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5.第765章 764.危险

    第765章 764.危险

    “哥,嫂子他们被淘汰了啊。”

    “我知道。”

    聂唯看着短信,若有所思的回应道,刚才他和景柏然收到的短信,就是欧弟、舒畅和黄小明被抓到的消息,现在想来,这个消息透露的内容不简单啊。

    要知道这三个人是被同一时间抓到的,那么很大可能,就是三人是同乘一辆车的情况下被抓,毕竟如果在路上的话,三个人怎么这样也该跑掉一两个才对,毕竟警察每队只有两人,人力有限,他们三个也不是稻草人,站在那里等着被抓。

    从这一点上,聂唯就对初始节目组提供的那辆车产生了疑心。

    “摄像,你和我说实话,你们最初提供的那辆车有问题吧?”想到这,聂唯问向坐在副驾驶的摄像。

    “可能…或许…大概……”摄像左右顾而言他,看到这种情况,聂唯不用他回答就知道了答案,节目组肯定在那台车上动了手脚。

    一旁的景柏然听到聂唯那么问的时候也有些猜到了三人被抓的原因,现在看到摄像还是这么一个反应,顿时惊叫道:“不是吧,该不会这辆车也被你们动了手脚吧。”

    “没有没有,除了那个被聂唯撕掉的标志之外,这辆车真的没有再动一点手脚。”听到景柏然的质疑,这位摄像立刻着急反驳道。

    开始那辆车动了手脚,是节目组给嘉宾挖的坑,但是剩下地图中提供的那些援助点,节目组确实没有动一点手脚。

    毕竟已经给这些嘉宾和主持人设置了足够多的障碍,包括手机定位,包括群众举报,还限制了他们的资金等等,这些障碍让几位嘉宾和主持人在面对警察的追捕时,已经足够忙的焦头烂额,再在援助点设置陷阱的话,怕是游戏玩到一半,大家就都被抓到了。

    节目组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所以这一点摄像还是能够保证的。

    看着景柏然依旧报以怀疑的眼神盯着自己,摄像大哥都要哭了,伸手指天发誓道:“景宝,我对天发誓,真的没有对这台车动手脚,真的,我保证。”

    “哈哈哈。”一旁的聂唯看到这一幕笑得不行,看着摄像大哥,忍不住吐槽道:“这就是你们节目组的信誉问题,早就破产了,哪还有人敢信你们。”

    聂唯这句话太扎心了,摄像大哥如铁般的内心此刻都有种破碎的感觉,忍不住幽怨的望着聂唯,这位大老板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知道当初不就是你给我们节目组设立的这种风格么?

    从这位摄像大哥的反应来看,聂唯觉得自己用的这台车确实是安全的,除非节目组在这位摄像大哥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手脚,那也没办法。

    现在唯一剩下的危险源,就是手里的手机了,这东西不管是打电话还是接电话,都会暴露目标,所以必须要尽快的换掉。

    启动开关,将车放到一楼位置,聂唯启动汽车的同时,不忘按了两声喇叭。

    很快就看到程坤一脸好奇的从一堆车里冒出头来,望向聂唯所在汽车的方向,聂唯眼神好,看到这一幕,立刻又按了两声喇叭。

    程坤那头显然也发现了这几声喇叭是冲着自己来的,又看到这车是奥迪A6L,顿时明白了,这是聂唯和景柏然找到汽车了,顿时带着一脸欣喜的笑容跑了过来。

    “接下来去哪?”坐上汽车,程坤立刻问道。

    “去找手机。”聂唯简练的回答道,随后立刻踩下油门,朝着手机所在的隐藏地驶去,而在聂唯一行人行动顺利的当下,欧弟、舒畅和黄小明却都垂头丧气的挤在一个警用的面包车里。

