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5.第2415章 新世界篇433 狗咬狗,一嘴毛(2)

    第2415章 新世界篇433 狗咬狗,一嘴毛(2)

    仙凡之别,如跃渊鸿。

    在萧七等人的眼里,这些人不过区区凡俗。

    即便青莲和轻音还不到入圣的地步,可一身修为对这些人来说,那也是无上仙法了。

    萧七一点都不担心,优哉游哉的喝着酒。

    而青莲则缓缓起身,走到窗口。

    她伸手将瘫软在地的两名锦衣卫拎起来,直接甩手扔了出去。

    这下可好,外面的大队人马顿时喝叱声起。

    为首的千户更是‘仓啷’一声拔出绣春刀,腾空跃起站在马背上,显示出了极好的功夫底子。

    “大胆,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千户一声爆喝。

    “知道。”

    青莲淡然回了一句。

    “知道?你知道本官名讳?”

    “这倒是没听过。”

    “哼,本官皇甫伤。”

    “所以呢。”青莲眸光流转,静静的站在那里,尽显一身仙雅。

    那皇甫伤估计也是个色欲熏心的人,看着青莲越看越稀罕,语气竟然渐渐缓和下来了。

    手中绣春刀一收,昂然道:“尔等出手伤及锦衣卫,已是重罪。宁城知府之子告你是东林党余孽,你与我回司受审,本官必会查明真相。”

    “第一,你没资格。第二,你很愚蠢。第三,你面前那个纨绔子弟才是东林党余孽,你还是抓他走吧。”

    青莲说话的时候,那双美丽的眸子隐隐闪过一抹绿色幽光。

    那是血眼浮屠中的暗示眼。

    她的功力虽然不及萧七,但血眼浮屠的瞳术用的相当熟练。

    除了最耗寿命的长生之眼外,其余三种瞳术对她来说,都不是难事。

    皇甫伤一直盯着她的美眸看,突然脑子里一阵迷糊,眨了眨眼后,猛地扭头喝道:“南宫燕,拿下曹江。”

    “什么?”他身后的那个女锦衣卫愕然一愣。

    “我让你拿下曹江,他才是东林党余孽。”皇甫伤一声怒吼。

    站在酒楼门口的知府少爷曹江一脸懵逼。

    自己怎么就成了东林党余孽了。

    这个皇甫伤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他不是跟自己父亲八拜为交,乃是磕头歃血的兄弟吗?

    曹江不明所以,连忙凑近了两步低声急道:“皇甫叔叔,你什么意思啊?直接拿人就行了,不用搞这种把戏。”

    “混账,本官做事还用你来指点?”

    皇甫伤猛地纵身而起,直接冲到曹江面前,飞起一脚正正踹中他的下巴。

    就听咔吧一声响。

    曹江顿时横飞出去,狠狠撞在门板上惨叫不止。

    “哼,什么玩意儿。南宫燕,你傻了吗?拿人。”

    “是,大人。”

    南宫燕虽然没想明白千户大人怎么会突然对自己人动手,但是大人下令拿人,那就必须动手拿人了。

    她飞身下马,一个箭步蹿到曹江身旁,二话不说就给铐上了。

    皇甫伤嘴角一撇,喃喃自语:“犯上作乱的孽党,竟然还敢叫本官叔叔?”

    他的自言自语,落到身旁其他锦衣卫耳中,都感觉匪夷所思。

    自家大人这是怎么了?

    谁不知道他跟宁城知府曹洪达是八拜之交的兄弟啊?

