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6.第876章 周然的画

    第876章 周然的画

    洛可可看到这里,心急的,她可以体会当时安秀秀是以什么心态写下这样的事情,但是她想快些知道这里到底是哪里,有着怎样的凶险。

    她只能继续往下仔细看,不能错过任何一条信息,以免自己看漏了最关键的东西。

    日记上写到:话刚落音,只听见远处传来尖锐的女声尖叫,林拓耳尖听出来是蒋豆豆的,他神色一变,“不好,岩洞那该不会出事了吧?”

    我一下子想到林妹妹,撒腿就往岩洞方向跑去,林拓也连忙跟上。

    当我们气喘吁吁跑到岩洞附近,只见廖伟脸色惨白站在一边,赵卓扶着蒋豆豆坐站在一边,蒋豆豆不停的晃着头,眼神很是惊惧。

    在看他们面前的沙滩上,两个人死死抱着浮木趴着,两个人身上还穿着救生服,救生服是我们那艘游轮的,从衣着上看是一男一女,不知道是生是死。

    赵卓见到我们,有些颤抖的语气,“不知道还活着吗?”

    林拓走过去,我叮嘱他一句,“小心点。”

    他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他走到了浮木跟前,蹲下身子。

    蒋豆豆害怕的往后一步,林拓探了探鼻息,然后探了探脖子处,他紧绷的神色稍微放松下来,“还活着,应该是呛水了。”

    说着,分别把一男一女翻过身子,平放在沙滩上。

    他跟我说道:“秀秀,过来帮我。”

    我走过去,看了一眼躺着的一男一女,年纪都不大。

    我蹲下身子,“林拓,他们跟我们应该是一艘游轮的吧?为什么他们现在才到这里?而且还活着。”

    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海上漂流了二十多天?

    林拓似乎不在意这个,他说道:“先救醒他们,等他们醒来,一切都明白了。”

    “好。”

    林拓让他们吐出海水后,把他们拖到了周然之前呆的岩洞内,又让我生火,让他们暖和。

    赵卓扶着蒋豆豆和廖伟站在岩洞门口,赵卓说道:“这样救他们好吗?”

    林拓说道:“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海滩上?”

    “我们跟他们素不相识。”蒋豆豆说道。

    林拓似是有些不耐烦,他挑了蒋豆豆一眼,“我跟你们也素不相识,我还得要帮你进去找你老公,你以为我愿意?”

    林拓一句话让原本就脸色难看的蒋豆豆脸色更是难看了,我站起身,跟林拓说道:“林拓,你看着他们吧,我去看看林妹妹,我不放心她。”

    “那你过去。”林拓点头道。

    我回到我们的岩洞,林妹妹靠在洞壁上,见到我进来,她冲我一笑,“姐姐,你回来了。”

    她说话越来越使不上劲了,我眉头一皱,她更严重了。

    我蹲下身子,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比之前更烫了。

    我眉头紧皱,她看出我的担心,故作轻松的说道:“姐姐,我没事。”

    “别说了。”我站起身,去打来清水,伸手去解开她包扎的带子,“我给你清理一下伤口。”

    她一下子按住我的手,“姐姐,我想吃点东西。”

    她忽然阻止我,我愈发觉得不对劲,再一看包扎的带子,似乎解开过。我心里“咯噔”一下,她解开来看过。她知道很严重,所以不愿意让我看。

    我说道:“我得给你换药。”

    她仍是不放手,“姐姐,我真的饿了。”

    我看着她略带乞求的目光,终是心软了,我收回手,“好吧,我给你煮吃的。”也只能等到她睡着,我再给她清理上药。

    打定主意,我去生火。

    东西煮出来,我喂她吃下,她吃的很小口,也嚼的很慢,我知道她很不舒服。

    吃好,她问我,“姐姐,我刚刚听到尖叫,怎么了?”

    我把海滩上冲来了两个人的事情跟她说了一下,她秀眉微蹙,“又有人来了。”

    “没事,如果有什么问题,林拓会解决。”我说道。

    “付教授他们回来了吗?”