    “怎么办,今天录制不会就这么结束了吧?”舒畅委屈的说道,本来还打着超越聂唯的主意呢,哪想到竟然自己是第一个被抓到的,现实太残酷了,舒畅都快委屈的哭了。

    “要是被押汇警察局就真的没得玩了,我们给尽快想想办法。”黄小明皱着眉头说道,作为三人中年龄最大的,他此刻展现出来的冷静倒是让一旁的两人心思安定了不少。

    就在三人商量脱身的主意时,外面的警察也报告完毕,打开车门,准备坐进车内。

    “警察叔叔,我真不是真凶,你们抓错人了。”看到两位警察打开车门,还没等他们坐定呢,欧弟就大声叫冤道。

    “你别喊冤,你要真冤就拿出证据来。”一位带着眼镜的警察听到欧弟的话后,笑着回答道,最后还不忘补充一句:“另外,我是八零年出生的,比你小,不用叫我叔叔。”

    欧弟被噎的脸色发红,又透着一丝无奈,说道:“所以我们就是要去找证据啊,要不你们带我们去任务点,我们保证不跑。”

    “对,保证不跑。”一旁的舒畅和黄小明也是立刻跟着附和道。

    戴着眼镜的警察回头看了看三人,有些犹豫,因为他们确实也需要一些线索证明真凶是谁,毕竟只有抓到真凶游戏才算结束,不然就算抓到再多的嫌疑人,真凶没有抓到,那么也算自己失败。

    从某种意义上讲,嫌疑人其实也算是自己的另一种意义上的伙伴,毕竟对方同样也需要洗白自己,证明自己无罪。

    “老陈,要不答应他们,不然我们也拿不到线索。”这位戴眼镜的警察问向身旁的同事。

    “行。”老陈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坐在后面的舒畅三人此刻都竖着耳朵,认真听着两位警察间的对话,最后听到老陈答应的那句话时,所有人都不禁松了口气。

    “说好了,不准逃跑,谁要是逃跑,你跑得了算你本事,你要是没跑了再被我抓到,那时候就没什么可说的,直接送去警察局。”戴眼镜的警察回头朝着三人警告道。

    “保证保证,我们干嘛要跑,我们又不是真凶,不心虚,不过警察同志,我可以不可以提一个小要求?”欧弟忽然问道。

    听到这话,正要开车的老陈都好奇的回头,想要看看欧弟这小子到底要提什么要求。

    “我们三个从钟无艳录制到现在一口吃的都没吃,一口水也都没喝,能不能带我们去饭馆吃碗面条?”欧弟求道,一旁的舒畅和黄小明十分配合的朝着两位警察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

    “呵呵,当然可以。”老陈笑呵呵的答应道,不过随即又看向三位明星,问道:“我能不能也提个要求?”

    “什么要求?”三人一怔。

    “能给我签个名么?我家人都特喜欢你们演的戏和综艺。”老陈笑呵呵的说道。

    “没问题啊,你要多少有多少。”欧弟被老陈突如其来的这个要求逗笑了,立刻拍着胸脯答应道。

    有了这一次交流,三人对老陈和他同事的敬畏之心也少了不少,坐车前往饭店的这段时间也聊了不少。

    期间大家也终于知道了那位戴眼镜的警察名字叫做关一元。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一家牛肉面馆,跟着三人走进面馆后,两位警察才发现自己可能选错了地方。

    舒畅、黄小明再加上欧弟,三人出现在面馆的一瞬间,立刻就引起了面馆内所有人的注意,门口前台负责点单收钱的小妹都看傻眼了。

    “有包厢或者小间么?”老陈无奈的笑笑,然后问道。

    “有有有。”老板亲自跑来接待,听到老陈的话,立刻狂点头。

    五人到了包厢,两位警察都长舒了口气,毕竟被那么多人一直看着,他们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都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我们请客。”老陈笑着说道,他倒也不怕这三位明星点多少,毕竟这小店最贵的凉拌牛肉也才三十块而已,他们五个人能吃个上百块都算不错的了。

