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超能神医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同行勿相轻!

    关于锦旗这东西,唐邪其实是没什么看法的。

    本来嘛,医生治病救人,患者心存感激,这都是于情于理的事情,若患者愿主动送来锦旗表达谢意,作为医生也不好拒绝。

    只要那一面锦旗的后面,的确是患者重返健康的灿烂笑容,那未尝是不可收。

    何况,医院都没有强制不收锦旗的规定,你一外来的中医,有什么资格在这儿评头论足呢?

    说白了,就是借着这由头踩乎中医部,顺带着,还能在患者面前营造一副高风亮节的形象。

    不然,他何必把柴德先这三个字刻意加重语气?

    这招玩的溜啊。

    唐邪心里正感慨着,瞳孔突然一缩,这人叫柴德先,柴子轩的父亲?

    怪不得说话都这幅惹人厌的腔调啊。

    “柴医生,您真是当世华佗,我这毛病十几年了,光在圣华医院就调治了半年多,一直都没什么起色,谁知道您扎了十多针,我竟然好了。”那病人抑制不住激动,握住柴德先的手,不断的称赞着。

    眼眸划过了一丝厌恶,柴德先不动声色的抽回右手,温和的语气道:“你过奖了,并非我的医术有多高明,而是你这病本就不重,实在没必要耗费半年的治疗时间,我很好奇,你的主治医师是谁?”

    “是,是陈思学教授啊。”

    病人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语气讷讷的问,“柴医生,您的意思是,陈教授是故意延长疗程的?”

    柴德先露出一副苦笑的表情,解释道:“这我也不好说,陈教授算是中医界的一枚符号,他这么治,也许是有他的道理吧。”

    这话说的,更像是在替陈思学打圆场,太引人遐想。

    周围顿时响起了轻微的讨论声。

    “你们说,是不是陈教授想多赚诊费,所以才这么做的?”

    “有这个可能,你们想,中医本来就是以养为主,医生想要延长疗程,咱连怀疑的理由都没有。”

    “还是这位柴医生德行高啊,区区一次针灸,就给这兄弟治好了。”

    这些声音带有严重的导向性,瞬间,就给陈思学泼了一盆为诊费而延长疗程的脏水。

    诊室里的其他医生没办法再忍了,几乎同时喝道:“请安静好吗!”

    讨论这才被中断。

    “柴医生,您的针灸能妙手回春,这点我不否认,但也请您说话慎重一些,不要再给出这些有导向性的解释了。”一位医生站起来提醒道,看的出,他是强压下怒火,在竭力保持冷静。

    “这话怎么说的,我有哪句话诋毁到老陈了吗?”

    柴德先摊开双手,一脸无辜和不解。

    被他治好的那位病人也是说道:“这事跟柴医生没有关系,再说我们只是猜测而已,你这么说,反倒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了。”

    “你说谁欲盖弥彰!”

    那医生大喝一声,气的几乎想跟病人吵起来。

    幸运的是,旁边同事及时拽住了他,才没有让事件继续恶劣下去。

    柴德先微皱着眉头,对那医生说道:“小伙子,刚才我说过了,患者如至亲,纵使他说的不对,你也不该用这种态度对待病人啊。”

    顿时,又带了一波节奏。

    病人们纷纷指责圣华医院存在医德问题,而对于柴德先,已经快把他捧到天上去了。

    邻桌上,那位跟柴德先一同来义诊的医生,此时正眯眼含笑,盯着圣华医院的几位医生。

    很明显是在瞧热闹。

    “中医研讨会召开在即,不能把事情闹大了,忍忍吧。”

    几位医生相互劝告,全都在尽力隐忍。

    就在这时,一道不属于这间诊室的声音突然响起。

    “患者如至亲,这话说的真不错,可我记得,它后面还有一句话吧。”

    唐邪语气平淡,却恰好出现在争辩平息下来的时候,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对了,叫做同行勿相轻,不错吧柴医生?”

    柴德先的脸色竟僵了一瞬。

    唐邪继续说道:“这是药王孙思邈留下的祖训,夫为医之法,不得道说是非,议论人物,炫耀声名,诋毁诸医。”

    说话间,他的身上仿佛有种无形的气场,锁定住众人的视线,全都目不斜视的看着他。

    “你想说什么?”

    面对这种气场,柴德先也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沉声道,“我在这里义诊,凭的是医者的良心,哪里有违组训了,反倒是他们,口口声声说我诋毁陈……”

    唐邪压根没理他,看向那位被治好的病人:“你好,我叫唐邪,也是一名中医,能否让我为你把把脉呢?”

    听到这名字,其他病人中立即有人惊呼出声:“他,他是那个检查科小神医。”

    “呃,好的。”

    那病人愣了下,下意识把手腕递了上去。

    柴德先目光里藏着些许阴鸷,低声道:“他现在脉象中正平和,已经恢复了,难不成,你还想证明我的针灸没用?”

    “之前你得的是矽肺病吧,如今你肺经通畅,心阳振而肺气宣,的确是恢复的不错,柴医生的针灸有一定作用。”唐邪自顾自的说道。

    “哼!”

    柴德先嘴角抽动,咕哝着说,“什么叫一定作用?”

    冷漠的瞟了他一眼,唐邪继续道:“但是,正因为你长期服用地龙、当归、红花、柴胡、海藻、丝瓜络熬制的汤药,针灸才能在短时间内通络肺经,起到不错的效果,柴医生的针计不错,但陈老的药方才是治病的根本。”

    一语惊起四座。

    病人们全都呆呆的看着唐邪,而圣华医院的那些医生,更是把唐邪视作了救世主一般。

    “哼,一派胡言,你怎么知道陈老的方子里开的就是那些药?”柴德先终于怒了,冷声喝道。

    “真的……是那些药。”

    那位病人从口袋里翻出一份病历,越看越是惊愕,“一味药都不差。”

    突然地,跟柴德先一同义诊的那位中医站起来了。

    几乎是夺过那份病历,他认真的比较起来。

    地龙、当归、红花……

    一直到丝瓜络!

    一字不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