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5.第865章 宾妮和纳兰葎

    第865章 宾妮和纳兰葎

    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像是蕴含星河大海,璀璨神秘。

    洛可可又递了递,他才缓缓伸出手,接过手帕。

    把手帕捂在伤口处,洛可可放下木棍,摆了摆手,“不是,是像我一样包着。”她示意他看我包扎的伤口,“像这样。”

    他没有动,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懂怎么包扎吗?”

    他没有回答。

    “要不要我帮你?”洛可可挪了挪身子。

    他身子一下子往后仰去,十分拒绝洛可可靠近他。

    洛可可明白他的意思,“你是害怕我靠近你是吗?”

    洛可可站起身,伸出双手,“我保证不碰你,只是帮你包上去。”

    僵持了一会,他把手帕放在枯木上,洛可可拿起手帕,他抬高手臂,她折好手帕,他身子很僵硬,似乎怕她碰到他。

    想要得到他到信任,必须按照他想的做。

    洛可可没有触碰到他的肌肤,帮他包好了。

    打结的时候,没有打什么蝴蝶结,这可不是在拍什么偶像剧,还有心情去系什么蝴蝶结。

    包扎好,洛可可收回手,“包好了。”

    他看了包扎好的手臂,若有所思。

    洛可可在一块距离他近一些的石头坐下,试探性的问道:“你生活在这里很久了吗?看你对森林里的路很熟悉。”

    他难得没有再戒备,可也没有说话。

    洛可可打了个手势,“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但是不懂说话是吗?”

    他黑眸有些晦暗不明,洛可可不知道是不是她戳中了他的心事。

    “没关系,不能说没关系。”洛可可摆摆手,“其实有时候不能说话也挺好的,有属于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上呈口舌之快的人太多。”

    说完,洛可可切入了正题,“我跟几个朋友是遇上困难,所以来到这里。但是我找不到他们,也不知道我在哪里。”她没有具体说出几个人,也是对他保留戒心。

    最重要一点,眼前这个人,或许就是号令森林一切东西的人。

    想到这里,洛可可心中猛地打了个颤,如果是这样,他危险非常。

    但仔细想想,好像也不对,如果他是可以号令整个森林的人,那大蛇怎么会跟白狐打架。

    额,神秘的男人,未知的幻境情况。

    白狐忽然发出低沉的叫吼声,有些敌意。

    他摸了摸白狐的头,不再看着洛可可。

    洛可可又接着说道:“如果你来这里很久了,你能在这里生存下来,一定有你的生存方式对吗?或者,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可以怎么离开。”

    洛可可说的诚恳,他却一下子站起身,吓得她稍微往后仰了仰。

    他眼神变得很锐利,像是一把利刃扫向洛可可,她由心的感到不寒而栗。

    “你……”他就像是一个不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引爆。

    他弯身捡起石块,洛可可也连忙抓住枯木,他动了杀心?

    然而,还是她想多了。

    他用石块在大石头上不知道刻着什么,好一会后,他扔掉石块。

    石头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虽然辨识度不高,可洛可可还是认出了那几个字,一个“走”字,一个“死”字,一个“禁”字。

    这些字眼都是危险的字眼,洛可可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你识字。”

    他看着洛可可,不说话。

    洛可可狐疑的看着他,“你写的是中文,你懂中文。”

    他锐利的神色减去不少,盯着洛可可的眼神似乎是让她自己理解这字面的意思。

    洛可可指了指“走”字,“你让我还有我的人离开这里。”

    又指了指“死”字,“否则我们会死在这里。”

    最后指了指“禁”字,“这里是禁地,或者是禁止进入?”

    他没有表示,洛可可继续说道:“你默认我的意思是吗?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什么东西?你有没有见过我的朋友们。”

    洛可可再次提到朋友们,他眼底迅速闪过一丝异光,她抓紧问道:“你见过对吗?你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在哪里?还活着?”

    他捡起之前的石块,把石块放到“走”字上。

    然后转身就走,洛可可连忙跟上去,“你回答我,他们活着还是死了?”

