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6.第1065章 1165.孤狼

    第1065章 1165.孤狼

    舒畅又偷偷望了眼窗外,那双绿油油的眼睛已经看不到了,但舒畅知道,那只狼肯定没有离开,一定还在车附近徘徊。

    就在二十分钟前,舒畅刚和聂唯通过电话,收起手机后,司机师傅就找了过来。

    “舒畅小姐,您先去驾驶室帮忙把控着点方向盘,我和小刘在后面推,你听到我喊踩油门,你就跟着踩油门,我喊停你就停下来。”司机师傅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吩咐道。

    “还有没有其他需要注意的?”舒畅没遭遇过这种情况,怕自己做不好,连忙又仔细问道,问完后还有些不自信,又想着说道:“要不师傅还是你开车,我到后面和小刘推车”。

    司机师傅连忙摆手拒绝,回答道:“舒畅小姐,你是女孩子,力气小的很,推车这种力气活还是交给我们男人来,至于你的工作很简单的,会踩油门就行,你就听我指挥就好。”

    司机师傅这番话让一旁的小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也是女孩子好不好。

    不过她也清楚,舒畅的身份到底和他们都不一样,那可是真正的老板娘,还是剧组的大管家,再说舒畅对她们也都蛮好的,小刘也就心里吐槽了一声,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满。

    “畅姐,胡师傅说的对,我们就不要为这点小事儿浪费时间了,早点把车弄出这个泥坑,我们也好早点和剧组汇合。”

    舒畅见两人都这么说了,便连忙跑向驾驶室,一边心里默念司机胡师傅的教导,生怕自己这个环节出问题导致汽车没办法出坑。

    胡师傅从后备箱里又找出了两块木板和千斤顶,用千斤顶将轮胎抬起一点后垫上木板,又找来工具给车胎放了些气,增加轮胎的摩擦力。

    舒畅在这段时间里不止两次打开车门问忙活的胡师傅什么时候开始,胡师傅回答都是快好了。

    “胡师傅,好没好呢?”舒畅又等了五分钟,忍不住再一次问道。

    这一次回答她的不再是胡师傅,而是一生刺耳的尖叫。

    舒畅被吓了一跳,刚准备打开车门下车问什么情况,可是车门刚被她推开,就看到一个人突然跄踉的窜了过来,直接顶在了舒畅刚打开一条缝的车门上。

    “别开门,有狼。”胡师傅一手扶着小刘,背对着舒畅所在的驾驶室,紧张的大声叫道。

    狼!?

    舒畅有些懵,但下一秒,她就看到车窗外冒出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在漆黑的雨夜里仿佛两颗泛着幽绿色光芒的宝石,充满了邪恶的气息。

    那头狼似乎也发现了车里的舒畅在看他,同样抬头望了眼舒畅,视线交接的一刻,舒畅立刻转过了头,她被吓得打了个激灵,但也回过神来,连忙大叫道:“胡师傅,你们怎么样?”

    没有人回答她,这让舒畅更加不安了,好在几秒钟后,车后门忽然被打开,紧接着舒畅就看到胡师傅把小刘几乎是用扔的方式抛进了汽车内。

    看着浑身是血的小刘,舒畅吓得尖叫,不过下一秒,她就惊恐的发现,正准备跟着上车的胡师傅身后,一条黑色的影子猛的扑了过来。

    “小心!!!”在舒畅下意识的大声提醒下,胡师傅连忙侧了下身子,随即一阵剧痛从肩膀处传来,同时感到受伤的肩膀一沉。

    “滚开!!!”胡师傅强忍着血肉撕裂的疼痛,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使出吃奶的力气给了野狼的头部一拳,野狼受到打击,忍不住松了口。

    胡师傅这才感觉肩膀一松,连忙往后座爬,但野狼的反应更快,几乎刚松口落地,就又立刻从原地弹了起来,这一次直接扑向胡师傅的脖颈。

    已经小半个身子爬进车内的胡师傅根本没有了闪躲的空间,而且他此时此刻也有功夫注意身后的野狼,他很清楚,爬进车里关上车门还有机会能活,如果自己犹豫哪怕刹那,那就是死。

