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2.第2542章 新世界篇395 圣天令牌(2)

    第2542章 新世界篇395 圣天令牌(2)

    萧凡瞄了老妪几眼,低声问道:“那老婆婆是什么人?”

    浣溪一愣。

    仔细看了两眼才轻声道:“梨花婆婆,是剑秋的乳母。”

    “知道她的来历么?”

    “不知道。”浣溪摇了摇头:“她有问题么?”

    “她很厉害。”

    “她?”

    浣溪神情愕然,低声奇道:“她没什么修为啊。以前只负责剑秋的日常起居生活。后来我们成亲后,梨花婆婆就很少见他了。”

    “你们都小觑她了。至少她的剑,洛英就接不下来。”

    “她会用剑?”

    浣溪简直有点懵逼。

    以她的修为感知,梨花婆婆就是个很普通的老妇人而已。

    萧凡不再说话,而是默默喝酒。

    因为下面乾坤剑宗的人,已经停住了。

    洛剑秋看到了浣溪。

    而浣溪也看着他。

    两个人的目光都有些古怪。

    浣溪对洛剑秋的情感并不深,她没讲当初为什么会嫁到乾坤剑宗,但是从她述说的语气中就知道,那一定不是心甘情愿的。

    但是她也认了。

    本以为婚后可以好好经营一下新生活,结果又一个晴天霹雳彻底伤了她的心。

    一个天阉的男人。

    无法人道。

    堂堂剑宗少主,修为通天,居然无法让自己行夫妻之义。

    浣溪想不通。

    所以当洛英痛下杀手时,她毫不犹豫的逃了。

    那个婚姻,只是个失败的幌子而已。

    而洛剑秋对她,或许也根本没有情义。

    否则又怎么会同意让父亲洛英代他行夫妻之事,而目的仅仅是为了传宗接代。

    浣溪默默看了几眼,就收回了目光。

    她不想再跟乾坤剑宗的人有任何瓜葛。

    奇怪的是,洛剑秋也没说话,而是转身自顾自的坐在了石桌的一个席位上,脸上浮现出笑意,跟八圣谷的众人畅聊起来。

    萧凡哑然失笑。

    这些人造势的能力还真是强大。

    突然,耳边传来轻微的鼾声。

    扭头一看,刚刚还趴在桌上看热闹的萧婉,竟然睡着了。

    她这是有多无聊啊。

    “阿焱,那味道动了么?”萧凡轻声问道。

    “动了,不过越来越远,跑去另外一个地方了。”

    萧焱一直闭着双眼,默默感知着。

    “只要他没逃离就行。这里的勾当,十有八九跟他有关系。我还真想看看,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他终究是魔物,早晚会再次挑战你的。”萧焱笑道。

    “阿焱,他存在的本身,就不正常。但是我还没想清楚这背后的一切原因。目前唯一值得肯定的,是救出了浣溪和水凝。”

    “我……有那么重要么?”

    浣溪低头呢喃了一句。

    她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水凝突然伸手过去,牵住了她的手,并且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很快,就见浣溪脸上飞过一抹红云。

    萧凡和萧婉不想偷听女人间的悄悄话,所以两个人谁也没注意,只是把目光集中在了酒楼下面。

    长街上越来越热闹了。

    乾坤剑宗带来的弟子们一个个懒散的不像样,在不远处或坐或卧,吵闹叫嚷,俨然像是来出游的。

    又过了几分钟,终于又有人来了。

    不出意料之外,是破天剑祖梅是非。

    这个有着搅屎棍一样潜质的老家伙,哪里有事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而且只要有好处的地方,他都有本事分一杯羹回来。

    这一次,他也带了一些人。

    都是破天剑门的门人。

    年轻的门主叫梅礼,是个飞扬跋扈的男人,二十七八岁年纪,据说天赋異稟,修为惊人,已经快要追上梅是非了。

    这一老一少来到石桌旁,看也不看萧凡等人,两人直接坐在空位上。

    众人一番假惺惺的寒暄。

    梅是非笑容满布,声音超大。

    刚说了几句话,就听到四周传来一阵幽幽荡荡的声音:“梅是非,你的狗鼻子真灵啊,哪儿有事你往哪儿钻。”

    梅是非眉头一皱,冷笑了两声,没回话。

    一旁的梅礼则朗声笑道:“圣魔大人来了,为何不就坐,反而学梁上小人在远处观望。难道不知道说话时,要面对面才有礼貌么?”

    “呵呵,有几分胆量。”

    石桌旁突兀刮起一阵旋风。

    圣魔老祖东方宇披着一声大红袍,满头的卷发像是狮子。

    他直接坐在梅礼旁边的空位上,斜睨了他一眼:“你有资格坐在这里么?滚。”

    “咳咳,东方老兄,犬子的资格,好像不需要你来评定吧。”

    梅是非干咳了两声。

    对于东方宇,他也心头打怵。

    那可是个我行我素,正邪不分的狂人。

    不过幸好,这次的事,可不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有资格来这的。

    梅是非随手掏出两样东西摆在桌面上,嘿嘿笑道:“东方兄,犬子的资格在这里,需要验验么?”

    东方宇扫了一眼桌上的东西,冷哼一声,没再说什么。

    他身后不远处,玄光一闪,又多了两个人。

    正是圣魔公主和圣魔太子。

    萧凡很诧异,仔细看了看桌面上梅是非掏出来的东西,神情一愣。

    那是两张奇怪的金属牌。

    上面刻了些花纹。

    颜色乌黑,形状像是火焰。

    这倒是奇怪了。

    一开始还以为这些人是木龙邪蛊惑来的。

    但他们谈到了资格问题,还弄了两块稀奇古怪的牌子做标志。

    其他人也就罢了,连圣魔老祖见了牌子都无话可说。

    那木龙邪怎么可能有这种影响力?

    而且那两块牌子的震慑力,明显已经在众人心里根深蒂固了,是很有威信力的东西。

    萧凡沉思了半天,突然扭头看向浣溪:“你见过这东西么?”

    一边说着,一边以灵气凝成金属牌的模样。

    “这是……”

    浣溪突然浑身剧震,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

    “这是圣天令牌?”

    浣溪震惊的脱口而出,同时猛地站起来,激动的说:“萧公子,圣天令牌一出,大千世界尽臣服。是她出世了?”

    “谁?”萧凡颇为惊讶。

    竟然让浣溪激动成这样?

    “圣天法神使者。传说,这片大千世界的规则,就是她创造出来的。”

    “规则?呵呵,规则都是我父亲创造出来的。”

    萧凡摇头失笑,冲浣溪挥了挥手:“别紧张,今天,你就坐着看戏就好了。”

    说完,又喃喃了一句:“圣天法神使者?东离圣境还有这种人物么?以前怎么从没听说过。”

    “圣天法神使者对于我们来说,都只是传说。从没人见过,但传说故老相传,流传至今。而且,圣天令牌的事也是真的。”

    浣溪深吸一口气,慢慢平静下来。

    “这令牌有什么用?”

    “号令大千世界的强者,法令一出,各宗强者必须到场,奉旨行事。”

    萧凡笑道:“这个圣天法神有这么大的能量?”

    “她……无所不能。”

    浣溪的脸上,浮现出极其虔诚的表情。

    既是见识过自己的超强力量,她也没有这般虔诚过。

    萧凡心里,愈发的好奇了。

    看来冥冥中自有注定,如果一早按照自己的计划离开圣界,恐怕就见不到这位所谓的‘圣天法神使者’了。

    没准,新的契机来了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