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得永生时

序 身后那丫头不是处子?

    天香楼的大堂内依然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老鸨云娘挥动着手中大红色的手绢,扭动着水桶般的腰身,不住往来于过往宾客间,招呼客人。

    兰儿提着手中食盒,穿过大堂中桌椅之间的空隙,来到云娘近前,轻声道:“云娘,那小公子的饭菜我已经送过去了,还有什么吩咐么?”

    云娘刚刚与一位进门的客人打过招呼,原本堆笑的脸一见兰儿便沉了下来,呵斥道:“兰儿,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老娘真是白养你,磨磨蹭蹭的,这么一丁点儿事情都办不好,我告诉你,惹急了老娘,我现在就让你接客。”

    兰儿身子一颤,显然被云娘要逼她接客的话吓坏了,她低声哀求道:“云娘,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哼”,云娘还想再说,这时大堂门前一阵喧哗,随即走进一伙人来,云娘转过头去一看,顿时脸色一变。

    顾不得再训斥兰儿,随即扭动着腰身,满脸堆笑的迎上前去,拉长了声音故作娇嗲令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的“呦——”的一声,对当前正中那人道:“五爷,您可是好久都没来了,嫣红可是想您想的不得了啊。”

    这被云娘叫做五爷的人长相颇为凶悍,身高将近八尺,浑身肌肉虬起,虎背熊腰,脸上一道刀疤由右眼角一直划到嘴角,显得极为狰狞剽悍,在他身边还跟着五六个类似爪牙之类的人物,也都是孔武有力的大汉,看上去一个个如凶神恶煞一般。

    这几个恶霸刚一出现,大堂中原本喧哗的人生顿时寂静下来,这里多数人都认识眼前这个叫做五爷的狰狞大汉,知道他乃是信阳城里的一霸,不仅有钱而且爪牙众多,在信阳城里为非作歹,无人敢惹。

    那大汉瞪了一眼云娘,骂道:“云娘,你离老子远点,一看见你老子就觉得倒胃口,妈的,嫣红那个小骚蹄子老子玩够了,给老子换个新鲜货。”

    云娘被这五爷一顿喝骂,却不敢表露出丝毫不满。 只得陪笑道:“一切都听五爷的,不过不知五爷这回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我替您准备就是了。”,她在这天香楼里过了大半辈子深知五爷这样的人她招惹不起。

    虽然天香楼里也有自己的打手,但那对付楼里的姑娘以及一般人还行,比起这个五爷的势力来却差的太多,要知道这个五爷可是动辄杀人的主儿啊。

    五爷尚未说话,他身旁跟着的一名爪牙却已经嘎嘎笑着,叫嚣道:“云娘,咱们五爷别的都不喜欢,就喜欢未经人事的雏儿,落剑山上的仙女儿你找不来,这点儿要求你总能办到吧。”

    他这番话引得五爷另几名爪牙一阵哄笑,面露**,纷纷叫嚷着让云娘赶快去准备。

    云娘为难的看了几人一眼,心中暗暗叫苦,虽然天香楼里未经人事的姑娘不是没有,但那可都是她的摇钱树啊,再者说那些姑娘都已经被几天前来的那个奇怪客人包了,人家可是付了一大笔银子啊。

    而且偏偏这个五爷是那种完了事拍拍屁股就走人的主儿,这阵子算上嫣红已经有七个姑娘都被他祸害了,难道这次要再赔上一个?可现在剩下的可都是姿色上乘的姑娘啊,比嫣红可要好上不少,难道就这样又白白丢了一大笔银子?

    一时间,云娘倒是左右为难,偏偏还不敢得罪五爷这信阳城里的一霸。

    五爷见到云娘的犹豫神情,立时瞪着一双怪眼,眼光森寒的看了云娘一眼,恶狠狠道:“怎么,臭**,信不信老子把你这天香楼拆了?”

    云娘被五爷凶神恶煞般的眼神吓得身子一颤,但心里还是被银子的诱惑占了上风,一脸为难表情的道:“五爷,您看,我们天香楼眼下是真的没有清倌人了,要不您再去别的院子看看?”

    一听云娘的话,那五爷眼中立时凶光闪烁,一扬手便打了云娘一记耳光,只抽的云娘眼前金星乱冒,身子转了几转,向后摔倒,恰恰倒在兰儿脚下。

    “妈的,给脸不要脸。”,五爷恶狠狠的咒骂一句,正要上前再踹上几脚,却意外发现站在眼前的兰儿,登时便眼前一亮。

    虽然兰儿才刚刚十一岁,但不得不承认这女孩子身姿已经相当惹人遐思,颇显婀娜,再加上她那一双月牙儿眼天生就显得有些狐媚,倒是颇能勾起某些有特殊癖好之人的欲念。

    兰儿心思灵活,眼见对方眼神盯在自己身上便知不好,急忙转身,匆匆转过大堂一角,隐到后面去了。

    “哼”,五爷眼中凶光一闪,一把抓住老鸨云娘的胸口将其抓离地面,凑到眼前,恶狠狠道:“臭**,你居然敢糊弄老子。”

    云娘被五爷凶神恶煞般的神情吓得心惊胆寒,却兀自在嘴上强撑道:“五爷,奴家真的没有骗你,我说的是实话呀。”

    “哼”,五爷一只手如拎小鸡般抓着云娘,另一只手又是赏了她一记耳光,狰狞道:“你敢说刚刚你身后那个丫头不是处子?”

