一会儿,谢无忧才渐渐平复下来,他拍了拍胸口,出了口长气,自语道:“还好,还好,只是做了个恶梦”,同时又暗骂自己一声:“都是你平日里没事老跑去藏书阁看那些神啊魔的书,这下可好,看得多了连做梦都成了嗜血怪物了。

    他所说的藏书阁乃是落剑宗中宗处的藏书之所,阁中藏书包罗万象,无奇不有,平时用来供宗中弟子闲暇时阅读,只是这落剑宗中上至长老下至弟子大都忙于修炼,极少有人将精力放在这些闲书上。

    只有谢无忧平时闲暇之时,经常跑到藏书阁去翻阅典籍,他所看过的书中有关天文地理,奇花异草,珍禽异兽无所不有,其中以上古神魔传说,以及灵怪妖兽的尤多,而且他记性甚好,小时候被易不云逼着练成了过目不忘的本事,看的多了,倒也记得个**不离十,是以在这些杂学方面他知道的远超一般弟子,古人说行万里路如读万卷书,他却说的上是读万卷书如行万里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