    下一秒,狼嘴里的恶臭味弥漫在胡师傅的鼻尖,他这一刻真的绝望了。

    生死一线的时候,一个矿泉水瓶忽然飞向了胡师傅的身后,正好打中了悬空扑向胡师傅的野狼。

    一声哀嚎在胡师傅身后响起,胡师傅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反应过来,连忙手脚并用爬上了汽车,然后立即关闭车门。

    几乎就在他关上车门的一刻,野狼第三次扑击已经来到,不过这一回它被车窗挡住了,一撞没有成功之下,野狼还狠狠的挠了几下车窗,吓的舒畅浑身发抖。

    好在野狼挠了几下,发现自己的手段打不破车窗,便没有再徒费力气。

    一时间,车里车外都陷入了安静。

    “胡师傅,你没事儿吧?”舒了几口气,舒畅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第一时间问向胡师傅。

    “没关系,没关系。”胡师傅摆摆手,随后想到了什么,又朝着舒畅谢道:“谢谢你啊舒畅小姐,要不是你的那瓶矿泉水扔的够准,老胡我刚刚就交代了。”

    “嘶。”老胡疼的又叫了声,然后苦笑着望向正说着不客气的舒畅,说道:“舒畅小姐,你来后面照顾一下小刘吧,她伤的比较重。”

    野狼第一次偷袭的就是小刘,也算是小刘运气好,野狼本来是准备咬她的脖颈,不过那时候小刘因为要准备用力推车,所以下意识的低了下头。

    狼没有咬到小刘的肩膀,但是却咬到了她的后颈,随后狼爪还抓伤了小刘的胳膊,好在都是外伤,一时半会倒也不会致命。

    舒畅和胡师傅换了位置,平时爱干净的她也顾不上后座都是血迹,连忙把小刘扶到一旁,让她没受伤的一边靠在车门那头,还找出了自己的靠垫给小刘垫上。

    “谢谢畅姐。”小刘虚弱的道谢了一声,随后又闭上了眼睛,流血有些多的她此刻脑袋发昏。

    而回到驾驶位的胡师傅也没闲着,将汽车内外所有能照明的灯全都点亮,同时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可惜不知道是不是雨太大的缘故,此时竟然没了信号。

    “舒畅小姐,你手机有信号么?”

    “啊,有啊……”舒畅掏出手机,刚想说自己刚才还和聂唯刚通过电话呢,只是手机拿出来一看,信号那一栏竟然只有一个格了。

    舒畅心下一惊,连忙给聂唯打电话,可是嘟了两声就因为信号不好的关系直接被服务商挂断。

    “舒畅小姐,您别着急。”看着舒畅一遍遍的拨打电话,做着无用功,老刘劝道:“我们出来这么久,剧组那边一会儿肯定会派人来找我们的,我把灯都打开一来是让他们能远远就看到我们,二来也是防止那头野狼埋伏在车附近,再伤了人。”

    舒畅听了老刘前半段话,舒了口气,可是后半段话有让舒畅的心悬了起来。

    因为她很害怕聂唯过来找她,结果被狼伤到。

    虽然剧组有上百好人,光是保安就有十多位,可是舒畅心里第一时间就认为,来找自己的人里,一定会有自己的老公。

    这不是什么心灵感应,而是源自于彼此相处积累的深厚感情,就像是此时此刻换做聂唯坐在车里,那么舒畅也一定会亲自过来找他一样。

    时间一点点过去,窗外的雨一点都没见小,野狼似乎盯上了舒畅她们,一直徘徊在汽车附近。

    车子陷入泥坑也开不了,三个人被困在车里。

    漫长的等待中,小刘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虽然她受伤的地方已经不再快速流血,但是因为狼咬到的关系,她发起了高烧,脸色煞白,嘴唇也没了血色,身体也会不由自主的哆嗦着。

    老胡的状态看上去要比小刘好点,至少他没有发烧的挣扎,刚才他撕掉自己的衬衫,让舒畅帮忙,给小刘和自己的伤口都缠了一圈‘临时绷带’。

    “舒畅小姐,要不我放点音乐吧。”老胡忽然说道。

    “也好。”舒畅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答应道,车内太安静了,外面还有一只饿狼,有点音乐至少能缓解一下车内的气氛。

