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63章 英雄

    其实纲手对日月所做的事情让日月很感动,心中的坚冰已经消失不见了。

    她是一个能不眠不休寻找自己的师傅,一个记得自己生日的师傅,一个能放下架子向自己道歉的师傅,一个不想让自己走上歧途的师傅,一个愿意无条件相信自己的师傅……

    对日月来说,这一刻他感到很幸福!

    “咳咳!对了,日月,你是怎么回来的?”纲手问道。

    “我被日向日新和他的跟班伏击,我打伤了他们,也被打成了重伤。这时似乎有砂隐忍者赶过来,我就趁他们不注意逃跑了。可是我伤得太重,两眼一抹黑就滚下山去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山洞中,伤得不轻。我没摔死真是万幸啊。”

    “我一边养伤,一边在山洞里找出路,洞穴里像个迷宫一样,我找了很久,幸好山洞里有地下河,抓了不少鱼,又靠着白眼走了几十天才走出来。我出来后发现自己离原来掉落的地方差了数十公里。”日月回答道,他问过美月搜救他的情况,然后把部分信息给隐瞒了。

    日月并不是不信任纲手,只是宗老他不想透露自己的踪迹,日月就必须为宗老保密,日月现在也不能告诉纲手转生眼的事情。

    “嗯。”纲手点点头,这和她想得差不多。

    “对了,师傅,日向日新那个混蛋呢?”日月脸上闪过一道杀意,演戏演全套嘛。

    “日月,他们两个已经死了,估计是被追击你的砂隐上忍杀掉的。日向日新的白眼也被砂隐夺去了。”纲手说道。

    “这样啊……”日月说道,心想:“哈哈!砂隐可真是我的神队友啊,背黑锅真给力!”

    “嗯,日向日新的父亲日向秀吉已经被日向家开除了长老席位,现在被圈禁在日向家族的家法院之中。但是日向日新企图用奸计杀害自己弟弟的事情影响太恶劣了,猿飞老师没有公之于众。希望你能理解,日月。”纲手继续说道。

    “嗯,谢谢你,师傅。”日月点点头,心想:“三代老头也算帮我出了一口恶气了,秀吉老狗现在应该翻不起大浪来了,这老狗要是再不安分,我要灭了他易如反掌。”

    “日月,等师傅的病好了,就教你医疗忍术好不好?这几天你就先来医疗站帮忙吧。”纲手笑了笑,她感觉自己今天好了不少。

    “嗯,师傅。”日月开心的点点头。

    “日月,这个马甲是我照着你的马甲设计定做的,本来是等战争结束,放到你的墓穴里去的。现在你活着回来了,你的马甲又烂了,这个马甲就当是师傅送你的拜师礼吧。”纲手拿起小马甲,递给了日月。

    “谢谢你,师傅!我很喜欢。”日月抚摸着新马甲,制作精细,还按日月的设计改进过,这个马甲是师傅纲手很用心做的呢。

    “师傅,天色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早日康复哦。有些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吧。”日月向纲手告辞。

    “也好,明天我要把你活着的消息公布给大家。”纲手点点头。

    日月告别纲手,离开了医疗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第二天,整个木叶大营都炸开了锅,因为前不久三代火影下命令大力宣传日月,大家都知道木叶出了一个英雄叫日向日月。

    他不仅是木叶最年轻的的中忍,还是纲手大人的弟子。他在战争中多次出谋划策,还曾经力挽狂澜,全歼偷袭运输队的敌人,用高超的医术拯救了医疗站,带领侦察班击溃砂隐部队。

    日月功不可没,奠定了木叶的胜势。可惜日月为了救同伴自己引开敌人,还一个人击杀了9名追杀他的砂隐忍者,最后不慎落入山洞中牺牲了。不少人为之惋惜哀叹。

    现在大家知道了日向日月并没有死,而是受了伤,最后活着回来了。加之昨天日月又击杀了6个砂隐忍者,救了4名木叶同伴。日月的名声已经在营地里传开了。

    大家都在议论着日月,很多人都在医疗站受过日月的救治,自然逢人便夸。崇拜、感激、向往、敬佩、怀疑、不屑,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想法来看待日月。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日向日月’这个名字开始产生了威势。