    “没有。”

    “那方寒呢?”

    “也没有。”

    气氛一下子陷入安静,我握住她的手,“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

    “姐姐,我今天做了个梦。”

    “嗯?”

    “我梦到我们都回不去了,全都死在这里。”

    我皱眉,“乱说什么!我们都会好好的活着。”

    “姐姐你别生气,我只是做梦,人家不是都说了吗?梦和现实是相反的,所以我们一定会好好的。”

    见她着急解释,我语气也缓了下来,“没事,只是事情太多了。”

    “姐姐,我看得出来,你很烦恼。”

    “确实很烦恼。”我故作轻松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烦恼你这个小可怜。”

    她只是抿唇笑了笑。

    我知道她明白我大概在烦恼什么,只是见我不愿意提及,她也不想戳破我。

    脑海中,各种思绪因为她的话蹦出来,然后交织到一块。我已经不知该如何去思考,森林中有什么,这里是什么禁地。

    林拓明显知道,可也不愿意说。

    这时,赵卓走了进来,“秀秀,林拓找你过去一趟。”

    林拓找我过去?我看了看林妹妹,“你一个人可以吗?”

    林妹妹点头,“我可以。”

    赵卓说道:“我在这里看着她吧。”

    “那好,麻烦你了。”

    我站起身,往外边走去。

    来到周然的岩洞,廖伟和蒋豆豆不在,我问林拓,“那个疯狗女人呢?”

    “回去休息了。”林拓应道。

    我耸耸肩,“也没见得她多伤心。”

    “林妹妹怎样了?”林拓岔开话题。

    “很糟糕。”我看了一眼地上的男女,“他们呢?”

    “应该差不多醒来了。”

    我在他旁边坐下,“找我什么事?”

    “关于周然的死,你有没有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忽然问道。

    我佯作不明白,“有什么不对劲?他在蛇群的点,被蛇群攻击很正常。”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跟我说这个,林妹妹才跟我说周然的死有意外没有多久,林拓就这么说了。

    他看着我,“你难道不会怀疑?”

    我笑了,“我不会怀疑的,因为我记得一句话,好奇害死猫。所以我没有好奇心,也不会对任何事情问为什么。”

    “你还真是记仇,我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你给惦记着了。”

    “不,我不是记仇,我一直都这么认为。”

    “是吗?”林拓调整了一下子坐姿,“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对任何事情都有着过人的洞察,我以为你会注意到这点。”

    “你说周然的死不对劲,能有什么不对劲?他不过是一个画家,对任何东西都没有杀伤力。”

    林拓幽幽的回到:“有时候,能画下的东西很多,有些秘密也被画下。”

    我抬眸望着他,他略带神秘的语气,让我不由得皱眉,我说过周然的画不见了,我以为他不会在意,没想到他居然留意到了。

    我轻笑出声,“能画什么秘密?我们这里除了海就是森林。”

    “如果是画了森林里的某些东西呢?”

    林拓说完,直勾勾的看着我,好像是想从我眼中看出点什么。

    我下意识想到,是画到他了吗?但是……林妹妹说了,在我们当中有闻到那种味道,那就不是他。而是在我们当中有个杀人凶手,林拓的话无疑也确定了这点。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怎么感觉你是在试探我?说真的,我不喜欢这样的态度。”我说道。

    “没有,我只是给你提个醒。”

    林拓话刚落音,只听到咳嗽声响起。

    我们两个视线落到了那一男一女身上,他们紧皱眉头,猛地咳了几声。

    女的干哑的发声,“水……”

    林拓连忙拿水给她,喝下水,她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我和林拓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

    这时,她旁边的男的也醒来,他看着我们,有些恍惚的神情。

    我说道:“别怕,你们安全了,你们漂流到这里,我们救了你们。”

