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4.第824章 傀儡灵体

    第824章 傀儡灵体

    青墨咬咬牙,恨恨的盯着鬼童,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他拿匕首在他手心划了一道子,又拿出一块白色晶石放到手心,让白色晶石吸收他的血液。

    霎时间,洛可可感到山洞好似在摇荡似得,再看青墨,他紧闭双眼,红色的纹路爬满他的脸,啊他睁开眼时,两眼充着红光,他的手心握着一个血红色的石块。

    “小畜生,我还想留着你,你既然想要我的命,那我就毁了你。”

    青墨阴阴的笑着,逐步靠近鬼童人偶。

    鬼童人偶拉耸着头,一直往后退。

    “现在怕没用了,你这个反骨的东西,亏我杀了这么多人喂能量给你,你竟敢背叛我!”

    青墨手中的血红色石块打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偏不倚打在了鬼童人偶身上,鬼童人偶连叫都没发出一声,立即被发出闪电火花,然后化作了烟雾。

    这青墨比想象中的还狠毒,洛可可惊的不敢动弹。

    “小蹄子,别看,下一个就是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杀了我最心爱的人偶。”

    青墨脸上的红色纹路渐渐消失,双眼的红光也褪去,他拿着匕首再次朝洛可可走来。

    洛可可心一凉,缓缓闭上双眼,心想这下是真的完了。

    当她以为她的眼睛会被刀子挖着,舌头会被割下时,温热的液体喷洒在她脸上,黏而淡淡的血腥味飘荡开来。

    “想杀她,你问过我没有?我所守护的人除非我愿意,否则阎王都别想带走她。”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

    洛可可睁开眼,青墨已经不知所踪,映入眼帘的是青蒙俊美无暇的脸,嘴角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你来了。”

    洛可可心底有些激动,青蒙的出现让她很清醒。

    青蒙有些手忙脚乱的按下机关,解开洛可可身上的束缚。

    被解开的洛可可猛地坐起身,“谢谢你。”

    洛可可抽着气问:“你怎么找来了。”

    青蒙扫了一眼洛可可身上只着低衣和底裤,他眼神一紧,开始动手脱衣。

    洛可可瞧见他在脱衣,双手环胸警备的看着他,“你想干嘛?”

    “圣后殿下,你如果打算这样出去,我也不介意。”青蒙的目光若有似无的扫过她的胸前。

    “你……”洛可可瞬间羞红了脸,捂着胸口接过他递过来的外衣穿上,宽大的衣袍上带着淡淡的紫棠花香味,很好闻的味道,洛可可贪婪的深吸了几口。

    “穿好了就快点走,这里不安全。”青蒙一脚踢开地上的青墨。

    咦!洛可可这才发现青墨握着匕首的手被一把小刀穿过,他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洛可可心有余悸:“她死了吗?”

    “还没,他只是痛晕过去了。还不能杀他,他在这周围布下了黑异能结界,如果杀了他,结界会反噬我们。”青蒙说道。他比谁都想杀了他,但是现在无法这么做。这个结界关系着洛可可的异能和性命,他必须要走出结界再做打算。洛可可现在体内异能相互抵制,相互抗争和吸收当中,如果一不小心,很有可能让她的身体无法承受异能,身子撕裂开。

    洛可可一下石板,脚刚着地,浑身一股酸软劲,差点瘫倒在地上,幸好青蒙扶着她。

    虽然不想承认,可洛可可还是说了,“我走不动,没力气。”

    “很正常,你的异能被他的晶石吸收了不少。”青蒙无奈的摇摇头,“圣后殿下,不介意的话,我背你。”

    “我不介意。”洛可可耸耸肩,覆到他背上。

    背起洛可可,青蒙忍不住嘀咕一声,“圣后殿下,我能否说句话?”

