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得永生时

第八卷 宗门禁地

    谢无忧一时分不清楚那眼神中到底是何意,他唯一能看清的便是那眼神中此刻竟然充满浓浓的杀意,让他觉得不寒而栗,他再也顾不得找李明烨算账,飞快的爬起身,向前狂奔而去。

    郝瑟被谢无忧丢在原地,不明白谢无忧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跑了,刚想追去问个明白,却见李明烨众人身后站了一个紫衣女子,一看之下,不由魂飞天外,神游九天,心中惊诧道:“世间怎么可能有这么美的人!只怕比我那些师姐当真要美上不止十倍了。”

    这郝瑟倒也够些义气,虽然绝世美女就在自己眼前,却也没忘了刚刚跑了的谢无忧,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追着狂奔的谢无忧去了。

    席慕雪眼望谢无忧消失的方向,眼眸中闪过复杂难名神色,低头陷入沉思之中。

    谢无忧独自一人转到后山处,心情依然没有平复下来,想起那女子看向自己的目光,心中顿时一阵不舒服。

    郝瑟当时虽然上前追他,但他一路飞奔,七转八转下,便没了踪影,所以郝瑟并没有追上他。

    他垂着头,漫无目的的走在落剑山后山的小路上,脑海中不时闪过那紫衣女子美丽的脸庞,可转眼间那脸庞却又变成那双满是轻视鄙夷神色的眼睛,两种影像不时变换着,让他心情莫名的有些烦闷。

    前方已是小路尽头,已然无路可走了,他停住脚步,抬眼望去,诧异道:“我怎么走到这里来了!”,原来,他不经意间随意乱走,竟走到了落剑山后山边缘处了,再向前去便是落剑宗中宗的禁地!

    自落剑宗开宗立派于这落剑山上以来,这落剑山脉深处便被列为宗中禁地,而且由于落剑宗门规森严,是以几千年来极少有人进去过,传说其中有着无数毒虫猛兽,更何况谢无忧住在后山,与禁地毗邻,时时可以听到从中传出的虎啸猿啼声音,好在里面虽然看似凶险,但不知是什么原因从未有猛兽从中出来过。

    谢无忧举目向里望去,见禁地之中在皎洁月光下,仍然黑森森的一片,巨树参天,长草遍地,从中不时传出夜枭鸣叫的怪响,让人生出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

    谢无忧刚欲转身离去,忽然间他眼前一花,一丝若有若无的清香钻入鼻中,他定睛看去,不由大吃一惊,眼前一人,紫衣飘舞,手握长剑,眼神冰冷,赫然是下午重逢那位紫衣女子!

    他心中怦怦乱跳,脸也跟着红了起来,尴尬的站在那里,进也不能,退又不是,想要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晚风拂过沉默无言的两人,在绕过谢无忧鼻端时,传来阵阵让人神清气爽、浮动在空气中的暗香,自是来自席慕雪身上。

    皎洁月光下,席慕雪轻启朱唇,道:“我找你,便是为了那天之事。”声音很轻,却冰冷而坚定,仿佛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她此刻的决定般。

    谢无忧倒退两步,急忙辩解道:“这位师姐,那天我在树上睡着了,确实不知道你在……”这“洗浴”二字却始终没好意思说出口。

    席慕雪自是知晓他想说什么,冷艳的脸上隐隐透出红晕,微微摇了摇头,道:“那天的事,错不在你,但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你,若是你能杀我,也尽管动手,我死了,也绝不怨你。”

    谢无忧再退两步,到了禁地边缘处,道:“这位师姐,你……你这又是何必呢?大不了……大不了……”,他本想说大不了我也脱光了让你回看过去就是了,但一见那女子眼神他便莫名其妙的有些心慌,怎么也没说出口。

    席慕雪似是心意已决,再不多言,“锵”的一声,长剑出鞘,晶莹剔透的剑身散发出无可抵御的凛冽冰寒气息,让置身不远处的谢无忧有一种全身血脉即将被冻结的感觉。

    谢无忧知道自己绝非这女子对手,若是等到她出手,自己必定完蛋大吉,当下再不迟疑,转过身拔腿就向禁地之中跑去,心中哀叹:“这女子只怕是我天生克星,否则为何每次见到她,都只有这逃跑一途?”