    同时纲手也正式宣布收日月为徒,并将日月调到医疗站,让每个人都知道日月是她纲手的徒弟,两人的师徒关系正式确定了。这也是纲手对日月的一种补偿吧,毕竟日月被扔去后勤仓库很久了。原来有一部分人不知道纲手收了弟子,现在都知道了。不过当大家知道管仓库的小孩就是纲手的弟子时,一时有些缓不过来。

    日月可不管这些,他穿着纲手给他定做的新马甲,已经到医疗站报到了。

    “日月大人,你来了。”医疗站的医生说道,语气甚为恭敬。

    “呃~~~大叔,还是叫我日月就好。”日月还是喜欢自然一点,自己才7岁,大人大人的听着别扭。

    “好吧,日月。请多关照!”几位医生对日月鞠了一躬。

    “大家一起努力!”日月说道,也向他们一礼。

    “那么……开始救治病人吧……”日月活动了一下手腕,走进病房之中。一些病患正等着日月的到来。日月的气势变了,充满了自信,从容不迫,让众人产生一种信服的感觉,会主动想去配合他。

    “臂动脉破了!红色伤患!要立即止血!”日月冷静的说着,同时点了伤者几处重要穴道,出血明显减少了。不然那个伤者在十分钟内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他中毒了,黄色伤患!去拿解毒剂来!”日月的影分身对护士说道。

    “脚踝脱臼了,绿色伤患!忍着点疼,我帮你接上。”日月对伤者说道。

    “他的头部被刀砍伤,颅骨损伤,是急性血肿!红色伤患!要立即进行开颅手术!清除颅内血肿!”日月的影分身收起白眼说道。护士立即将病人送进了手术室。

    “幸好在非洲人道医疗队做过几例类似的手术。如果用查克拉手术刀做手术的话,效果应该很不错。”日月的本尊想着,通过白眼的透视,精确的用手术刀划开了伤患的头皮,开始进行开颅钻孔。

    “先做穿刺清除硬膜外血肿!”

    ……

    日月将医疗站的伤患全部处理完后来到病房,查探伤患们的恢复情况,又用白眼仔细检查了一番,顺带嘱咐了几句。众人都很感激,纲手大人这个弟子的医术大家都见识过,他所嘱咐的话都会照办的。

    接着日月拿着便当去看加藤断老师。加藤断的精神好多了,每天都会下床缓缓走动一下。他已经知道日月回来的消息,见到日月来了很开心。

    “断老师!我来了!”日月笑了笑。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没事!回来也不来看我!”加藤断欣慰的笑了笑,埋怨了日月一句。

    “昨天回来得太晚了,我看老师你已经睡着了,所以就没有打搅你。”日月挠挠后脑勺抱歉道。

    “回来就好!我相信我的学生总能逢凶化吉,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我更高兴的是,你同纲手和好了。”加藤断拍了拍日月的肩膀,笑着说道。

    纲手和日月两人都是他关心的人,自然不希望他们俩的关系闹这么僵,现在两人和好了,日月成了纲手的弟子,他高兴的很。

    “嘿嘿!”日月笑了笑。

    “老师,我看你也恢复了一些了,我想和纲手大人商量一下,派人送你回村子休养,在村子里治疗才能更快的康复。毕竟前线的医疗条件要差一些。”日月提议道。

    “这里有你和纲手在,我觉得这里的医疗条件还更好一些。”加藤断说道。

    “嘿嘿,老师是舍不得我师傅吧……”日月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呃~~~确实有些舍不得……”加藤断直言不讳道,脸有些红。

    日月变得严肃,说道:“不过,加藤断老师,你这次受伤很重,有些硬伤没有一年半载是很难复原的,就算复原了你想要回到原来的状态也很艰难。也许,因此而再也不能当忍者也说不定……”

    加藤断听到日月的话后,神色有些暗淡。

    “断老师,我和师傅会想办法治好你的伤的。你也不要太担心!”日月又保证道,作为一个医生他要告诉病人实情才行,同时也会给病人希望,尽最大努力医治病患。

    “嗯!老师相信你们!”加藤断点点头,又恢复了笑容。

    “老师,我先去看我师傅了。好好把便当吃完哦!”日月挥挥手告别了加藤断,离开了病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