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有孕

    “油腔滑调,不理你了。”

    背过身,乔颖脸儿发热,布满红晕。

    丫的昨晚少折腾了吗?

    没有,就这还大言不惭的那么说,真讨厌!

    叶默寒低笑,说:“我有抱你去浴室沐浴过,累的话就再睡会,我下楼给你把早餐端上来,哦,对了,牀头柜上我有给你凉了杯水,这会温度正合适,你一会喝了补充补充水分。”乔颖翻个白眼,昨晚她最后是累得昏睡了过去,可也没睡死好不好,他有做过什么,她还是知道的,用得着一大早故意在她面前强调吗?

    哼!腹黑闷骚,坏人!

    “有特别想吃的吗?”

    “没有。”

    “那我给你亲手做顿爱心早餐如何?”

    “我可不吃黑暗料理。”他会做饭,哄谁呢?

    乔颖在心中深深地鄙视某人。

    “是不是黑暗料理,媳妇等会就知道了。”

    叶默寒笑了笑,上前,弯腰在她额头亲了一口,语中带笑,柔声说:“不管是哪方面,我都不会让你失望,让你看到我真正的实力。”他这话乍一听很正常,但稍加细想,就会觉得无比暧昧,乔颖不傻,又岂会听不出,登时,脸上刚消退的温度再度袭来:“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瞪男人一眼,她拉起薄被将整个脑袋盖住。

    “这样会憋坏的,乖,把头露出来。”

    轻柔地扯下她盖在头上的被子,叶默寒眸光寵溺,笑容柔和,启口:“好了,我不闹你了,咱不生气了哈。”

    乔颖傲娇地“哼”了声,心里却甜蜜而幸福。这样的他无疑多了份人气,她喜欢他如此放松,喜欢他在她面前,只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的一面,至于刚才那样对他,无外乎被他逗得有些难为情罢了。

    要说生气,她才没有呢!

    听到房门一开一合,熟悉的脚步声逐渐走远,直至听不到,乔颖这才坐起身,谁知,就在她伸手要端起水杯的时候,脑袋一阵发晕,紧跟着眼前一黑,只听到一声碎响,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静雅打着哈欠正好从自家小叔房门外路过,听到房间里传出突兀的响动,先是一怔,旋即敲门:“六叔,六婶,起牀用早餐啦!”没声?难道刚才的响声,是六叔和六婶在妖精打架,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东西?

    捂嘴一阵偷笑,叶静雅似阵风儿一般飘下楼,准备把这一发现告诉家人,好让大家都知道某人有多么的疼媳妇。

    “六叔,你没在房里啊!”

    下楼看到叶默寒挽着衣袖正要进厨房,叶静雅脸上表情微愕,张了张嘴,指指楼上,半晌,方调整好表情,说:“我刚才从你房门前经过,有听到里面传出玻璃杯碎掉的声音,我有喊你和六婶,房间里却没人应话,”说到这,她蓦地睁大眼,面露焦色:“该不会六婶出什么事了吧?”

    不待她音落,只见一道身影似电般从她眼前一晃而过,很快,但凡起牀下楼的叶家人全看到叶默寒用毛毯裹着昏迷的乔颖,神色焦急地从楼上走下来:“颖儿昏迷了,我送她去医院。”经过客厅,叶默寒看都没看大家伙一眼,丢下话就出了家门。

    “还愣着干什么,大家快跟着一起去医院。”

    叶老太太急了,这才新婚,小儿媳妇突然在房间昏迷,万一有个好歹,叶家如何向乔家交代,且她那刚收获幸福的小儿子又如何接受得了?

    “听你妈的,大家都去医院,老三,你去乔家一趟,把事儿说说,免得你乔叔他们担心。”叶老爷子说着,看了自家老三一眼,就和老伴相携往门外走,并大声喊着警卫员快点备车。“别担心,颖儿那孩子身体好着呢,不会出什么事。”坐上车,他安慰老伴一句。

    “正因为颖儿身体没问题,这突然间昏迷我才担心呢!”叶老太太叹了口气,眼里的担心毫不掩饰:“又是做任务,又是照顾小六,还要打理公司,加上昨个又是新婚,颖儿那孩子怕是累到了。”

    叶老爷子静默,良久,他说:“我会与一号首长说说,往后尽量让颖儿少出点任务。”

    “就不能批准那孩子退役?”

    “颖儿是难得一见的全能型人才,若就这么退役,对国家和部队都是一大损失。”

    “和你没法说,我随后找小六谈,到时你不许插嘴。”

    “小六是军人,你可别逼他。”

    “用得着我逼么?颖儿可是他媳妇,要陪他过一辈子的女人,他是个男人,不想自己媳妇太累,肯定会赞成颖儿退役。”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叶小六就算再疼媳妇,也得听从上面的安排。”

    “你这个老头子,难道你就不想早点抱小重孙?”

    “自然是想的。”

    “想,你还让颖儿继续服役,让她继续累着。”

    “这是两码事。”

    “在我这就是一码事。”

    “老太婆,你有些蛮不讲理了。”

    “我就是不讲理了,你能怎样?”

    “好吧,我不能把你怎样,颖儿的事咱们商量着来好不好?”

    “和你能商量出结果吗?”

    在叶家,叶老太太比谁都要了解叶老爷子,想要就乔颖退役还是继续服役这件事商量出结果,答案只有一个——服从组织安排。

    乔颖从昏迷中醒转,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牀上,整个人瞬间懵了。好端端的她怎出现在医院?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转,没等她出声喊人问个究竟,就听到熟悉的说话声飘入耳里。

    “你这孩子也真是的,明明比颖儿年长那么多,咋就不知疼惜她?”

    “妈,我……我没想到……”

    “什么叫你没想到?你难道就不知道节制一点?”

    叶默寒憋屈啊,温香软玉在怀,且人儿还是他合法妻子,昨晚又是他们新婚,他要是能忍住,那只能说他家兄弟是个没用的,但说句实话,他昨晚已经很控制自己了,没有闹得太厉害。可谁知媳妇已经有了三个月身孕,想来是在他被急召回基地前怀上的。

    回想到媳妇担心他的安危,主动请命去前线寻找他,叶默寒心里一紧,后怕不已。那时她就怀着宝宝,却不自知,跑那么远的地方,又是翻山越岭,又是与敌作战,只为尽快找到他,确认他的安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