    今儿怎么……

    众人正心头疑惑呢,突然长街另外一个方向,陆陆续续开出一大队人马。

    这些人前面有鸣锣镇旗开道,两侧有府兵衙役护卫。

    为首两人,高头大马。

    左侧的身穿知府官服,头戴纱帽,一脸横肉。

    他正是宁城知府曹洪达。

    右侧的,穿着一身大红官袍。

    生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眼神阴柔,手捏兰花指。

    有眼尖的人,第一眼就认出那是当朝九千岁魏公公的儿子,魏良臣。

    长街上的民众第一时间纷纷退走。

    甚至太白居的酒楼也开始清客了。

    一直躺在地上惨叫不止的曹江眼角余光瞥到远处的车马队,顿时凄厉尖叫起来:“爹,爹,救我啊,我在这儿……”

    “把他的嘴给我封上。”皇甫伤一瞪眼。

    南宫燕回手捏着曹江的下巴一拽。

    嘎巴一声。

    下巴被卸掉了。

    这下可好,曹江就只能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了。

    “头儿,曹大人来了。而且,魏公公也来了。”皇甫伤身后的一名锦衣卫脸色有些难看,低声问了一句。

    听到他的问话,皇甫伤下意识的扭头看了青莲一眼。

    而青莲的眼中绿光连闪。

    皇甫伤神色一定,沉声喝道:“你怕什么?你我受命于皇上,本官有圣命在身,管他什么公公娘娘的。”

    那名锦衣卫手下嘴角直抽搐,无奈又缩了回去。

    今儿是中邪了么?

    你个区区千户,还敢对九千岁的儿子魏公公出言侮辱?

    那不是找‘屎’么?

    很快,知府曹洪达和魏良辰等大队人马就开到了近处。

    离得近了,曹洪达冲着皇甫伤笑眯眯的招手:“皇甫兄,什么时候来的?也不通知为兄一声。而且还在这里大动干戈,到底是什么人……”

    “唔……唔唔……”

    曹江下巴被卸,口不能言。

    但是父亲就在不远处,立马拼尽全力开始哼唧。

    幸好,奏效了。

    话说了一半的曹洪达目光一转,顿时色变,脱口惊道:“江儿?你怎么会……来人,赶紧把我儿子救起来。”

    “谁敢动他?”

    皇甫伤一瞪眼,简直六亲不认。

    曹洪达一脸懵逼,愕然怒道:“老弟,你做什么?难道我儿子是你……”

    “没错,本官下令拿的。”

    “你……你搞什么?”曹洪达的脸都快黑成碳了。

    “你曹家贵为宁城知府,居然也是东林余孽,枉我皇甫伤与你八拜为交,竟是瞎了老子的双眼。”

    “啥……”

    曹洪达脑子一片空白。

    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东林余孽了?

    自己他吗的天天奉命到处捉拿东林党,怎么就成了东林余孽了?

    难道,有人陷害自己?

    锦衣卫一向奉皇命行事,这位老弟前两日还在家中盘亘小聚,甚至又祸害了两个黄花大闺女才走的。

    今儿就翻脸?

    还伤了自己儿子。

    不对,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曹洪达老奸巨猾,眼珠一转,立刻跳下马背,急匆匆来到皇甫伤面前低声说:“老弟,有话咱们……”

    “大胆,少跟本官套近乎。今日本官与你割袍断义,大义灭亲。”

    说完,皇甫伤手中绣春刀一甩。

    一道寒光掠过。

    他的衣角,还真的切下去一片。

    曹洪达呆呆的看着他的绣春刀,心里简直有十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真尼玛割袍断义?

    你他吗玩的好啊?

    既然你不仁,老子还讲什么义气?

    曹洪达眉梢一挑,勃然怒道:“皇甫伤,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本官乃宁城知府,你诬陷本官为东林党,可有证据?若没有,本官拿你问斩。”

    说着,猛一挥手。

    后面那群城卫军立刻包围过来。

    众锦衣卫一看,纷纷抽刀戒备,开启备战模式。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一直安座与马上的魏良辰歪着头瞄了一眼酒馆里喝酒的萧七等人,又看了看站在窗口的青莲。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异。

    接着轻轻咳了一声,阴柔叹道:“怎么着,咱家的面子不够?皇甫伤,什么时候区区千户大人也敢在咱家面前亮刀了,嗯?”

    他说话的同时,萧七突然眼神一眯。

    咦?

    这个太监身上,居然流露出一点点天地灵气?

    有意思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