    而舒畅三人也没多点,一人叫了一万牛肉面而已,还是老陈见大家吃的太普通,又点了个凉拌牛肉和拌瓜条,顺便给每人的面里又加了一个煎蛋。

    很快牛肉面和小菜就端上了桌,吃饭的功夫,老陈也不忘问舒畅三人,让他们猜一猜其余那些人会跑到哪去。

    “肯定会先去找藏钱的地方吧,毕竟我们三个已经把车开走了,他们又身无分文,没有钱的话肯定跑不远。”欧弟回答道。

    “我觉得聂唯肯定会先去找车。”欧弟刚说完,舒畅就忍不住反驳道。

    “为什么?”老陈听了舒畅的话,很有兴趣的继续问道。

    舒畅整理了一下思路,才回答道:“在我眼中的聂唯,绝对是那种有着深谋远虑的人,他绝对不会去和那些人一起去找钱,在我看来,最先拿下交通工具的人,才有主动权,聂唯肯定也是如此,而且只要聂唯拿到了车,下一步一定会是去找通讯工具,反倒是钱这一点,我觉得聂唯并不在乎。”

    “为什么不在乎钱?”欧弟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觉得以聂唯的本事,钱这事儿还真是难不住他。”不用舒畅回答,一旁的黄小明就替她说了。

    “这样啊。”老陈听完舒畅的话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不可否认,在舒畅发言之前,老陈也觉得,这些嫌疑人肯定是要先去拿钱的,但是听了舒畅的话后,至少对于聂唯这个‘嫌疑人’来讲,老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藏车的地方离那个公园近么?”关一元问道。

    “不近,那是离公园最远的地方了,都快出区了。”欧弟咽下嘴里的面条,一点都不保留的说道,摆明了要做一个配合警察的好公民。

    “那要不我们吃完饭去看看?”关一元又问了问具体的地址后,朝着一旁的老陈咨询道。

    老陈皱着眉头,看了看手表,约莫了一下时间,然后摇了摇头。

    “直接告诉我藏手机的地方。”老陈说道。

    就在老陈这一组盯上聂唯的时候,聂唯一行人同样也正在吃饭,不过他们吃的不是面条,而是汉堡和炸鸡。

    “哥,实话跟我们说,你到底藏了多少钱?”景柏然又看了看身旁正吃着汉堡的聂唯,再也忍不住的问道。

    因为就在刚才,本以为打车已经花光了钱的聂唯竟然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百块,不光惊到了摄像大哥,同样也惊到了景柏然和程坤。

    尤其是摄像大哥,整个人都快崩溃了,要知道聂唯的钱包就是他负责没收的,聂唯各个兜也是他查看的确保没钱的,可现在聂唯接二连三的掏出钱来,这简直就是对他啪啪啪的连续无情打脸。

    “别管我藏多少钱,不少你吃喝不就行啦。”聂唯咽下嘴里的食物,回答道。

    听到这话,景柏然也不再问了,毕竟吃人嘴短。

    三人很快解决了午餐,聂唯继续开车前往藏手机的地方,用了大概十五分钟,三人所乘坐的车辆也渐渐驶近目的地。

    不过越是靠近目的地,聂唯心里就越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距离藏着手机的那栋大楼还有大概五十米的时候,聂唯就把汽车停到了路边。

    “怎么了哥?”景柏然不解的问道,毕竟这车停的地方有点远。

    “我觉得有点心神不定的,好像有情况。”伴随着聂唯这句话,车内所有人都跟着紧张了起来。

    “这样,我们三人别一起去,我们先派一个人进去,至于谁先进去,我们石头剪刀布决定怎么样?”聂唯提出了一个比较保险的方案,避免他们被一网打尽。

    当然,聂唯也留了个心眼,毕竟石头剪刀布这种看似是看运气的游戏,实则对聂唯这种眼疾手快的人,是有很大优势的。

    但景柏然和程坤不知道啊,两人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聂唯,三个人开始在车里玩起了势头剪刀布,二十秒后,景柏然戴好口罩,第一个从车上下来,一步三回头的朝着大楼走去。

    景柏然这一去就是十分钟,聂唯看了看手机。

    “十分钟了,约定的时间到了,景宝没打电话过来,我们再等两分钟,再没有讯息,我们就先离开。”聂唯当机立断的说道。

    感谢奇幻乐园和0773的慷慨打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