    “说。”

    “你可真重。”

    “……”

    出了山洞,洛可可才发现这是一片乱葬岗,不过想想也是,青墨的异能针对这个。在乱葬岗也不足为奇,不过奇怪的是她没有看见其他的异能残留。劫后余生的她一扫之前的阴霾,晃着小脑袋问青蒙:“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圣后殿下的气息,我当然能辨识出来。”

    洛可可本来想说你属狗的,可看在青蒙来救了她的份上,算了,还是不说了。

    洛可可趴在青蒙背上,轻声道:“谢谢你,青蒙。”

    青蒙淡淡笑道:“圣后殿下,你如此待我,让我真不习惯。”

    洛可可想起青离儿跟青蒙的相处模式,她说道:“你就巴不得我凶你?”她鄙夷的扫了扫他的侧脸,“青蒙,你是受虐狂吧。”

    “我要是受虐狂,可就不来救你了,让你一个人在这里,也不会背你了。”

    “你可以不背的。”洛可可说着风凉话。

    “我也想,不过你要是死了,那就是我的错了。”

    洛可可听了,微微一笑,在这么危急的时候有一个如此忠心的人站在自己身边,刹那间她只觉得自己很安心。

    两人都忽略的山洞中那躺着的青墨,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洞口,恨恨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洞口旁悄然隐去一抹身影。青墨笑的鬼魅而狰狞,“我就算死,也要杀了你们。”他对青蒙和青袁枚的仇恨又岂是一天两天能说的清楚的。

    顷刻间,青墨打坐在地迅速念着咒语,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将瓶中的东西吞入腹中,拿起匕首插入自己额头,血蔓延染开,她的身子被红色的纹路爬满,整个人像是妖冶盛开的红色荆刺花。

    “以吾之血为引,以吾之魂为祭,召四方灵体,十里白骨,速速将乱葬岗二人杀之。”

    瞬间,狂风大起,飞沙走石,风声如万鬼哭嚎。

    青蒙顿感不对,加快了速度,这方圆十里都是乱葬岗,看来青墨催动了黑异能中的血海噬魂,招来四方灵体和白骨。早知他就该将他拉出来杀了他,现在倒好,一时的顾忌将他与洛可可推入困境。他时才一人慌忙而来,这里的东西太多,他必然招架不住,更何况带背着一个伤患。洛可可无法使用异能,否则她残留的阵法会将她反噬。

    渐渐逼来的怨气磁场,四周寒气环绕,洛可可眼皮直跳,不用想也知道一会会瞧见些什么东西。

    “搂紧我。”青蒙身形之快,两侧带风。

    忽然,翠绿色的魅影拦住青蒙的去路,“呵呵,好俊俏的小伙。”

    “你若执意挡路,休要怪我不客气。”青蒙空出一只手,弹出一道冷光。

    那翠绿色的魅影躲开青蒙的冷光,“小伙子好大的口气,看在你生的俊俏,不如就留下来当我的夫婿,我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魅影黏腻的声音让洛可可浑身鸡皮疙瘩立起,她看了一眼眼前魅影的长相,还算是正常的,猩红的双唇和两腮,眼睛随着她说话,不停涌出黑色液体,腥臭无比。红色指甲长而尖锐,像十把锋利的小刀。

    这类似于招魂,用自己的生命献祭,把自己的思维和能量分给这些乱葬岗的死物,复活他们成为他操控的傀儡。

    洛可可可以想象到,被那指甲刮上定会皮开肉绽。

    青蒙不作多言,随即出招,他弹出一枚银色小花,打出去时变成一团金色火焰,魅影被火焰追着团团转,火焰最终打空,魅影拔下自己的指甲,朝着青蒙和洛可可扔过去。

    青蒙左右躲闪,又发出三枚银色小花,魅影被三枚银色小花打中,只剩下一阵黑烟。

    他再想走时,已经来不及,凄厉的鬼啸声响起,声音尖利得让人耳膜发痒。

    顷刻间,洛可可和玉蔻被怨体和灵体团团围住,个个青面獠牙、各形各状,有的还半腐半枯、阳肚黏呼呼,忘了塞回肚子里。

    洛可可感到有湿润的东西,拂过她的脚踝。

    她本能的低头,却看见一条腥红软黏的肉块,追缠着她的脚踝,红肉的最前端,还滴悬着腥黏绿色的液体,一蠕一蠕的抖动着……

    那是什么?

    难道是……难道是……是……是……舌头吗?!