    扶着他们坐起身,他们打量了一下岩洞,确定是安全的后,才稍微放下警惕之色。

    林拓告诉他们,我们也是游轮上的乘客。

    他们听到,很是激动。

    林拓问他们怎么会流落到这里,他们缓缓道来。

    男的叫叶景活,女的叫白依蕊,他们是在遇难后认识的。

    叶景活是地质学院的学生,跟同学一起搭乘邮轮出游,白依蕊是语文学家,跟闺蜜一起出行。

    海难发生,他们都找不到自己的同伴,两人上了救生的小船,然后在海里漂泊。

    他们也不知道漂泊了多少天,好在幸运的是,他们沿途捡到了不少装食物的带子,可以让他们保持最基本的体力。

    后来,他们到了一个满是烟雾的海面,还没有缓过神,小船就翻了,他们正好抱住浮木,还以为自己死定了,醒来就发现在这里了。

    白依蕊说着,不停的抽泣,我轻拍着她,安慰道:“没事了,你们活下来了。”

    叶景活一个大男人,提到这些眼眶都微红,可见他们这些天所遭遇的是非人的环境。

    林拓忽然问了一句,“你们的船怎么翻的?”

    叶景活摇摇头,“我也记不清楚了,一开始都很顺利,翻船也是眨眼间。”

    林拓沉默。

    我拿来煮好的苞米,递给叶景活和白依蕊,你们先吃点东西。

    他们两个想必是饿极了,说了谢谢,接过就开始啃。

    我示意林拓出去说话,林拓跟着出来,他神色凝重,像是在思索什么可怕的事。

    我问他,“在呢么了?你觉得他们有问题吗?”

    “没有。”

    “没有,你干嘛问船的事?”

    “你还记得你怎么来到这里的?”林拓忽然问道。

    “我?”我皱了皱眉,大概我也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我在海里挣扎着,周围一片白茫茫,我以为我到了天堂,再次醒来后躺在沙滩上。“我也记得不大清楚。”

    “额。”

    看着林拓神秘兮兮的样子,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你到底知道什么不愿意告诉我们?”

    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往里边走去,我气的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他,毕竟这不是能大声宣扬的。

    他回到岩洞内,把我们目前的情况大概跟叶景活和白依蕊说了。

    叶景活倒是开朗的接受目前的现状,“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

    白依蕊有些害怕,“这里还有那面多隐藏的危险。”

    “所以我们要团结起来。”我说道。

    他们点点头,林拓带着他们去认识其他人。

    我回到林妹妹的洞穴,她还没有睡,看到叶景活和白依蕊,她似乎有些不开心。

    白依蕊也皱了皱眉,“是你。”

    “学姐。”林妹妹低声叫了一下。

    原来,白依蕊是林妹妹的学姐,但是林妹妹不喜欢白依蕊,因为白依蕊当助教的时候,经常苛刻要求她。

    林拓说道:“不管过去怎样,现在我们都是一条船的人,不能带着过去的情绪了。”

    白依蕊听了,先向林妹妹示好,“学妹,林拓说的对,你要好好养身体。”

    林妹妹本就不是很记仇的人,白依蕊这么示好,她态度也软化了下来,“谢谢学姐,我会的。”

    叶景活挠了挠头,“你们别气氛这么沉重,咱们都是劫后余生的人,开心点才是。反正能开心一天是一天,不然死了多可惜。”

    看得出来,他是个很开朗的人。

    气氛也因他的话消了不少的压抑,我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各自休息先,有什么等明天睡醒再说。”

    我说完,他们都回去各自的岩洞,林拓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皱了皱眉,他不走,我没法给林妹妹换药。

    我问他,“你不回去休息吗?”

    “你这是在赶我走?”他似玩笑的一句话。

    我不想他起疑心,“没有,你愿意呆着就呆着。”

    “我在这里,你们安全点。”他说着,走到岩洞洞口旁坐下,“放心吧,不会打扰你们。”

    他本是好意,可在我看来是好意做了坏事,我不需要他好意,我只需要他去别的岩洞休息。

    怀着复杂的心情,我渐渐键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声响,坐起身,他在收拾东西。

    看了一眼岩洞外,天蒙蒙亮了。

    我问他,“准备进去森林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