    就在老胡翻着车内有什么音乐CD的时候,舒畅忽然发现远处似乎有灯光闪烁。

    “老胡,是不是有车来了!?”舒畅立刻叫道。

    “哪儿?”老胡一听也是连忙抬起头,顺着舒畅手指的方向眺望,几秒钟后,他大喜道:“真的有人来了,真的有人来了。”

    “快按喇叭。”舒畅提醒老胡。

    后者一听连忙点头,狂按喇叭,这倒是把车位的那条孤狼吓了一跳,窜出去老远。

    不知是车头的远光灯,还是喇叭声,舒畅和老胡都看到那个灯光离他们越来越近,显然是发现了他们。

    这让两个人都十分的振奋,尤其是老胡,早一点被发现他就能早一点去医院接受救治。

    “是我们剧组的车。”那道光越来越近,很快距离舒畅他们不到十米的距离,老胡也终于透过雨幕看到了来车的样子,第一眼就认出来那辆车的来历。

    舒畅却一惊,连忙把窗户打开一条缝,大声胡喊道:“别下来,附近有狼!!!”

    舒畅的声音非常大,仿佛用全身的力气在呼喊一样,把前面的老胡都吓了一大跳,随后他也明白了舒畅的意思。

    对面的汽车在五六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老胡紧张的抿了口口水,望着前车,他此时内心矛盾极了,即希望对面赶紧下来人,救他和小刘去医院,但又害怕外面的狼还没走,万一再伤到人可怎么办。

    倒是后座的舒畅依旧在一遍遍的大喊,嗓子都哑了。

    就在老胡犹豫着要不要帮忙舒畅的时候,对面的车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

    那瘦高的身形老胡看到的第一眼就认出来是聂唯,整个人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他是真的没想到聂唯会亲自过来冒着这么大雨来找人。

    想到这,老胡忍不住望了眼车后面的舒畅,而舒畅压根就没察觉到老胡的视线,在聂唯下车的第一时间,她比老胡都还要快的认出来那是聂唯,顿时激动的大叫。

    “聂唯,外面有狼,你快点上车!!聂唯,有狼!!”

    “你快回去!!!”

    舒畅看着聂唯一步步走过来,急的眼睛都赤红了,下意识的打开车门,就要下车去拦聂唯。

    老胡看到舒畅打开车门的动作整个人吓傻了,连忙大吼道:“别开车门!”

    可等还没等他喊完呢,舒畅就已经跑下了车。

    一头在一旁埋伏了许久的野狼也在舒畅下车的一刻终于露出了它的獠牙,老胡的视线里,那头狼忽然出现在舒畅的一侧,弓起身子,只用了一步助跑就腾空扑向了舒畅。

    “完了!”老胡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内心想道。

    这个这么漂亮的美人在眼前就要香消玉殒,更可怕的是,她还是聂唯的老婆,只是还没等老胡想到事后自己该如何向聂唯解释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眼前似乎一花,然后就发现原本还在四五米外的聂唯竟然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舒畅的身前,还将她搂在了怀里。

    而更让老张大嘴合不拢的是聂唯的另一只手上捏着的正是把他们一车人搞得狼狈不堪的那条野狼。

    只不过此时的野狼早没了凶相,歪着脖子软倒在聂唯的手里,然后老胡就看着聂唯随手把这只狼扔到了路边。

    死了,那条狼就这么死了,老胡震撼的说不出话。

    “别怕,我来了。”聂唯轻轻拍打着舒畅的背脊,听着舒畅撕心裂肺般的哭泣声,心里也如同刀割一般。

    一小时后,聂唯带着舒畅返回了农场的别墅。

    老胡和小刘被程子墨拉着去丹佛市的医院了,被野狼咬到可不是小事儿,尤其是小刘还有发烧的症状,这都是必须及时治疗的。

    倒是舒畅很幸运,从头到尾除了受到惊吓之外,一点伤都没有受到,聂唯最开始看到舒畅身上的血迹,其实都是来自于替小刘和老胡包扎时弄到身上的。

    至于那条被聂唯一手捏死的野狼,此刻正静静的躺在汽车的后备箱,聂唯此时心思都还在如何安抚舒畅身上,不过这条已经死掉的野狼显然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死去。

    感谢奇幻乐园和0773的慷慨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