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能神医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出来混,讲道理

    “多谢。”

    唐邪很有礼貌的回了句,接着道:“既然你都说了,那是群不入流的劫匪,我为什么要怕呢?”

    君幼霜觉得,这个人肯定是疯了。要不然他就拥有很大的本领。

    离开酒馆。

    街上正有人讨好听雨落的劫匪。

    年轻男子对他喊来的这些人同样百般谄媚。

    “陈狗,这女孩模样很漂亮。你能帮我搞到手的话,我可以邀请你正式加入我们听雨落。”

    领头男子络腮胡,眼神十分凶横,他见君幼霜从酒馆出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曼妙的身材。

    年轻男子叫陈洪勾,但是在络腮胡的眼中就是一条狗。所以有了陈狗这个外号。

    陈洪勾好很为难,说:“罗爷,她可是城主的女儿。”

    “那又怎么了?”

    罗获摸着茂盛的络腮胡,道:“你以为我将这个四布城的城主放在眼中么?我们听雨落大当家,可是能直接跟五大谈条件的。”这句话有很大吹嘘的成分在里面。

    听雨落可以跟药王谷和阵符殿谈条件。

    但也只是谈,双方很难发生冲突,不然引起的损失是谁都没有办法承受的。

    但是面对其他三家,听雨落就尽量不去招惹。

    陈洪勾修为薄弱,见识也很低。听罗获一番言语,心中已经勾画好进入听雨落后万人之上的宏伟蓝图,心动不已。

    “我这么多胡子,脸上怎么就不长毛呢?”罗获自言自语一番,将城中大户讨好他的物品随手放入乾坤戒。?“这样的话罗爷才显得更加勇猛啊。”

    旁边手下拍了句马屁。

    “喂,陈狗,你想什么呢?”罗获见陈洪勾像个木头疙瘩站在那,在他身上踢了一脚。

    “我……我想起来一件事,听说君幼霜大小姐,她可是玉墟宫一位长老的弟子。”陈洪勾说道:“这件事也不知靠不靠得住。”

    “哦。”

    罗获表面上风平浪静,心里边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娘嘞!

    玉墟宫是五大的老大!

    当之无愧,无可撼动的老大。

    听雨落在它面前就得装孙子,里面一群老道厉害的很。

    全靠着玉墟宫从中牵制,其他四大这些年才能相安无事。

    谁敢动他们!

    傻子才敢招惹他们。

    而且,玉墟宫内女弟子少之又少。这君幼霜长得这么漂亮,在里面应该备受宠爱吧。

    “罗爷,要不用点迷心丹,药王谷这些人真懂风情,啥好玩意都炼制的出来。”陈洪勾还在考虑着如何帮罗获将人弄到手。

    “迷你妹的心!”

    罗获勃然大怒,甩手一个耳光过去,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肮脏,满脑子除了耍这些阴谋诡计,不会学点别的么?用这种不要脸的丹药得到人,那能长久么?”

    陈洪勾捂着火辣辣的面颊,十分委屈,说:“那,那能怎么办,下聘礼?”

    “你这狗脑子。”罗获气哼哼的说:“咱们只要瞻仰着就行了,这么简单的事你怎么学不会……刚才屋里那两个人好像跟城主的大小姐认识。”

    “谁知道。”

    陈洪勾可怜巴巴的说,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

    罗获一脸正气的说:“咱们听雨落也是讲道理的,心里也懂得正义。你今天抢劫商队确实有点过分。被他们教训一下也是好事。”

    “啥?”

    “罗爷也讲正义了!”

    手下们瞠目结舌。

    一个天天喊打喊杀,闲着无聊就想绑架个妇人泻火的混蛋,嘴里说出道理和正义。

    那简直就是对这两个词的羞辱。

    “呦,思想觉悟挺高的么?”前面不远处传出调侃的声音。

    唐邪不知什么时候从酒馆走出来,后面陈下菜拎着一坛子酒。

    街上行人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紧忙躲开。

    罗获摸了摸锃亮的脑门,说:“小崽子,爷爷心情好,决定放过你,算你走运!”嘴上占了便宜,觉得面子也过得去,挥手带人就想离开。

    陈洪勾眼巴巴的看着,哭也哭不出来。罗爷不是白来的,他可花了半年的积蓄。

    “想走?”

    唐邪甩手一记耳光,抽在面前空气上。

    啪!

    巴掌印,却结结实实打在罗获脸上,两颗牙被震掉,飞了出来。

    这一手把周围人都看傻了。

    唐邪笑着说:“嘴里不干净,教育你一下。其实我也很喜欢做思想工作。咱们出来混的,要将道理,对么?”

    罗获摸了摸嘴角的血,知道这人修为应该在自己之上。

    奶奶的,被陈狗这家伙坑了。今天可能要栽跟头……

    “你的道理是什么?咱们把事情摆明了!”

    罗获咬紧牙,只要先离开这个地方,不怕没机会找他们后账。

    毕竟,他也是有靠山的!

    “我的道理就是,看你不爽,想揍你!”唐邪说完,走上前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

    罗获被打的十分郁闷,对方一拳一脚就将他聚集起来的内气震散。任何功法都施展不出来。

    在圣域混了这么久,从来没有如此窝囊过。

    几名手下见罗获被人揍,全部都冲上去。

    “人多了不起啊!”

    唐邪骂着,迅速抬起一脚。仅一脚,扑过来的人又全都倒飞了出去,落地后震的气血翻滚,内气都不能流畅运转。

    罗获被打的绝望了。

    对方的实力不是在自己之上,而是远在自己之上。

    最郁闷的是,连施展秘宝的机会都没有!若是先有机会施展一下本领,把自己能耐施展出来。

    就算是最后输了,城中人也知道自己遇上高手。数的光荣。

    现在倒好,就像两个普通人的打架。

    还光荣个屁!

    唐邪痛揍着罗获,笑道:“陈老,说不定待会还会有人来。”

    “你不废话!”

    陈下菜灌了一口酒,说:“他们的信符都传出了。小子,你呆在那,别跑!”后半句是对陈洪勾说的。

    陈洪勾吓得蹲在地上捂着头,生怕挨揍。

    陈下菜看着,气从心来,道:“真窝囊,有老头我半年十分之一的神勇,你也混不成这样。”

    街远处渐渐聚集了不少围观的人。

    高坐在屋檐上,神色寂寞的君幼霜同样也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她拖着下巴,鼓了鼓腮帮。

    原本想着关键时候冲出去,救一下他。

    现在看来,没机会了!

    不过这种不用秘宝玄兵,丝毫不花哨的打斗还挺好玩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