    席慕雪见他拔腿就跑,也是一阵愕然,万万想不到这堂堂落剑宗中宗弟子居然连应战都不敢,就这么一言不发的跑了,她眼中鄙夷不屑之意更浓,紧随谢无忧的身影追去,丝毫没有放过这“胆小鬼”的打算。

    谢无忧见那女子追来,更是没命奔逃,也多亏这禁地之中长满杂草及参天古木,使得席慕雪无法御剑飞行,否则谢无忧早就被她追上,而且席慕雪发出的如霜剑气也大都为树木遮挡住,没有伤到谢无忧。

    谢无忧一路狂奔,每觉背后寒气及体,便有树木被砍断的“咔哧”倒地的声音,心中惊惧:“这女子怎么如此偏激?当真便要杀我。她手中之剑又是什么宝物,怎么这般冰寒?”他跑了半晌,仍没能将席慕雪甩脱,心中将易不云骂了个狗血喷头,心道若不是那死老头子非要给我戴上那四个鬼东西,我怎么会这么费尽力气都跑不快。

    背后树木倒地的声音却一阵比一阵密集,谢无忧不由恼羞成怒,边跑边叫道:“喂!你听着,既然你浑身上下全都被我看光了,就应该老老实实的等着嫁给我,你现在想杀我,就是谋杀亲夫,你……”他说了句话,气息一差,跑的便比刚才慢了,险些被席慕雪发出的剑气击中,虽然侥幸得脱,四肢却险些被那股冰寒气息冻得麻木了,他身形一滞,险些坐倒在地,大骇之下再也不敢多言,只是一味奔跑。

    席慕雪听了谢无忧言语,气的紧咬皓齿,脸颊通红,发出的剑气一道紧似一道,打定主意非要置谢无忧于死地不可。

    她虽打定主意要将谢无忧杀死,但每当她有把握将谢无忧一击毙命之际,谢无忧总会极其诡异的闪身避开那股即将及体的剑气,这让她心里暗自惊讶,莫非这少年隐藏了实力不成?

    他二人此时离落剑山后山已远,已深入这落剑宗禁地深处,周围树木越加繁茂粗壮,长草及膝,夜空中的一轮明月散发出的光全被树叶遮挡,使得禁地之中显得潮湿阴暗,一切都朦朦胧胧的只能看出大致轮廓。

    谢无忧此时奔跑已久,受那四个戴在身上每个都有近百斤重的黑金镯所累,他早已气喘吁吁,体力难继,双腿不断传来一阵阵酸麻感觉,如同灌了铅般沉重,而席慕雪却由于自小修炼,体力比一般人要好得多,更何况她体内真元充沛,因此虽然奔跑了许久,仍游刃有余,如此一来二人间的距离便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将谢无忧追上,席慕雪此时也不急于出剑砍他,免得由于出剑时奔速减慢,让他又跑远了。

    谢无忧正暗叫糟糕,心中惶急间,一时没留神,脚下似是被长草之中的一件软软的东西绊了一下,顿时“啊”的一声,惊叫着向前飞跌开去,“蓬”的一声趴倒在地,姿势甚不雅观,他急速翻转过身,彷徨时眼光一扫觉得离他不远处似是有一处空旷地带,黑暗夜幕下似是有一座极大的建筑物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只是他现在身处险境,也没时间去细看,只是转过身来,以双手撑地,尚未站起身来,席慕雪已追到了眼前,她缓缓走了几步后,在谢无忧身前不远处站定,一双冰冷眼眸在黑夜中发出清冷的光,看上去就像主宰凡人命运的女神。

    谢无忧眼中忽然闪出惊恐之极神色,一双眼却看向席慕雪身后,惊叫道:“小心后面!”

    席慕雪微微皱眉,道:“死到临头,还想耍花样!”,话音刚落,一阵中人欲呕的腥臭气息伴随一阵狂风向她扑来,席慕雪反应神速,也不往后看,双足发力,身子箭一般向前跃出,到了腥风难及处才转过身来,定神看去,脸色不由一变。

    只见自己方才站立处,一条水桶粗细的白鳞巨蟒正昂首吐着猩红的信子,一双森然巨眼发出阴冷嗜血的寒光,看着自己,扑簌簌一阵响声过后,长草被碾的摊倒在地,蛇头旁边居然又有一条蛇头竖起,大小形状与先前那条蛇一般无二,与它一上一下分别盯着兀自躺倒在地的少年与自己,两对蛇目中满是阴冷光芒,显然是把自己与那少年当成可口美食了。她又转眼望向谢无忧,这少年明知自己要杀他,又为何要提醒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