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得永生时

序 兰儿妹妹,你别怕

    红桃处处春色,碧柳家家月明。

    柳上新妆待夜,闺中独坐含情。

    芙蓉月下鱼戏,带蚨天边雀声。

    人世悲欢一梦,如何得作双成。

    天香楼的姑娘每日做的便是这番辞旧迎新,夜夜欢愉的营生,与晚间的宾客满座,繁华旖旎不同,每天清晨恰恰是天香楼中最安静的时候,偶尔会有几个昨夜留宿于此的恩客匆匆离去。

    但与昨日享尽艳福,温声软语不同,与之相好的姑娘大多都留在房中继续酣睡,极少有人将其送出门外,说到底,他们彼此之间不过都是逢场作戏罢了。

    天香楼的大堂内此时冷冷清清的,只有几个龟公没精打采的挥动着扫帚打扫着昨夜狼藉的地面,另外还有几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拿着抹布四处擦拭着灰尘。

    老鸨云娘打着哈欠从楼上走了下来,睁着兀自惺忪的睡眼,伸手抹去眼角边残留的一点眼屎,眼见楼下的一伙人无精打采的样子,立时便瞪起了眼,喝道:“你们这帮杀千刀的,老娘的银子都白给你们了,一个个没精打采的,你们给老娘听好了,干活都给我利索着点,惹急了老娘有你们好受的。”

    底下那几人见云娘下来,顿时勉力打起了精神,要知道云娘这头只认钱不认人的母老虎可不是好招惹的。

    “老六,给老娘滚过来。”,云娘下了楼梯,尖声叫喊道。

    “来了,云娘,有事么?”,龟公老六停住手中的扫帚,应了一声,来到她跟前。

    云娘见他一副猥琐样子,还有浓浓的汗臭脚臭味,不由皱了皱眉,骂道:“你这臭男人,离老娘远点。”

    妈的,臭**,不是你叫老子过来的么!老六心中暗骂,脸上却是一副唯唯诺诺神情,满脸堆笑着退开两步,谄媚道:“云娘,有什么吩咐?”

    云娘一见他那猥琐模样就来气,只不过此刻有事问他,也懒得管难么多,只是道:“老六,我问你,五爷那里伺候的怎么样?兰儿那丫头是不是昨儿晚上被五爷留到飘香院了?”

    老六露出一副猥琐笑容,笑意淫淫的对云娘道:“云娘,你就放心吧,我亲眼见到兰儿进了飘香院,再说那丫头一整晚都没回来,肯定已经被五爷……”,他话未说完脸上便露出一副淫秽笑容,龇着一对老鼠似的门牙,配上他那副皮包骨的猥琐面容,活脱脱的就是一只老鼠精一般。

    云娘见了他的笑容顿时一阵恶心,不过总算是松了口气,拍拍胸脯,出口长气道:“五爷咱们可惹不起,真要是惹急了他,咱们天香楼就别想开门做生意了,只是可惜了兰儿那个小美人胚子,那可是老娘将来的摇钱树啊。”

    老六一脸**道:“云娘,看你说的,兰儿就算被五爷破了身,不一样还是你的摇钱树?那小丫头看着就勾人的紧,这一下被五爷用强坏了身子,不省的你日后**了不是?”

    云娘瞪他一眼,不耐烦道:“去去去去,滚一边去,别在老娘跟前碍眼,看见你那副德性老娘就浑身不舒服。”

    妈的,你长的也比老子好看不到哪去!老六心中恨恨的骂了一声,退了开去。

    “对了,老六我问你,五爷走了没有?”,云娘又向那老六道。

    老六无奈停住身形,想了想道:“我一大早就在这,没见五爷出来,应该是没走。”

    “唔,那就好”,云娘暗自寻思道这次把兰儿献给他,若是哄得五爷高兴,多半可以和他拉拉关系,要是能傍上了这么个大靠山,再加上以前积累的一点人脉,到时候这信阳城里还有那家院子敢跟我争?

    她正打着如意算盘,这时后面通往门后长廊的门口处传来一阵喧哗声,当前两个小小的身影走了出来。

    “兰儿,你……”,云娘吃惊的看着从门口处走来的那个女孩儿,不由大吃一惊,此时只见兰儿浑身衣着完好,脸上也没有什么悲戚神情,看那走路的姿势更是如以往般轻盈灵便,哪有刚刚被破身的迹象?要知道以前那几个被五爷破了身的丫头可是被折腾的一整天都下不了床啊。

    不光是她,就连那猥琐的龟公老六都一副吃惊的样子,心道莫非五爷那个恶霸改吃素了?怎么会放过兰儿这么个娇滴滴的小丫头?

    云娘有些不明所以,不过随即便大怒着尖声叫道:“兰儿,你昨天晚上不是到飘香院五爷那里去了么?我问你,你有没有伺候好五爷?你个小贱人,你要是惹恼了五爷,我打死你。”

    她心想兰儿这丫头昨晚多半是偷偷溜走了,否则怎么会这么若无其事,天哪,要是马五那个恶霸被惹急了,我可怎么办哪!那个恶霸可是动辄杀人的主儿啊。

    她正想着,就听兰儿旁边那小孩道:“喂,老太婆,你再敢骂我兰儿妹妹信不信我揍你?”