    他一个回身,冰冷的目光扫着洛可可,她头皮有些发麻,那一刹那间,我仿佛看到他眼底燃烧着火簇,那是愤怒的火簇。

    就在此时,洛可可听到了林子里传来奇怪的“沙沙”声。

    洛可可朝林子看去,树叶和丛林在动,里边似乎有什么东西。

    危险,她嗅到了非常危险的气息。

    他也察觉到了,从洛可可身上移开目光了,看了一眼林子。

    微微蹙了蹙眉后,又看了洛可可一眼,回过身大步朝一个方向走去。

    似乎是在示意洛可可跟上他,洛可可踌躇了一下,决定还是先跟上他。

    他走的很快,洛可可听到那边林子里“沙沙”的声音越来越大声。

    洛可可在想一个问题,他是不是害怕那里的东西?林子里到底有什么?当然,她还不想倒回去看,好奇害死猫。

    他们迅速钻入了右边的林子,他走的很快,洛可可这才注意到他一直都光着脚,脚上也没有什么伤痕,

    好奇怪,明明会受伤的环境,他身上没有什么伤痕。

    突然地,女声尖锐的叫声划破了林子的寂静。

    洛可可认出来那是宾妮的叫声,糟糕!

    他也听到尖叫了,停下脚步看着洛可可。

    洛可可有些紧张的说道:“那是我同伴。”

    他皱了皱眉,似乎不理解洛可可的意思,她心急比划着,“我很好的朋友,跟我一起来的。”

    见他无动于衷,洛可可担心宾妮,大概辨认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然后要朝那里走过去,“我要去找我朋友。”

    可洛可可没有走动,因为他拉住了她的一撮头发。

    他食指和拇指捏着她那措头发,疼的她眼角飚出泪花。

    洛可可侧头看着他,他对自己的举动似乎有种不知所措,她知道他是情急之下这么做的。

    见他这样,洛可可也不好生气,只好放缓了态度问道:“你干什么?”

    他仍是拉着不放手,洛可可皱了皱眉,“放手。”

    他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洛可可生气了,“你想做什么?我朋友出事了,我得过去看看。”

    见洛可可凶他,他才缓缓放开手。

    洛可可抓了抓头发,也顾不得什么周围环境和他身份的事,先找到宾妮再说。

    不等洛可可走,头发再次被拉住,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眼角都飚出泪了。

    洛可可狠狠的瞪着他,他看向一个方向,然后松开手。

    洛可可压下火气,“你的意思是她在那个方向?”

    他看了看洛可可,然后朝那个方向走去。

    洛可可迟疑了一下,看看她之前认为的方向,又看看他走的方向。

    现在的问题是她是否要相信他,相信他,如果宾妮不在那,那她就错过最佳时机过去。如果不相信他,宾妮确实在那里,那她也错过最佳时机过去。

    信任和不信任,这一刻变得难于抉择。

    洛可可吹了口气,算了,不如相信他一次。

    想罢,她跟着他走过去。

    穿过荆棘丛林,她看到不远处有苞米地,似乎是有人栽种的。

    苞米地中有动静,纳兰葎的声音传来,“你没事吧?”

    洛可可一听,连忙朝那跑去,跑到苞米地外,她想起他和白狐,停下脚步转身一看,他和白狐消失的无影无踪。

    洛可可皱了皱眉,他人呢?四周都扫了一眼,不见人影。若不是她确定我不是在做梦,还以为他只是出现在梦中而已。

    这时,宾妮低吟的声音传来,洛可可收回心思,往苞米地里钻进去。

    也许他是不想见到宾妮他们?不管怎样,他带她过来了,这一点还是要感谢他。

    在苞米地里几个兜圈,洛可可嗅到了血腥味,急忙往那窜过去,忽然一把砍柴刀朝她身上劈下来,她一个闪身躲开砍柴刀。

    好在这下刀人刀子慢,也好在她反应快,身手敏捷,否则这砍柴刀就落她身上了。

    洛可可躲过去,一看是纳兰葎握着砍柴刀,他一身狼狈,身上不少血迹,气喘吁吁的看着她。

    看到是洛可可,纳兰葎有些意外,“是你,可可。”

    他话刚落音,就听到那头宾妮“啊”一声惨叫,她看向洛可可,“可可,你来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怎么回事?”洛可可问林拓,朝后边去看。

    林拓收起砍柴刀,“宾妮受伤了。”

    “怎么会让她受伤的?”