    她惊喘一声,有种反胃感,全身窜过颤抖。

    她下意识的要使出异能,可浑身一颤抖,猛地打了个寒颤,好像浑身上下有什么在钳制着她。

    青蒙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一枚银色小花打掉了她脚上的舌头,“圣后殿下,你还不能使用异能。”

    “青蒙,你把我放下来,我能走动了。”她无法使用异能,洛可可自知青蒙要是背着她,肯定会更吃力。

    “圣后殿下,你确定你能行?”很明显的怀疑口气。

    “我怎么不行了!”洛可可挣扎着要下去。

    “好,我放你下去,圣后殿下,你要老老实实呆着,懂吗?”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嘱咐孩子似得?”虽然青蒙是用以前的相处方式跟她说话,可洛可可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洛可可从青蒙身上下来,看着周围东西,奇怪的是她没有预期的觉得压力大,而是一种十分坦然的心情。

    也许是……她自己是圣后的身份,又也许是……她看了一眼青蒙,是因为青蒙在身边吗?

    “空之结界,万法莫侵。”青蒙念了一堆古老的咒语后,在洛可可周围施了阵法,“你不要走出这结界的范围,那些东西是伤不到你的。”

    “好。”洛可可像个乖宝宝似得,猛点头,她知道现在不是耍嘴皮子或是逞凶斗勇的时候。她必须要在这里好好的恢复,否则不仅帮不上忙,反而会添乱。

    “有个女人,有个女人。”不少灵体傀儡看见洛可可欢呼着,围在她的四周,试图接近她,都被阵法反弹了回去,但凡碰到结界的灵体傀儡都冒着黑烟。有只灵体傀儡眼珠子,还因为剧烈的扭动而滚落到地上。

    洛可可此刻心都系在在灵体傀儡和白骨中移动的青蒙身上,哪里管的这些灵体傀儡和白骨想要靠近她。

    青蒙又是一长串的古老咒语,“阴阳逆转,障壁无形。”

    呼啸的狂风里,空中银蛇乱舞,雷电交集,在云里隆隆作响,声声震耳欲聋,隐隐传来傀儡灵体和白骨的惊惧惨叫,以及阵阵哀嚎。

    洛可可被狂风吹得差点趴倒,看着穿梭在傀儡灵体和白骨中的青蒙,神色自若念着咒语,俊美的脸庞,气定神闲的身姿,她想起了当年他们一起征战的场景。

    “啊!”手上的吃痛让洛可可回过神,之前的事她瞬间抛出九霄云外,就跟不曾发生过似得。

    洛可可这才注意到,结界其中一角已经裂开,阵法出现了一个空缺,那些傀儡灵体和白骨都想从空缺中挤进来。其中一个腐烂半边脸的傀儡灵体,伸出黑色指甲,划伤了她。洛可可只能不停往一边角落躲,有个长手的傀儡灵体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捉到了!”长手傀儡灵体兴奋的笑着,他脸上的脸皮开始层层掉落,最后只剩下眼珠子。

    “扯她出来,扯她出来。说好了,身子我们分着来。”

    眼看结界就要裂开,洛可可自己还没有完全恢复,异能也还无法使用。

    她急中生智,“我知道你们都想吃掉我,我也知道我跑不掉了。可是你们想过没有,我只有一个身子,双手双脚,还有一个头。怎么分也分不出更多,实在不够你们吃。”这黑能量唯一的短处,无法让他们的智商都维持在水平线上。

    傀儡灵体和白骨们听着,各自瞧瞧、看看,觉得她说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他们这么多,一个人的肉哪里够。

    “我要吃,我要吃。我年岁比较大,你们都该让着我。”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傀儡灵体手舞足蹈道。

    “衮你的老头,爷我几年没碰见鲜肉的味道了。”长手傀儡灵体推了老头傀儡灵体一把。

    没脸傀儡灵体踢了长手傀儡灵体一脚,“这里最厉害的是我,自然是我吃。”

    他们嘎叫着,互相推打,喋喋不休。

    突然,有个悦耳的声音响起。

    “各位各位,请听我说。”洛可可说道,阻止了一场混战,“我有个好办法,你们可以听听。”

    “什么办法?”

    她知道他们都上当了,笑咪咪的回答:“为了公平起见,不如各位来场比赛,赢的那个,就有权利独吞。这么一来,各位不仅不伤和气,又能一个人吃掉我的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