    云娘一怔,刚刚他全副心神都被兰儿吸引,对她旁边那个孩子却没多加注意,只以为也是自己买下的小丫头,此时听他说话竟然是个小男孩声音。

    连忙定睛望去,发现竟是昨晚上来的那个小男孩,顿时又是一愣,讶道:“小公子,你……”,她心中暗想难不成兰儿昨晚是和这小子在一起?和这小子同来的那个老者一出手就是五两黄金,显然也是个大金主,这可不能轻易得罪了。

    小男孩对云娘置之不理,却牵起兰儿的手,安慰道:“兰儿妹妹,你别怕,有我在一定不让人欺负了你。”

    原来昨晚从飘香院出来后,他却是将兰儿带到了自己住的香兰院,交谈一番后便明白了兰儿的可怜身世以及境况的悲惨,尤其是兰儿无父无母的身世更是让小男孩受到触动,心中当时就打定了主意要帮一下可怜的兰儿,顺便教训教训恶毒的云娘。

    小男孩冲云娘翻翻白眼,也懒得搭理她,拉着兰儿向前走上两步,让出被他们堵住的门口,然后伸手向后挥了挥,自后面又冒出几个人来。

    这几人头上都裹着各色布料,上面隐现血迹,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不仅如此却还一个个鼻青脸肿的跟猪头相似,这却是那小男孩昨晚听了兰儿的诉说后,心里气不过早上又狠狠揍了他们一顿出气所致。

    几人中那当先一人尤为凄惨,被打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头上缠着的白布被血浸透,两只眼睛肿成了核桃模样,若不是脸上那一道伤疤很难想象出他就是那个穷凶极恶的五爷。

    “五爷,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云娘费了半天劲才认出他来,不由大惊失色,失声问道。

    马五被小男孩打得两腮肿起老高,活活像在嘴里塞了两个鸡蛋,再加上满嘴的牙齿都被打掉,连说话都变得极为困难,不过想想早上面前这小煞星打完他们之后说的话,却只得忍着疼道:“云娘,你少给老子废话,去,把兰儿姑娘的卖身契拿来。”

    兰儿的卖身契?云娘一惊,心道难不成马五要为兰儿赎身?可是看起来他分明没占到兰儿什么便宜啊,再者说当初自己买兰儿的时候只是花了区区五两银子,眼看着兰儿出落得越来越标致,将来一定是棵摇钱树,怎么能轻易卖出去?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呀。

    云娘兀自心存侥幸,故作不明所以道:“五爷,像兰儿这种小丫头您玩儿玩儿也就算了,何必当真呢?您以后要是想要她随时来咱们天香楼不就是了嘛,何必破费银子替她赎身呢?”

    “妈的,闭上你的臭嘴,我小主人的妹妹也是你可以随便编排的?”,马五小心翼翼的看了被他视作小煞星的小男孩一眼,唯恐得罪了他,要不是他被打得连动一下都浑身疼痛,他早就冲上前去狠狠扇云娘几个耳光了,他奶奶的,哪壶不开你提哪壶,这不是给老子找麻烦么?

    “你小主人?”,云娘被马五此时只剩两道细缝般的眼睛中露出的凶光吓得身子一僵,却仍有些不解,马五本就是信阳城里首屈一指的大恶霸,从没听过他还有什么主人啊?她狐疑的看了小男孩一眼,心道难道这小子居然会是马五的主人?

    “云娘你个贱人,少他妈跟老子废话,我叫你去拿你就快点去,你再磨磨蹭蹭的信不信老子叫人拆了你的天香楼,把你这贱人挂在城门口儿点了天灯?”

    云娘被马五骂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始终不敢得罪他,她在天香楼经营多年有靠山不假,但却没有人比这马五的势力大,真得罪了她自己还真是只有吃不了兜着走。

    云娘见马五眼中凶光越来越渗人,思量片刻,知道事情已经毫无商量余地,只得哭丧着脸道:“五爷,您稍等,我这就去拿。”

    见云娘上楼,马五马上换了一副嘴脸,到那小男孩面前,谄媚道:“小主人,您看这件事办的是不是合您的意?”

    大堂内众人见到这一幕无不惊讶万分,天哪,马五爷这种恶霸也有如此卑躬屈膝的时候?真是无法想象。

    小男孩对马五的话不置可否,拉着兰儿大刺刺的坐到大堂中的椅子上,等着老鸨云娘下来,倒颇有些高深莫测的意味。

    马五不敢得罪他,却对那帮目瞪口呆看着小男孩的龟公婢女喝道:“看什么看,还不端茶倒水伺候着我家小主人,否则别怪老子对你们不客气。”,说完他便领着几名手下毕恭毕敬的站到小男孩身旁,那种卑躬屈膝讨好的样子倒真是像极了奴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