    云娘被他打得脸颊火辣辣的疼,头脑中更是一阵晕眩,疑惑片刻,这才明白他说的竟是兰儿那个丫头,心道没想到这恶棍居然喜好这种调调,要知道兰儿这丫头才不过十一岁啊,不过若是用兰儿就能将这恶棍打发了,倒也没什么损失。

    原本她是打算过些时日就将兰儿好好**一下,等过个两三年多半就能成为天香楼的头牌,不过既然现在这个恶棍看上了她,那便先用她挡过眼前这一劫再说,好在还没在她身上浪费时间跟银子,虽然有些可惜,不过穷人家卖女儿的多得是,不怕日后找不到好苗子。

    想到这,云娘满脸堆笑,赶紧讨好道:“啊,原来五爷是看上了兰儿那个小丫头,能被五爷看上是那丫头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哈哈,五爷放心,我今晚一定为五爷您安排好,遂了您的意。”

    “哼,算你识相。”,五爷一把将云娘丢在地上,随即吩咐道:“给我这几个兄弟也都找几个漂亮姑娘。”

    云娘狼狈起身,连连应声,脸上堆起的笑容简直比哭还要难看,要知道现在可正是天香楼生意正火的时候,这个时侯还要分出几个漂亮姑娘去陪这几个恶棍这岂不是又要她赔上一笔银子?

    这帮天杀的杀才,这不是要了老娘的命么?云娘心里虽然恨得牙根痒痒,却也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小心伺候着这帮恶棍。

    云娘眼珠转了几转,随即媚笑着在那五爷耳边耳语几句,这才让他消去怒容,满脸淫笑着随着那被云娘叫过来的老六去了。

    一旁随着他来的那几人纷纷搂着云娘找来的几个姑娘,还未走出大堂便已经上下其手,显得颇为急色。

    云娘好不容易暂时稳住了这几个煞星,恨恨跺了跺脚,这才低声吩咐站在她身边那个名叫老六的龟公几句,匆匆离开大堂。

    只是五爷以及云娘都没有发现的是,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处站着一个小男孩,正自提着耳朵将他们之间说的话全部听在了耳中。

    这小孩身形尚小,躲在一桌距离几人最近的酒席后面,倒是不起眼的紧,他的眼珠转了转,菱角般的小嘴微微一挑,心道这下有好玩的了。

    小男孩见刚刚被云娘吩咐的那个名叫老六的龟公匆匆走出大堂,便闪身跟了过去。

    这天香楼一楼极大,隔着一堵墙后面便是一道走廊,其中不时有和老六打扮相似的人在上面匆忙行走,也有一些与兰儿年纪相若的女孩子端着托盘为客人送上酒菜,看样子前面就应该是天香楼的伙房所在。

    “兰儿”,老六走到一处偏僻阴暗的房间,推开房门向里面喊了一句。

    “六哥,有事么?”,一个女孩答应一声,从里面出来,正是兰儿。

    老六见兰儿从里面走出,上下打量她两眼,心道怪不得马五那个色鬼能看上这丫头,平时还没在意,这几年这小丫头倒是出落的挺水灵的,啧啧,不知道尝起来是什么滋味,便宜马五那个色鬼了。

    他色迷迷的盯着兰儿,心中转着龌龊念头,一时心动下伸手便向她脸蛋摸去。

    “六哥,是不是云娘有事吩咐我?”,兰儿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不着痕迹的退后两步,表面上却若无其事问道。

    她不着痕迹的搬出云娘来,显然是提醒老六若是误了云娘的事有他好受的。

    老六暗哼一声,不过既然兰儿眼下是马五要的人, 他也不敢太过放肆,心道等到五爷把你开苞之后有你好受的。他在天香楼里十多年,见多了三贞九烈的女子在被人糟蹋后自暴自弃的事情,想必这兰儿也好不到哪去。

    收回伸出去的手,老六道:“兰儿,云娘叫你把飘香院的酒菜送过去,莫要耽误了,惹得客人发脾气,快去。”

    说完,目光在兰儿的身段上色迷迷的瞄了几眼,转身走了。

    兰儿暗自松了口气,眼神中透出几分无奈与不甘,虽然她年纪尚小,但也明白再过两年自己多半逃不脱云娘的算计,一定会被逼着接客,一直以来不是没有不甘心沦落风尘的姐妹逃出天香楼,但十个有九个都会被云娘派人捉回来,打得半死之后还是逃不脱被人玷污的命运。

    再者说自己在外面举目无亲,一个弱女子恐怕还是逃不脱任人欺凌的下场,她摸了摸自己脸颊,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与年龄不相称的决然____若是到时当真无法可想,我便毁了这张脸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