    洛可可走到宾妮跟前,她坐在地上,旁边还有一只浑身赤红的猴子尸体,那猴子吱呀咧嘴,尖锐的牙齿像是鲨鱼般锋利。

    宾妮左手流了很多血,伤口怵目惊心,看样子是被猴子咬了和撕扯了。

    她小脸惨白,梨花带雨,煞是可怜。

    洛可可蹲下身子,她把宾妮扶起来,宾妮一下子没站稳,扑到她怀里,洛可可顿时感到胸前被两个水球撞击了一下,宾妮抱紧了她的手臂,“你来了,如果没有纳兰葎,我就死了。”

    “宾妮姐,你伤的怎样?”洛可可担心的看一眼伤口,看起来很严重。她又看了看左右,这里隐约透着危险的气息。

    “我没事。”宾妮咬了咬牙。

    洛可可知道宾妮是在强忍,她跟纳兰葎说道:“我们先出这里,到外边去。”

    纳兰葎走过来,他伸手要搀扶宾妮的时候,宾妮下意识躲了一下,纳兰葎没有发现异常,但是洛可可的角度看的一清二楚。她还看到了宾妮眼底那一闪而逝的戒备,宾妮是不会随便对一个人生出戒备。除非这个人有什么不对劲。看来得找个机会问宾妮。

    纳兰葎帮洛可可小心翼翼的将宾妮搀扶着,洛可可问宾妮,“能走吗?”

    宾妮抿了抿嘴,她确实走不了了。

    洛可可说道:“我背你吧。”

    纳兰葎问洛可可,“你能行?要不要我来?”

    “我可以,你在前边开路。”洛可可拒绝了纳兰葎。

    背起宾妮,洛可可猛地抽了口气,“宾妮姐,没看出来你的体重也很傲人。”

    宾妮笑了,“都长到该长的地方了。”

    “宾妮姐,你这话我有打死你的冲动!”洛可可说道。

    “那我不说了。”宾妮仍是忍不住笑。

    他们走出苞米地,洛可可放下宾妮坐在一旁,然后查看她的伤口。伤口很深,现在他们没有任何的药材药剂,她担心宾妮会伤口感染。

    必须要去找草药,洛可可还记得刚刚白狐给她找的草药长什么样。虽然不放心纳兰葎和宾妮在这里,但是现在唯一能找草药的就是她。她站起身,跟纳兰葎说道:“她的伤口需要草药,我去附近找找草药,你们坐在这里不许动。”

    宾妮一下子拉住洛可可的手,“可可,你小心点,我看这里不简单,不像是所谓的幻境。”

    洛可可点点头,“我知道,这里很不寻常,等我回来,咱们再讨论这个。”她反握住她的手,“放心吧,我能搞定。”

    “等你回来。”

    “回见。”

    说完,洛可可头也不回的钻进去林子。

    天色逐渐暗下来,她抬头一看,不好,要天黑了!

    她总感觉天黑后,森林会更危险,必须在天黑之前出原始森林,否则……

    她不确定我们能否在这里撑过一个晚上,这里到处都是危险。

    轻叹了口气,洛可可正要往前走,忽然发现地上多了新鲜的绿叶子,再仔细一看,那是白狐之前给她找来的草药。

    是他做的吗?

    洛可可下意识的打量了一眼周围,没看到他和白狐的人影。

    她知道,他肯定就躲在某个角落。

    捡起草药,我扬了扬手,“谢谢你。”

    回到原地,纳兰葎看到洛可可拿着草药回来,他眼底一抹异色掠过,有些狐疑的问她,“你怎么认得这种草药。”

    听他的话,他懂这种草药,但是他这么问她似乎有些不对劲。

    洛可可轻松道:“以前跟他们一起去爬陵墓,没少认识草药。”她指了指脚上的伤口,“刚刚受伤了,正好看到这草药。”

    “哦。”纳兰葎听了,神色缓了一些。

    洛可可佯作无意的问道,“怎么了?你认识这草药啊?”她觉得纳兰葎整个怪怪的,但是说不好哪里怪。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